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禁墟迷城 > 第一卷,迷谷血树
第17章,泡菜榨汁?
作者:阴阳假面生  |  字数:4894  |  更新时间:2019-05-01 10:52:46 全文阅读

不得不说,这刘老汉真是够墨迹的,赶着一群羊走了之后,老半天都不见人影。

  小卖部门前的这一小片空地留下了一地的羊粪蛋,那股子让人醉生梦死到流泪的独特味道依旧弥漫在空气中,张老板捏着鼻子直呼受不了,回车里躲着了,陈韬则跟龙叔还有浩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扯着皮,至于杨厉轩,一个人靠坐在一边的凳子上,眼睛紧闭,不知道是在闭目养神还是睡觉。

  跟浩子扯的烦了,起身溜达了一圈,陈韬突然发现,他们的车和山鬼都不见了。

  陈韬又进了小卖部里转了一圈,连厕所都看了,就是没有看到山鬼的人影。

  “哎?奇怪,山鬼跑哪去了?不应该啊?”陈韬不由得奇怪道。山鬼是龙叔的人,对龙叔唯命是从,有龙叔在的地方,他就一定会跟着。刚刚进来的时候,龙叔在杨厉轩旁边坐着抽烟,所以山鬼绝对不会自己跑远的,问题是,人呢?

  “哦,那个恩人他买菜去哩。”老板娘看到陈韬转来转去,不由得压低了声音道。自打刘老汉走了之后,她一直在家里收拾,男孩还在昏迷,她便把之前男孩打碎弄翻的玻璃碴,还有地上的泡面渣滓全都清理了出去。又把地里里外外的拖扫了一遍。

  “啥,买菜?什么情况?”陈韬有些蒙了,不是才吃了饭吗?

  “俺也不清楚,刚刚进来了问俺,有没有生姜大蒜卖,俺说真是不巧,昨天剩的最后一点让人买走了,没有哩。还问我哪里有卖,俺说,这个是在镇上进的货,只能去那买。”

  “所以,他就开车,去买菜了?”陈韬道。

  “好像是吧,俺也没注意。”女人摇了摇头道。

  “算了,我去问龙叔吧。”知道跟她也问不出个什么,陈韬直接去问龙叔,这个世界上,知道山鬼在哪里的,只有龙叔了,山鬼只会听他的话。同样的,如果哪天龙叔不在,那山鬼肯定也知道。

  “叔,龙叔,山鬼跟车都不见了!”陈韬跑出店门就冲龙叔问道。

  “嗯。”龙叔看都没看他,自顾自的眯着眼睛靠着椅背闭目养神。

  “老板娘说他去买菜了?这是要干吗?路上当咸菜下饭?”见龙叔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陈韬不由得有些抓狂,龙叔这是又背着自己干什么事情了?

  “嗯,对啊,泡菜。”龙叔照旧没看他,闭着眼睛养神。

  陈韬的手指抽了抽,恨不得把龙叔一把掐醒。正自己抓狂着,就听到一阵车声,山鬼开着车回来了。

  “我倒要看看你要干什么。”陈韬想着,边朝着山鬼和车走去。

  走到近前,就看到山鬼从驾驶座上下来,转身到了后备箱,从里面拖出来两个大尼龙塑料袋。

  “哎?小老板你咋过来了,这些太重了,你帮我拿车上那几个盒子就行,剩下的这个我一个人就行了。”

  山鬼的力气是真的大,那一大袋子东西少说也有五六十斤,单手一提就上肩了。陈韬看着山鬼肩上一袋,手上一袋的朝着龙叔走去,想起了刚刚山鬼的话,打开了车的后门,只见后面扔着几个方纸盒子,拿起来一看,

  “全自动榨汁机?什么鬼?”看着手上的东西,陈韬一阵的头大。回头看了一眼另一边的山鬼和龙叔,便关了车门走了过去。

  “泡菜还用得着榨汁?”陈韬举着手上的两个榨汁机道。

  “没找到合适的家伙,只能用这个凑合了”山鬼道又提过来一袋子塑料小瓶子和两桶水道。

  “没事,去跟老板娘借一下她们家的盆和擀面杖过来。”龙叔吩咐道。

  浩子去拿来了两个盆和两个粗长的擀面杖,龙叔看了一下东西都差不多了,说道:

  “好了,都差不多了开工!”就见到浩子和山鬼一个给大蒜剥皮,一个洗姜。

  “还愣着干吗?帮忙啊!”龙叔朝着陈韬喊了一声,丢给了他一个大蒜道。

  “啊?哦好……”陈韬完全摸不着头脑愣愣的也跟着忙活。一旁的杨厉轩也睁开了眼睛,和王叔一起走过来帮忙。

  这边剥皮的剥皮,洗姜的洗姜,然后弄好的蒜和姜放在榨汁机里榨成汁,倒在一个大空塑料桶里头。

  “这是要干嘛啊?”陈韬拿着大蒜一边剥皮一边问道。

  “做药水,下去会用的到。”杨厉轩开口道。

  “恩?这个,能用来干什么?”

