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卅七章 掌门泼头耍无赖,长生苏醒撑裤头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102  |  更新时间:2020-06-24 20:56:47 全文阅读

缥缈仙人气势勃发震撼绝伦,道袍烈烈作响震动地面,冲击狂暴压迫向忘情真人,竟真的有要出手额架势!

他玄功无比精湛,尽管如此急躁,但外界依旧是察觉不出半点。掌门提剑奋勇冲上前,欲要强行破开阵法,高声喝道,“小长生,师伯这就来救你!”

下一秒,他被忘情老道一巴掌拍在云床上,脑门上一个硕大巴掌印分外显眼,两腿一抽一抽。

掌门发髻散落杂乱,整个人双目无神盯着天花板,仿佛能从上面看出花来,道,“小长生,不是师伯不救你,而是你师傅心太狠……”

他一阵失神,几次开颌没有发声,喃喃自语道,“人心险恶,人心险恶啊……琼峰套路深,我要回小村……”

安平予馨忍不住以手扶额,有些无奈。眼下都是什么时候,大徒弟渡劫横出意外,琼峰很有可能断了传承。这师伯倒好,现在还有心情来开玩笑。

多亏没有外人在场,若不然自己肯定要丢下这位二师兄,以帕遮面,有多快驾云飞多块。

没有办法,属实是丢不起这个人。二师兄不要脸面,自己还是要的。

她望着在床上撒泼打滚的掌门,不禁暗叹一声,明白了师兄的心思。不管怎样,他们俩都已经不属于这琼峰下了,没有权利决定峰下弟子的道途。

当然,也是由于并未到最后时刻的原因。这阵法虽然屏蔽了部分气场,但以他们的境界自然能够清晰分辨出徐长生道躯中的动荡。

如果到了最后时刻,哪怕师弟真的如此无情,自己和二师兄也必然会强行出手,将小长生挽出危局。

她看着床上无神发呆的掌门,心下感慨万千。何曾几时,这位向来冲动无比,崇尚以武力解决问题的师兄也开始习惯收敛。

时光,真的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竟然能够将一个人改变成曾经他最讨厌的模样。

忘情真人盯得很紧,双唇不自觉抿动,拳头攥得紧紧的,指间因为太过用力而有些发白。

他黑色眼瞳紧盯阵法水纹镜面,用别人听不到的声音低语,道,“徒弟,这是天大的劫难也是机缘,若能撑过,便是潜龙入海,再无阻拦!”

“我,相信你!”

突然,原本平静的木屋中央阵法渐渐有了波动,充斥笼罩着的黑暗开始如漏斗般汇聚,又缓缓在虚空退散。

它不甘挣扎,凝聚成各种诡异模样,朝阵法中的徐长生疯狂嘶吼。但一切反抗都是徒劳,在他血气冲灌下逐渐消泯。

琼峰外,汇聚成型的无边劫云似是觉察到什么,雷光形成宫殿中有座椅通天,上面的人形雷霆缓缓站立,眸光大亮仿若照穿所有!

宫殿内无数道身影慢慢伏下,秋毫必现,身上连雷光战甲都分外清晰。巨大宫殿群落隐于劫云,无边墨雾逐渐退去。

“是哪位在琼峰处渡劫,或许,也有可能是把这破落峰拉来当自己的挡箭牌?”

有峰顶站立数人,最高处喃喃自语,笑道,“忘情那厮虽然性情狡诈,但总归实力不够,前些年才破入仙境,绝无可能再次渡劫。”

他黑色风衣斗篷遮住面容,只露出半张脸庞,道,“至于那个大徒弟更为可笑,一直放身于新入门弟子最后。还真以为我等不知道他们的心思?

“韬光养晦,等真正失了锐气,便如同打折脊梁骨,再也站不起来。”

他右手抚摸自己光洁下巴,轻笑道,“莫不成,是别宗派过来的奸细?”

“啧啧。”

他饶有趣味看向琼峰方向,思考良久也不见头绪,不禁微微摇头,毕竟这天劫来的确实太过诡异。

至于奸细则多是玩笑话语,若是这么容易变能安插进来,正乙门早已覆灭不知多少次了。

“查,必须要查。”

黑衣人似乎是知晓上一辈的恩怨,郑重道,“琼峰一脉向来无敌,尽管无道上人已入洪荒,生死不知。”

”百年时光,在别人看来确实已经落魄,但在我眼中,琼峰向来不曾变过,是伫立在所有人头顶的一座大山!”

“你们可能不知,历代掌门中并非是在正乙峰下传承,而是挑选有无敌之姿中那位。这样的人,出自琼峰是最多!”

他收起表面的玩世不恭,声音转为郑重,轻声道,“若非琼峰有数代都是一脉单传,又素无野心,只怕这正乙门不过几辈,就要改名换姓!”

他面对逐渐散去的劫云,却是对身后众人吩咐开口,道,“宗门中规矩繁多,不能直接下手,但眼下就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古秘境将开,你们中不乏有超凡者。我不管徐长生隐藏多少实力,我对你们只有一个要求,废了他!”

