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一世剑仙 > 第一卷 浮生远
第二章 树宁镇里的少年
作者:棠鸿羽  |  字数:2990  |  更新时间:2020-01-16 15:14:19 全文阅读

一连数天的暴雨已经停了。

树宁镇也恢复了热闹的景象。

虽然只有百口人左右的规模,树宁镇占地面积也不大,街上行人便愈显热络拥挤。

朝泗巷的小院里,一名看起来已过花甲之年的老者正坐在藤椅上闭目养神,他左手旁的石桌上放着一壶酒,但他并没有饮上一口。

正午的阳光有些炽烈,入秋时间不长,每到这个时候,依旧能够感到炎热的夏日氛围。

有脚步声响起,老者并未睁眼,只是随手拿起酒壶递了出去。

李梦舟停顿了一下,默默接过,仰头饮上一口。

喝酒是习惯,他几乎快忘了自己是怎么学会喝酒的,渐渐地他也爱上了酒这种东西。

老者轻轻拍打着自己的肚子,口中含糊不清的嘟囔道:“昨天夜里你出去了?”

李梦舟怔了一下,说道:“南街王大娘进了些货,大晚上找不到人帮忙。”

老者睁开一只眼睛瞥了李梦舟一眼,他当然知道这是谎话,但他并没有揭穿,自顾说道:“那卖豆腐花的王大美人儿不是有一个如花似玉的闺女嘛,你这么勤快怕是有企图吧。”

李梦舟放下酒壶说道:“我对那种没长开的丫头没兴趣。”

老者呵呵笑了一声,不再说话。

李梦舟也没有理会他,径直出了小院。

老者并不是李梦舟的家人,只是三年来对他颇有些照顾罢了,自李梦舟三年前来到树宁镇开始,他便与这老者相识并住在了一起。

他自始至终都不知道老者的名字,只是出于感恩,双方算是互相照顾。

老者除了这小院外便一无所有,所以挣钱的事情就只能李梦舟来做,无非是打打杂工,给邻居帮忙挣点外快。

李梦舟和老者是树宁镇有名的最穷的人,好在树宁镇民风淳朴,邻居在适当的时候都会接济一下。

但是没有人知晓,李梦舟其实并不是什么穷人,因为他当杀手挣了很多钱,但是这些钱从来没有被他拿出来过,就连老者都不知道这些钱的存在。

西街是树宁镇最热闹的地方,也是市集所在,但这里并非是李梦舟常来的地方,却是他最常经过的地方。

穿过西街来到南街,李梦舟站在王大娘的豆腐花店前。

王大娘是一个风韵犹存的美人儿,在树宁镇有镇花的殊荣,单身汉常常会找出各种理由到这里买一碗豆腐花,然后又尽量拖延时间,一碗豆腐花都能吃上半天,只为多看王大娘一眼,跟她多说一句话。

王大娘的丈夫早年因意外去世,所以王大娘是独自一人拉扯着刚刚断奶的女儿,如今小丫头也长成了花季少女,豆腐花店的生意也算靠谱,大多是因为那些单身汉的消费,没拉过王大娘的小手,却无意中拉起了豆腐花店的生意,也让得那小丫头成了树宁镇的小富婆。

或许这也是李梦舟喜欢来这里的原因,一个最富一个最穷,他可以免费吃豆腐花,而且管饱。

今日同往日一样,豆腐花店里坐满了单身汉,也有丧偶未娶或离异的,总之不管是哪种原因,这里的客人都是单身。

王大娘在里面忙活,这些单身汉苦于找寻不到目标,见到李梦舟走进来,立即有人调笑道:“黑小子,又来吃豆腐花啊。”

他们的目的是王大娘,李梦舟的目的是王大娘的闺女王盼儿,这只是他们自己认为。

李梦舟没有解释也没有搭茬,这些单身汉也没有在意,因为他们都知道这黑小子不爱说话。

或许只是因为李梦舟不想跟他们说话。

王盼儿此刻也在店里帮忙,树宁镇里没有什么学堂,虽然姜国也没有姑娘家不能上学堂念书的规矩,但在这西北边塞想要念书无疑是很奢望的一件事情,男子尚且无门路,更何况是丫头了。

所以树宁镇里大多不识字的居多,有识字的也都是外来人,而且也没有太大学问,就算想开设学堂也没那个本事。

“梦舟哥哥。”

王盼儿端着一碗豆腐花俏生生的站在李梦舟面前。

坐在邻桌的一个中年男人看到这一幕,笑道:“小盼儿,你这未免也太偏心了吧,我们都来半天了,怎么这黑小子比我们先吃到豆腐花?”

