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二章 忘情真人曰大嘴 ,小小魔道真笑人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122  |  更新时间:2020-05-28 12:41:43 全文阅读

一只蚂蚁,翻山越岭终于艰难爬上门槛,悄然溜进了不远处的木质房屋,两手插腰人立,光明正大偷窥睡熟的老道。

这是徐长生特意找到的大黑蚂蚁,威风凛凛,要给老道一个下马威。

用灵识偷窥是肯定要被发现的,倒还不如直接看。这个魔头老道素来怕有忤逆奸臣害他,睡觉时自带警戒系统,已经近乎形成完整的反射弧。

这还仅仅是一只小蚂蚁,徐长生已经想到一种画面,若是自己到了床边,只怕老道会垂睡途中惊坐起,拔剑狞笑,边挥舞边高喊。

吾好梦中杀人!

如此恶劣行径,真可谓是,琼峰上,没灵识,无丹药,小小老道,可笑可笑。

魔头老道也不动动他那仅有的一丁丁脑子想想,琼峰是有名的穷疯,老道也是有名的穷疯,谁会闲来无事害一个穷到裤头都是徒弟换来的老穷鬼?

至于琼峰上的枕边人……呸,大徒弟,那保证更是忠心耿耿,誓无二心,绝对没有半分想要迫害自家师傅的意思!

没有!再问也是没有!

徐长生眼睛睁开一条缝,心中暗暗思量。昨天半夜打雷老歪脖子树掉了根枯枝,到底该做成什么形状,抽打师傅才更加得心应手?

徐长生在心底沉吟,重新敲定逃跑中各项细节。俗话说的好,出逃需计划,万事皆谨慎。那只蚂蚁不过是放出去的诱饵,就看老道咬不咬钩。

逃脱魔头计划第一步,安插眼线,成功。

老道侧着身子正对着蚂蚁,呼呼大睡。他不知做了何梦,右手在无意中直扣脚趾缝。

令长生作呕的是,老道竟然扣完后把手凑到鼻子前闻一闻,反倒把自己熏得够呛,另一只手伸过来使劲把右手摔到床沿,发出“咚”一声闷响。

蚂蚁两手叉腰,触角直愣愣在空中竖起,大颚止不住一阵抖动,属实是没有见过这等的架势。

等一下,莫非还有什么自己没有考虑到的阴谋?徐长生脑子疯狂运转,推算魔头老道的真实意图,表面上神色如常,然而后脖颈上开始冒出颗颗汗滴,顺着衣服一路流下。

非我徐长生过于谨慎,实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往事不堪回首,在入门的十数年里,自己为了免受老道摧残,先后抓住不同时机,尝试各种途径,计划逃跑九十六次,绞尽脑汁动用浑身本领,然而终究还是逃不脱老道的魔爪。

在徐长生以往的印象里,魔头老道的头上宛如顶着上辈子的扫描雷达,每每能精准猜度自己位置,就算是逃到十万里开外也难以走脱。

有没有那种可能,魔头老道是野狗成精,有一只追踪寻人的狗鼻子?又或者他干脆在自己身上下了禁制,能无视距离远距离定位?

徐长生难受过,纠结过,崩溃过,干脆直接询问自己究竟要何时才能下山,然而得到的答案总是相同的那句话。

时机未到。

或是另一种说法,徐长生总记得老道说这话时脸庞有多狰狞。

从我手中逃掉也可。

放狗屁的时机!徐长生对此嗤之以鼻,这根本就是借口,老道就是贪图自己炒菜的手艺,殊不知自己编纂的那本《厨仙攻略》已经流传整个正乙门了吗?

当然,自己是何等谨慎,自然不会属上真名。于是厨仙道长的尊名传播到门派上下,谁不知咱琼峰魔头老道的厨艺?

至于书和厨艺是哪学来的,泱泱大国五千年,怎么还不有个新东方?

必须采用另一种方法了,逃,使劲逃!

徐长生躺在竹椅上,打个哈欠漫不经心,实则精神紧绷,感觉事情有些奇怪。

按照老道那能躺不坐的性格,最近几年出峰确实频繁了些。

莫非真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突然,徐长生在房间中的灵识若有所觉,入眼处,一座高大肉山直接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落点是……一只人立的无辜蚂蚁。

蚂蚁倒吸一口冷气,头顶直冒青烟,两根灵活触角疯狂转动,六条细腿紧紧抱住身躯滚动,精准计算老道落点,务必抢在前面到达衣服的褶皱处。

房间中传来“咚”的重物落地声,随即是老道没睡醒的嘟囔抱怨。内容无非是小兔崽子又开始惹人不清闲。

徐长生身躯微震,顿觉那股灵识与自己脱离了联系。

那只蚂蚁身上灵识被震得粉碎,化作无形光雨笼罩整个房间。蚂蚁用力摇摇头,叉着的腿似乎是无处安放,僵硬摆动。

大黑蚂蚁茫然四顾,触角转动探寻似乎碰到了什么硬物,大颚下意识咬动,随即被老道一指头弹走。

没有人注意到,原本稀疏的光雨重新聚集为凝练的灵识,悄然盘踞在毫不起眼的顶梁上。

徐长生早已算好,潜入的灵识必然会被修为精湛老道发现,继而被直接清理。

但经过几个月努力,还是被自己探索出一种方法。

徐长生的灵识沾染上老道气息后,不等完全泯灭自行崩解成光雨,然后重新凝聚,尽管会损失一部分灵识,但对于自己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

