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二卷 云门六彩
第一百零九章 远方的历练
作者:留云  |  字数:3014  |  更新时间:2020-02-15 20:15:29 全文阅读

“老祖,孙儿听闻几位叔伯因为龙家利益受损之事来叨扰您,所以特意前来。”龙渊沉声说道。

“哦,你有什么主意?”

石室内被唤作老祖的人闻言,登时有了兴趣。

“老祖,把龙怡萱嫁给宇文浩辰才是保护龙家利益的最好办法。”

一开始提出联姻的中年人连忙开口,仍是希望能把龙怡萱嫁进宇文家。

“嗯?龙家什么时候这么不讲规矩,家主说话,轮得到你们插嘴吗?”

龙家老祖闻言发出一声极为不满的低喝。这几个中年人虽然是长辈,但龙家规矩,除了这位老祖,家主才是最有发言权的人,其他人即便是长辈,也不得随意插嘴。

那个中年人连忙难堪地低下头,不敢再插嘴。

龙渊没理会这几个长辈,冷声说道:“主意提不上,只是龙家此次的危难已经解除了,不劳烦老祖费心。”

“什么,怎么可能?”其中一个龙家长辈难以置信地说道。

“哦,解决完了?”龙家老祖疑声道。

“是,强大的家族不只宇文家一个,我把北面的部分产业割让给了北川家,从他们手里换来了东面的几个城镇,足以弥补龙家的损失。”

说着这话,龙渊的口气仍是十分冷漠,似乎对他而言,只有冰冷。

“什么,北面的产业,那可都是我和老三管辖的。”

听到龙渊的话,两个中年人当即坐不住了,龙家的利益是保住了,但他们二人的利益可是损失惨重。

瞥了眼两位长辈暴躁的表情,龙渊冷冷说道:“龙家利益面前,不计个人得失。”

“你说什么?”

“住嘴。”

那两个龙家长辈刚要发火,却闻石室内的龙家老祖突然一声怒喝,吓得他们连忙闭上嘴巴。

“他说的没错,在龙家利益面前,牺牲的了龙怡萱,也牺牲的了你们。此事既然已经解决,那就无需再谈,都回去吧。以后这种小事,你们能解决,不要再来烦我。”

龙家老祖已经发话,这几个中年男人就算再不甘愿,也只能告退离开。

待到这几个中年人都离开,龙渊才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瞥了眼几位长辈的背影,轻轻转动了下大拇指上的玉扳指。

“小家伙,你能护她到何时呢?”

老祖的声音传来,龙渊清楚,他话中所指的她,是龙怡萱。

“老祖,既然我是龙家家主,还请您相信,孙儿能处理好这些事。”龙渊沉声回应道。

“呵呵,你记住,必要之时,龙怡萱也要为龙家牺牲自己。”

说完,龙家老祖不再言语,再次开始闭死关。

龙渊朝着石室恭敬地鞠了一躬,就一边转动着玉扳指,一边迈步离开。他冰冷的脸庞上眉头紧锁,浓浓的杀意自双眼中射出,让人透体生寒。

背对着石室,龙渊暗自说道:“只要我还担任家主一天,任何人都休想牺牲龙怡萱。”

龙渊成功阻拦住龙怡萱与宇文浩辰的婚事,最不开心的当属失去北部产业的两个龙家长辈。他们二人聚到一起,一边喝着酒,一边不停怒骂着。

“他妈的,这个小畜生,以为当上家主就为所欲为了,竟然一声不吱就把咱们的资产给卖了,真是可恨至极。”

“可不是,当初,咱们几个就不该让他继承家主。”

一人开口,另外一人立马附和一声。

“不行,这件事越想越气,咱们再去找老祖。”

这两人刚站起身,门外突然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

“你们还是别找不痛快了,老祖不会管你们的。”

房门打开,一个长着山羊胡的男人走了进来。

“二哥。”

“二哥。”

龙子麟走进屋,兀自坐到椅子上,端起桌面上的酒杯,就先喝了一杯。

“二哥,现在除了老祖,你的辈分最高,你给我们提个主意,我们该怎么做。”

龙子麟摇头苦笑,沉声说道:“咱们那位老祖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眼里只有龙家利益。牺牲的是你我,还是龙怡萱,在他眼中并无分别。再去找他,换来的只会是一顿臭骂而已。”

“那咱们就这么算了,任由那小子不把咱们老哥几个放在眼里。”其中一人不甘心地说道。

“老祖已经发话,这件事是肯定不能再提了,想办法从别的方面下手吧。”

