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巡天司 > 第一卷 灰烬之地
序章 孤城手札
作者:他曾是少年  |  字数:3748  |  更新时间:2022-06-15 17:51:03 全文阅读

庆元十一年五月初七

小院的桃树枯死。

我决定写下这份孤城手札。

书院的洛先生说过,书为明镜,可效后人。

我没那么多心思,只是想要记录些什么,或者说,留下些曾经活过的证据,为自己,也为如今的武陵城。

烛阴。

那种身居黑渊,信奉邪神的异族已经围困武陵城三月零七天了。

朝廷的援军不见踪影。

偌大的武陵城全靠着剑岳城赶来的西洲剑甲与城中百姓苦苦支撑。

我不太想花太多笔墨去抱怨,但我不明白,为什么朝廷会放任我们不管。

先生说,天下事,民为上,社稷次之,君为轻吗?

洛先生不会骗我。

那或许是,在朝廷眼里,武陵城的百姓,不算百姓吧。

……

庆元十一年五月十二

赵念霜去了天悬山。

这是件好事。

对她,对我,对整个武陵城而言,都是如此。

她被天悬山的掌教看重,招入门下。

而那位掌教是当世少有的神曌境大能,在大虞天下地位超然。

此去,她有不可限量的前程,也可脱离武陵城的泥沼。

最重要的是。

通过这层关系,她或许可以向朝廷求得援军,解武陵城之困。

这对武陵城而言,这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为此西洲剑甲派出了三百名精锐,送她突围出城,折损过半。

临走时,她哭得很厉害。

从小到大,我对她言听计从。

但这一次,我终究没办法答应和她一同离开的请求。

我知道这是很蠢的决定。

但我没办法离开。

因为某些我说不出来,但我认为一定存在的原因。

……

庆元十一年五月十七

我爹决定加入西洲剑甲。

这是一个出乎我预料的决定。

他只是一个衙役,喜欢吹牛,喜欢喝酒,

喜欢在半梦半醒见,唤我娘的名字。

哪怕我娘已经走了很多年。

他很邋遢,下巴处的胡渣总是剃不干净。

他最擅长趋炎附势,对官老爷们言听计从,阿谀谄媚。

他胆小怕事,寻常要是城里真的有什么大案,他第一个打退堂鼓。

他说,人活着,命最重要。

他得活到八十岁,看我娶八房媳妇,生二十个孙子。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市井之徒会的他都信手拈来。

唯独不擅长的,是做个英雄。

我以往总希望我爹是个英雄,可当他真的选择成为一个英雄时。

我又忽然觉得,那个胆小怕事的他,反而更好。

……

庆元十一年五月二十一

烛阴又开始攻城,城门方向的喊杀声闹腾了一夜。

我很担心我爹。

他没太大本事,烛阴那种东西,是他能应付的吗?

孙宽在后半夜来了我家,他是我舅舅。

但我爹不喜欢他,他是个赌鬼。

自从我娘死后,我和他就很少见面,而少有的那几次,也大都是借钱亦或者在外惹了麻烦,求我爹帮忙。

我说不上讨厌他,只是有些生疏。

但那一晚,他没有提及钱财,只是安静的坐在偏房——那里有我娘的牌位。

他坐了一夜,然后给我做了一顿早饭。

饭桌上,他有一嘴没一嘴的和我说着话,看得出他似乎很想跟我聊些什么。

以让我们足够亲昵,足够像一对舅侄。

但他显然不擅长此道,而遗憾的是,我也不太擅长。

一顿饭草草了事,他便匆匆离去。

……

庆元十一年五月二十二

(纸页被撕烂)

