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蛮荒古神 >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风青阳的过往
作者:负翁  |  字数:3460  |  更新时间:2022-08-22 18:15:10 全文阅读

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一个宗门,想要强大,依靠的不仅仅是深严的规矩,而是凝聚在一起的人心。

在接受老爷子安排的路时,辰南就已经决定,将自己当成宗门继承人来以身作则。

将蛮族当成自己真正的家,将蛮族的每一人,都当成自己的家人看待。

“在我面前,人人平等,没有等级的差别。”

“不会因你修为弱,对你丝毫异样的眼色。”

“不会因你修为高,不是核心弟子,对你有轻视之心。”

辰南侃侃而谈,四周聚集了无数弟子,双眼惊恐的看着辰南,甚至难以置信。

“这就是你心中所想吗?”

萧一水看着辰南,双眼中满是震惊,辰南所说的,无一不是她心中所想,而在做的。

蛮族的核心弟子,甚至一二代弟子,谁不是眼高于顶,目中无人。

地位超然,根本不顾下层弟子的想法,甚至生死。

这就是强者为尊,实力至上的丛林法则。

她尽管知道,但也不愿放弃那些低层的人,低层的人,虽然修为比较低,但他们内心极为坚强。

哪怕是在无数压迫下,无数的剥削之下,靠着为数不多的修炼资源,一步一步走到了今日的境界。

萧一水,作为曾经低层的一员,知道其中有着太多太多,甚至其意志、其决心都堪比首代弟子。

唯独资质差了些,因此得到了不公的待遇,修炼资源,被层层剥削,到手之后,就仅有那么一丝丝了。

根本不足以修炼,一次你不得不去接任务,选择了走苦修的路。

但是修为弱小,没有合适的功法,没有保命的资源,这行走在洛兰,无一是找死。

因此蛮族就出现了这么一个现象,强者恒强,弱者恒弱,两极分化严重。

辰南此时也看到了这一点,他作为继承人,想要蛮族彻底的崛起,强大起来,就必须摒弃一些陈旧的思想。

因此,才有刚才激动人心的讲述,让无数死心绝望的弟子,重新看到了希望。

“师兄弟们,好好修炼,哪怕是最艰难的时刻,都不要放弃希望。”

看着即将西去的夕阳,辰南深深吸了一口气,没想到一口气,直接讲了近两个时辰。

“师兄!我们相信你!我们会好好修炼的!”

无数被辰南感染的内门弟子,挥动着拳头,激动的吼了出来。

辰南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他们,就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曾经那个面对无数压迫,只能被动接受的自己。

“这是你安排的?”

辰南不知道,此时他的所作所为,被人看得清清楚楚,其话语,被听得真真企切切。

满脸枯荣的宗主,站立在宗主峰,看着远处演武场的一切,眯着双眼。

边上的古药尘摇了摇头。

“他是一个有想法的人。”

满破山枯荣的脸上,闪过一丝笑容,眼中也是闪过一丝亮光。

辰南所说的话,在他脑海中,宛如一声惊雷。

他原以为,实力为尊,实力至上,只要有实力,就能镇压一切。

但辰南的话,却是最为质朴,可以说与他的想法截然不同。

但却能唤醒一个失望之人内心的希望,对于强大的,最为本质的希望。

最为质朴的话语,却能让渺小的人,生出惊天的决心,迸发出强大的毅力。

其实他知道,内门的一些弟子,虽然修炼资质差了些,但其意志力、其决心,丝毫不输一些核心弟子,一些二代弟子。

这也是为何,每年都弄出一个比试,定下几个名额的原因。

他愿意给低层的弟子,一个机会,给真正有毅力的人一个机会。

至于他们能不能抓住,谁能成功脱颖而出,这就看个人本事了。

今年不行,就明年,后年。

但是有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人心慢慢的会散。

因为实力,他们畏你,因弱小,他们选择加入蛮族,寻求一安身立命之所。

但他们绝不会发自内心的敬你,若是有更好的选择,他们定会逃离蛮族。

但蛮族是蛮荒,绝强的宗门,自然将这些给忽略。

但想要彻底强大起来,走出蛮荒,走向复兴,就必须解决这些问题。

缓缓走在前往风清山的路上,看着周边弟子投来羡慕的眼神,纷纷给自己让开一条道。

脸上无比的恭敬,辰南知道,这是羡慕自己的身份,羡慕自己的待遇,而不发自内心,对于实力的尊敬。

也没说什么,自顾自的向山上走去。

穿越大厅,来到后院的大殿,高位上,不见师尊,一问之下,才知道师尊一直被闭关。

“看来重塑经脉,对于师尊来说,也是一件不小的消耗。”

辰南求见不得,也只好想风清崖走去,对于风青阳,辰南听说一些她的事迹。

为了爱人,与师父决裂,甚至产生了仇恨。

导致了入魔,导致成了如今一般,宛如性格分裂。

时刻忍受着怄魔气的侵蚀,却不接受师尊任何帮助,宁愿一辈子在风清崖度过。

当初辰南险些将其重伤,心中有些过意不去,对于正常的风青阳,辰南映像还算不错,准备给他一瓶地灵泉。

毕竟也算得上自己的师兄,连其他人都给了,也不的能厚此薄彼,反正自己上交了宗门,早晚会分发一些给首代弟子。

自己还不如早些拿出来,反正也就各人一瓶,剩下的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就算体质已经被改善,但没事儿喝一口,也能补充元力不是,几乎是瞬间补充你亏盈的元力,就算没有强大的生机,也是绝世罕见的存在。

