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一卷 萤火之光
第五十三章  乱象初起
作者:留云  |  字数:3006  |  更新时间:2019-12-28 21:43:52 全文阅读

四面漏风的墙壁,全是破洞的窗户,几乎要垮掉的木门,在这样一间破屋内,一张简陋的木板已是全部。

冰冷的夜风穿过门窗、墙壁上的漏洞,不停传出刺耳的呼呼声。被看押在此的楚痕,平静地坐在屋内唯一的木板上,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修炼上。

两点萤火浮于掌心之上,释放的威能在屋内形成一股热浪,将夜风的寒冷完全驱散。

突然,楚痕双眼猛然睁开,随即萤火消失,热浪散尽。

“吱嘎”一声,房门被推开,一道小巧的身影打着灯笼走了进来。

沈恬儿左手打着灯笼,右手拿着个食盒,她一走进破屋就感热气袭身,不由得惊奇地说道:“这房子好像也没那么冷。”

缓步走到楚痕所坐的木板前,沈恬儿把灯笼放在一旁,打开食盒,从里面拿出了一碗白粥。

“现在岚城资源紧缺,你也别嫌伙食差,有的吃就不错了。”

说完,她就把这碗白粥递了过去。

楚痕微微一笑,接过白粥,同时说道:“多谢少馆主惦念。”

“切,谁惦念你啊,押在我枪馆的人,被活活饿死了,传出去,我们枪馆还怎么抬头做人啊!”

沈恬儿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露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楚痕见状,只是微微笑笑,经过一天的相处,他发现这个沈恬儿虽然大小姐脾气重点了,脑袋也很愚笨,但为人倒是不坏,所以对她的态度也好了很多。

没用几口,一碗白粥就见了底,楚痕便把空碗放回到食盒内。

见楚痕喝完了粥,沈恬儿清了清嗓子,故意装出严肃状,大声说道:“既然你吃完了,那现在我得审审你。”

“哦,请问。”

“你叫什么,来自何方,要到哪里去?”

“我叫楚痕,来自河西四郡,我打算四处云游历练,要到哪,我也不知道。”

“哦,河西四郡?”

一听楚痕来自河西四郡,沈恬儿不由得上下好好打量了楚痕一番,随后说道:“河西四郡我听说过,那里偏僻、落后,你能在这个年纪达到灵元六品,天分算是不错了。”

河西四郡距离岚城并不算太远,沈恬儿虽然没去过,但也有所耳闻,她没想到楚痕是从那个穷乡僻壤里面出来的。

“少馆主谬赞了。”

沈恬儿轻轻点了两下头,随后就略有所思地转身往外走。

“这就走了?你不是应该问一些关于商队被劫的事吗?”

问了几个问题,沈恬儿都没问道关键点上,连楚痕都为她感到有些捉急。

沈恬儿立即反应过来,不由俏脸一红,心里顿时有些尴尬。

“我,我哪里是要走,我是在想该怎么让你实话实话。”

感觉面子过不去,沈恬儿连忙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楚痕心里感到好笑,也不揭穿,就这么静等着沈恬儿继续提问。

沈恬儿故作镇定地一挺胸,问道:“说,对商队被劫一事,你都知道些什么?你又为何出现在商队遇害的现场?”

“第一次出现在遇害现场,纯属偶然。第二次出现,是因为我在客栈住店时,遇到了三支商队的掌柜,从他们的谈话中,我得知他们之中有一人打算回去,另外两人则打算结伴赶往岚城。可没想到,在第二天清晨,我刚离开客栈不久,就发现了那支打算返回的商队的尸体。当时我立即想到结伴前往岚城的那两支商队,便追了上去,可我还是迟了,赶到时,他们已全部遇害。接下来的事,你全都知道喽。”

沈恬儿不知道竟然还有一支商队几乎在同一时间遇难,心里感到惊讶同时,隐隐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三支商队,两个方向,却在相近的时间内同时遇难。我怎么总感觉有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不行,我得赶紧去告诉我爹。”

心里突感不安,沈恬儿拿起灯笼和食盒,快步跑出了房门。

看着沈恬儿毛毛躁躁地跑了出去,楚痕摇摇头,右手一挥,房门瞬间紧闭。而他则再次闭上双眼,继续静心修炼。

繁星高挂,月色全无,夜风簌簌,惊动四野,正是月黑风高时。突然,岚城的一个角落亮起火光,火势借着夜风迅速扩大,很快就化成一片火海。

一大早,岚城枪馆内就人头涌动,繁忙之中,空气中隐约藏着一种压抑的氛围。

“气死我了,这到底是谁放的火。”

岚城枪馆馆主沈一平怒气冲冲地来回踱着步,尽显心中的焦急与恼怒。

“馆主,我等也不知。昨天夜里守夜的两名护卫神秘失踪,找到他们或许能问出答案。”

房间内,还坐着几个掌柜打扮的人,他们一个个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看得出是碰到了头疼的事。

“报,馆主,我们在仓库废墟内发现了两具烧焦的尸体。”

“什么!”

