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玄道封天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你是蛇不是狗
作者:雨洛潇骧  |  字数:3204  |  更新时间:2022-08-12 07:05:01 全文阅读

韦煜从杜天易手中接过枣剑,搀扶着刚刚犹若战神现在却腰部喊疼的老人坐到一旁的山石上。

杜天易咧着嘴,对着韦煜说道:“厉害不?”

后者点点头,竖起大拇指。

“想学不?”老头一脸的得意样。

韦煜愣了愣,心想这一幕怎么如此熟悉?不就是自己让阮殷埋头拜师的场景翻版么?

韦煜笑而不语,就只盯着杜天易。

眼看韦煜不上当,老头不爽地拍着大腿,心里很不得劲。

“杜剑神,我想学可以么?”刘孱在身边嘿嘿笑道

杜天易翻了个白眼,闭目躺在山石上装着听不到。

刘孱灿灿干笑,只有坐在一边盘坐调息掩饰尴尬。

韦煜留下两人,一个人朝着蛇山深洞走去,在成片蛇人尸体之间行走,青年再次感叹杜天易那式“御神”的强大,这种程度的剑式应该涉及到了“法”的范畴,脱离了凡技。

远离杜天易和刘孱的视线,韦煜把蔚兮放出在前面开路,枣剑则悬在身边保护自己。

这一路很是平静,韦煜直接来到了阮殷所在的血池洞厅内。

“师傅,我在这里!”被绑在玉柱上的阮殷开心的喊道

枣剑化为一道虹光在女孩身前掠过,捆绑阮殷的锁链应声而断。

“啊”

女孩闭着双眼发出尖叫,整个人朝下方的血池坠去。一道人影从旁跃起,掉落的阮殷被韦煜搂进怀中。

“还不下来?”韦煜对缩在自己怀里的大弟子说道。

阮殷睁开双眼,向韦煜吐了吐舌头,这才从后者的怀里跃下。

韦煜在这洞厅内转了好几圈,除了一张宽大的玉床之外,并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师傅,你在找什么?”阮殷问道

“在找蛇人女王的宝库。”

韦煜转头对盘在肩膀上的蔚兮说道:“这是你的强项,去看看这里有没有隐藏起来的宝库。”

“丝”

小蛇昂起头,韦煜摸了摸它的头,小家伙这才出去干活。

所谓专业的事得找专业的人来做,蔚兮只在洞中游走一圈便来到玉床之前,小尾巴点了点玉床下方。

韦煜会意,枣剑出鞘立劈而下。

玉床在锋锐的剑刃下四分五裂,下面露出一个幽深的洞口。

韦煜皱了皱眉头,喃喃道:“怎么都喜欢挖洞?”

“丝”

蔚兮在前方探路,韦煜带着阮殷在后边跟着。

这玉床下的洞穴显得十分奢华,甬道底部铺着一层青色的玉石,两侧的洞壁镶嵌着一颗颗巨大的夜明珠。

行进数百米,韦煜他们来到了一个以粉色为主的厅室,粉色的纱帘,粉色的皮鞭,粉色的兜衣......

韦煜嘴角在抽抽,心道这蛇人女王喜欢这种调调?他蒙住阮殷的眼睛不顾后者的反对拖着女孩往来时的路走去。

“丝”

蔚兮在厅室里游走一遍,见韦煜往回走,连忙跟了上去。

“师傅,那些东西好奇怪,是做什么用的?”阮殷好奇地问道

韦煜表情有些僵硬,回道:“等妳长大了师傅再告诉你。”

阮殷笑得很甜,对着韦煜说道:“师傅真厉害,什么都懂!”

咳咳......

徒弟一番发自肺腑的称赞直接让韦煜岔气,咳嗽不停。

从玉床下的小洞走出,韦煜心有不甘的看向四周,虽然心里断定蛇人女王肯定有宝藏留存,但找不到又有何用。

“欸~~~,回吧。”韦煜摸了摸阮殷的头说道

阮殷点了点头,转身对趴在韦煜肩膀上的小蛇说道:“蔚兮,咱把这血池毁了吧,看着总感觉不舒服。”

“倒是把这忘了,阮殷说得对,这血池留着的话说不定以后会诞生邪物。毁了吧。”韦煜点头说道

小蛇从韦煜肩头滑下,在旁边恢复了巨大的蛇身,粗大的蛇尾照着血池甩过去。

“嘭”

血水四溅,池壁被搅得稀烂,血水顺着蔚兮开辟出来的裂缝向外流动,池底渐渐显现出来。

韦煜停下离开的脚步,阮殷用手捂住自己的小嘴,蔚兮望着血池的池底咝咝吐着信子。

“封阵。”韦煜两眼放光,虽然灵识不在,但池底的繁密符文还是让他一眼认出这是类似于‘门’的封阵。

原本绑着阮殷的玉柱与池底阵法相连,下方的白色玉石里有血丝一样的絮状物出现,应该是浸泡在血水中过久导致的。

血池底部的繁密符文构成一朵花,此花含苞欲放,花瓣一半以上变为了血色。

韦煜皱着眉头,这封阵他有几点看不懂,一是这封阵的“锁”在哪里,二是蛇人女王搞这一池血水干什么用,不怕血污侵蚀自己的阵法?