……

庆元十一年五月二十三

我决定加入西洲剑甲,白絮营的大统领宋归城沉默了很久才答应我的请求。

去军营前,我去了一趟玄都观。

老道士还是那个样子,独自一人守着他的道观,和观里的桃树。

他似乎并不害怕,只是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

临走时,他送了我一朵桃花。

挺奇怪的礼物。

也不知道五月的武陵城哪来的桃花。

……

庆元十一年五月二十四。

洛先生带着他的门生也加入了西洲剑甲。

一群书生握起刀剑,其实有些滑稽。

红鱼坊的仙灵姑娘变卖自己多年来存下的财物,为西洲剑甲筹集军资。

坊间早有传闻,说这红鱼坊的花魁心系书院的洛先生。

虽然以往我爹对此速来嗤之以鼻,但洛先生弃笔从戎,仙灵姑娘便散尽家财,怎么看,怎么有几分夫唱妇随的味道。

只是有人为了对抗外敌拼尽全力,却同样有人为了一己私利从中作梗。

隔壁的刘屠夫今日从军营里偷盗米粮,被人抓了个现行。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犯事了,按理来说是应该重罚的,但宋归城念在他家中还有一个七岁孩子,责骂几句后,还是把他放了。

但刘屠夫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收敛?

被抓时他痛哭流涕,可回到家,就开始跟人吹嘘西洲剑甲的人如何好骗。

……

庆元十一年五月二十八。

朝廷的援军依然没有消息。

我有些担心念霜是不是遭遇了些不测。

但除了担心,我什么也做不了。

军营中的生活很枯燥,我和王澈被安排着住在了一起。

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安排。

王澈是城中大户王大贵的儿子。

他很有钱,为人张扬,好大喜功。

但这些都不是大问题。

最大的问题是,他喜欢念霜。

而我也喜欢。

所以,我们的关系并不算好。

待在一起,多少有些尴尬,一连几天,我们都一句话没有说过。

但,他这样的公子哥,能主动投身西洲剑甲很让我吃惊。

我的心底,其实多少有些佩服他。

我似乎没那么讨厌他了。

……

庆元十一年六月十二

(此页被撕。)

……

庆元十一年六月十四

抠门的王大户在家门口贴下了一份告示。

上面如此写到。

凡今日起,斩烛阴首级一人,赠黄金百两。

此示效期无穷,直至我王家家财散尽,直至武陵城城破人亡。

……

庆元十一年六月十七

那个在武陵城传了数年的关于花魁与清贫先生的故事终于有了结局。

(后半段纸页被撕烂)

……

庆元十一年六月二十

大败。

烛阴的巫祝出手了。

近百头月纹级的阴兽肆虐,我们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我们死了很多人。

宋归城背上的剑越来越多。

那些都是死去的西洲剑甲的剑。

他说,他带着他们的人来,或许没办法把所有人带回去,但至少,他想把他们的剑送回西洲的剑陵。

他变得沉默,变得愤怒,变得歇斯底里。

不止是他。

整个西洲剑甲都是这样。

……

庆元十一年六月二十二

烛阴开始污染大地,暗域蔓延所带来的黑血症开始在城中传播。

那是一种很可怕的疾病。

从感染到死亡通常只需要三四天的时间。

起先,你的皮肤会肿大,然后一块块的掉落。

你会不断的呕吐,将血与肉,甚至你的心肺一同呕出。

隔壁刘屠夫七岁大的儿子,也染了病。

(后面的纸页被撕。)

……

庆元十一年六月二十三

路过红鱼坊时,我又见到了仙灵姑娘。

她那张曾经明艳照人,让不知道武陵城多少男人魂牵梦绕的脸,如今却水肿得像个气囊。

我知道,她也得了黑血症。

我没有再多看她一眼,不是觉得这时她如何丑陋,如何的不堪入目。

我只是觉得像她这样的姑娘,就应该永远明艳照人。

对她最好的敬意,就是不去触碰她此刻的狼狈。

……

庆元十一年六月二十七

(此页被撕烂)