两具烧焦的尸体,应该便是失踪的那两名护卫,沈一平无奈地长叹一声,挥挥手,示意手下退下。

禀报的人刚刚退下,沈恬儿又冲了进来。

“爹,我听说存粮的总库房被烧毁了,是真的吗?”一只脚刚迈进门,沈恬儿就急不可待地问道。

沈一平叹息一声,无力地点点头。

岚城枪馆掌控岚城半数以上的粮店,如今正逢资源短缺的时候,为防出现变故,这些粮店店内只留了少部分粮食,其他的都存放在了枪馆开设的总库房中。现在总库房被烧毁,意味着岚城损失了近半数的存粮,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事态有多严重,沈恬儿心知肚明,登时也是皱紧了眉头。

思前想后,沈一平脚步一停,当即命令道:“你们回去立马封锁消息,对外就称余粮充足,先扛过一阵子。过几日,我会派出人手,由我们枪馆亲自运一批粮食回来,我就不信,这次还会出意外。”

“一切有劳馆主。”

不管愿不愿意,这些粮店的掌柜只能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岚城两巨头之一的沈一平身上。

可就在这时,一阵慌乱的脚步声突然闯了进来。

“报告馆主,不好了,也不知道是谁透漏了存粮总仓库被烧的消息,现在大批的城民正挤在城内各个粮店,哄抢粮食。”

“什么,你们几个立刻赶回去稳定局面,宣布粮食停止售卖七日,七天后一切恢复正常。”

沈一平命令一下,这些掌柜就连忙起身跑了出去,他们心中的焦急可一点都不比沈一平少。

沈一平坐到椅子上,凝着眉头对沈恬儿说道:“恬儿,你立即挑选一批好手,今夜就出城,到外面采购一批粮食回来,以解燃眉之急。”

“是,爹。”

沈恬儿转身就欲走,可这时,沈一平又说道:“还有,派人到怒刀门,就称我有要事找门主董川商议。”

闻言,沈恬儿眉头不由一皱,但还是应声道:“是的,爹。”

破屋内,刚刚修炼完毕的楚痕平躺在木板上,进行着短暂的休息。

一大早,外面传来的动静自是逃不出楚痕的耳朵,但他现在属于被看押,还不想走出这间破屋,惹人怀疑,就索性乐得清闲,安安心心地呆在屋内。

这时,那扇破旧的木门突然打开,沈恬儿的身影出现在楚痕眼前。

看到楚痕那副悠然自得的模样,沈恬儿不禁觉得好笑,府内都忙得不可开交了,反倒是他这个被看押的人,活得最自在。

“你还真是清闲啊!”

“没办法,谁让我是个犯人呢,还是老实规矩点好。”楚痕不以为意地说道。

沈恬儿双手背后,目光往地上晃动两下,说道:“我要出趟门,估计得个五六天才能回来,你自己就在这破屋内逍遥快活吧。”

听说沈恬儿要出门,楚痕惊奇地问道:“哦,去干什么,找凶手?”

沈恬儿轻摇了下头,语气略显沉重地回答道:“运粮。”

简简单单两个字,却让楚痕听出了沈恬儿内心的沉重,事情的严重。

“我陪你们一起去,如何?”楚痕说道。

“你?就凭你这灵元六品的实力?”

“灵元六品怎么了,好歹也能当个人手。”

沈恬儿盯着楚痕,脸色变得有些古怪,开口问道:“你,该不是想逃吧?”

“逃,怎么会。这里吃的好,住的好,清闲自在,我干嘛要逃。我是怕再过几天,我连白粥都要喝不上了。与其饿死,我宁愿战死。”

当沈恬儿说出“运粮”二字的时候,楚痕就猜到定是城内粮食极度紧缺,才逼得岚城枪馆亲自押运粮食。

沈恬儿犹豫了下,随即点头道:“好,你可以跟我们一块去。但有句话我要先讲清楚,如果碰到什么事,我可没空管你,是死是活全看你自己本事,还有若你中途想开溜,我一定会一枪杀了你。”

看沈恬儿那信誓旦旦的模样,楚痕只是微微一笑,毫不犹豫地回应道:“好,就依你所说。”

接着,楚痕就拿好自己的东西,跟着沈恬儿一起离开了这间破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