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一章 神州仙宗称正乙,徐长生出逃山门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4368  |  更新时间:2020-06-16 08:58:12 全文阅读

“铛铛铛。”缥缈悠扬的晨钟声从云雾缭绕的山峰顶端传来,在天际云间飘荡。从山腰眺望,薄雾朦胧,隐约能看到山外数百里处的集市。

整个正乙门开始从夜幕睡梦中苏醒,渐渐有了生气。太阳星从东天升起,天穹上诸星隐退,东方泛红,惹出几道仙鹤云中荡漾,留下优美交错的图案。

正乙门的护宗大阵时刻运转,宛若倒扣的琉璃般闪烁,又薄的如同尘世纸张。大阵笼罩十几座翠柏山峰,被阳光照耀下,折射出淡淡五颜六色如同虹般的光彩。

细细观看,门中山峦重叠,亦有低谷盆地。不同峰峦间有灵兽仙禽嬉闹,高峰处闻得流水铮铮响动。位于门派正中那几座高峦上云雾缭绕,隐有几道模糊身影盘坐当间。

在中央高峰半腰中,有绝美仙子端坐灵根树下,云雾飘荡模糊了容颜。她淡紫长裙袭地,空中花瓣飘落一旁流水。微风吹袭,长发端梢后扬,仙子弹指吸引鸟凤朝宗,荡舞空中凤羽纷飞。

有英武仙人身在云中,仗凭手中长剑舞轻狂,凛冽剑光纵横天际,暂时荡平了某座峰上云雾,露出其中两道交错的身影,嘤咛一声捂脸往洞中去了。

琼峰上,清风徐徐微扑面暖。尽管是冬日,但在大阵笼罩下,整个正乙门依旧如纯阳照耀温暖,没有半分寒意。

只有在那全是窈窕仙子的慕仙峰,峰主慕容流云不喜造作,崇尚自然道法。掌门特意吩咐打开那里的大阵,让外界冬雪落下,白茫茫雪景笼罩整片山峦。

在整个正乙门中,也只有在慕仙峰,才能感受到四季变更,万物轮回。春雨暖,夏风温,秋霜寒,冬雪艳。这些在凡人眼中衡量日子的容器,倒成了修仙者眼中一道风景。

对于仙人来说,年的时间跨度如同普通人的月,得长生者时光更不可计量。但古往今来,还在活跃的长生祖只剩下那些站在三教顶端的古仙,长生散修已是不多了。

太清玉清上清三位成圣立教,人阐截三教道法兴隆。更有紫霄宫鸿钧道祖,境界高玄难测,镇压道门气运。

上古妖巫大战,打得天地气运凋零,万族凄凄惨惨戚戚。西方有许下渡人大宏愿者,成二圣,称准提接引,西方教始兴。

慕仙峰那群多愁善感的女仙多数喜雪,特意用造化法维持整个山峦的雪景。结果被慕容流云训斥一番,也不在意,结伴嬉闹着呼啸往浴池中去了。

徐长生懒瘫在屋外的竹摇椅,轻轻打个哈欠,衣襟发梢上凝着未干晨露。他手指随意轻点在竹椅靠手上,发出“咚咚”的响声。

没有办法,自己那间辛苦搭成的小木屋被那个昨天才回来的老道鸠占鹊巢,美其名曰怕自己被恶徒偷袭,先实验下房屋的安全性。

这是在正乙门中,截教门下,多少眼睛盯着,有哪方凶徒敢来此地闹事?徐长生摇摇头,总感觉门派中被奸细混入杀人的几率,比慕仙峰洗浴时被偷窥要小得多。

徐长生揉揉自己太阳穴,一阵头痛。这个魔头老道前些日子不知道何事外出,昨日回来时候已是夜幕深浓,直接倒在房间中呼呼大睡。

本来应一夜无事,谁料魔头老道遭了报应,半夜中有雷霆瞬起,劈了他的茅草屋,烧个噼里啪啦响动,墙垣塌了半净,露出头顶繁星。

老道梦中惊坐起,头发被劈得根根竖立,也不穿衣,赤裸着推开房门,把睡眼朦胧还不明白发生什么事的自己扔出屋外,倒在自己辛苦赚来的云床上继续睡觉。

寥寥不过几秒,已经传来睡熟后的呼声,将几头自己捉来,好生哄骗喂养,正在休憩的灵兽吓得哆嗦,连夜往其他山峰上逃去了。

还有老道那不见人不洗澡的恶习,经此遭自己怕是重要换一床新褥。

面对如此恶劣的行径,问谁能忍受?我徐长生……能忍!

原因无他,魔头老道功力通玄,道法精湛,自己不过化神巅峰,这小胳膊怎么能拧过老道的大粗腿?