他眸中现出厉意,声音虽轻缓,但任谁也能听出其中恨意,道,“无道上人断我道基,阻拦我摘得长生道果,便是生死大仇。他已经不知所踪,但当年仇依旧要报!”

他背后数人与他同样打扮,闻言纷纷摘下斗笠,露出几张异常年轻的面容。

他们轻笑稽首,应道,“是,师傅。”

其他峰同样有身影站立,虽风啸而衣襟不抖。丹鼎峰最为特殊,一座磅礴巨鼎笼罩全峰,鼎身上流转有无数琉璃花纹泛出异彩,正云吞着路过他们这里的墨云。

丹鼎缓缓流转,鼎口倒涌喷出无尽光束形成通天光柱,捕捉在劫云中飞遁的劫雷。

“发了,发了!”

数位长老头发斑白,尽皆眉开眼笑手舞足蹈,道,“这可是炼丹好东西!”

“正愁那张古方中没有材料,这下好了,很快就能找齐开炉!”

“话说是琼峰哪位渡劫?别人看不出,我们还不知道?忘情老鬼早就破入仙境,不过离长生还不知有多少距离,不会是他。”

有长老突发奇想,道,“莫非是小长生?这小子远非表面看上去那般忠厚,跟他那老鬼师傅一模一样,习惯隐藏,就是不知到了何种境界?”

“这就叫咬人的狗不叫!不过小长生是不太可能,他入门才有多久?莫说十八载,若是他在二十年内能破镜成仙,老夫学狗叫,从此倒着走!”

“你说的!妈的,老子就算是掏出家底拼了命,用丹药堆也要把他堆到成仙!”

几个老头子吵得厉害,争辩到面红耳赤也不肯罢休。谁也没有看到,原本消散的劫云似乎因为丹鼎吸收而被激怒,开始重新汇聚成群。

他们还在吵嘴,就见丹鼎因为接引太多雷光而开始逐渐颤抖,鼎身上开始不住传出轰鸣声。峰上,天黑了。

“混账,是谁在胡闹?”

就在此时,忽然听闻有道声音如雷霆般炸响,在峰顶上传播开,怒道,“还敢吸收天雷,就不怕降劫把正乙门给劈了吗?”

一道高大威猛身影遁行入空,红发红须,国字脸不怒自威。原本巨大丹鼎在他到来后停止所有动作,逐渐缩小成袖珍模样,被一口吞入腹中。

劫云失去目标,再次缓缓散去。有横贯天际无边雷霆不甘,闪动许久,这才确定再无挑衅者,逐渐散去。

这国字脸大汉降落峰顶,对着几位长老就破口大骂,奈何对方好像完全听不见去,几位白胡子多长的老头子用小手指使劲掏耳朵,不屑弹动,互相打着哈哈。

大汉许久也不见效果,不禁无奈,仰天长叹道,“苍天啊,让我换个峰当峰主吧!”

下一秒,一道雷霆横动不偏不倚,恰好打在他头顶,将毫无防备的壮汉劈得红发焦黑,顿时一股焦糊味传播开去。

几个老头子丝毫不给面子,中气十足哈哈大笑。

阐截两教众仙宗无数双眸子盯着正乙门的动作,见劫云光聚不下雷,最后更是直接散去,不知是何心态。

庆幸者有之,幸灾乐祸者有之,更有甚者,主动派出门人来,名义上是贺喜,实际就是探听情况。

正乙门已经有缥缈仙人横击当代,其余仙宗绝不希望此世再出一位如此人物。

安平峰主凑过去用修长手指戳动掌门两下,小声道,“二师兄,大徒弟可能破镜了……”

老道在一旁喃喃自语,眸中射出缤纷异彩,凉的人睁不开眼又短暂而收,激动到手舞足蹈,叉腰大笑道,“我徒弟,破镜成功了!”

“二师兄,他是比你我还要出色的天才!”

那狰狞黑雾不甘咆哮,却无力回天渐渐消散,慢慢露出徐长生原本俊秀面孔,只是脸色白的厉害。

徐长生浑身衣襟已经因为冲击炸裂,只剩个最后的打裤头,红彤彤的。他身上有莫名气息一闪而逝,遁回胸中玉佩,隐秘竟连忘情老道的修为也没有察觉。

阵法底下,金黄色小龙蜷缩身躯萎靡不振,不肯再动弹半点。

“我就说小长生一定会成功,师弟你还不相信。”

掌门从床上弹起,哈哈大笑,下一秒神色转为淡然,淡淡道,“你啊,对自己徒儿都一点信心都没有,谈何能成大事?”

徐长生勉强睁开眼,消耗过大不能动弹分毫。他见到熟悉三人,嘴角勾出一抹笑容,不知想到什么脸色突然大变,下意识瞥动下身,见到依旧穿着裤头,这才愉快的昏死过去。

“还好,在美女面前不算丢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