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激流勇进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惊讯
作者:覆手  |  字数:2492  |  更新时间:2018-03-25 14:19:07 全文阅读

  保安队各个小队之间,一向都是明和暗争,跟着徐仲年来的几个汉奸见队长发火,登时附和起来,冲过去和三队的汉奸们推搡起来。

  正闹得不可开交,清田中队长的声音传来:“八嘎牙路!吵什么吵!”

  众人一下没了动静,全转头看去,只见这日本人大步而来,一脸的不耐烦。

  徐仲年一怔。

  清田新助不是那种藏得住心情的人,如果真识破了刘团长、抓到了这位红军的机要人物,他现在怕是早就乐得嘴巴裂到后脑勺去了,绝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的表情。

  难道……

  清田中队长板着脸训了几句,问清怎么回事,才对徐仲年说道:“这是我的意思,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徐仲年露出吓了一跳的神情,慌忙道:“没有没有!太君的意思,我一定遵从!”

  清田中队长表情稍缓,对卢家望道:“今天新来的人,有情况吗?”

卢家望恭敬地道:“没有,这些家伙一个个全都是地道的当地人,家世清楚。”

哼!

  清田中队长露出压不住的失望之色,沉着冷哼一声,转身去了。

  一旁,徐仲年大感意外。

  听这意思,清田新助这还是第一次问起今天新来的人,难道刘副团长并没有被识破和控制起来?那为什么不在这?

  半小时后,徐仲年在招募处问了个清楚,大感愕然。

  他旁敲侧击地问出了刘副团长的情况,原来后者竟然在要登记前,突然有家里人来报急信,说家里出了事,一道离开了!

  徐仲年再三思考之后,眼前突然一亮,小声喃喃道:“难道团部那边提前知道了什么情况?如果他们知道这是个陷阱的话,那就太好了。”

  可是随即徐仲年的脸色又阴沉了下来,连自己都是刚刚才得知这真相,部队那边是怎样知道的?

  上游二十多里外,大运河上,一艘渔船的船舱内。

  刘副团长沉声道:“洪锋兄弟,你确认这情报没错?这个宝藏情报,真的只是个陷阱?”

  在他对面,洪锋肯定地道:“我相信我师叔的话,他绝对不会配合日本人来骗我。”

  旁边的李冬梅也道:“我相信,他可是我爸爸,假如真的是帮日本人传假情报,动机根本不成立。现在日本人只希望我们自投罗网,需要我们相信这宝藏计划真的是为了捞宝藏才对。”

  刘副团长想了好一会儿,点头道:“确实有理,看来,我们要改变计划了。既然这里只是陷阱,那真正的宝藏地址肯定不是在这里了。这件事,要通知团长。”

  李冬梅笑道:“我已经派人送信去了。不过这次能够避免更大的危险,首先要谢谢洪锋的及时赶回,其次还要感谢北岛介一那个叫红仁的徒弟,不是他在我爸爸面前说出真相,咱们的麻烦可就大了!”

  洪锋嘿嘿一笑:“还得感谢那个长野川,不是他把我也关进铁匠铺,师叔也没法把情报告诉我。”

  假如北岛介一听到他们在这里的对谈,一定会气个半死。

  两个徒弟,红仁当初是为了刺激李大锤,才说出是故意放何仰去找到李冬梅的事,也正因此,李大锤才知道对方的宝藏计划有鬼;而长野川则是因为过于自负自大,想要立功,才导致情报泄露到洪锋处,更直接“帮”洪锋出了沧州城,让消息传到了红军这边。

  “我还得麻烦你们一件事,需要给我们村长传个口信,但现在我离不开。”洪锋再道。

  两人都明白他的意思,胖小被抓,他不可能坐视离开,所以希望他们派人帮忙传信。

  李冬梅笑道:“这事用不着我派人,有更好的人选帮忙。”

  洪锋愕道:“谁?”