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风清崖,忍受着呼啸的寒风,哪怕穿着日月同心甲,也突出了一口白雾。

下方的寒潭边上,盘坐一位黑衣人,只是身上没了往日缭绕的魔气,反而多了一丝清明。

这不是风青阳还有谁,这寒潭的寒气,能有效的压制他体内的魔气。

远远的,辰南就感受到一股浓烈的悲伤,那是挚爱与世长辞的悲痛。

“师兄!”

辰南原看着孤独,悲切的背影,缓缓的呼唤了一声。

“哦,辰南师弟,没想到你能来看望师兄。”

闻声的风青阳,缓缓转身,看着上边的少年,双眼之中,多出了一丝惊讶。

小小年纪,就能忍受臻冰之苦,忍受重塑经脉重重塑之痛,不由得高看了几眼。

“听闻师兄忍受魔气之苦,师弟偶然得到地灵泉,特来送给师兄疗伤。”

辰南也不矫情,直接拿出玉瓶,递了过去。

“地灵泉?”

风青阳闻声一震,接过玉瓶,难以置信的打开,强烈的生机,绽放出来,让她他也浑身一震。

“居然真是地灵泉!”

双手颤抖的捧着玉瓶,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辰南,这可是消失数十万年的绝世之物,居然被其找到了?

“师弟,地灵泉,你是在哪里找到的?”

他当年可是找了数十年之久,可是终究一无所获,不然也不会眼看着心爱之然,死在自己眼前。

“这个....”

面对风青阳的质问,辰南犹豫了,毕竟对方也去过那个地方,而且还没能抵抗地心乳的诱惑,没能得到蛮神的认可。

“呵呵,是师兄孟浪了。”

看着辰南不愿,风青阳一拍人额头,尴尬的笑了出来。

“是老爷子让我保密,我也没办法。”

辰南也是双手一摊,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的神色。

“师弟,着地灵泉过于贵重,我不能要,你走的元体之路,此物师兄断然不能接受。”

风青阳将手中的玉瓶,递了过来,说什么也不接受的表情。

这可是地灵泉,只要有一口气,就能活死人的存在,可以说在特定的情况下,等于多了一条命。

“师兄,这是师尊让我为你留的,我还有一些,你放心吧。”

“哦?是她吗?”

“她还有这心?”

“想来是了,想必是她也深感愧疚,想要用这种发发弥补我吧。”

风青阳自言自语,最终还是将玉瓶,丢给了辰南,显然是不想接受风清颜的任何东西。

“师兄,你与师父,有什么矛盾吗?”

辰南看着自言自语的风青阳,心中也是无比阔困惑,甚至是震惊。

到底是什么东西,什么样的误会,导致师徒二人决裂,乃至数十年过去了,风青阳也如此仇恨其师尊?

“矛盾吗?”

风青阳,温和的脸上,带着无尽的怒气,看着辰南,尽管没有如入魔,但辰南感觉此刻的他,比入魔更恐怖。

“没错,她是一个合格的师尊,但绝不是合格的师父。”

“她亲手杀了我的爱人。”

风青阳,最终还是缓和了下来,深吸几口气,盘坐在寒潭边,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她教会了我很多很多,拯救我与危难之中,让我有了重新选择命运的机会。

但她千不该万不该,亲手杀了我的爱人。

以至于最后一口气,躺在我怀中,那眼神,依旧在告诉我,不要责怪她,不要因她,导致他们师徒不和。

“就是这么心地善良,温柔可爱的人,就这么躺在自己的怀中,永远的消失在了世间。”

说到此处,风青阳,已经痛苦的哭了了出来,辰南也不插话,静静的聆听着。

压抑了数十年的他,需要一个倾诉对象,好在此时的风青阳,没有入魔,能控制住自身的情绪。

也不知多久过去了,头顶的皓月已经高挂,身边的寒风愈加呼啸,风青阳最终停止了述说,有些难为情的看着辰南。

“好好修炼,你是一个有远大抱负的人,我会支持你的,我等你接受宗主之位的那一天。”

看了看一直在倾听的辰南,一直都不曾说话,静静的倾听着,他心中埋藏了数十年的苦,终于得到了些许的释放,心中好手许多,对辰南好感度,也是增加了不少。

辰南还是宗主继承人,虽然不知道有何隐秘,但他知道,辰南在很多方面,强过自己。

最起码自己见证了他的毅力,他的决心以及气魄,是自己远远比不上的。

加上已经沉寂此处长达数十年之久,他心中,早对宗主位置,没了丝毫想法。

辰南是自己师弟,自己做师兄的,无论如何都要支持一把,更不用说还拿了对方地灵泉这等珍贵之物。

“好!多谢师兄。”

辰南也不好说什么,见也已渐晚,抱拳拜别,他还要回去开辟元气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