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正月十二(十三)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992  |  更新时间:2019-09-09 16:47:46 全文阅读

在万众瞩目下,一开场,李三郎率先持球进攻。他手持鞠杖,策马狂奔,来势汹汹,朝对方腹地直接奔去,皇帝御赐的良驹自是不一般,奔跑起来速度优势明显,吐蕃一方见状只能穷追。李三郎运鞠于空中,连击数下,而马驰不止,虽然马匹奔跑的速度与以往不同,但丝毫不影响他娴熟的空中运鞠技艺。只见其马匹迅若流电,从缝隙中急速穿过,场上之人皆无法阻拦。吐蕃一方无奈,只能七人一起过来围堵,剩余三人分别防守其余三人,但仍然无济于事,李三郎接连跃过防守,快速到了对方门前,眼看就能射门。

吐蕃另外三人见状不妙,连忙放弃自己所防之人,一起堵到了门前,这样一来,那球门被堵得几乎没有进球的空间。李三郎抬头一看,当即一拉马缰,调转马头,做出了将要传球的姿势,堵在球门口的三人见李三郎并未强攻,似乎要传球,又散了开来,准备去防守另外包抄上来的三人,可就在此时,李三郎背向球门挥杖一击,使出了他的绝技——背身击球打法,击鞠中如此高超的技艺,自是骗过了所有防守人,此时球门大开,鞠应声而入,天朝一方终于得分。

这一球实在精彩,迅速点燃了现场的气氛,看台上下顿时发出了山呼海啸的喝彩声,连武三思都一时没有控制住,拍案而起,大喊了一声“彩!”身旁的太平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他顿觉有些尴尬,又平静地安坐下来。太子李显自是兴奋不已,擂鼓的声音更大了!虽暂只入一球,但明显又恢复了气势。

吐蕃一方发球,是刚在场中击铜钱之人,此人可不容小嘘,李三郎打足了十分的精神,紧盯此人。只见那人挥起月杖,准备用力击球,这一下有些出乎李三郎的意料,但他立刻反应过来他欲何为。

这击鞠赛一方至少十人,有的负责进攻,有的负责防守,技艺优秀一些的击鞠者一般负责进攻,而李三郎自是进攻方面的佼佼者,防守自有他人为之。故刚才只顾进攻,却忽略了防守,眼见对手高举球杖,欲奋力一击,自是己方门前空虚,对手欲远攻破门得分,李三郎连忙大声呼到:“不好!快守球门!”四人之中,裴旻站在最后,他刚一听闻,立即拍马而起,向球门方向赶去,但吐蕃击鞠手此刻将球击出,这马驹跑得再快也不可能跑得过鞠的飞行速度,眼见那鞠朝己方的球门直飞过去,在这紧要关头,裴旻灵机一动,双脚当即甩开马镫,一跃跳上马背,在高速奔跑的马背上做出动作是万分危险的,裴旻也算是艺高人胆大,他双脚刚碰到马背就再次奋力向上一跳,居然用杖在空中把鞠给拦住了,顺势大喊了一声“攻!”于是在空中又用力将鞠向前方击去,李客心领神会,在裴旻空中拦截的时候已做出了向前策马狂奔的准备,听到裴旻大喊他已策马飞奔出去,领先了在场所有人两、三匹马的身位。那鞠在裴旻的用力击打下,直飞对方腹地,李客快马杀到,所有人都已被甩在了身后,李客前方空无一人,于是抽起球杖,奋力一击,球再入;裴旻从高处落地,顺势一滚,竟也毫发无伤;从攻到防,再从防转攻,直至破门,所有事都发生在一瞬之间,在场之人无不惊讶,场内一片寂静,待众人反应过来后又爆发出了比之前更为猛烈的呼喊声!太过于惊艳,令人难以置信!看台上就连刚才为吐蕃助威的万藩此刻也全都倒向了天朝一方。

裴旻走到李三郎面前小声说到:“为保万一,吾就留守在门前,你三人尽管安心进攻,有吾在,必保球门不失!”从刚才那球,李三郎已对裴旻的能力有了完全的信任,于是答到:“有劳!”