  李冬梅还没说话,外面突然传来说话的声音:“洪锋哥回来了?他在哪?”

  赫然是小五的声音!

  洪锋这才明白过来,要传信到东村,当然还是熟悉地理的兄弟更合适,小五正是最好的人选。

  交待清楚后,小五立刻离开。

  洪锋看着他上了岸,这才转头对李冬梅说道:“胖小可是为了你们的事才被抓的,这件事,你们不能不管。”

  李冬梅和刘副团长对视一眼,笑了起来:“既然知道这个捞宝藏行动是陷阱,事情就好办多了,今天晚上,一定能把胖小兄弟救出来!”

  洪锋见他们这么有把握,反而有点惊奇。

  刘副团长再道:“不过,为了万全,救人之前,需要把北岛介一调离日军营地。这个人非常奸诈,不是有勇无谋之徒,把他调离,只留下清田新助这个脑筋简单一点的武夫,计划的成功率会更高。”

  洪锋精神登时一振,道:“那你们不用担心,那个日本人,很快就会离开的。”

  李冬梅错愕道:“你怎么知道的?”

  洪锋笑嘻嘻地道:“我掐指一算,算出来的。”

  李冬梅好笑地道:“你以为你是算命的吗?别玩了,这是正事!”

  洪锋翻了翻白眼:“我没说笑,不信,咱们走着瞧。照我估计,今天天黑之前,他就会离开!”

  李冬梅和刘副团长又惊讶地对视一眼,前者摇头道:“反正我是不信什么算出来的。”

  刘副团长笑道:“为防万一,那就两手准备吧。就等到天黑前,如果那时北岛介一还没离开再说。”

  晌午前,小黄山。

  刚刚才重新搭起来的小木屋内,夏晓妍怒道:“你答应过我,要拿来洪锋的人头后,才和我成亲的!”

  屋里只有一只耳和她,一只耳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夏晓妍,舔了舔嘴唇道:“拜堂成亲可以等到那时候,但我没说不可以先洞房啊!晓妍,你迟早是我的女人,这么多年你该知道我的心意,你就从了我吧。”

  夏晓妍没想到被带上山连一天都不到,就面临这样的危机,不禁又慌又怒又急,向后退了几步,厉声道:“姜野!你是不是男人!跟我一个女人家耍这种小心机,连女人都不如!”

  一只耳也不禁微微脸红,但看着眼前这唾手可得的美丽姑娘,刚尝过人事不久的他想起那美妙滋味,心里大热,哪还顾得上其它,跨步朝她逼去。

  夏晓妍脸色剧变,向后一直退到木墙边,再退不动。

  完了!

  “小畜牲!你敢动我闺女一下,我就跟你拼命!”

  一声怒喝,突然从门口处传来。

  一只耳一惊,转头看去,只见屋门被人猛地推开,原来是晓妍她娘!

  刚才他进来前,就让手下把晓妍娘拖走,没想到她居然还能回来坏他的事。一只耳不禁大怒,看向追进来的两个土匪:“你们干什么吃的!连个老娘们儿都看不住?”

  两个土匪之一苦着脸道:“她……她身上带了刀!”

  一只耳一惊,转头看去。

  这时晓妍娘已经冲到了夏晓妍身边,把女儿挡在后面,手里一把明晃晃的大剪刀横在身前,尖叫道:“谁敢过来我跟谁拼了,大不了就同归于尽!”

  这剪刀是早前她知道土匪来袭、藏在身上的,刚才眼见情况不妙,终于拿了出来,瞎戳乱刺,吓了守她的土匪一大跳。

  “娘!”夏晓妍眼眶一红,心里一暖。

  还是亲娘好,不是她的话,自己难免被一只耳污辱。

  一只耳看得哭笑不得。

  他还以为是什么刀,合着就是把剪刀而已!

  “没用的东西!”他骂了一句,朝母女两人走去。他身手过人,哪会怕区区一把剪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