  “嗜血黑虫虽然厉害,但也不是没办法对付它们。这种虫子对气味很敏感,用蒜和生姜捣碎了榨成汁抹在身上,蒜和生姜的气味就能防止它们钻入人的皮肤。对树林里其他的一些蚊虫之类的也能有些防护效果。”

  “哦哦!”陈韬恍然大悟,点点头道。

  忙活了好一阵,满满的一大桶。杨厉轩去车上自己的装备包里掏出来两个小瓶子,把里面红色的药粉倒进桶里用擀面杖搅拌均匀后,把桶里的汁水全部装进了那些空塑料瓶里头。

  “这是什么?”陈韬问道。

  “一种特制药粉,有它才能对付那些嗜血黑虫。”

  另一边,车上的陈老板看着这边的几个人又是剥皮又是榨汁的,不由得好奇,问道:“那几个扑街仔在搞什么花样?”

  “不知道他们。”焱摇了摇头道。

  “哼,狄义龙这个老狐狸,从来不会做没有价值的事情,这帮人肯定是在背着我们搞什么鬼,走,过去看看!”张老板下了车,又敲了敲另一辆车的车窗,把阿成大兵兄弟俩也叫了过来。

  “来,接着。”见他们几个过来,山鬼拿了四个装了汁水的瓶子丢给他们道。

  张老板接过一个,拿起来看了看,又打开了盖子闻了闻,差点没被呛晕过去,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鼻涕眼泪都出来了。

  “嘿嘿……”

  见张老板的囧样,陈韬和浩子憋着嘴嘿嘿直笑,张老板吐了几口唾沫怒道:

  “你们几个扑街,要害死我的吗?”

  “是你自己闻的啊,我们又没拦着你。”陈韬笑道,顺便递了一瓶水给张老板。

  张老板哼哼着接过水,喝了一口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啦?搞这些东西?”

  “这些是用来防那些黑虫的,有它在,就不用再担心下面的虫子了。”王叔道。

  “哦哦哦,就这个,能管用吗?”张老板狐疑道。

  “你刚刚不都试过了吗,要是觉得没用,可以不用的,那些嗜血黑虫,说不定嫌你油水太多,吃不惯,会自动避开你的。”龙叔打趣道。

  张老板没搭理龙叔的玩笑话,拿起瓶子看了看,又用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忍不住又打了两个喷嚏道:“行吧,我信你们……啊……啊……阿嚏……一次。哎……哎呀,这个味道太大了,我还是回车……车……啊……啊……阿嚏!上去。”说完擦了擦鼻子,带着焱和阿成大兵兄弟回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陈韬和浩子忍不住笑着,一旁的王叔问道:“他没事吧?”

  “不会有事的,只是突然被药汁气味刺激到了,缓一会就好了。”杨厉轩摇头道。

  众人把剩下的几个空瓶都装满,把东西简单清洗了一下都送给了小卖部的老板娘。看着地上的满满的十几个瓶子,龙叔道:

  “嗯,这么多,够我们用一个月的了。”

  “不好意思啊,俺那老六出去打麻将去哩,才找见他,俺哩羊都安排好嘞,咱们甚个时候走哩?”

  听到这一声喊,陈韬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看了一眼手表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心道,“乖乖,您老人家可算来了!”

  告别了小卖部老板娘,众人终于踏上了去往吃人谷的路。这一次多了个刘老汉,杨厉轩还是回到了王叔的车,刘老汉则和陈韬浩子挤在后座,带头行驶在山路之上。

  刘老汉常年放羊,身上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不过一路上众人也没说什么,虽然说会觉得有些不舒服,倒也没那么矫情。几人和刘老汉闲聊了不少当地趣闻,一路上也算融洽。

  去山里的路并没有多远,开着车只是不想留在小卖部的门口。没几分钟,车到了山脚下的一个豁口处,山鬼直接把车开进了树林中,众人下了车,龙叔道:“拿装备,进山,车就放在这,人我已经安排好了,半个小时后会有人来开走。”

  陈韬跟着龙叔下了车。转到后备箱把他那些大包小包的都拉了出来,浩子见了,说道:“用不着你这些破烂,都扔回去吧。”

  “你才破烂呢!这可是我跑了好几个铺子超市才搜罗到的宝贝!”陈韬反怼道。

  “宝贝?哎呀,什么宝贝呀?”

  听到这边的声音,张老板笑眯眯的凑了过来,看到陈韬手里的大包小包的,伸手就拿过一个来看。

  陈韬没想到他会拿,一时没注意,竟被他拿走了一个。张老板兴冲冲的把包放在后备箱拉开一看,顿时脑门上几条黑线。

  “哎呀,这都是些什么破玩意的啦,就是一堆垃圾货的啦!”龙叔嫌弃的把包一丢,转头对着陈韬道:“来,后生仔,你张叔让你看看什么叫装备!”说完朝着阿成大兵兄弟一个颜色,兄弟俩走到皮卡车后,解开了后面的那块大黑皮封布。