吐蕃再次发球,刚才那球太过于意外,吐蕃这边自是士气受损,开球时竟有些分神,李三郎见状立马上抢,一瞬间球又回到了李三郎杖下,李三郎又再次运鞠于空中,策马向前狂奔,吐蕃一方自不敢大意,又是七、八人联手来围,熟悉的一幕上演了,李三郎攻至对方腹地,又是一拉缰绳,调转马头,将杖挥于空中,难道又是背击打法?吐蕃一方一拥而上,希望用身体挡住此次射门,可李三郎突然用杖方向一变,不是射门,是传球,鞠在空中向包抄而来的陈玄礼飞去,所有防守者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李三郎身上,却忽略了陈玄礼,陈玄礼四周无人,他不待鞠落地,在空中用杖凌空而击,球再入!

“精彩!”女皇帝也止不住心中的兴奋,大声喝道!

吐蕃从领先五球,到现在连丢三球,才用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自然士气大损!吐蕃使臣着急的在看台上大声呼道:“消耗时间!汝等尚领先!”经他这么一提醒,吐蕃击鞠者们如梦方醒,为何要对攻?吾等消耗时间便胜!再次开球后,吐蕃把球向后一击,开始来回传递,这三人欲抢十人之球,确实难度较大,三人疲于奔命,也始终未能奏效。看台上见吐蕃如此消极应战,自是喝起了倒彩,但即便如此,吐蕃仍然坚持不攻。

三人这样自不是办法,眼见铜鼎中的香越燃越短,李客心中也是万分焦急,不停在想,到底如何是好。终于,他灵机一动,向另外二人大声说到:“三人围攻!”李三郎、陈玄礼二人心领神会,突然朝持鞠的一人一起围去,突然的变化,自是给持鞠者带来了压力,慌乱中他用力将鞠朝空中一击,希望传给远方的队友,从而再次调动三人,消耗体力。可正在此时,李客使出了跟裴旻之前一样的招式,双脚迅速踩上马背,纵身向上一跃,在空中拦住了鞠,再顺势用力向前一击,李三郎心领神会,早就策马向前狂奔,接鞠后不待落地,再次空中运鞠,直奔对方球门,吐蕃之人被这同样的方式断了两次球,自是懊恼,但也无法,只能全力回追,李三郎这次没有再拉缰变向,直接抽杖而击,球速迅猛,破门而入。现场欢呼声再次响起,本欲歇息片刻的太子李显,又站回了战鼓旁,继续擂鼓!

只差一球了,李三郎默默念到,但转身一看,那铜鼎之中的香已快燃尽,他心头一紧,得抓紧时间!吐蕃继续开球,和刚才一样,把球往回一击,继续来回传递,欲拖延时间。这次吐蕃算是长了心眼,只要李三郎稍一靠近,就立即传出,不让他们形成合围之势。随着时间的流失,李三郎心中越发慌张,难不成真要输了吗?

此刻,太子李显大呼道:“三郎,快!香快燃尽了!”这么一呼,李三郎更是着急,不知如何是好!突然,李三郎听到了身后传来了裴旻的喊声:“我来抢!”裴旻一直守在球门口,吐蕃击鞠者自是心里清楚,他居然跑了上来,那不就是说球门已无人防守?吐蕃持鞠之人迅速抬头一看,对方正是空门,天生的贪欲让他不再多想,这么好的机会,岂能错过,再入一球的话那就赢定了,于是抽杖重击,鞠直飞空门。可就在鞠快到球门之时,一个身影从旁边闪出,用杖“啪”的一下正好截了下来,正是李客!原来这是他和裴旻一起合演的一个战术,假意放空球门,诱对方远射,从而断球!

看台上吐蕃使臣见状,也是懊恼不已,大声喝道:“守住即胜!汝等何至于此?”

