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一卷 萤火之光
第二十九章  暗伏的杀机
作者:留云  |  字数:3081  |  更新时间:2019-12-04 06:16:27 全文阅读

第一局擂台赛的意外结果,反倒让观战众人对接下来的比试更加充满期待,而紧接着连续五局的比试也确实没有让众人失望,参战十人全都各显所能,战况激烈程度远超先前。

第七局比试,终于轮到楚痕登场,而他的对手,则是一个有着灵元二品实力的段忍。

灵元一品对战灵元二品,在他人看来是必败之局,但楚痕眼中却是斗志昂然。在灵元一品内,无人是他对手,更高层次的对手才具有挑战性,才有助于提升自己的实力。

“兄台,请。”

楚痕的客气,换来的却是对方冷冷一笑。

此时,忽见寒光一闪,实力占优的段忍竟是抢先出招。

楚痕数度经历生死,反应自是极快,在剑锋近身之前,已经还击。他脚步轻移,在躲开剑锋同时,手中竹杖冷然刺出。

段忍眉头不由一皱,他想过这一剑楚痕挡得开,却未曾料到楚痕竟有余力趁势还击。

“哼,小伎俩。”

虽稍感意外,但境界上的差距摆在这,段忍仍是信心十足。他手腕一转,挥剑挡开攻过来的竹杖,随即便再次狂攻上来。

实力有所差距的楚痕与段忍一上来却是势均力敌的激战,让观战的每一个人都大感意外,也大呼过瘾。

数十招转眼而过,楚痕脸上神情逐渐变得阴沉,心中更是生起疑惑。

这段忍招招直指要害,出手狠绝无情,根本没有擂台比试点到即止的架势,反倒有借机取命之嫌,就跟与楚痕有仇似的。

可楚痕非常确定的是,他与段忍是初次相识,从未有过交集,更未有过仇怨。

“这个段忍为何要下死手,他之前的比试不是这样的?”

心中存疑,手上动作却没慢半分,借着挡开利剑的机会,楚痕连退数步,稍稍拉开了与段忍的距离。

可就在这时,段忍冰冷的目光下意识地往楚痕身后瞟了一下,紧接着便神色一寒,大喝一声:“杀”。

剑锋上元力乍现,刺骨寒光中,一道磅礴剑气横扫而出。

“火元掌。”

掌心瞬时浮现一团萤火,面对凛冽剑气,楚痕毫不示弱地击出一掌。

“轰——”

剑气、掌印同时崩散,扬起无数烟尘,无可取巧的一招,终是境界稍逊一筹的楚痕落入下风。

楚痕自烟尘中倒退而出,借着稍纵即逝的机会,他连忙斜眼看向身后。令楚痕没想到的是,出现在他眼中的竟是张天元那张冷傲又得意的笑脸。

瞬息间,楚痕明白了一切,这段忍对自己下杀手,完全是这个张天元在暗中授意,只是他还不清楚张天元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对手会是段忍,而玄月阁的雅诗又是否也参与其中。

事实真相究竟怎样,现在楚痕无暇思考,面对杀意已决的段忍,他要么全力应战,要么认输保命。

投降告饶,非是楚痕作风,性格倔强的他不仅要让他们的阴谋落空,还要当众立威。

眉头一凛,眼中杀气迸现,刚刚站稳身形的楚痕右脚用力一蹬,主动朝着段忍攻了上去。

擂台上的战斗已从比武较技变为生死相搏,凉亭内注视战局的雅诗又怎会看不出个中关键。只见她双眼微眯,柔媚的脸庞下隐隐透出一股寒意。

“顾老,吃里扒外的东西,玄月阁不需要。”

“小姐放心,老奴知道该怎么做。”

其实,为了让擂台赛更加精彩,本轮比试所有人的对手都是提前安排好的,而能够把楚痕的对手是段忍的事透漏给张天元的,必然是玄月阁内部的人。

玄月阁有太多不可外泄的秘密,而叛徒能出卖你一次,就能出卖第二次,雅诗决不允许身边存在这样的人。

“自不量力的东西,受死吧!”

楚痕身形不断变换,以巧斗力,以变斗强,竟逐渐挽回颓势,使得段忍怒火中烧。

只见他怒喝一声,手中利剑快速挥洒,随即十几道剑气快速射出。

楚痕见状,迅速舞动竹杖抵挡剑气,可却闻“咔”的一声轻响,手中竹杖纵有元力加持,终非神兵利器,在挡开数道剑气后戛然而断。

“去死。”

段忍抓住机会,身形瞬动,利剑直取楚痕心口。

正在抵挡余下几道剑气的楚痕突感杀机临身,立马下意识地往旁边移了半步。

就是这半步之差,利剑仅在楚痕心口划下一道血痕,并未造成致命伤。

借着段忍收招不及的机会,楚痕掌心内萤火一闪,朝着他后背就是一掌。

段忍反应也是极快,一剑落空,立即回剑身后,正好挡住楚痕这一掌。

“铿”的一声,楚痕、段忍两人同退数步,一时拉开了距离。

“剑势三分。”