嗯……百毛一毛。

有着老道自身气息的灵识自然不会引起对方注意,进而起到监视的作用。

妙哉妙哉,徐长生心里无不得意,这头脑简单的老道怎能逃过我徐大爷的算计?

确信对方再次睡熟以后,徐长生在竹椅上伸个懒腰,不动声色睁开淡棕色眼眸,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往奉仙峰方向行去。

自己留在房间中的那道灵识果然看到了老道脸庞不自觉颤动,右手反复像是在揉搓着什么。徐长生冷笑一声,嘴角洋溢出灿烂的笑容。

逃脱计划必然成功,洪荒世界任我横行!

确保周围没有多余的灵识偷窥,一只毫不起眼的小蚂蚁,悄然从徐长生袖口掉了出来,钻入地下消失不见。

逃脱魔头计划第二步,监视敌踪,成功。

在一路上遇到别峰各种晨练的年轻道士,徐长生熟练打起招呼,稽首行礼。

真可谓是,凡入眼处皆长辈,前跟师叔后师祖。

徐长生长叹一声,有些麻木。反正在整个门派中也没有比自己辈分更低的人,接近二十年的时间,早已习惯。

至于那些辈分更高的师曾祖师高祖,人家完全能在天空驾云,怎会再入这尘埃乱世?更不要说还有专门的修行洞府,凡事有童子先行。

对于辈分的事情,徐长生曾经表示强烈抗议,然后被魔头老道狂敲脑门,肿了两个大包,被人笑称头角峥嵘,以自己小强般的体质恢复亦有半月,可见老道当时发的是真火。

在正乙门下有专门整理类似事物的祠嗣峰,峰中祠嗣卷将入门所有弟子辈分依次排列,琼峰一脉从上到下分列得明明白白。

徒弟徐长生,修为不足暂无称号。师傅李大嘴,号忘情真人。师祖孙富贵,号无道上人。师曾祖王平凡,号不凡真人。

徐长生在心底经常诽谤,该不会是魔头老道预料到自己的名字,才收的徒弟吧?

道号都是自己起的,一般不会有前辈管,但也不能过于越界。譬如起个灭人老道的称号,怕还没遇到旁人,就被紫霄宫降下的紫霄神雷劈成焦炭。

在洪荒修仙界有不成文的规矩,称号不称名。也就是说在外流传的往往都是道号,譬如师傅的无情真人。

徐长生曾经无数次想象到那种画面,两军仙士对垒,剑拔弩张,叫阵讨骂。

“忘情真人,忘情真人何在?”见骂阵许久也无回应,敌阵连忙换了一种叫法。

“李大嘴,尔可敢出阵迎战?”

“贫道来也!”

一路渡过多少窘迫,竟没有人瞧出自己不是真身,徐长生再次感慨一声,暗道《长生》不凡。入眼处云雾缭绕,已是门派正中央那座高峦下。

据自己所知,天道无情但有则,化身之法直到仙境才能修炼,而且还有一定数量限制。

如若不然,那岂不非修道无真士,举世皆化身?

至于能在化神境修出化身的功法,徐长生仅知道这《长生》一本。话说老道是从哪里偷来……呸,借来的这本书,又怎么会用它来垫桌脚?

徐长生睁大眼睛,一阵心虚,莫名感觉自己凭空污人清白。还是老道教导的好,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

至于这本书有没有可能是魔头老道自己写的,徐长生打心眼里否认了这种想法。

按照老道爱显摆的性格,有这本事那尾巴岂不是要翘上天去?

老道曾经郑重叮嘱,长生中的化身法不现除掌门外的门人前,尤其是各位峰主,否则恐有大祸。

自己的修为不到,容易被仙境修士看穿,一旦被揭露,哪个峰主不会为自己峰下修士考虑?

但修行需有度,逆道受天谴。

徐长生自我安慰,自己不过是去祭拜创门祖师,那般大能应该不会关注到自己这样的小虾米。

处于正乙门中央的奉仙峰有特殊禁制,哪怕是仙人的灵识也进不去,可以有效拖延老道发觉自己逃跑的时间。

逃脱魔头计划第三步,扰乱视线,成功。

为了保险,徐长生再次谨慎推演,结果是路上遇到峰主的概率,比遇到劫道的还小。

徐长生信心满满,胸膛不自觉挺起,以自己的运气,应该不会那么凑巧。

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