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偶遇青丘雨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6559  |  更新时间:2022-08-12 23:23:18 全文阅读

青丘八今夜的表现让酒馆内的所有人感到奇怪,不单纯像是换了一个人,而是像撞见了鬼,被迷住了心智一样。

不仅将拖欠一年的挖灵矿的工钱给全部付清了,而且还给了所有人补偿!

至于原因是什么,他们不知道也懒得知道,现在钱到手了还管得了那么多?憋屈了多长时间的郁闷和愤怒之情终于有了释放了的理由,于是他们开始在酒馆内狂欢。

酒未过三巡,就有很多人醉了,他们太高兴了!

于是一直在角落看着他们的祖小一终于行动了,他抓住一个喝的醉的不能再醉的男人,随便编了个理由将他骗到了酒馆的外面的一个角落开始问话。

比如知不知道青丘珏这个人,身上有没有完整又清晰地地图。但是这个男人现在脑子就像是一团浆糊,说话含糊不清,驴唇不对马嘴,而且大谈特谈他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两个老婆和六个孩子,

临了最后还非得给他磕几个头,说是感谢他终于发工钱了,这样就能回去向家人报个喜了,也终于可以回去休息一阵子了等等。

话没说完,他就直接躺倒在了地上,呼呼大睡起来。

祖小一站在旁边突然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要问呢?直接用神识读取记忆不是更好?而且这还是普通人,根本不会对他造成什么精神伤害,也更不会被人发现什么异常。

于是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周围没有人后,蹲下身将手放在男人的脑袋上,神识之力波动瞬间侵入他的记忆中。

在查阅了一番后意外地发现这个家伙居然只了解自己生活的一片区域,根本就没离开过这片小地盘,反正什么都有也就没有必要到处跑。

也仅仅知道狐族的族长住在什么方向,还有公主住在一座桃山脚下以及族内的最高议事大殿在什么地方。

除此之外几乎一无所知。

祖小一有些无语,这人的眼界也太小了点,一把年纪的人了居然连狐族领地的大门都没踏出过。

他觉得自己可能找错了人,这酒馆里面的人估计和这个男人差不多,一样的的见识狭隘。另外他也得到了一个有用的信息,那就是狐族内对地图的管制非常严格。

想要买只能去固定的藏宝阁购买,而且还要说明购买地图的用途,并且签下血印以保证自己不会滥用,并且不会将地图传到狐族之外。

非常的麻烦,而且很贵,所以基本上一般人是不会有地图的,这就是奢侈品。

祖小一认为也许这也是他们会呆在自己小天地,常年不移动地原因,没有地图能去哪儿?

又是另一个难题,他只好先返回那片草丛,将那被五花大绑的胖子拉出来进行搜魂,他应该是这个小村子地位最高的人了。

一个小小的监工就能拿捏这么多人的生死,没有点儿手段和背景哪儿能做到如此地步,之前那群人口中提到的管事和长老也许可以利用一下。

正如他预料的那样,在胖子的记忆中得到了一些非常有用的气息,他的家中就有一副完整的地图,是花了大价钱私下交易来,为的就是能贪图更多的灵矿的生意。

另外就是他本想着在今天打发过这些干活的矿工后前往自己的叔叔家,也就是郝管事那儿奉上自己的日常孝敬,以此来保证自己能继续的捞钱。

果然是一丘之貉,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虽然祖小一对这种行为很不齿,但是又不关他的事情,他直接顺着记忆来到了这胖子的家。

不在此地,而是在离这儿大概一千米左右的中型聚集地。

顺着他的记忆,祖小一轻车熟路地来到了他的家,是一栋双层小园房,里面还有一个大花园和游泳池,看上去有些奢侈。

上了二楼来到房间内,昏暗的灯火下,床里边有一个身材撩人的女人正在睡觉,这是他的老婆。

而存储地图的箱子就在他老婆那边儿。

祖小一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上面有一把锁,在将它捏碎之后箱子上突然闪过一道又一道光芒,然后就是一个报警阵法冒了出来,一只黄色小鸟浮现,叽叽喳喳地叫着。