琼峰,当真是穷疯。暂不说高度与其他山峦不成正比,只高出寻常土坡半筹。峰上更无半只灵兽,只有在山腰处斜长着几棵老歪脖子树,上面挂着一株蔫青葫芦藤。

山顶上生活用的水池还是徐长生挖的,不然做饭洗衣浇树的水还要从其他峰上借。

嗯……对,那老道从不洗衣服,反倒颇爱口腹之欲,不知道哪里偷吃得来的油点子溅在本就破破烂烂的衣服上,除了来客时从不涤换。

徐长生无比同情山上的老歪脖子树,摸着它们褶皱皮纹,颇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魔头老道对它们明显毫不在意,自己刚来那阵子老树已经几近枯死,上面叶子只剩几抹黄色,没有半分绿意。

琼峰地皮也不知何故,连根杂草都不长,光秃秃的比魔头老道脑门还干净。

莫说没有贼人,就算是真有强盗来到琼峰,走的时候怕也是双虎目含热泪,说不得还要扔下两袋米面。

再看别峰,一年四季哪处不是绿意青青,枝繁叶茂?中央那几座主峰更是常年云雾升腾流水铮铮,时不时还能听闻仙子奏乐,地形蜿蜒下更能完美隐藏住两个人在在树下活动的踪迹……

“咳咳。”徐长生轻咳两声收回思绪,嘴角挂着微笑,从心底否认自己偷窥的事实。

可恼的是,仙峰中没有蝇蚊这等俗世中常见的烦心事物,导致徐长生从老道垫桌子腿那本《长生》中,找到的灵识寄托妙术少了很多载体。

不过依旧妙哉,那群喜欢刺激的偷欢仔怎能想到,地上的蚂蚁就是某人的一只只眼睛?

那本书中倒是记载了诸多妙术,不过书本封页上最后一个字被抹掉,不知道有何奥妙。

“是长生仙?长生术?亦或长生法?”徐长生陷入思考,灵识下意识通过蚁群发散,顿时身体僵直,感觉污了眼不能再直视。大清早太阳还没完全起床,怎么就有道侣直接开始做运动?

徐长生将蚂蚁身上的灵识散开遁入地下隐藏,摸着胸口不断安慰自己。就算被觉察也无恙,偷窥的是蚂蚁群,和我琼峰徐长生有什么关系?

不知为何,正乙门下道侣相伴的习俗蔚然成风,哪座峰下没有几对有情人?唯有在琼峰上,只有一个魔头老道和一位清秀道人,世风日下,总不能将就着过日子……

“嗯?”徐长生身躯一顿,从背后直冒冷汗,该不会魔头老道早有此想法,只是来不及付在实处?

危矣!跑,必须马上跑!

最令徐长生感到悲愤的是自己的辈分,别人入门都不过是师傅师祖,唯有自己是师傅师祖师曾祖师高祖,凭什么掌门峰下刚入门的小弟子就比自己大整整两辈?

人心不古,世道痛哉!

鬼知道这几年自己过得什么日子?嗯……鬼可能进不了正乙门的护宗大阵。总之,根本就不是人能过的!

举山下上,根本就找不出比自己辈分再低的人了,就算是旁峰偏僻的远房弟子,自己看到也得恭敬行礼,叫一声师叔。

偏偏那魔头老道对此毫不在意,整天对自己呼来喝去,不知道每天饭菜都是哪来的吗?那可都是自己打工辛苦换来的!

曾经打工不可能打工的誓言还回荡在耳边,然而在进了老道门下后这简单理想根本不可能实现……

正乙门有规定,门下每个弟子都有一枚证明自己身份的符牌,其有诸多妙用。

在里面每个月都会刷新固定数量的月供,可以从永安峰道偏殿凭符牌领取相应的灵石以及丹药。

更年轻的新一辈修道士有对应的排名,门派高层特意刻铭排名碑在道偏殿旁,地位高的年轻修道士可以领取更多灵石丹药。

为了鼓励努力修行,那些在徐长生看来是群猪脑子的峰主不知通了哪一窍,联合下达谕令,在道偏殿旁设立擂台。

排名靠后的新一辈可以向排名较高的挑战,一旦获胜可以取代对方,后面所有位置依次向后推位。

被挑战的人也可以拒接,但在一年中连续不得超过三次,每个人一个月最多挑战两次。

排名差异分配的灵石丹药数目差别很大,第一名与最后一名足足差了五倍。

至于最后一名是谁,徐长生对此嗤之以鼻。排名是什么?是为那些争宠俗人打造的脸面,这东西,咱不要也可!

