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激流勇进 > 正文
第九十七章 血淋淋的信物
作者:覆手  |  字数:2738  |  更新时间:2018-04-26 12:41:18 全文阅读

  清晨,东村祠堂。

  一个老头弓着背打着呵欠,拿着扫帚,跨进了祠堂,准备开始打扫。

  就在这时,他忽然闻到一抹奇怪的气味。

  他吸了两下鼻子,试着转头找寻那气味的来源。

  然后就看到了屋内的大桌上,两颗红红的东西静静地放在那。

  “啊!”

  惊叫声瞬间穿过祠堂大门,远远传了出去!

  日头渐渐拔高,洪锋和胖小才回到山里。

  小桃告诉了他们宝藏的地点后,就和他们分开了。洪锋他们是通缉犯,但她并不是,犯不着和他们在一块儿。洪锋问她打算去哪,她也不回答。

  洪锋只是出于好心相问,既然她不愿意说,他也不勉强,就和胖小一道回来。

  刚到,两人就看到小五和瘦子脸色难看地在那等他们。

  “洪锋哥!你总算回来了!出大事了!”小五快步迎前,手里一个蓝布包递了上去。

  “怎么了?”洪锋惊奇地接过。

  “你先看看里面的东西。”小五有点咬牙切齿地说道。

  “小五你这啥表情,怎么像是谁欠了你钱似的。”胖小奇道。

  “看了这里面的东西,你会比我们表情还难看!”瘦子愤愤地道。

  洪锋心觉不妙,把布包打开,登时露出里面一对圆溜溜的东西。

  “操!这是啥玩意儿!”洪锋大吃一惊,差点没把布包扔掉。

  “不对,这好像是……好像是眼睛!”胖小脸色瞬间惨白,失声惊叫出来。

  “没错!这……这是老村长的眼睛!”小五眼眶一红,咬着后槽牙道。

  “什么!”洪锋浑身剧震!

  “那个北岛介一,那个狗杂种,他……他挖了老村长的眼睛,和一封信一起送了过来!洪锋哥,我……我要杀了他!”瘦子哽咽着吼叫道。

  周围安静下来。

  洪锋双手拿着那布包,眼睛几乎要从眼眶里瞪出来,浑身渐渐颤抖起来。

  师父……

  “我现在就去宰了他!”胖小狂吼一声,转身就朝外面走去。

  “你急个屁!等洪锋哥说怎么做!”小五一把拉住他。

  “没错,咱们都听洪锋哥的,洪锋哥,你说吧,咱们怎么做!只要你一句话,我就算不要了这条命,也跟你上刀山下火海,给老村长报仇!”瘦子擦了擦眼泪,叫道。

  “信呢?”洪锋像没听到他的话一样,声音低沉地道。

  “在这!”小五掏出一个黄色的信封,递给了他。

  洪锋没立刻接过来,先深吸一口气,压下浑身的颤抖,然后将手中的蓝布包重新包好,郑重其事地揣好,然后才接过那信封。

  信封上写着四个字——洪锋亲启。上次交换拳谱,他也收到过一封写着这四字的信,但这次的信,内容上没了任何客套,内容相当简单。

  “明天中午,沧州北校武台,带上拳谱,否则敝人将亲手格杀洪子修。”

  良久,洪锋才缓缓将目光从纸上抬起。

  “洪锋哥,现在该怎么办?”胖小问道。

  “我去。”洪锋此时没了刚才的激动,神情冷静得可怕。

  胖小等人也从没见过洪锋像现在这样冷静,反而更感到一股难以言喻的震撼。

  他们都清楚,北岛介一残忍地挖掉老村长的双眼,已经彻底激怒了洪锋。现在的他,比任何时候都冷静,也比任何时候都可怕。

  “我跟你一起去!”胖小叫道。

  “我也是!”

  “还有我!”

  “不,你们都不能去。这一次,北岛介一敢动这种残忍手段,肯定是志在必得。带上你们,我没法兼顾你们的安全。”洪锋沉声道,拳头已经握紧,指关节因为过度用力而发白。

  这刻他恨不得手里抓的是北岛介的喉咙,把那捏碎再撕烂,让对方死无葬身之地。但残酷的现实告诉他,要抓住那人的喉咙,他就绝对不能冲动!