这一手确实没料到,床上睡着的女人被惊醒,看着蹲在旁边的祖小一花容失色,大惊下刚想叫喊就被他打晕了过去。

楼下住的是他们家的佣人,估计是睡得太沉了,没有惊动他。

祖小一再次伸手将那阵法破坏后打开了小箱子,里面最醒目地就是放在一众财宝上的一张发着金光的卷轴,这就是那地图了。

没想到居然还要持有者的神识认证才能开启,也算是一种对地图的保护方法吧!不过这点儿认证的力量太弱了,直接被抹除。

打开地图一看,祖小一直接被震惊了,这就好像是之前在血煞宗内碰见的沙盘一样。光影升起,层次分明,上面的山峦地貌标注的十分清楚,就连一棵树的样貌也清晰可见。

哪里是狐族人居住的地块,哪里是传道修炼的地方,哪里是可以战斗交手的公共地盘。哪些地方不可以进去,哪些地方可以进。

关键这其中还标注了狐族内关押惩治罪犯的地方,一个是冥牢,一个是天牢,一个是地牢。

或许镇压青丘珏就在其中之一,这是一个好消息,现在只需要去验证一下。

拿上地图销毁痕迹,他悄悄地离开了这里。

目前离的最近的是地牢,在中部区域偏西一点儿的地方,直接距离的话好像要经过不少地方,有湖泊,桃山,大片的聚集地,一条河还有一个练兵场。

地牢看上去是是在一处矿洞内。

越靠近中部就越危险,所以他不得不谨小慎微的行动,看天色估计还有一个时辰左右就快亮了,也许不一定能及时离开这儿,但是也不能就这么离开。

祖小一向目的地前进,没过一会儿又到了一个聚集地,这儿非常大,虽然是深夜,但是路上的狐族依旧不少。

基本上都是一些年轻人,看他们的方向好像是在朝附近的一座塔赶。一个又一个人从身边走过,有点儿抢时间的感觉。

“兄弟,你这慢悠悠地还不如在家里睡觉!”

“哈哈,别管他,说不定人家是高手呢!”

“哈哈!”

一个路过的青年直接跑了过去,扭头顺便向他开了一句玩笑,与他一同的两个男女的一同笑着跑开了。

他有些疑惑这些人是去那儿干什么,但是等他刚好路过那座塔前的时候就明白了,上面写着“苦修塔”三个字。

原来是修炼的地方,不过为什么跑过去呢?

难道要抢位置?

这附近有不少强悍地气息,有妖王也有妖皇,为了避免出现意外,祖小一这才不得不闲庭漫步似的慢慢走。

穿过几条街道后快步离开这个聚集地,下面就是绕过小湖泊了。

只是一到这儿就看到了不少狐狸在这儿坐着修炼拦住了去路。

月华的光芒笼罩在它们的毛发上,将他们衬托的有些神圣,体内的妖丹悬浮在头顶在缓缓吸收月之精华,周围的灵力在输入体内增强着修为。

当然还有的狐狸趴在湖边的草地上睡觉,散落在草地上的尾巴时不时伸进湖面搅动一下湖水。

湿润气息较为浓郁,看上去睡在这儿比睡在屋子内更舒适。

他的脚步声惊扰了一些正在修炼的家伙,看了他一眼后有些不满,似乎在说为什么不能动静轻点。

并没有人对他的身份表示怀疑,这是一件好事。

这些狐狸的分布并没有什么规律,作为他得绕一个大圈,而巧的是他的路径上刚好坐着一位妖王老头。

在路过他身边的时候,祖小一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的精神,生怕他会被惊醒。虽然不至于会被看破,但是被拦下也会很麻烦。

就在要擦肩而过时,一道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站住!”

那妖王老头睁开眼,皱着眉头看着他,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为何一身酒味在此闲逛,没看到大家正在休息吗?”

祖小一被吓了一跳,赶忙转过身,弯腰拜道:“回...回前辈。晚辈叫青丘小一,呃....刚从朋友那边过来,正打算回去小睡一会儿!”

“万不想惊动前辈,实在该死!”

老头皱了皱眉头,上下看了看,有些意外,他竟然看不穿这个小子的实力。

于是严厉地呵责:“我看你还有些底子,不好好修炼,与那些混日子的败类喝酒玩闹有什么出息?等天亮之后去附近的测灵殿找我,我看你是不是有再造的可能!”

祖小一有些惊讶,但还是低头应了一声。

“行了,走吧!”

有了这老头的话,那还怕什么,他直接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附近又有不少人被惊醒,但也只是怒目而视。

看着他离去的身影,老头摇了摇头,族内有实力有天赋努力进取的小辈不在少数,但也有那么一些放荡不羁,甘愿堕落的小子成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

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不过刚刚这个小子好像还能救一下!

...

虽然有些惊险,但是没有发生意外,那老头的鼻子也太灵了一点,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身上还会有酒味?

祖小一拉起衣服闻了闻,什么也没闻到,只有一点儿汗味儿。

继续向前就是一片桃花林了,中间有一座桃山,地势比较高,他想了一下。在那胖子监工的记忆中,山的另一面好像是狐族公主住的地方。

这儿竟然没有高手的守护!