段忍体内元力激荡,杀招登时上手,三道剑影齐射向楚痕。

“萤火三变。”

数息之后,萤火与剑影碰撞,双双破碎间竟是平分秋色。

对手如此难缠,让段忍错算了两人之间的实力差异,只见他将元力汇聚到剑锋上,打算借着境界上的优势,速战速决。

“死来。”

段忍用力一挥,一道冷厉剑气势如破竹地疾射而出,内中所含的磅礴元力,让楚痕不禁皱紧眉头。

“萤火三变。”

三团萤火先后与剑气撞到一起,结果却是萤火难抗其威,接连破碎。

“再变。”

就当众人皆以为楚痕这一招就将落败之际,却听楚痕一声沉喝,本已散开的萤火突然化成万千火星,顷刻间将剑气消弭殆尽。

而更令众人震惊的是,四散的火星竟似有生命般,迅速朝着段忍冲了上去。

段忍诧异之余,手中利剑快速旋转,一股旋风顿时将冲过来的火星吹散。

“再变。”

随着一声低喝,散开的火星再次汇聚,化为两只闪着荧光的飞蛾,随后就倒飞而回。

“这是什么怪招式。”

段忍未料到这招还有后续,仓促应对中稍显惊骇。

可就在这个时候,破风声突然传入耳中,大惊失色的段忍连忙回头,惊见又有三团萤火疾射而来。

“开。”

眼见腹背受敌,段忍举剑向天,体内元力毫不保留地释放出来,霎时,无数剑气朝着四面八方横扫而出。

怦然数声,飞蛾破碎,而萤火则瞬间再化万千火星。

剑气虽密,但其间总有空隙,成片的火星自剑气间穿过,飞向段忍。

恰在这时,段忍一剑横扫,顿起一股元力旋风,将火星全部吹散。

火星凝聚,再成三只萤火飞蛾,随即再次杀向段忍。

“又是这招。”

这一次,段忍有所准备,剑锋一挑,三道剑影分别击向三只飞蛾。

只是故技重施,段忍有准备,楚痕又岂会没有后手,突然,他脚底用力,疾冲而上。

就在楚痕动作的刹那,一旁冷眼观战的雅诗突然眉头一挑,暗道:“楚痕要赢了”。

飞蛾破碎,化为四散荧光,《萤火三变》也宣告被破。

正当段忍刚刚放松之际,忽感身后杀气窜动,登时心中大叫一声“不好”,身体则是下意识地往旁边一闪。

赤红掌印擦身而过,段忍险险躲过这一掌,却也因此失去了平衡。

“败吧!”

突然间,楚痕的身影出现在段忍身侧,随即就是凶狠的一脚。

“啊——”

段忍惨嚎一声,直接朝着擂台外飞了出去,眼看着就要败下阵来。

可这还没完,即将取胜的楚痕并没有就此收手,他紧接着再出一掌,赤红掌印随即轰在段忍心口。

“噗——”

段忍猛喷一口鲜血,心脉顿时严重损毁,没个十年八年难以复原。

“嘭”的一声,段忍重重摔在擂台下方的地面上,随后竟是一动不动,直接昏死过去。

“这小子出手真够狠的。”

观战众人看着段忍那半死不活的模样,大感心惊,他们没想到看似年少青涩的楚痕下手会如此果决。他们之中的明眼人自是早已看出此战的结果必是非死即伤,但其他人却只看到了楚痕出手的狠辣。

这一战,楚痕败敌又立威,让其他人都不敢再小瞧他。

“此局,楚痕胜。”

胜负落定,楚痕连看都没看倒地不起的段忍一眼,反而扭头瞥了眼人群中的张天元,只见张天元脸色铁青,显得十分恼火。

看着那充满仇恨的眼神,楚痕心里清楚,张天元针对他的动作才刚刚开始。

猛一抬头,楚痕的目光正好面对凉亭内的雅诗,不想雅诗竟是笑吟吟地盯着自己,脸上尽是妩媚,哪有半分愧疚。

“我得离这个美艳的女人远点,不然早晚得被她害死。”

楚痕故作不悦地把脸扭到一边,根本不给雅诗撩拨自己的机会,他要让雅诗明白,他楚痕可不是她的裙下之臣,不是她随意摆弄的对象。

雅诗看向楚痕的双眼不由得微微一颤。她当然看得出楚痕的态度,但越是这样,反倒让她越觉得有趣。以往,要想让哪个男人替她办事,雅诗一个眼神就足够了,如此不上道的,楚痕还是头一个。

“哼,有意思,本姑娘就不信吃不定你。”

楚痕的冷淡,激起了雅诗久违的争胜之心,对男人她还没失手过。

一场暗藏杀机的比试,让楚痕、雅诗、张天元三人各自有了心思,也孕育着一场不久将至的风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