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正月十三(六)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055  |  更新时间:2019-09-18 00:10:03 全文阅读

动机!薛良说的这两字一直萦绕在李客的脑中,李客以前在碎叶城时,也助官府破获不少案子,自然深知这二字对于查清案情的重要性。俗话说,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看似扑素迷离的案情,可一旦找到内在的因果关系,很多疑问自可迎刃而解。

李客在思考和整理着今日所遇之事,王三被杀,原因显而易见,他生活穷苦潦倒、游手好闲,受人重金收买,从而冒充卖胡饼之人,误导李客和龙安司办案,今日李客欲再查此事,见事情可能败露,于是被杀人灭口。此事如此推断,案情简明、合理,但其中不乏疑点重重。其一,王三被杀时,正在用食,行凶之人是从其身后突然袭击,将其勒死,这就说明王三是认识行凶者的,否则也不可能将行凶者放入屋内,而自己继续进食;但此事不免有了疑问,为何行凶者不一开始就杀了王三,而是非要等到今日调查之时才匆忙将其杀之,万一失手,那岂不是容易事情败露,况且,自己欲再查宁人坊之事,行凶者为何又能在自己行动前准确得知?

其二,第一次跟克多及随行之人在宁人坊交手时,李客已经发现,所有人皆身手较好,可这王三却是被勒死的,难不成凶徒并不是克多一伙,而是一中间人?那这中间人又是谁?

其三,今日武江口误,说出了克多有假,此事自己并未向更多人提及,那武江又是从何处得知克多有假;若是武三思与克多勾结,那武江、薛良的种种行为又不似是克多的结盟者;若不是武三思,那克多的内援到底是谁?这几日神都内发生的大小案件,克多若是没有内援,绝不会如此顺畅,几名突厥混入神都的杀手,即使武功再高,也不能如此行事,那他们的最终目的到底又是什么呢?只是造成一些恐怖袭击、扰乱神都的安宁吗?李客心想绝不可能仅仅如此。

其四,也是最大的疑问。今日薛良提醒,李客才恍然大悟,自始至终,所谓突厥人克多无非就是从赤发阎罗口中得知,而这赤发阎罗的消息竟然又是克多让赤发阎罗告知自己的,克多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为了那次爆炸,杀死一些羽林军吗?那这么做的意义又是什么?

还有一开始的商队被劫杀、齐勒副统领一家被屠、劫杀阿齐娜公主嫁祸自己,若是克多真想取了自己的性命,当日比试时,李客明明已经落了下风,若克多安排随从赶到,联手绞杀,那李客必定没了性命,但为何他又不杀自己,自行离去;这种种的不合理行为,到底是为了什么?

李客经薛良的提点,本来似乎有些明了,但此刻把众多的事联系在一起,却又让他的脑子开始混乱了,这个克多到底是谁?他的最终目的到底是什么?

李客一边想着,一边朝龙安司快速赶去,他想尽快将此事告知李三郎,他聪慧过人,也许能给自己一些见解,从容找到一些线索,不知不觉中,他来到了洛水河边,他看了看灯台,比之前在望江楼所见似乎又搭建完成了许多,工程的推进速度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他心中暗暗叹到这张易之的办事能力确实不遑多让,难怪深受陛下宠幸。

李客正思索着,突然望见远处的街道上跑出数人,身着禁军装扮,手持鸣啰,一边敲打,一边沿街大声喊到:“大喜!快去祈福啊!弥勒佛显灵啦!”一开始李客没有听清,不知出了什么状况,只见沿街的人听闻后都开始鱼贯而出,在那几人的指示下,朝着搭建灯台的方向赶去,李客心中一紧,难不成又是出了什么事吗?

李客于是加快了速度,朝手持鸣啰的禁军跑去,等离得近了些,终于听清了在喊什么。此时,只见所有街道上的人都开始奔走相告,起初只是沿河街道上的人群赶去,结果不一会,似乎四面八方的人都悉数赶了过来,一时间整个街道上塞得满满的都是人,纷纷涌向灯台方向。

弥勒佛显灵?这种事在李客心中确是不太相信的,他自小就不信奉鬼神之说,换作普通人叫唤,他可能也就是嗤之以鼻,不再理会,可眼下却是禁军在四处奔走相告,难不成真发生了什么灵事?与其说是好奇心,倒不如说是一种警惕心,他担心会不会有人利用此事做文章,又有什么阴谋。眼下容不得他过多推测,他必须尽快赶去了解到底发生了了什么。