……

庆元十一年七月初一

宋归城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错。

这很少见。

武陵城的战局凶险,众人如履薄冰,他忧心忡忡,从我入军营那天起,他就一直沉默寡言。

但今天,也不知是不是喝了些酒的缘故。

他的话多了不少。

他跟我讲了许多事,关于武陵城外面的世界,关于西洲剑甲,也关于他。

他说。

他们来自西边的剑岳城,那里位于大虞的极西之地。

就像武陵城外,有盘踞黑渊的烛阴,剑岳城外,也有蛰伏幽狱之中的殷司。

这种可怕的上古遗族,始终虎视眈眈着中原肥沃的土地。

而剑岳城中的剑甲们,便是依照古训,奉命镇守西境,对抗这些魔物的存在。

这样的组织,最初有数十个居多,被称为骧星卫。

并且都受到名为巡天司的司府所调配。

只是随着百年前,大周分裂为南北两朝。

巡天司分崩离析,各地骧星卫之间断了联系,有的被吞并,有的被蚕食,有的就地散去,诸如剑岳城这般依然遵守古训的少之又少。

剑岳城如今的日子也不好过,全靠城主徐之如一个人苦苦支撑。

可饶是如此,听闻南疆烛阴侵袭,依然派出了他们这支精锐前来支援。

他还说。

他有个女儿,叫宋清清,虎头虎脑的,都六岁了,三加三还算不明白。

快一年没见了,估摸着怎么着也快长到自己腰身那么高了……

说着说着,他眼眶就红了……

庆元十一年七月初二

武陵城的战况忽然有了转机。

也不知道是不是经历诸多大战的缘故,西洲剑甲们的修为都有了不小的突破。

周横大哥从四境连跨两境入了六境。

钱安大哥从三境入了五境。

而宋归城更是一只脚踏入了七境的门槛。

西洲剑甲们爆发出来的惊人战力,让烛阴的数次进攻都被打退……

我们似乎还能支撑更久的时间,或许总有一天,朝廷会想起我们。

想起在这南疆之极,还有一座武陵城,那里有满城的桃花,一到春天,就花开如火。

……

庆元十一年七月二十二

我终于明白西洲剑甲们是如何做到的了。

(此页被撕)

……

庆元十一年八月十三

老道士曾经说过。

桃树死前的那个春天,开出的花是最漂亮的。

武陵城破前,打的这场仗,也很漂亮。

我们杀了烛阴的巫祝。

我永远忘不了,焦土之上浑身是血的宋归城提着巫祝的头颅仰天怒吼的场面。

那一刻,他像极了故事里的天神。

但下一秒,潮水一般的阴兽便将他淹没。

武陵城破了。

我在钱安大哥的掩护下逃了出来。

我去了玄都观。

在那里我见到了老道士,他不再沉默寡言,而是给我到了一壶茶。

他说,烛阴想要把武陵城化作暗域。

这是他夺回神座的第一步。

而要达到这样的目的,最重要的是将一枚烛阴神血种入武陵城的中心。

毁掉那枚种子,便可以阻止烛阴的阴谋。

如果我愿意,他可以帮我。

我不太理解。

他只是一个老得腰都直不起的道士,他怎么知道这些?又怎么帮我?

老头子却只是颤巍巍的吐出了几个字眼:“其实,我是神。至少曾经是。”

那感觉很荒谬,但我选择相信了这份荒谬。

就像宋归城相信一定会有人来救援武陵城一样。

人总要有念想。

为了做好这件事,我在身上铭刻魔纹。

收敛好我所能找到的所有的剑。

破阵子、千岁、门前燕、海棠未雨、梨花先雪、二更天、春不晚……

他们来自不同的人。

但我想如果老道士说的是真的,我想带他们去看看,看看烛阴的溃败……

这大概是最后一份孤城手札了。

我不清楚我能不能成功。

如果谁能捡到这份手稿,请把它交给天悬山一位叫赵念霜的姑娘。

告诉她。

对不起,我没办法完成去见她的约定了。

哦。

对了。

我的名字。

叫褚青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