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雄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驾行仪仗 拜祭太庙
作者:曹家大叔  |  字数:3127  |  更新时间:2022-09-20 00:25:34 全文阅读

大庆殿登基大典礼成,我便先送老爷子到门口,宋徽宗老爷子带着高俅等人返回大内,开始准备下午的南巡之事,我便返回大庆殿按程序前往太庙祭祀,半晌过后,大庆殿前由兼任的大宗伯(周代官名,春官之长,掌国祭祀、典礼等事)礼官手执牙牌,奏报京师内城和御街全部戒严,外边准备一切妥当。我便朝身边的小内侍点头示意,小内侍随即高声喊叫道:起驾太庙。随即又是雅乐、鼓声震天,彩旗飘扬......

只见队伍的最前方为数千京师禁军铁骑分列二行开路,接下来便是六头装饰喜庆的大象跟随,各用文彩斑烂的织锦披在它们的身上,金莲花座安放在它们的背上,金辔头缠络在它们的脑门上,身着锦衣的驯象人跨坐在它们的脖颈上。后面则是开封令、开封牧、大司乐、少傅、御史大大夫、兵部尚书六引先导引路,

随后则是队伍的前队,主要包括金吾引驾仗司,他们执纛托槊而行,后面便是高旗大扇,还有朱旗队、龙旗队,往后便是指南车、记里鼓车等,接下来是大晟府的众人在前方鼓吹,持钑有序前进。接下来,依次为高大的旗帜、硕大的蒲扇、彩绘的戈、长长的矛。身披五色铠甲、骑在马上的武士,有头戴小帽、裹着锦绣抹额的,有戴着黑漆圆顶幞头的,有戴着用皮制成形状如同头盔的,有戴着漆皮制成状如戽斗而加笼巾的,有穿着红、黄底色上织出鲜明花纹的锦绣服装的,有穿纯青、纯黑色衣履以至鞋子、裤子全都是纯青、纯黑色的,有裹着交脚幞头的,有用锦做成绳索、像蛇一样缠绕在身上的,有几十个人唱着曲子、举着大旗走过的,有手执大斧的,有腰挎宝剑的,有手执锐牌的,有持着镫棒的,有手持长杆上面悬挂豹尾的,有手持短杵的。那矛、戈之上都缀着五色结,带着铜铃铛,那大旗、障扇上都画着龙、虎、云彩成山河等图案。又有一面旗高五丈,称为“次黄龙”。

然后依次是大宋皇帝的六军仪仗,主要包括引领皇帝车格的全吾细仗、引驾旗、八宝、引驾官、五方色龙旗等,之后才是我的皇帝玉骆,玉骆由一百二十八人共同驾驶,周边还有扶驾八人,骨朵直一百三十四人,行门三十五人,分左右,陪乘将军二员,玉辂后面是奉宸队。

后面依次是头戴交脚幞头,腰中挂剑,足蹬靴子,这些队伍属于御龙四直的人,分别是御龙直一百四十二人,御龙骨朵子直二百二十人,御龙弓箭直百三十三人,御龙弩直一百三十三人,非常的好看和壮丽。接下来便是各官署中的当差之人,全都身穿锦袄。有殿前司诸班和诸直、皇城司的公事官,都戴着帽子、结带、身穿红锦或红罗上绣着紫色团花戏狮子,后襟短的打甲背子。执御从物的御龙直军士,都戴珍珠结络短顶头巾,身穿紫色上有杂色小花的绣衫,系着金束带和看带,穿丝鞋。京师禁军天武军官员,都戴朱红漆金装笠子,穿红色上有团花的背子。三衙和带御器械官员,都戴小帽,穿背子或紫绣战袍,跨在马上作为前导。成千上万的车马,从宣德门出来,浩浩荡荡前往太庙。

玉骆由四马驾驭,后面紧随画有日月、蛟龙的旗子。玉辂上设有御座,我便端坐在御座上,身边有两位亲信侍从服待,另有一位侍从官站在一旁,称为“执绥”,以备我不时询问车驾到达哪里了。护卫玉辂的卫士,头上都裹着黑漆团顶无脚幞头,身穿色彩鲜艳的黄色宽衫、青色窄衬衫、青色裤子,束着锦绳。玉格后面随行四人,托举着行马。玉格前面,有两个身穿朝服的人,手执笏板,面对玉辂,倒退而行。

看着这庞大而隆重喜庆的行进队伍,我心中不由感触万分,一来是为封建帝王的奢侈程度而折服,二来也是为这复杂而又隆重的礼节而感到由衷的佩服,这上千年的礼制形成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都是经过漫长的历史沉淀才有了今天的约定成俗礼节。看着御街二边围观的数十万京师居民,他们个个手里挥舞着小彩旗,见我的玉骆车驶过,不时发出叫声,有些更是直接叩拜,还有些手持鲜花在不断的吆喝,有些更是跟行进的队伍人员送各种小吃,当然这一切御街二边护卫的禁军士卒并没有阻止,在这大喜的日子里,只要不是太过分,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谁也不想在这大喜的日子里发生不愉快的事情。

