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玄道封天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阮殷
作者:雨洛潇骧  |  字数:3125  |  更新时间:2022-08-07 07:05:01 全文阅读

“欸~~~~”随着大夫的一声轻叹,老黄的心眼子快从嘴里蹦出来,韦煜的眉头也皱成了一个川字。

“大......大...大......夫”

韦煜把手脚哆嗦的老黄拉到身后,对正在给李沁薇施针的大夫问道:“大夫,我家九娘到底是何病症?可有医治之法?”

大夫摸了摸斑白的胡须,回道:“你家九娘心火极旺,怕是遇到什么高兴的事情,乐过头了,以至于伤了心神。”

韦煜一下子无言以对,搞来搞去是那四十两黄金惹的祸......

大夫又道:“这种病除了祈求上苍让病人自我修复之外,还有一法。”

老黄从韦煜身后冒出头,问道:“撒...法?”

“嗯?”大夫没听清楚老黄说什么。

韦煜连忙解释道:“他问什么办法。”

“春阳县向东而行百余里即到东海,距东海海岸三十里的地方有一岛,岛上毒蛇众多,被当地称为蛇岛。此岛有一种银蛇,这蛇的胆可治九娘之病。”

大夫提起药箱走到房间中央的木桌旁,拿出纸张唰唰唰写了一张药方,“此方可保九娘十二日无事,在下已无其他办法。”

韦煜送大夫离开四方客栈,回来后看到老黄坐在李沁薇的床边不停地抹着眼泪。

“你在家好好照顾九娘,我十二日内必会赶回来。”韦煜对着老黄说道

老黄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点头,看着韦煜伸过来的手,将自己的手也伸了过去。

“啪”的一声,韦煜一巴掌拍在老黄递过来的手掌上,没好气的说道:“想什么呐!我身上一分银钱都没!没盘缠我怎么去蛇岛!”

老黄这才反应过来,躬身在李沁薇的床下拍了拍。“哐当”,侧面原本密封的床板落下,露出里面摆放得整整齐齐的金银。

韦煜直接傻了眼,心道这娘们到底有多财迷,睡觉都要睡在金银上?!

看着老黄大把大把的扒出金银放在一个背囊里,韦煜眼皮直跳,连忙道:“好了好了,就出门几天花不了那么多钱,如果九娘好了再看到银钱少那么多,说不定又要得什么病。”

“对呐......对呐.......”老黄一边说着,一边从行囊里把一部分金银取出来。

韦煜看着老黄脸上的泪痕,心想李沁薇这个财迷身边怎么会有如此老实的老黄?

不过韦煜回头又想到老黄炫耀布鞋的那一幕,心里默默地把“老实”二字划了去。

次日清晨,韦煜在春阳县布行换了一身行头,在马市挑了一匹快马之后便一路向百里外的东海狂奔。

跑跑停停,还好都是大路,让韦煜少了许多的麻烦。

落日余晖倔强的在韦煜脸上停留,最终还是不甘的悄悄滑走。

当整个太阳在地平线上消失的时候,韦煜在官道附近找了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

破庙四面漏风,庙顶垮了一半,好在最里的角落仍有两面相交的土墙顽强的挺立着。

韦煜在附近捡了一些干柴放在一起,用火石一点便在角落燃起了一堆篝火。

平时卷缩在韦煜怀里不见生人的小黑蛇从领口冒出头,许久没有出来的它兴奋地在主人身上游来游去。

韦煜怀抱枣剑,看着眼前的篝火陷入回忆之中,想地球上的爸妈,想天柱之界的她......

此时天柱之界正处在一片混乱之中,南陆仙宗联盟与西陆魔宗联盟正式开打,除了元婴修士暂不出手以外,结丹以下的修士早就打成了一锅粥。

魔宗童贯之名如雷贯耳,灵虚仙宗则有三个天骄横空出世,以司南晴为首,其次是一个叫做林悦茹的女剑修,最后则是司南钰。

司南剑庄一门双骄,一朝得势腾飞而起,隐隐有了大修仙世家的势头。

所有人没有注意到的是,南陆毗邻内海之地,一户靠猎渔为生的景姓人家新添了一位男婴,此娃出生之时有黑虎前往认主,甚是神异。

嗯?韦煜皱了皱眉头,他听到了庙外的脚步声。

来人有五位,四名壮汉和一名七八岁的女孩,这女娃长得如瓷娃娃一般可爱,皮肤白皙,眉如柳叶,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充满灵性。

首先进庙的壮汉见角落抱剑而坐的韦煜,抱了抱拳以示见礼,随后向身边的女娃娃说道:“少主,我们去那边。”

女娃娃看看韦煜所处的位置,再瞧瞧自家护卫所指的位置,顿时瘪着嘴嘟起了脸,可最后还是乖乖跟在大汉身后走向另外一个环境差了许多的角落。

“我这还有很多地方空着,若不嫌弃可以坐到这里来。”韦煜对着女孩眨了眨眼睛,轻声说道

“好耶!”女孩一个蹦跳便从原地来到了篝火面前,这异于常人的表现并没有让韦煜的眉头跳上那么一下。

“少主!”