  “那怎么行!你一个人过去,那指定是送死!”胖小不答应了。

  “要不,咱们找红军帮忙吧?”小五迟疑道。

  “你知道在哪找他们?”瘦子反问。

  “那个大运河边的茶水铺,说不定能联系上他们呢!”小五挠挠头。

  但连他自己都没法相信自己的话,上次抢了沧州之后,游击队为了避风头,已经藏了起来,像大运河边上这么明显的地方,恐怕游击队早就撤走了,很难联系得上。

  “靠他们不如靠自己,放心吧!我会见机行事。”洪锋冷静地道。

  “不行!我们绝对不可能让你一个人去的!”胖小激动地道。

  “没错!”小五和瘦子也大声附和。

  洪锋目光扫过他们的脸,心内泛起一阵激荡。

  生死与共的好兄弟,一辈子能遇到几个?有这些兄弟,就算死,也值了!

  但他更清楚,不能带他们去。不过,现在再拒绝,他们肯定不会答应,只能明天见机行事了。

  “好!那明天我们兄弟一起去,同生共死!”洪锋沉喝道。

  沧州城内,北岛介一的住处。

  一只耳一身汉奸服,笔直地站在北岛介一身后。

  “保安三队队长,这算是我完成了自己的承诺。以后你能不能有更好的发展,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北岛介一背着手,轻描淡写地说道。

  “是!姜野一定不负北岛先生所望!”一只耳中气十足地道。

  养伤养了半个月,他基本上已经恢复过来,而且还接替卢家望,做了保安三队的队长,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不过更重要的是,他这段时间已经大概知道了北岛介一是何许人物,深知成为保安三队的队长,只不过是个开始。如果能巴结好对方,那将来的前途更是大大的!

  “在我这里,从来都是靠自己来争取一切。姜队长,明天就是你立功的机会。”北岛介一脸上浮起微微的笑容。

  “是!明天我一定让姓洪的来得去不得!”一只耳眼中浮起狰狞之色。

  明天洪锋一定会来,到时候,他绝不会让这个毁了他一生的家伙跑掉!

  北岛介一挥了挥手,道:“你去吧,好好准备。”

  一只耳恭敬地向他一躬,退出了房间。

  北岛介一长吁出一口气,脸色冷肃起来。

  可以选择的话,他并不想重用这些汉奸走狗。这些个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但经过前几次他私调军力却徒劳无功、甚至让沧州城损失了粮草和弹药的事后,井上雄男已经下了严令,绝对不能再乱行事,因此即使清田新助对他仍然是崇敬有加,也不敢随便调动兵力,助他行事。

  而他暗藏的那股兵力,不能随便露面,所以现在只有靠一只耳这批窝囊废了。

  只是简单行动,应该不至于这都办不到吧?

  “师父,人已经安排好了。”一个年轻人从外面走了进来,恭敬地道。

  “很好,明天我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完成这事后,我们就立刻离开沧州,带上东西回国。有了它,黑龙会必能完成从未有人完成过的伟业!”北岛介一眼中厉芒闪过,缓缓说道。

  “另外,还有一件事。田中师兄和郑荣师兄,被发现死在住处。”那年轻人沉着地说道。

  “谁干的?”北岛介一眉头微微一锁。

  “不清楚,有过开枪,驻东兴码头的守军发现了凶杀现场。另外,郑荣师兄的情人,不见了。”那年轻人说道。

  “开枪?难道是游击队的人?”北岛介一心中一动。

  “弟子认为应该不是,因为杀郑荣师兄的虽然是枪,但杀田中师兄的却是用的他自己的兵器,应该是徒手格杀。游击队里面,暂时没有发现有这种能耐的人。”那年轻人分析道。

  “呵,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北岛介一双眼微微眯起。

  “洪锋!”那年轻人沉声道。

  “郑荣不用管了,支那人这种下等人,没必要处理。田中的尸体,你把它火化了吧,等我们回国时,带回黑龙会供奉。他也算是为黑龙会大业做过巨大的贡献。”北岛介一恢复了正常神情,淡淡地道。

  “是!那个郑荣的情人怎么办?”那年轻人连“师兄”也不叫了。

  “女人除了坏事,没其它用。不过现在这个阶段,咱们很难分出人手,暂时不用管她。明天,我会为田中报仇!”北岛介一断然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