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一卷 萤火之光
第十一章  雨夜杀机
作者:留云  |  字数:3533  |  更新时间:2019-11-22 05:15:41 全文阅读

“楚兄弟,救命之恩,鹿铮没齿难忘,不管你有何要求,但说无妨,在下定当竭尽全力,满足你的要求。”

斜靠在马车上,鹿铮的身上缠满了厚厚的绷带。虽然金不闻给他简单处理了伤口,但他受伤非轻,暂时就连走动都很困难。

“我的酬劳呢?”

与鹿铮同坐在一辆马车上,楚痕所想的只是自己该得的那颗淬元丹。

“哦,在这里。”

说着,鹿铮连忙自怀中取出一袋丹药,递给了楚痕。

楚痕打开药袋,赫见里面放着二十几颗他需要的淬元丹。

诱惑在前,楚痕却没有贪心,从中取出一颗淬元丹后,就把药袋还给了鹿铮。

“就这样?”鹿铮看着楚痕,满脸诧异地问道。

楚痕微微一笑,说道:“若你是奸佞小人,这淬元丹你有多少,我要多少。但可惜你不是,所以,我只拿我应得的。”

“哈哈,楚兄心性,着实让鹿铮佩服。”

在这里实力为尊的世界,修炼资源是人人眼红的东西,特别是对楚痕这种没有背影的散修,更是极其珍贵。楚痕能做到这一步,鹿铮是打心眼里佩服。

“楚兄会接我这份冒险的活,想必对淬元丹一类的丹药是有所需求,那不妨做我鹿府客卿如何?”

“鹿府客卿?”

所谓客卿,其实就是各方势力以金钱、丹药等各类资源为酬劳留在己方的门客,这些门客拿着人家的东西,自然也要替人分忧,而且他们往往都会留守数年才会离去,这一点并不符合楚痕的现状。

这河西四郡位置偏僻,实力薄弱,楚痕并不会停留太长的时间,他只会是一个过客。

楚痕摇摇头,笑着说道:“多谢鹿兄美意,只是我志不在此,迟早是要离开的。”

对于这个回答,鹿铮丝毫没有意外,只见他哈哈一笑,说道:“楚兄年纪轻轻就有这等身手与心性,未来必成一代强者,岂会止步在这个小地方。放心,楚兄作我鹿府客卿,鹿家必以上宾之礼相待,并每日供奉一颗淬元丹。至于何时离去,楚兄大可自己定夺,不管你何时走,鹿府都会再增丹药百颗,供你日后修炼之用。”

如此丰厚的条件,就是招募一个灵元境高手当客卿,对方也未必会拒绝,但却用在区区凡元五品的楚痕身上,让楚痕也顿感惊讶。

“你就不怕我一件事也没办,让鹿家白白损失数百丹药?”

“呵呵,无妨,权当鹿某交你这个朋友。”

“哦?交一个区区凡元五品的朋友,这样的代价可有些大哦!”

鹿铮嘴角一弯,也不隐瞒心中所思,直接开口说道:“楚兄,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方才说过,你将来必成一代强者。我现在所做的也可以算的上是一种赌注,赌我自己的眼光是否够准。我所求,只是希望日后楚兄成为强者之时,不要忘了鹿家这个朋友。说实话,若非鹿家强敌在侧,不得安宁,这次就算赌上鹿家的全部身家,我觉得也并无不可。”

与假装客气,扭扭捏捏相比,这种毫不拐弯抹角的说话方式,楚痕更喜欢一些,有什么要求直接挑明,成则成,不成则散,不必弄得那么矫情。

“好,既然鹿兄都这么说了,那自即刻起,我楚痕就是鹿家的朋友。”

对于这件稳赚不赔的好事,楚痕实在想不出自己有什么理由拒绝,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那这颗淬元丹便是今日的供奉。”

说着,鹿铮就从药袋内拿出了一颗淬元丹。

这一次,楚痕没有拒绝,伸手接了过来。

在金不闻等人的护持下,马车缓缓驶向不远处的永和城。

在一个高坡之上,熊震岳望着已经失去踪影的马车,眼中充满怒火。

“大哥莫要生气,我已布下后手,就算这次让鹿铮这小子逃了,他也活不长。”

一旁的熊震海残忍地冷笑一声,充满自信的脸上未见任何愁容,就好似这一切都未曾逃出他的掌握一般。

“哦,老二,你什么时候做的,怎么我这个当哥哥的都不知道?”熊震岳脸上一喜,忙开口问道。

“呵呵,那还能叫惊喜了吗?大哥你就等着看好戏吧,哈哈哈……”

“哈哈哈……”

山坡上不断回荡着得意又奸诈的笑声,揭示着另一桩阴谋拉开了帷幕。

“轰隆——”

雷鸣不止间,滂沱的大雨倾泻而下,给永和城的夜晚增添了几分躁动。

鹿府上下,因为大雨的关系,下人们全都躲回了自己的房间,除非被分配了工作,不然谁也不愿走出房门半步。

在鹿府一个僻静的房间内,楚痕正在闭目潜修,全然听不见外面雨声的嘈杂。

他刚刚服下一颗淬元丹,此刻药丹中的元力正源源不断地涌向丹田。

丹田位置,本该是内元的所在,但楚痕的丹田却被那团萤火占据,根本看不见内元的踪影。

有内元,方有元力,才有修为;内元毁,则是修为尽废,与常人无异。

对于自己的情况,楚痕也有些想不明白,他没有内元,但却实实在在有着凡元五品的实力,他只能猜测这团萤火也是内元的一种。

很快,一颗淬元丹的元力就被全部吸收,楚痕也睁开了双眼。

“唉,淬元丹还是太少了。”

