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蛮荒古神 > 正文
第四十九章:元体兼修的恐怖
作者:负翁  |  字数:3547  |  更新时间:2022-08-03 17:22:01 全文阅读

每天有着珍贵的神元药液作为强大的支撑,加上生死轮回经的自动运转。

可以说,恢复得很快,如今有着周天星辰诀,能够吸收日月星辰力量。

可以说,恢复速度直接拉满,时间缓缓半月一悄然过去。

当头顶得烈日变得炙热起来,辰南缓缓起身,向神元药液而去。

如今他爱上了那个小黑屋,爱上了泡神元药液澡。

这也多亏老爷子,院子中,无数珍稀元药,在这一个月时间,直接被霍霍一半之多。

“嗯...”

“自己四肢已经完成祭骨,周身穴位开辟起来,问题不大。”

但最为关键得是,自己胸骨与头骨尚未完成,大大拖延了修炼进度啊。

胸骨最大的穴位膻中穴,头部最大的百会穴。

这两大绝大且最重要的穴位,可以说,直接将星辰诀的上限,拉到了极致。

运行着星辰决,将浑身的元气汇集在四肢。

药桶之中的药液冒出汩汩气泡,四肢也传来刺痛的感觉。

好在肉身已经来纳许突破极限,韧性已经到了惊人的地步。

隐白、大都、太白、在到手臂的劳宫、少府,最终花了整整十天时间,完全将四肢的穴位尽数激活。

珍稀药液改造的身躯,加上已经完成祭骨,大大缩减了时间,若是常人,没有几年时间,想都别想。

“嗯,还不错!”

握着双拳,一拳打出,力量比以往增加了一倍之多。

若是使用寸拳,那么将是成几倍的质变,对于这十日的不停修炼,最终得意的笑了出来。

这还多亏了生死轮回经的强大生机,让辰南才能如此快速恢复,甚至已经开辟了近乎一半的穴位。

甚至未曾遇见丝毫凶险与困难,一切都迎刃而解,丝毫不曾拖拉。

辰南也是唏嘘不易,还是第一次体验到,元气修士的顺风顺水,得天独厚。

只要你元力凝练,而且元力足够突破,丝毫没有脱离带水,直接迎头而上,犹如进门一般简单,直接迈步而入。

来到风清山,听完师父的讲道之后,缓缓下山,他得准备下一步祭骨了。

因为肉身已经蜕变,加上已经能初步动用元力,也是时候完成胸骨得祭骨了。

后面还有头骨,再然后还有经脉,这可是一项艰难得历程。

好在他还有霸王拳,可以脱离元气。

“无极剑道中得太极剑法,也得好好研究研究。”

一时间,感觉时间不够用。

黎明之初,修炼生死轮回经,又要修炼星辰诀。

还要修炼霸王拳,如今又多了一个太极剑,一边要准备祭骨,又要接着开辟穴位。

看可以说,将一日得时间,安排的明明白白,恨不得有分身,帮其分担一些修炼之法。

缓缓得下山,不曾想迎头撞上了徐长青,对方双眼放光得盯着自己,双手更是激动的向自己抓来。

“那个师弟,你可别这样,不然我叫人了!”

辰南慌忙闪身道一边,他可不想和这家伙一道。

总是缠着你,要跟你比试。

总是在你闲暇之时,出现在你身边,抱着长剑,要跟你探讨无敌法。

甚至还要跟你比个高低,这些十日,不厌其烦的,总是缠着辰南。

心中对于输给辰南,极为不爽,发誓一定要赢回来。

“师弟,咱们就比试一场可以吗?就一场。”

双眼急切的看着辰南,自己的无敌法,感觉遇到了瓶颈,没无法突破。

想找一个合适的对手,无疑辰南是最好的选择,而且他的无敌法曾深深压制自己的无敌法。

想要突破,辰南是最佳的试炼对象,奈何辰南一直躲着自己,心中也是一阵憋屈。

师兄弟间,比试比试,不很正常嘛?为何他总是躲避着自己?

“师弟,我花了整整一个月时间,才恢复如初,你就饶了我好吗?”

辰南双手一滩,一副我不想死的表情。

“我.....”

不曾想辰南这么无赖,你花了一个月时间恢复不假,但是这不是自己造成的啊。

是你自己的功法过于变态,是你自己掌控不住,自己反噬的好吧。

“比试是不可能跟你比试的,最多就跟你理论理论,交流下想法。”

打定主意,若是不打发走徐长青,自己定会被其烦死,而且这货还不胜其烦,天天都在古药山堵自己。

“甚好!”

说完,二人再次回到了风清山。

看着对方恨不得跟你比试一番的表情,辰南深感无奈,叫徐长青的人,都这么疯狂的吗?

“何为无敌?”

刚坐下,吹着山风,辰南还未舒口气,徐长青皱着眉心,直接开口询问。

“何为无敌?”

辰南哈哈笑了起来,笑得极为开心。

不曾想这家伙,修炼了无敌法,居然还不知道无敌是什么东西?

“有这么好笑?”

皱着眉,瘪着嘴,看着大笑,甚至直不起腰的辰南,恨不得拔剑直接杀了上去。

“不好意思,实在忍不住。”

努力的深呼吸,但依旧忍不住,甚至肚子都笑得直抽抽。

“那你说说,你理解的无敌是什么。”

辰南也不知道徐长青,一天脑子里想的什么,修炼了无敌法,居然不知道何为无敌?

确定不是猴子请来的救兵?

