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雄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娱乐生活 宋廉租房
作者:曹家大叔  |  字数:3216  |  更新时间:2022-09-18 14:28:24 全文阅读

再就是嘌唱,谓上鼓面唱令曲小词,驱驾虚声,纵弄宫调,与叫果子唱耍曲儿为一体。一方面“嘌唱”有鼓板等乐器伴奏,显得很热闹,另一方面,“嘌唱”在演唱方面又“驱驾虚声,纵弄宫调”(即添加“泛艳”),显得纵情恣肆,声乐结合起来,自然给人一种急管繁弦、活泼恣纵的“淫靡”之感,但它贴近市民的现实生活,以至于“与叫果子唱耍曲儿为一体”(即为一类),成为在瓦肆勾栏和街头巷尾广泛流行的一种歌唱艺术。

还有便是杂剧,是在诸宫调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种文学样式,是一种把歌曲、表白、舞蹈结合起来的艺术形式。“杂剧”逐渐成为一种新表演形式的专称;这一新形式也确实称得上“杂”的,包括有歌舞、音乐、调笑、杂技,它分为三段:第一段称为“艳段”,表演内容为日常生活中的熟事,作为正式部分的引子;第二段是主要部分,大概是表演故事、说唱或舞蹈;第三段叫散段,也叫杂扮、杂旺、技和,表演滑稽、调笑,或间有杂技。代表人物有张翠盖、张成弟子、薛子大、薛子小,俏枝儿,杨总惜、周寿奴等。

还有傀儡戏,用木偶来表演故事的戏剧。表演时,演员在幕后一边操纵木偶,一边演唱,并配以音乐。根据木偶形体和操纵技术的不同,有布袋木偶、提线木偶、杖头木偶、铁线木偶等。木偶戏是由演员在幕后操纵木制玩偶进行表演的戏剧形式。在中国古代又称傀儡戏。中国木偶戏历史悠久,三国时已有偶人可进行杂技表演,隋代则开始用偶人表演故事。

再就是影戏,亦称“影灯戏”。用纸或皮剪作人物形象,以灯光映于帷布上操作表演的戏剧,起源于唐、五代。等等此种不仅极大的丰富了百姓的生活,更为社会的健康发展、稳定、经济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刺激作用。

旅游业也有一定规模发展,各大城市经常举办“旅游节”,招揽游客,譬如开封的菊花节、洛阳的牡丹花节。洛阳牡丹花节时,比过年还热闹,城中所有居民,上到达官贵人,下到贩夫走卒,皆插花。此节日一直持续到花谢为止。

饮食方面,馒头、包子、饼是北方人的主食,虽然南食及川饭在汴京流行,但并没有影响北食的主导地位。汴京有许多北食店如徐家瓠羹店、马家羹店、史家、桥头贾家瓠羹店,都是以卖羹为主的食店,馒头有“在京第一”的万家馒头、孙好手馒头,包子有王楼山洞梅花包子、鹿家包子等包子馒头店,吃食有笋蕨馄饨、灌浆馒头、薄皮春茧包子、虾肉包子、肉油饼、糖肉馒头、太学馒头等名目。另外还有油饼、胡饼店,这些饼店的规模很大,而制作也非常专业化。唯武成王庙海州张家,皇建院前郑家最盛,每家有五十余炉。

南方人吃鱼多,临安城内外的鱼店,不下一两百家。南食店所售,则有鱼兜子、桐皮熟脍面、煎鱼饭等等,这些饮食店,“每店各有厅院东西廊,称呼坐次,菜蔬精细,谓之造斋,每碗十文,面与肉相亭,谓之合羹,又有单羹,乃半个也。旧只用匙,今皆用箸。”这些南食店以寺桥金家、九曲子周家“最为屈指”。而相国寺之北甜水巷内的“南食最盛”。

至于川饭店所售,则有插肉面、大燠面、大小抹肉、淘煎燠肉、杂煎事件、生熟烧饭等等。京师美食多奇妙,著名小吃有王楼梅花包子、曹婆婆肉饼、薛家羊饭、梅花鹅鸭、曹家从食、徐家瓠羹、郑家油饼、王家奶酪、段家熝物、石逢巴子肉。

酒楼店铺栉比鳞次,各有特色。普普通通的酒肆饭店里,均配有“茶饭量酒博士”,类似迎宾服务点菜员。京师餐饮业最为发达,酒楼林立,大的叫正店,小的叫脚店(或角店)。时开封有正店七十二家,脚店上万家。坐落于东华门外的樊楼为七十二正店之首。樊楼共五座楼,每座楼三层结构,装修绝对是开封最豪华的,可容纳酒客上千人。规模宏大,直逼皇宫。