  车后放着四个大箱子,堆得整整齐齐的,阿成大兵两人上去抬了一个下来。张老板走过去翻开,招呼陈韬过来看。

  陈韬上前,只见箱子里放着一层一层的储物架,架子上整整齐齐的码着一排排的狼牙强光手电、登山绳、防毒面具、护目镜、指南针、头灯、工兵折叠铲、打火石……甚至还有无线电通话机。陈韬看的是目瞪口呆。陈韬拿起了一个折叠铲看了看,又在手上掂了掂,这等质量的折叠铲他只在电视上见过。想想自己包里几十块钱买的仿制品,不由得有些脸红。

  阿成从车上扯出来两个背包丢给陈韬和浩子道:“自己装。”另一边的龙叔等人也早都过来,自己从车上拿了背包开始装装备和食物。

  阿成和大兵上车把剩下的三个大箱子也都抬了下来。陈韬凑上去看,一个是睡袋和帐篷,以及一些衣物之类,另一个箱子里最上面是一个个的小包,打开之后,是一些常用的急救药品和绷带之类的医护用品,下面一排是压缩饼干,牛肉干等食物,再下面则是无烟炉,冷焰火,以及洛阳铲和钢接管之类的东西。

  最后一个箱子是黑色的,阿成和大兵抬下来时候,明显感觉这里面的东西不轻。龙叔看了一眼王叔,王叔点了点了头。也不知道两人交流了什么意思,龙叔直接冲着浩子一个眼神,浩子也是点头,转身朝着旁边凑热闹的刘老汉过去,把他拉到了树林另一边,距离有些远,叽叽歪歪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见刘老汉走远了,王叔朝着阿成大兵兄弟点了点头,两人合力打开了盖子,这一看,陈韬差点吓出一身汗来。

  箱子里,竟然是一排排的手枪!说实话,陈韬不过是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罢了,在这个改革开放的大门敞开,国富民安的新时代法治社会,陈韬想都没想过,龙叔他们居然会有枪。在陈韬的认知里,枪,是绝对不可触碰的禁区。

  陈韬有些惊恐的看着周围的这些人,又看了看远方拉着刘老汉说话的浩子,这一刻,他的内心深处激起了惊天的波涛,对身边人所有的认知在这一刹那全部瓦解。

  “我究竟生活在怎样的一个家庭里?我的身边究竟都是些什么人!”这一刻,陈韬的大脑完全处于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狂热状态。他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想起了自己的爷爷,想起了身边的每一个人。

  他呆呆的看着那一箱子的枪械和子弹,震惊和紧张之后,是让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冷静。

  “既然已经到这一步了,就算天塌了我也认了!”陈韬心里明白,既然他选择了这一步,他就得无条件的接受,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这个家究竟还有着怎样的秘密?陈韬不敢再想。

  周围的人包括龙叔,都飞快的拿了手枪和子弹藏在了背包里,只剩下了一把孤零零的躺在箱子里的支架上。

  一旁的张老板见他竟然是这幅模样,一看就知道他没摸过枪,心里不由得嗤笑道:“你个扑街仔,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原来不过是个连枪都没摸过的青瓜蛋伢子,哎呀,啧啧啧……”

  张老板心里摇着头,脸上却笑嘻嘻道:“怎么样啊,陈家小老板,我这装备不错的吧?”

  陈韬理都没理他,此刻他的心里此时正剧烈的挣扎着。他再一次的抬头看向了龙叔,龙叔也在看着他,从龙叔的眼神里,陈韬看到了他的一丝鼓励,一丝期待,还有一抹让陈韬忍不住想哭出来的情感。

  他知道龙叔想说什么,他也明白龙叔的意思,要是自己扛不住,就不要碰这些东西,不要去触碰家族的秘密,平平淡淡的做个普通人,没有谁会怪罪他。

  陈韬犹豫着,挣扎着。他的手在抖,双拳紧握,指甲都掐到了肉里。

  “我必须要做出选择!”这是陈韬内心的声音。他知道,只要自己再往前迈一小步,他的人生就会完全改变,曾经的一切都将彻底告别。

  看着龙叔的眼神,他想退缩,想躲避这一切,想回到自己还是什么都不懂的时候,但是这一切已经是不可能了。不管他今天是否选择这条路,他都没办法再做回从前那个什么都不知道整天乐乐呵呵的自己了。

  他看向了远处的浩子,想到了这个陪着自己长大的兄弟,早早辍学跟着李老去学手艺,如今看来,也是在为家族的事情而牺牲吧。

  “所以从一开始,你就已经在承担着这些东西了么?”看着前面那个瘦小的身躯,陈韬的眼睛有些模糊,“辛苦你了,兄弟!”

  “你要快点成长起来啊,这个家需要你,灵盟需要你!”父亲和龙叔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无限的重合,放大,他想起了龙叔让他记住的那句话,我们是守陵人,不是盗墓贼,任何时候,都不能忘了自己做人的本分!

  “对,自己的本分,我的本心!我是陈家人,我是守陵人陈家的人!我是,陈韬!这是我必须承担的责任!”

  他颤抖的吐了口气,缓缓的伸出了还有些发抖的手,手心上青紫色的指甲印渐渐的有了一丝血色。

  啪!陈韬的手重重的按在了那把枪之上,

  “我,不会退缩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