王盼儿的俏脸顿时红艳的犹如熟透的小苹果般,慌忙的把豆腐花放在李梦舟身前的桌子上,瞪了那中年男人一眼道:“下一碗就是你的。”

店里笑哈哈的热闹不已。

王盼儿害羞的偷瞄了李梦舟一眼,连忙转身跑去厨房。

李梦舟微微摇头,一边吃着豆腐花,一边打量着街道上来往的行人。

这时有一大约三十岁的男子走入店里,其一脸倦容,头发也是乱糟糟的,但眼眸中还是隐约有着一丝喜色。

对方看到李梦舟,上前猛地一拍他的肩膀,差点没让李梦舟把嘴里的豆腐花喷出来。

他没好气的擦擦嘴,看着面前的男子,说道:“崔大哥,你今天心情好像还不错?”

崔债轻叹一口气,坐在李梦舟对面,说道:“生活总是还要继续的,现在我孑然一身,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别提多轻松了。”

话虽如此,但李梦舟能够明白崔债的悲伤情绪,他这是用这种方法来掩饰内心的不安和痛苦罢了。

见李梦舟不说话,崔债忍不住说道:“小子,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个叫‘浮生’的杀手么?我请他去杀人,本来以为不可能成功,没想到那个修行者真的死了。”

他说话的声音很小声,唯恐被人听到。

毕竟雇凶杀人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虽然在这方圆百里是很寻常的事情,但不包括现如今的树宁镇。

崔债颇有些感慨的说道:“也不知道那个浮生究竟是谁,这么危险的事情他居然没有收取任何费用,他是我崔债的大恩人啊。如果能够再碰见他,一定要好好感谢他,哪怕为他做牛做马也行,毕竟我也只能做到这些了。”

李梦舟瞥了崔债一眼,默默喝光一碗豆腐花,擦擦嘴说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也不必太在意,或许他也不需要你的感谢。”

崔债一脸纠结。

李梦舟说道:“他只是一个杀手而已,虽然杀手为财,但有时候也会做些善事,毕竟杀人总是不好的事情,他需要赎罪。”

“他虽然是在帮你,但其实也是在帮自己,你有自己的生活,他也有自己的事情做,跟一个杀手牵扯太多没什么好处。”

崔债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但他觉得这个叫做‘浮生’的杀手,还是挺不一样的,恩人就是恩人,这是不能改变的。

“你小子年纪不大,倒是挺会讲些大道理。”

李梦舟没再说什么,他注视着街上的目光突然一亮。

豆腐花店对面坐着几个乞丐,这在西北边塞更是常见的事情,虽然战争不常有,但小摩擦也是不断,生活在这里的人,温饱是最大的问题。

树宁镇还算是在西北端的外围,很少被战争波及,所以一些乞丐都会朝树宁镇汇集,总比在别处好一些。

但树宁镇里穷苦人家太多,哪怕是王盼儿这小富婆家里,其实也并非真的多有钱,也不过是勉强能温饱,不至于饿肚子,甚至还能够攒些银子。

能够攒银子的在树宁镇里当然是有钱人,大多都是勉强温饱,很少能够存下什么,而更多则是有上顿没下顿,就比如李梦舟和老者这样的人。

因为李梦舟需要钱,所以他靠杀人挣的钱都不能花,这些钱攒着是有大用的。

外人不知道这些,其实李梦舟也算是树宁镇里隐藏的小富豪了。

此刻他所关注的当然不是那些乞丐,而是南街出现的一个陌生女孩。

是因为她的穿着不太一样,至少跟树宁镇里的人大不相同。

树宁镇里大多是粗布麻衣,甚至很多青壮年都光着膀子,踩着草鞋,衣裤宽大。

李梦舟能够穿长靴,也得益于王盼儿,因为这是她亲手做的,材质并不算上乘,只是在表面上看着要比草鞋上档次一些。

而那街上出现的姑娘,身着的明显是上乘货色,李梦舟不懂这些,只觉得色彩鲜艳,一看就知道很贵。

细致乌黑的长发,简单的束在脑后,并没有太多饰品点缀,略显柔美,显出一种别样的风采。洁白的皮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仿佛会说话,小小的红唇与皮肤的白色,更显分明。

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可爱如天仙。

李梦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姑娘,比树宁镇最好看的王盼儿还要好看,两个人的气质有着明显的不同,一个是千金大小姐,一个只是乡野村姑。

虽然王盼儿已经很好看,但在气质上的明显差别,让得李梦舟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不自主的便被吸引了视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