在一路众多的护卫和拥簇下,玉骆停了下来,我便在小内侍的指引下,下了车便看到了太庙门口在带有绳索的旗座上插起旗杆,立起大旗,这些大旗颜色各异,随风飘扬甚是壮丽,处处透露出皇家尊贵气象,在回头看看身后的玉骆,作为天子五骆之一,玉骆最为高级其周边都是以玉为装饰,显的格外的显眼和奢华,上面是黄色车盖,顶上皆用接金大莲叶簇聚而成,车衡二边分别插犛牛尾及黄色龙旗,四边的柱子上都油画雕刻,左青龙,右白虎,龟文、金凤翅、杂花龙凤,金涂银装,中间以玉饰花罗绣云龙。轮顶三层(内一层素)。轮顶上施涂金银山、花叶及翟羽。

在一片雅乐声及众人的拥簇下,我身穿通天冠服(二十四星,加金博山,附蝉十二,高一尺,广一尺,犀够导,朱丝组带为缨。终沙袍,织成云龙,皂罗裸模,红罗为里。)在内侍的引导下走进了神秘的皇家太庙,后面跟着陪同的众多皇族,此时庄严的宫架乐(四方各设编钟三、编馨三。东方,编钟起北,编磬间之,东向,西方,编馨起北,编钟间之,西向,南方,编磬起西,编钟间之,北方,编钟起西,编磬间之,俱北向。设十二键钟、特磐于编架内,各依月律。四方各锦钟三、特馨三,东方,键钟起北,特磬间之,东向,西方,特磬起北,鎛钟间之,西向;南方,特磐起西,傅钟间之,北方,铸钟起西,特磬间之,皆北向。)响起,然后我便在小内侍的引导下在太庙大殿的东南角面朝西方站立,有一块朱红漆金字牌位,上面写着“皇帝位”。

在礼官宣读完毕祭祀文,我朝牌位一行礼便双手捧起牌位在一个小内侍的引导下进入了放置历代君主牌位的房间,到了最里面一个房间,只见小内侍从中间的木架上端出一个锦盒,锦盒黄幔遮盖,盒子上还有一把锁,只见小内侍从胸前拿出钥匙,打开后拿出一块朱漆红的木牌,然后双手捧着把正面朝向了我,我定睛一看,只见上面雕刻着几行金色的字,善待柴氏子孙,若有罪,不得加刑,纵犯谋逆,止于狱中赐尽,不得市曹刑戮,亦不得连坐支属。然后便是优待文人士大夫,不能对其杀戮,最后强调必须遵守前两条,否则遭报应。下面的落款为赵匡胤。

此时我才恍然大悟,老爷子为何在传位给我前再三对我说要善待朝廷的大臣,哪怕他们犯了很大的罪过,也不得对他们用以极刑,原来这都是太祖的遗训,对于后周的柴氏子孙要善待,以感谢他们家族的和平让位,让大宋朝不经历战火顺利得以开朝,另外由于对武将干扰朝务的忧虑及自身的教训,为了防止再次发生兵变的事件,就提倡重文轻武的核心战略,重文就是跟天下的士大夫一起治理天下,而对于他们给予非常优厚的条件以外,期间不管发生了任何事,也不能治他们的罪。要是不遵守这样的祖训,皇帝之位恐怕难保,这也是对后世之君的警示和警告。

显然宋徽宗老爷子也是看过此祖训,直到了此刻我才明白老爷子的用心良苦,毕竟古人还是非常的迷信,特别是对于祖训誓言之类的是非常在意和信任的。老爷子为了让我顺利安稳的继位,便示意我当着满朝文武百官的面,说明对于以前的一切既往不咎,也就是给了朝廷众多大臣以赦免的誓言。这不仅让老爷子安了心,不对他主政时期的大臣进行清算,也同时给朝廷的大臣吃了一颗定心丸,新君将既往不咎,望以后不能再重蹈覆辙。此时心中不免对老爷子生出一股想念之情,虽然宋徽宗老爷子可能在历史的评价上不是一个好的君主,但是对于我个人来说,此时多少还是有点钦佩,毕竟文人的度量有时真的比较坦荡和感性。

在默念了几次以后,我便朝小内侍点点头,小内侍便重新收起木牌小心翼翼的放入锦盒中,并重新上锁安放于原处,随后我边在内侍的引导下一一祭拜完历代君主牌位,然后我便双手捧着皇帝牌位走出大殿,大宗伯礼官手执牙牌,奏报京师内城和御街全部戒严,外边准备一切妥当。我便点头示意,随后便在众人的拥簇下原路返回内廷,禅位程序到此完成,同时也宣告了一个崭新的时代即将开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