由于我朝禁止私人酿酒,官方专卖。正店有酿酒权,脚店没有这个权利,必须到官方去买酒曲,然后自己酿造,全国有203种酒,京师王公贵族占27种,开封府占28种,最好的酒是内库法酒,天下第一,仅存皇宫。酒不是烧酒,也不是蒸馏酒,都是低度酒,所以可以大碗喝酒。

文化商品也形成了新兴行业,诸如诗词、卖字、卖酸文,尤以“卖酸文”最具特点。此乃要求甚高的文章,应情应景,即兴创作,并且用词通俗易懂,雅俗共赏,能来点幽默调侃就更好了,文章内容通常由消费者指定。譬如几个杀猪的暴发户聚在一起喝酒,想把此次“群贤毕至”的盛况书写成卷,让后世追忆敬仰。直接找卖酸文的,30文钱一篇。附庸风雅,聊以自我安慰。

为缓解房屋供求矛盾,保障臣民正常生活,稳定社会,我朝推行“廉租房”制度:由工部负责,用国库拨款修建大量官房,再廉价向臣民出租,而管理工作(招赁、收租和维修等)则由“店宅务”专司负责。这种做法起始于京师,目前陆续推广到各州县,并一直延续着。

经过五代,门阀世族土崩瓦解,原来的部曲也得以摆脱人身依附状态,获得良民的身份,纳入国家的编户齐民。即从前的贱民,不管是部曲,还是奴婢,到了我朝,基本上都消失了,都成为自由民了。我朝户籍制度也不再将国民区分为“良民”与“贱民”,而是根据居城或居乡,划为“坊郭户”与“乡村户”,意味着城市人口的扩张,市民阶层已然形成。又根据居民有无不动产,划分“主户”与“客户”,再以家庭财产之多寡,将主户划为不同户等。我朝的户籍档案叫做“五等丁产簿”,每隔三年编造一次,虽然带着“丁”字,但实际上五等户的划分跟各户人丁数目毫无关系,而是以各户财产多少为标准。

我朝幼儿救助制度也十分发达,其一由官方出钱购买因灾荒而卖掉的子女,其二制定养子法令,鼓励民间收养义子。其三措置收养弃婴,饥荒年景及隆冬时节,弃婴较多,仅靠民间力量,弃婴很难较好得到收养。我朝各级政府也积极参与救助。由于朝廷积极举措,影响了很多地方政府,也想方设法积极收养弃婴。这就导致了我朝幼儿救助制度进一步发达。

最后就是从穿戴上,可辨认出士,农,工,商从事的特点。如三品以上穿紫色,五品以上穿朱色,七品以上穿绿色,九品以上穿青色。总之,我朝因其显著的开放属性与商业属性,而呈现出远远强于前代的流动性与活力。并随之开启人口呈现爆发性增长,我朝目前大概北方为:7124296户,近35621480人;南方为:13224760户,近66123800人;合计约为:101745280人。

这里不得不提到大宋最人性化一点,就是在京师建立了世界上最早的廉租房制度,就是店宅务,它的主要房间来源是朝廷在官地上修造;或是朝廷出资购买市场上的空房再进行统一化的改造;还有一部分就是由于当事人或房屋的主人由于犯罪被充公的房产;及商民举借官债未能偿还而被没收的抵押物业;另外一部分则是户绝入官的房产,根据京师人口众多而且各类人对房屋居住条件的不同要求,特别推出高、中、低多种档次和价格的房型,其中有别墅三百六十八所,月租金二十贯,高档住宅月租金二到三贯,廉住房每月四百文,(京师中下层市民,不管是在官私手工业当雇工,还是给富贵人家当佣人,或是在城市摆个地摊做小生意,日收入基本上都在一百到三百文之间,当时维持一名成年人基本温饱的日开支大约是二十文钱,每日十五文钱的住房开支,相当于每天吃饭的费用,大致是市井细民日收入的十分之一,这绝对不算高)。

另外对于租房者还可以享受朝廷的优抚制度,遇到灾害天气减免房租;朝廷还非常人性化的禁止随意增加公屋的租金并设立定额租金;租住公屋的贫困户,可以享受节日放假免租金的优抚;租公屋者前五日免费第六日开始计算房租;遇公屋需要拆迁,租户可获得搬家钱。店宅务管理制度是对尚未租出去的空屋,每天都派专人看守;薄历制度(店宅务每日需要登记的账薄多达二十八种,包括旧管入库薄,月纳薄,退赁薄,赁薄,欠薄,纳钱历,场子历,亲事官历,宿历,减价薄,借物薄,出入物料薄,欠官物薄,新旧倒塌屋薄等),对租房人有严格审查制度,防止二房东,管理者不得租店宅务公屋,在京师有房产的市民,不得承租京师租店宅务公屋。店宅务的目的,增加财政收入;成立专项资金用于公益事业;解决中低收入者的住房问题。因为在京师要购的一座豪宅需要十万贯以上。这对于普通人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而店宅务的推出,更是让京师的居民彻底摆脱了房奴的身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