为了避免出现什么难以预测的意外,他找个桃树拟化一下自己的气息,然后放出神识观察整个桃林还有中间的桃山。

虽然没有妖皇强者,但是却有不少的妖王,细数之下居然有八个妖王!

两个巅峰妖王,六个高阶妖王。

其中多数分布在山的另一边,也就是那座非常大的府邸之外。如果要是绕路的话恐怕会花费不少时间,这片桃林还是很大的,但要是直接穿过去又感觉有点儿危险。

就在四处寻找有没有可以插过去的缝隙时,一队十人,两人一组扛着五个人形铜像正要穿过桃林向着府邸的方向走去。

看着这些人,他的心中有了一个主意,这可是个成功混过去的好办法。

躲在暗中,捡起一个小石子。看准时机,然后手腕轻抖猛然掷出,打在了一棵几人上方桃树的树枝上,长满花朵的树枝受到撞击抖落下无数花瓣。

在队伍最后的一人的注意力瞬间被这桃花吸引,完全没注意脚下有一个坑在等他。一脚踩下,身体重心瞬间前倾,抱着铜像的手不由滑向前方,在来不及思考的情况下,那人一下跪倒在地。

一手托着铜像,一手自然撑地,结果他忽视了这铜像的质量,将他整个身躯压倒。

前方的人感到后方脱力后,受到铜像的牵引身躯向后栽去。

一声轰响,然后就是一声惨叫。

“啊!”

祖小一觉得那个人应该被压出不轻的内伤,一口血喷的老高,骨头最少也要断上好几根。

“怎么了?”前面的人纷纷回头。

“小河被压倒了,快来帮忙!”

“前面的人,你们先送去,我们马上就来。”

“好,小心点儿!”

在前方两人的帮忙下,将铜像搬开后又将那被压下的人扶到一旁。

“怎么样?”一人掏出一个红色的小瓶,倒出两粒黑色的小药丸给男人服下。

那靠在树边的男人嘴中吐着鲜血,苦笑着说道:“右手和右腿应该是骨折了,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你们还是先将铜像送到公主那儿去,然后再回来接我好了!”

一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转头说道:“那我们先去,这个铜线一个人是搬不动的,等送过去后,我们再让前面的人过来帮一下忙!”

“嗯好!”

随即那两个人吃力地抬起铜像慢慢离开了这里。

这时,祖小一刚好“路过”。

“哎?你们怎么了?我刚从前面走过就听到一声惨叫,要不要帮忙?”他看向两人,脸上皆是真诚。

“你是?”

“哦,我叫青丘小一。”

看到他的出现,两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还是坐在地上的男人率先反应了过来。

“正好,这位小一兄弟,能否拜托你帮忙,和我朋友将这铜像送到公主的府邸内,十分紧急!我现在受伤了动不了!”他无奈的抬了抬自己骨折的右臂。

祖小一故作惊讶状,说道:“抬东西?这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不用先把你送去治疗一下?”

男人摇了摇头,道:“这个暂时不用担心!”

然后转过头,“阿特,你和他赶快去,要不然到时候长老怪罪下来,我们可吃不起!”

旁边的男人有些犹豫,但也懂得事情的轻重缓急,点了点头说道:“你不要动,回头让小易几个把你抬回去!”

“行,放心吧!”

“小一兄弟,多谢了!”

祖小一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儿,谁让我正好路过呢!”

说着两人一起走到滚落在地上的铜像。

祖小一伸出双手拉住铜像的双腿,另一人拉住铜像的脖子,一同大喊:“一二三,上!”

扛在肩上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东西还真不是一般的重,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居然连妖统境界的狐狸都扛不住。

“小河,我们先走了!”

靠在树下的男人挥了挥手。

向着桃林内部走去,一道道王者境的神识之力扫过,几乎毫无死角!

“这铜像是干啥用的,怎么这么重?”祖小一问。

“这是给公主修炼用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公主突然就要修炼肉身的力量。听说有海魔石掺杂在其中,能很大程度上禁锢妖力的运转!”

“再加上各种金属才不容易被打破,五个铜人能组成什么五蕴封灵阵,这些铜人在阵法内还能战斗呢!”

前面的男人毫无保留地将这些告诉了祖小一。

他在后面嘀嘀咕咕地说道:“肉身修炼为啥这么着急,这又不是一下子就能练成的?”

男人在前面叹声说道:“谁说不是呢?不过公主最近一段时间好像非常痴迷这个肉身的训练,这个铜人已经打坏六副了!这不,第七副刚打出来就要送去,测试都没做!”