经过淬元丹的淬炼,丹田内的萤火虽然泛起了荧光,但距离满盈还有很大的差距,要想再次恢复重生之能,至少还需要二十颗淬元丹才行。

楚痕每天只能领到一颗淬元丹,这件事他急也急不来,索性暂时不去想它。只见楚痕右手一翻,三团萤火霎时浮现手掌之上。

现在,他要看看自己另一方面的修炼成果,《萤火三变》的第三变。

三团萤火轻轻飘起,在空中不断变换着形态,忽而凝聚,忽而飘散,有如云雾般变化莫测。

就在萤火飘动间,楚痕心念一动,三团萤火顿时散成数个光点,随意地浮动在空中。

随着楚痕心念催动,数个光点渐渐有了形态,竟纷纷化为一只只闪着幽光的飞蛾。

看着这些扇动着翅膀,足可以假乱真的飞蛾,楚痕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随后,他双手一挥,这些飞蛾立即自房门、窗口的缝隙飞到屋外。

“你这镯子,听说是小二子省吃俭用几个月才买来送你的,你们两个的好事是不是近了?”

“净瞎说,我爹娘还没见过他呢!”

两个侍女端着茶点,有说有笑地走在回廊里,却都没有发现檐上趴着的一只奇怪的飞蛾。

透过飞蛾,楚痕将这她们的对话清楚地听在耳内,不禁露出一丝浅笑。

“他妈的,怎么赶上这么个鬼天气,今晚怕是有罪受了。”

这时,在另一个方向,一个负责守夜的家丁一边拍打着身上的雨水,一边忍不住发了声牢骚。

“唉,谁说不是,前两天都是大晴天,轮到咱们哥俩守夜就来了这么一场大雨,真是喝口凉水都塞牙缝啊!”

同样的,躲在树上的飞蛾将后院两个家丁的对话完完整整地传递给了坐在房中的楚痕。

坐在屋中的楚痕笑着点点头,对《萤火三变》的第三变很是满意,有了这种手段,他足不出户便可监听周围的一举一动。

就在得意时,楚痕突然眉头一皱,闭上双眼,侧耳细听。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低声传来,听嗓音,应该是个老者。

“准备好了,可是,可是……”

稚嫩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带着很大的犹豫。

“别可是,可是的,犹犹豫豫,婆婆妈妈,如何掌管鹿家?”

“可是大哥接掌鹿家挺好的,我为什么要杀他?”

“蠢材。放着家主不坐,非要屈居人下,你怎么如此不成器。你母亲如何交代你的,你忘了?”

老者忍不住呵斥一句,言语中满是不耐烦。

“母亲交代,凡事听先生的。”

“那好,你现在就把汤端过去,只要鹿铮一倒,你立马放出袖中响箭,到时自然会有人支援你。”

老者话音落定,可对方并没有立即回答,仍然显得很犹豫。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随着老者一声怒斥,紧接着就传来一阵有些杂乱的脚步声。

“哼,废物。”

大骂一声,老者低沉的脚步声随之传来,密谈的两人就此散去。

房间内,楚痕猛然睁开眼睛。

两人中那少年的声音,楚痕识得,是鹿铮的弟弟,鹿家的二公子,鹿嵘。

起身下床,楚痕快步走出房门。

一间雅致的卧房内,鹿铮靠着床头,仔细看着手中的地图。

这张绘制着永盛城及周遭数十里的地图,鹿铮已经看了不下百遍,其上每一条图线的走向,代表的意义,早就深深印在他的脑中。但闲来无事的时候,鹿铮都会把它拿出来再认真观摩下,看是否还有需要完善的地方。

自三天前回来,鹿铮就躺在床上养伤,现在也只能勉强下地走动走动。

“咚咚咚。”

三声门响,鹿嵘端着碗汤自门口走了进来。

“大哥,雨天寒凉,我命人为你熬了点参汤,补补身子。”

看着同父异母的弟弟,鹿铮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鹿嵘生性散漫,毫无心计,不管是读书、经商,还是修炼,都是一无所成,是鹿家出了名的草包。但也正因如此,鹿嵘对家主的位置一点想法都没有,这也使得兄弟两人打小就很亲密。

“多谢小弟了。”

说着,鹿铮就伸手去接汤碗,但让他意外的是鹿嵘却面色犹豫,迟迟不将汤碗递过来。

“怎么,舍不得这碗参汤了?”

鹿嵘闻言连忙说道:“没,没有,只是汤比较烫,我怕你烫到,就,就这样。”

鹿嵘说话吞吞吐吐,目光飘忽不定,似乎在想些什么。

“是不是又闯了祸,需要大哥帮你出主意了?”

若说鹿家之内,鹿铮最放心的只有三人,一是父亲鹿久,二是亲卫金不闻,第三就是眼前的鹿嵘。所以,就算发现鹿嵘反常,鹿铮也没往别处想,只以为他又在外面闯了祸。

浅笑一下,鹿铮伸手拿起参汤,轻轻吹了两下。

眼见于此,鹿嵘神色紧张,欲言又止,心中的话到了嘴边,可就是怎么也说不出来。

就在鹿铮要将参汤放入口中之际,远处的鹿府大门上突然传来急迫、响亮的砸门声。

“谁啊?”

守门的家丁满怀疑惑地打开房门,看到的竟是前几天本应死去的王胖子。

家丁正要询问,却听王胖子上气不接下气地喊道:“快,快,少爷有危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