壮汉连忙上前,准备向坐在火堆旁的韦煜抱拳道歉。却见女孩已经在篝火旁坐下,也只有无奈的跟着坐了下来。

“让朋友见笑了。”

韦煜笑了笑,回道:“无妨。”

这时韦煜见女孩一直盯着他手中的枣剑,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渴望之色。

“想摸摸看?”韦煜问道

女孩轻轻点头,随后看向坐在旁边的壮汉,略的一声吐了吐舌头。

后者脸上满是尴尬之色,眼神里却充满了溺爱。

韦煜持剑之手一扬,“拿去!不过它乐不乐意出鞘,我可管不了。”

女娃拿着枣剑,眼里好似冒出了好多闪闪发光的星星,这柄木剑她始一见到便不由自主地受其吸引。

此时正打算细细观看,庙外突有破风之声响起,几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下的人先后落在众人不远处。

为首之人望向手持木剑的女娃,桀桀笑道:“我教魔主点名要抓的人,能逃到哪里去?桀桀桀桀......”

“保护少主!”

三名壮汉挡在女娃面前,唰唰唰三声,明晃晃的长刀从腰间刀鞘拔出,冷冽的寒意瞬间笼罩整座破庙。

女孩在篝火旁站起,脸上竟未有惧怕的神色,她转身对着韦煜说道:“小哥哥,是我连累了你。他们是西土魔教的教众,十分嗜杀冷血,一会打起来,你找个机会逃吧。”

“桀桀桀桀,逃?怎么逃。阮殷小少主,妳认为我们就只有这点人?来,大家亮亮相,免得小少主认为我们不够诚意。”

这人话语声刚落。破庙周围的黑暗中传来十数道笑声。

“阿嚏!”

这一声喷嚏显得很突兀,却很诡异的盖过了所有魔教教徒的笑声。

众人的目光向破庙中火堆旁的身影投去。

韦煜食指在鼻子上揉了揉,有些后知后觉望向所有人,脸上显出一丝尴尬,笑着说道:“我吵到大家了?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说话间,所以人都没有注意到,一条筷子粗细的小蛇从韦煜身后迅速游向黑暗当中。

“把他杀了!”魔教为首之人冷冷说道,

唰!

数道身影向韦煜冲去。

“吟”

枣剑在侧,怎准歹人靠近韦煜?

阮殷手中的枣剑颤动不已,于阵阵剑鸣声中从女孩手里挣脱而出,宛如瞬移一般悬在韦煜身前!

韦煜打了个哈欠,倒在地面上呼呼入睡。

向韦煜扑来的魔教众人此时还处在半空中。

杀几名凡人武夫怎可能让枣剑出鞘?

十数道锋利的剑息自枣剑身上漾出,身在空中的魔教众人来不及呼喊,眨眼间便成了一堆堆切口整齐平滑的碎肉。

“啊!救命!!!”

“这是什么!救命!!!!!”

“丝”

破庙周围的黑暗中传来巨物在地面滑动的声音,大如风啸的吹息让人不寒而栗。

“你......你.......到底是谁?”黑袍人说话不复之前的嚣张气焰,话语之间充满深深的恐惧。

躺在火堆旁闭着眼睛的韦煜悠悠回道:“怎么?打听我的名号想要报复?”

没死的黑袍人一下子全都双膝下跪,不住磕头,口中连连说道:

“前辈饶命!”

“前辈误会了!护法只是想让教众以后遇到前辈有关的人要多多礼遇不可得罪......”

......

“好了,吵得我心烦。”韦煜不耐烦地说道

魔教教众顿时鸦雀无声。

“回去告诉你们魔主,这女娃我收了。自断一臂,走吧!”

众黑袍手起刀落,那叫一个干脆。一根根断臂在空中飞舞,噼里啪啦落在早已血流成河的土地上。

“谢前辈!”

......

西域魔教来得快,去得貌似更快。

阮殷抬手揉了揉眼睛,好像不相信刚刚眼前发生的一切是真的。

揉了再揉,揉了再揉,直到两只水灵灵的眼睛被揉得生疼,那满地的碎肉和猩红的鲜血还是没有消失。

“这是真的呀~!!!”女孩扑闪着眼睛望向一路保护着自己的壮汉们,却发现四人像石雕一样不动分毫。

韦煜此时不再躺着,枣剑安静躺在他盘起的双膝之上,回来的小黑蛇亲昵地蹭着他递过来的食指。

看着望过来的小女孩,韦煜指了指外面的腥红场面,笑着问道:“怕不怕?”

阮殷摇了摇头,回道:“天生不怕。”

“厉害不厉害?”韦煜竖着大拇指点向自己。

“厉害!”

韦煜眨了眨眼睛,问道:“想不想学?”

小女孩立即跪地磕头,拜道:“徒儿阮殷拜见师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