在这步步危机的洪荒,脸皮可不能当饭吃。为了一个所谓的排名把自己所有底牌暴露在人前,那岂不是找死的行径?

不沾因果,猥琐发育,这才是修道正途!

灵石丹药什么的,只是俗人修行的捷径,对咱没有用!徐长生自我安慰,牙齿咬得嘎嘣响,心底暗骂魔头老道不争气,哪个师傅还要徒弟养活?

还有这办法,徐长生深感不屑。咱脑子一转还不想出十个八个?这只是下策。若是高层脑筋好使,换个奖励,譬如排名高的可以每月去慕仙峰参观……

咳咳,徐长生老脸不红心跳如常,原因无他,刺激场面已见得多了。

不过即便这样,若奖励真能更改,自己为此暴露出些许底牌也值得!

不过徐长生也知道,这多半只是自己美好的臆想。慕仙峰有着特殊禁制,自己的灵识也进不去。

至于食物,修行者等修到辟谷境就可以基本不进食,当然,他们大多数依旧喜好美食,所有门派基本都不禁止口腹欲望。

食物的换取是另一套规则,用贡献点兑换,门派典籍也是同理。有很多赚取贡献点的方式,简单的比如扫地端茶,高档的则是做各种任务。

作为魔头老道的唯一弟子,同样是能躺从来不坐,从坐从来不战,能走从来不跑的存在,怎能屈尊扫地?当然是揽下往慕仙峰送东西这个活更好!

当然,这等活计很是抢手,各峰无数单身男修摩拳擦掌看着任务榜,一旦发布很快有人认领。

除此之外,徐长生偶尔会暴露出自己某些小手段,以换取购买心仪事物的贡献点,譬如炼丹。

琼峰徐长生的独家养颜丹,养颜不养颜不知道,当真是润肠通便。

如果有能力自行解决伙食,门派也不会多管。徐长生最近起了养殖灵兽的想法,好不容易忽悠来几只,结果被老道一晚就睡破了产。

徐长生从永安峰道藏殿第一层借阅过书籍,自己现在已知的境界分别是,练气,筑基,化神,辟谷,金丹,元婴,之后便要面对成仙大劫。

修仙者若不中途凋零,必有两次劫难,成仙与长生。

至于成仙后的境界,徐长生在道藏殿第一层没有找到相关记载,想来是掌门为了避免他们受到打击没有放置,或者干脆是自己权限不够。

毕竟,他现在的名头太过响亮。徐长生,正乙门门派中辈分最低的弟子,新一代修为排名最差第一人。

徐长生望着天边翻滚云雾,有些唏嘘。自己是一个孤儿,据老道的说法,是被放在木桶里顺江漂流,当时老道正外出办事,将哇哇大哭的自己领回。

但是,鬼才信他的话!自己什么跟脚来历自己还不清楚?我徐长生,正经八百的重生者,不过,好像确实是一个孤儿……

他摸向自己的胸口,一个玉佩上玲珑剔透,中间颜色深红如雪,是一个大写的“徐”字。

徐长生露出苦涩的笑容,两世为人,竟全部都是孤儿,寻找生身父母,已经成了他心底一份执念。

长生二字,是他自己所起,追寻父母道途漫漫,岁月无情。重生时浑浑噩噩,只有灵光暂存。自己出生就被父母抛弃,只隐约记得笼罩在他们身上的迷雾。

经过这么多年,徐长生早已明白那是极为高明的隐秘道法,管中窥豹,父母必然是修为高深的修仙者。

但是,为什么要抛弃自己?徐长生目光清幽,眉头微微皱起。他今年应该有十八岁,按照另一个世界的说法,已经成年了。

但在修行者的世界,莫说十八岁,就算是一百零八岁也不过是短暂年岁。估计在掌门这等高人眼里,自己就和个娃娃差不多。

徐长生很快打起精神,看向自己的房间,使劲唾了一声,满是嫌弃。

魔头老道只管领自己进门,一不授道解惑,二不处理事务,就连符牌都是在入门的时候自己在懂事后小心询问,自行去道偏殿办理的。

哪有这样的师傅?在自己观察下,老道从不洗漱,迎风臭倒三十里,走到哪里臭哪里。身为修仙者,偏生和唐僧一样啰嗦,,竟然喜欢拉着徒弟的手唠家常……

很多时候,徐长生都怀疑魔头老道是不是看上了那份薄凉的月供,才捡自己回来收徒。

如此憋屈日子,我徐长生岂能忍受?大丈夫生在洪荒,当仗剑而行,锄强扶弱,寻长生道,岂能窝在山门安乐死?

琼峰座下大弟子逃跑计划第九十七次,正式启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