李客可没有功夫听他说话,这球刚一截下,就立即用力击打给了刚策划飞奔的裴旻,裴旻甚少参与击鞠,自知技艺不精,不敢多运,连忙将鞠朝李三郎传去。李三郎接鞠,继续运于空中,极速向前狂奔,眼看香就快灭了,现在哪怕耽搁一下,都有可能输,他无暇他顾,只能一直向前。吐蕃防守的十人也知香已快灭,只要防止此次进攻,那就赢定了,索性放弃防守前进速度稍慢的陈玄礼和裴旻,一切围堵李三郎。

终于来到了对方腹地,可李三郎却被对方十骑团团围住,别说向前继续突进,此刻就是想把鞠从缝隙中传出都困难。看台上传来了吐蕃使者的大喊声:“香要灭了,围住即胜!”

吐蕃十骑见围住了李三郎,继续缩小包围圈,李三郎此刻连外面的陈玄礼和裴旻在哪都不能得见,更不用说传球了,眼下情急,他不免深感万分焦急!此时,裴旻大呼了一声“从上攻!”

李三郎有了主意,只见他将鞠一挑,高高的飞到了空中,吐蕃一方不知他欲为何,一时都没有做出应对。紧接着,他学李客、裴旻一般,双脚踩上马背,奋力向上一跃,他终于看清了对方球门所在,于是用杖将鞠往球门一击,球终于再入。可李三郎的身手毕竟不似李客、裴旻二人,落地时重重的摔到了地上,加上前伤未愈,一时口中一咸,吐出了一口鲜血。

但随着球进,却无人注意,众人皆忙于欢呼,同时高台之上也传来了一声鸣啰!比赛结束了,五比五!

看台上的众人和场下的数万禁军大声呼喊:“万岁!万岁!”这惊天逆转确实惊诧了众人,谁都未能想到,以四敌十的比试竟然能如此翻盘,虽双方平局,但众人心中确已对李三郎等四人由衷敬佩。

呼喊声持续了很久,终于停了下来,吐蕃使臣说到:“陛下,这平局如何处之?”不待女皇帝开口,武三思抢先答到:“以四敌十,扳回比分,谁胜谁负,这一目了然,使臣何以再问?”

吐蕃使臣嗤笑一声,说到:“梁王此言差异,以四敌十是他们自己选的,怎可以此断定输赢?”

女皇帝开口道:“那依使臣之见,加赛一局如何?”女皇帝知道此四人的实力,自然信心满满,加赛一局,必能取胜,故如此相问。吐蕃使臣自然也知晓加赛的结果,于是说到:“依吾之见,击鞠一事,到此为止,吾等加赛其它如何?”

武三思大声问道:“今日本就是击鞠盛事,何以加赛其它?”

女皇帝一摆手,示意武三思勿再开口,向吐蕃使臣问到:“朕之大周,凡是比试取胜,必让他人心服,汝欲比何事,尽快道来!”

吐蕃使臣想了想,大声答到:“比武!既然他们击鞠场上未分胜负,就让其比试武艺!”

武三思继续问道:“汝的意思是让他四人与十人比武?”

吐蕃使臣肯定的答到:“正是!”吐蕃使臣此番要求,确有些无赖之举,欲仗着人多取胜,看台上不免发出了此起彼伏的倒彩声,但吐蕃使臣此刻只想这取胜,可管不了那么多公平。

此刻,李三郎被陈玄礼搀扶着,四人一同来到了高台之下。女皇帝见李三郎口角有鲜血,定是受了伤,这身旁之人又是一老兵,那白衣之人又不知武艺如何,只剩下陈玄礼,如何能够以一敌十,料想吐蕃使臣敢提出此项比试,那十人想必武艺不弱,没有必胜的把握,女皇帝也一时不好表态,转向太子问道:“太子,以为此事如何?”

太子李显自然知道李客的武功,但其此刻易容,不便透露身份出战,另外白衣之人他亦不识,一时也拿不定主意,只好望向李三郎,询问他之意。李三郎与裴旻何尝不是初次见面,这击鞠技艺与武功不可相提并论,他自己就是实例,纵是击鞠高超,比武却未必有把握。

众人正踌躇间,突然裴旻向前一步,拱手施礼,说到:“禀陛下、太子,比武之事何须四人,小人一人应战即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