可这不一会儿,洛水河沿岸就被这涌来的人群挤得满满的,李客被弄得是寸步难行,每个人都跟发了疯似的朝灯台的方向涌去。看着眼前的场景,让李客不由得想起了玄灵子被杀的当晚,人群也是如此,若是一会发生了什么事,这失足逃窜的人群所造成的伤害,料想比那晚尤甚!想到这里,李客心里一沉,他必须尽快赶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一定要设法阻止这莫名的危险。

李客四周看了看,这人群已经快把他挤得没有立足之地,如此下去定不是办法。他注意到他身旁有一棵大树,他连忙纵身一跃,上了树,又连忙向上爬了一些,他隔着河道远远望去,那灯台附近似乎已经挤满了人,禁军奋力隔出了一个圈,用力阻挡着往里涌入的人群。见到这一幕,李客心里有了疑惑,这禁军既然阻止人员进入观看,又何以持锣沿街宣传?到底是何用意?

李客离得实在太远,实在看不清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又四处看了看,这河道边的大树高大茂盛,很多树枝都已经长得连在了一起,李客当即有了主意,从树上穿过去。于是,李客施展着敏捷的身手,从大树上迅速朝灯台一方移动。

这树下人头攒动,密密麻麻,挤得不可开焦,可这树上却是没有几个人能行走,也只有李客这种轻功卓绝的高手方能来去自如,不一会李客便快到了灯台附近,他找了一棵最大的树,跃了过去,又向上爬了一些,终于看清了下面的情况。

灯台前方的被禁军围出了一大块空地,人群争相往里看的正是这空地中的奇事,只见这空地之中破土冒出了几尊白色的弥勒佛石像,几尊石像大小基本一致,跟真人的大小一般,出土的高度不等,但已有一尊佛像已出土了一大半,远远观之,不像是人埋进去的,更像是从地里“长”出来的。

李客从小从未见过此等奇事,虽不信鬼神之说,但也不免被眼前的景象惊讶的咋舌,难不成真的弥勒佛显灵了?正惊异间,一人站上高台欲开口说话,只见此人身着圆领窄袖锦袍,面容姣好,腰挂金鱼袋,正是张易之,他声音浑厚地大声说到:“诸位勿急,请听吾一言!”他这么一开口,本来人声鼎沸,奋力向内拥挤的人群居然安静了下来,张易之见状,继续说到:“吾奉陛下之命,在此筑台,欲贺上元盛事!几日前,这地中突然有石块破土而出,起先吾也甚觉奇怪,不知此为何物?故不予理会。可今日观之,居然是弥勒显圣!吾料想必是神明降世,佑吾百姓!”说到这里,张易之停顿了一下,可在场的百姓却此起彼伏地爆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声音,大声喊到:“弥勒显灵!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张易之抬手示意众人安静,接着大声说到:“弥勒显圣!吾断不敢不公之于众,故让禁军沿街传告,让众百姓也能一同得见弥勒显圣!”

百姓再次响起了呼喊声:“弥勒显灵!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张易之再次示意众人安静,继续说到:“但据吾观之,弥勒最终显圣,尽数破土而出应是在两日之后,也就是上元当夜!到时诸位尽可到此跪拜、礼佛!但在这之前,还请诸位散去,勿扰了神明!”

张易之说罢,在场之人自发的悉数跪地,向众弥勒佛像恭恭敬敬地跪拜了一番,然后安静地开始缓缓散去。这人潮涌动来观,到悉数慢慢离去,就在张易之的几句话中,李客不得不再次暗暗感叹,此人能力之强。

李客似乎已经可以预见,上元节夜,陛下在此燃灯敬佛之时,众人来朝,是何等景象。女皇帝当初欲称帝之时,在民间大肆散布言论,称其为弥勒佛转世。今日女皇帝在此搭灯台礼佛,又有弥勒佛石像从地中“长”出,先不说这弥勒石像到底是何缘故,到时众人一定坚信女皇帝就是弥勒佛转世,把女皇帝当作神一般看待,女皇帝的威望势必达到极点!

想到这里,李客不免心中存疑,难不成这根本不是什么神迹?仅仅是女皇帝自己安排的一场戏码?为的就是再次提高自己的威望,从而对太子不利?李客没有再敢继续想下去,见人群开始散去,他也从树上爬下,准备继续前往龙安司。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