听到龙子麟的话,另外两人仍是显得有些不甘心,但他们也明白,眼下也确实拿不出太好的办法。

龙家几个长辈逼婚失败的消息还未传开,云门却来了一个陌生人。

“前辈,这些就是天门已知的有关血霾老祖的消息,而他的弟子血云河早已隐遁多年,天门也正在派人寻找。”

一个长相成熟稳重,双眼炯炯有神的少女身穿一袭束身的红色劲装,身背一柄宽大的阔刃长刀,干练的装扮宛如战场上的战将,英武之姿不输男子。

“嗯,你辛苦了。令妹就在云门,你不妨在这里多住几天,好好休息后再走。”云中子笑着说道。

“多谢前辈美意,晚辈去看看舍妹,明天一早还要赶回天门复命,就不在这里叨扰了。”少女恭敬地回应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强求了。回去代我向东方掌门问好。”

少女笑着说道:“晚辈一定带到。那我就先去看小妹了。”

见云中子笑着点点头,红衣少女便躬身退了出去。

她一离开,屋内剩下的就都是云门的三位掌门和云端四贤。

“血霾老祖消失数百年,不想却再次现世,我们一定要趁他再造血劫之前消灭他。”

“没错,掌门师兄。这个血霾老祖专吞噬人的血气练功,实在阴邪至极。趁着他刚脱困,实力未复,正是杀他的好时机。”芈天虹沉声说道。

“嗯,唯一可惜的是,与血霾老祖颇有渊源的天门所知的信息也不多,现在我们的突破口,便是他传闻中的弟子血云河。”

“可是这个血云河到底长什么样,是什么身份,别说咱们不知道,就连天门也不清楚,只知道有这么个人。”

提起血云河,涤云犯起了愁,想找他根本是大海捞针。

这时,尹秋君提议道:“血云河既然是血霾老祖的弟子,那他们的功法必然相同,所待之处必是常有凶案发生。我们可以利用这点,派些有天赋的弟子到这些地方查探,顺便就当是对他们的历练。”

尹秋君的提议,顿时引得其他几人的认可。数百年前,血霾老祖造成血案无数,惊动一时,如今距离云山界大劫只有几十年,在此之前,血霾老祖这个异数务必要铲除。

“那就这么办吧,您们回去立即选派弟子,三天后就让他们查探。这件事,其他三门也不会坐视不理,相信很快就能收到消息。”

事情敲定,所有人便散开,回去安排名下弟子。

轻风和煦,一名体态婀娜,曲线凸出的红衣少女步行在云门内,不时引来男弟子好奇的目光。

“这女的是谁啊,长得好美,身材真好。”

一众男弟子忍不住议论起来,但却无人敢随意上前搭讪。这少女能堂而皇之地走在云门内,又岂是普通人。

没用多久,红衣少女就走到一个全是女弟子的楼阁之间。

“麻烦帮我叫下南宫玉儿。”

“好,请稍等。”

这个女弟子见来人眉眼间与南宫玉儿有几分相似,就点点头,转身跑了进去。

很快,南宫玉儿就疑惑地走了出来。

出来第一眼,南宫玉儿看见一个有些熟悉的红衣少女手按长刀,背对着自己。

突然,红衣少女猛地拔出长刀,转身狠劈南宫玉儿。

情势丕变,周围的女弟子顿时大惊,抬脚就要冲上去。

可这时,却见南宫玉儿一扬手,让其他人不要插手。

长刀扑面,带出冽冽风声,南宫玉儿眉头一凛,双手提刀,奋力一挡。

刀刃即将碰撞,忽然,南宫玉儿眼神一动,双手一分,手中长刀竟一分为二,随即齐架长刀。

“铛”的一声轻响,三刀相对,南宫玉儿脚下用力,尽撑浑厚力道。

“不错,这段时间还没有荒废。”

红衣少女轻笑一声,将长刀收回鞘中。

“嘻嘻,姐姐,我可是也很努力的。”

南宫玉儿收回双刀,轻轻倚靠在红衣少女身旁,罕见地撒起娇来。

红衣少女名叫南宫锦儿,是南宫玉儿亲姐,更是南宫家少主。虽然只比南宫玉儿大三岁,但在她身上,却显露着一种成熟的风韵。

看到姐妹俩这个样子,其他女弟子终于安了心,暗叹方才差点出手,险些造成误会。

夜晚,云中子把楚痕叫到身边。楚痕是他唯一的弟子,此次调查的事,云中子为了公平,只得派他一同前往。

血霾老祖的事,楚痕身有经历,心知事态严重,而且他隐约觉得这件事或许能帮到雅诗,所以便一口应了下来。

为应对未来之劫,云门众多弟子都接到了命令,以历练之名下山,四下探查血霾老祖与血云河的消息,而一场未知的风波即将开启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