“无敌,就是亘古长存,永生不灭。”

徐长青浑身气势一震,手中长剑绽放着凌厉的剑芒,无比霸气。

“就这?”

“就这就这?”

辰南忍不住了,再次笑了出来,双眼犹如看傻子的眼神,盯着徐长青,直接笑翻在了地上。

“额....”

徐长青见其,压制住内心的怒气,憋屈得嘴角直抽抽。

“我说的不对?”

皱着眉,瘪着嘴,双眼怒视着辰南,一副你不给个合理解释,定让你好看得表情。

“对,但也不对!”

剑眉一挑,看着对方得表情,摇了摇头。

“无敌,是是因为有强大得实力作为支撑。”

“足以支撑道你横扫一切,甚至横扫整个时间长河。”

“但这股强大得实力,他并不是与生俱来,他需要载体。”

一个一个得载体,堆积起来,就是无敌。

你修炼得万物长青,说与万物为一体也不为过。

但是你做到了其中之一,那就是吞噬。

用万物为养料,壮大自己得无敌法。

但是天地万物,终究是均衡得存在。

因此,你并不是无敌,你没有学会去反哺。

不懂得阴阳调和,在强大得吞噬之力,终究回被更为强大得存在去镇压。

“你将你自己禁锢了起来。”

一时间,辰南得话,让徐长青脑海,一阵翻腾,宛如一道道惊雷炸响。

我没修来你你的万物长青,但我修炼得是来难题一道,甚至某一天,还会走上元体兼修。

我需要淬炼肉身,但也不仅仅是肉身。

因为这是一个很巨大得概念。

肉身就好比一方世界,浑身毛孔,如同满天星辰。

整个星河,宛如体内得奇经八脉。

想要这方世界,永存下去,那么就必须让星辰永久绽放出光芒。

一次,我肉身得强度,不仅仅是肉身得坚韧,需要有浑身毛孔不断吸收元力。

需要经脉不断扩大,坚韧,能承受更加强大得爆发力。

说完,拍了拍对方肩膀,自顾自得走下了山崖。

徐长青得资质并不比自己差,而且修来你时间比自己场,见过很多事情,因此将事情复杂化了。

这样反而将自己得思绪禁锢了起来,也就是所谓得钻牛角尖。

“希望这些话,能将其拉出来吧。”

摇了摇头,走在山路上,看着四周来往的弟子,心中也是一阵唏嘘。

“你就是辰南师兄吧。”

忽然前方出现一道身影,身材粗壮,浑身肌肉如沟壑一般。

上身光着,腰间一柄巨剑,黝黑的脸上,无比崇拜得看着辰南。

“我就是辰南,这位师弟,你是....”

自认记忆惊人,甚至有着过目不忘。

但这人自己并没丝毫映像,若是见过,绝对不会忘记,毕竟这视觉冲击太强了。

“哦,我是段胥,现在是起居山,奥长老得记名弟子。”

“不曾想今日居然见到了辰南师弟,真是缘分。”

辰南也是一愣,不曾想这家伙,居然是段胥,若徐长青不用什么万物长青,说不定自己还得对上这家伙。

“哈哈,你就是段师兄,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辰南挥手,在其肩上一砸,发出一声沉闷得声音,这肉身竟比自己还要强大几分。

“是不是让你很失望?”

“当我赶到演武场,可是被你深深得吓唬住了。”

他可是真真切切得感受到了那股疯狂,不顾一切得疯狂,毁天灭地一般。

自己还是太年轻了,想的太简单。

既然能被古长老和风长老内定得弟子,怎么会是一般人?

他们又是何等得眼高于顶?

但更多的是难以置信,这种只能交好,不曾想今天居然能碰见真人。

“都是小场面,你这肉身,可不一般啊,比我强多了。”

不仅比自己夸张,肉身力量,在不爆发寸拳得情况下,自己远不可比拟。

“不说这些了,要不咱们去喝一杯?我得到一壶好酒。”

对于自己得肉身,他还是有几分自信的。

“嗯,改天吧,我刚听完师尊讲道,有了些许感悟,得回去消化消化。”

这种阻人强大得事儿,他段胥干不出来,约定时期,就向风清山走去。

他还要去兑换功法呢。

如今修为恢复,小黑屋已被老爷子关闭了,药液也别想了。

拿出玉佩,贴在眉心。

一段记忆缓缓浮现。

久久之后,额头布满了汗珠,双眼充满了震撼。

无极剑道,其标准可以说是惊天之高。

其必须是炼体者,而且不仅需要开辟出浑身毛孔,还要穴位、经脉。

因为无极剑道,每一招一式,消耗过于巨大,元气修士,哪怕是命运境修士,连一招都释放不出来,就已经元力枯竭了。

但其威力,却是骇然的,异常恐怖。

只要你满足最基本的条件,哪怕是你修为在祭骨期,也能越级挑战辟海巅峰修为,而处于不败之地。

当然这只是在元气方面,不算其他秘法。

但无疑在诠释着,这么庞大的代价下,所取得的成果也是惊天般的存在。

“难怪老爷子一定要我去学无极剑道。”

这简直就是自己量身定做,最为得天独厚的剑法啊。

但只是可惜,目前自己远远没达到标准。

但这无极剑法之中,太极剑法,却没有那么多的限制。

虽然没有元力支持,就算是普通的剑招,也能增加肉身成倍的威力。

将自己的实力,再次更加几倍之多。

就算再次遇到上次的蝰蛇,最起码,有了自保的资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