“师傅,什么是封阵呀?”好奇宝宝阮殷发问。

韦煜笑着回道:“你可以把它看作是房门,没有正确的解阵之法就不能进到门后的房屋里。”

“哦,这阵法真神奇!蛇人这么厉害?看不出来。”阮殷讽刺地说道

一道闪电在韦煜脑中掠过。

他急忙向阮殷问道:“刚刚妳说的什么?”

阮殷想了想回道:“这阵法如此神奇,蛇人这么厉害?看不出来。”

哈哈哈,韦煜大笑,自顾自地说道:“是啊,蛇人怎么会这么厉害,这阵法就不是它们所设,蛇人女王用血池覆在上面,也就是想用血水污了阵法之源,以达到开‘门’的目的。”

“蛇人女王也想破了这阵法,进入‘门’后的空间。”韦煜手持枣剑,望着立在正中央的玉柱,他已经看出‘门锁’就是眼前的玉柱。

出剑!

阮殷眼前有清风拂过,枣剑神光内敛,如一柄普通长剑斩在玉柱之上。

“叮”

剑刃斩入柱中约莫一指的距离便不得寸进,韦煜喘着粗气,心想这斩的还是受污染的地方,若是上面,效果怕是连百分之一都难以达到。

“叮”“叮”“叮”

枣剑在韦煜手中不断挥舞,玉柱上的斩痕越来越深。

“咔”

薄薄的玉身再也支撑不住上方的重量,整个玉柱从中断裂,韦煜杵着枣剑立在一旁,汗水滴答滴答不停地滴在坚硬的血池底部。

“轰”

整个洞厅不断晃动,血池底部发生变化,韦煜带着阮殷跳到一旁小心翼翼地观察着。

池底那朵含苞欲发的花骨朵不断颤抖,渐渐地,第一瓣花瓣向旁舒展,紧接着第二瓣......

阮殷睁大了眼睛,血池底部如浮雕一样的花朵却像真花一样绽放,如此神奇的一幕真让她大开眼界。

花朵绽放完毕,有柔和白光在花上流淌,“啪”的一声,有道裂纹在花朵中间出现,接着向两边移动。

一道有着白色雾气覆盖的玉阶出现在血池之下,韦煜下巴差点脱臼,心里狂呼“好奢侈!”

这一米长将近二十厘米宽,一眼望不到底的玉阶竟由中品灵石铸就!

要不是顾忌师容师貌,韦煜的哈喇子恐怕已经掉到了地面。

“我们去下面看看!”韦煜手持枣剑,带着蔚兮和阮殷踩着灵石铸就的玉阶向下走。

“师傅,这些白雾闻着像雨后的空气,好清新!”阮殷蹲在玉阶上,一个劲的嗅着。

“能不清新么?这些都是显形的灵气呐,浓度可想而知到达了何种地步!”韦煜心想

“蔚兮,把这些玉阶都吞了,全部带走!”韦煜笑着道

小蛇点了点头,身形变大,跟在两人后面一口一口吃着玉阶,把阮殷看得是目瞪口呆。

“回去之后师傅再告诉妳为什么,现在我们下去。”韦煜对着阮殷说道

后者笑着点点头,眼睛里满是崇拜的光芒,在小姑娘心里,韦煜的形象变得更加的高大。

沿着玉阶一直往下,韦煜一行来到一个面积大约一万平方米的地方。

“咯”

韦煜和阮殷吓了一跳,回头望去,只见蔚兮张着蛇嘴正打着嗝。

“辛苦了。”韦煜摸了摸蔚兮的头,后者欢快地摇着尾巴......

阮殷突然蹲在小蛇的身边小声说着什么,蔚兮的尾巴突然直立不再摇晃。

韦煜有些好奇问道:“妳跟蔚兮说什么了?”

阮殷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状,对韦煜招招手,后者蹲下之后,小姑娘附耳说道:“我告诉它,你是蛇,不是狗。嘿嘿......”

韦煜用食指点了点已经重新趴在自己肩膀上的小蛇,暗自竖了一个大拇指给阮殷,心里则是想到:不是说仙族之人大多天性冷漠么?怎么自己这个大徒弟如此古灵精怪?

两人一兽重新把视线投到眼前的地方,首先是一片茂盛的花田,其中开着五颜六色的花朵,有些形如凤凰,有些形如盘龙,各种各样。

花香在空气中飘散,整个空间都是让人陶醉的香味。

花田之后是一座小小的木桥,桥下一条清澈的小溪在欢快流淌,隐约可见一条条鱼影在水中摆尾。

桥后是一条长长的篱笆,篱笆上爬满了开着白色花朵的绿色藤蔓。

几间茅屋座落在篱笆围起来的小院中,院里有着一张石桌和几张石凳。

一壶青色的酒壶和几个玉杯放在石桌上。

“轰隆隆”

一条山间小瀑从几百米外的小山上坠落,想来底下有个深潭,隆隆的水声从那发出。

一切看起来是如此的普通,就像是凡间一些景色优美的乡下田园而已。

阮殷正想迈步,却被一旁的韦煜牢牢拉住。

小家伙正想问为什么,却见师傅的手指向花圃。

阮殷仔细一看,心里虽不觉得可怕,但还是受了一惊。

茂盛的花圃下铺着一层厚厚的白骨,这些骨头晶莹剔透犹如玉石一样,仔细一看有许多小黑点在骨头上爬动啃食,不用想,它们绝不是普通的虫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