祖小一意味深长地说道:“哦,那可要小心了!”

虽然妖王的神识扫过一遍又一遍,但是他们乃是专门送货的人,实力又低,根本不会引起重视。

他们要从府邸的侧门送进去,祖小一没有探出神识,以防止被注意。这里虽然是在山脚下,但依旧比水平面要稍微高一些,向前方看去,估计还有个七八百米的样子就能离开这里了。

进门之后他准备想个合适的理由逃离这里。

这硕大的府邸内并没有什么护卫,因为根本不需要,只有一些小侍女和一些干重活的下人。

两人在大道小道之间绕来绕去,周围房屋,花草,树木,喷泉不断变换,搞得祖小一有点儿晕。

“特兄弟,我们这是要送到哪儿?”

“要送到后面的练武场上才行,这一路上也没看见他们几个往回走,难道是被公主留下来当陪练了?”

“我有种不好的感觉!”他看上去有些担心。

“陪练?你们又不是高手,为什么要你们陪练?”祖小一轻笑一声,他并不是在鄙视那些家伙,只是脑海中的惯性思维,陪练最起码实力要很高才行。

这群送货的人清一色妖统境界,陪练个锤子!

男人也没在意,说道:“你不懂,公主虽然是妖君强者,但如果只是动用肉身的力量的话,实力估计只在妖统境界左右,所以她才会找我们陪练!”

“哎,要是正常一点也没什么,是咱们的荣幸嘛!就是公主下手不知轻重,我有好几个兄弟被打的重伤,在床上休息到现在还没完全恢复过来!”

“现在大家都怕了!之前准备送铜像过来的人都不敢来了,我们也是被逼无奈!”

就在两人交流的时候,他们穿过一道长廊,旁边围墙后传来阵阵打斗的声音还有一两声惨叫。

来到拐角处,男人停下了脚步。

“等一下等一下,我先看看什么情况!”他探头看了过去,正好看到一个兄弟被打飞到了脚边,身子哆嗦了一下

“阿鱼,你没事儿吧!”他小声说道。

地上的男人看到他后蜷缩起来,然后打着手势让东西放下他赶紧走。

“公主今天好像心情不太好,你赶紧走把小河带回去疗伤,那个雕像就放在这儿,我们一会拿进去。”

“好,那我走了,拜托你了!”

听到此行竟是如此危险,躲在墙边的阿特很没义气地溜了。

他可不想平白无故挨顿打。

祖小一看他这么果断自然也跟着溜,他当好人还没好心到要将这个破铜像送进去,这个什么公主一看就是个不讲理的人。

就在两人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侧门准备分道扬镳的时候,一道身影从天而降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一个容貌美艳的姑娘,小脸上带着怒气,两只手分别落在两人的肩膀上。

微卷的青丝被红绸带绑了起来扎在脑后,额前自然垂落两缕秀发。

清丽的五官带着丝丝诱惑,如果曲心是可爱,那眼前的女子就是还未完全长成的绝色佳人的胚子。

“你们去哪儿?不把东西搬到该放的地方就想走,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想走就走?”少女生气地说。

祖小一看着眼前的少女,不用说这一定是狐族的公主了,看上去好像要比曲心大一点,跟他妹妹差不多。

他在想着怎么解释一下好让自己离开,结果旁边的男人“扑通”一声直接跪下,哭丧着脸磕了三个头。

“公主,您还是饶了我们吧!就我们这小身板怎么会是您的对手,要不您还是找族内的那些天才去陪您练吧!”说着他还拉了拉祖小一的裤子,意思是想让他一起求情。

祖小一十分鄙视这种没骨气的男人。

“哼,他们要是理我,我就不会随机挑人了!别废话,赶紧给我进去搬东西!”

然后她看向了祖小一,说道:“你也别想跑,赶紧给我进去,你们要是配合点儿,我保证你们今天只会受一点儿轻伤!”

话音刚落,只见祖小一脸色突然变得苍白了起来,蹲下身捂着肚子,最后在地上滚了起来,一边滚一边哀嚎。

“啊,肚子疼啊,肚子疼啊!公主,十分抱歉,我可能是吃坏了什么东西,要拉肚子,腹痛难忍,我先出去拉个屎一会儿就过来!”

说着,肚子还发出了一连串咕噜咕噜的叫声。

那一脸便秘,夹着屁股的模样像极了快要拉裤子的人。

阿特一脸震惊地看着他居然能想出来这么好的点子,为了不挨顿打居然连脸都不要了!

而青丘雨则是露出了一脸不可思议地表情,不疑有他,万分嫌弃地捏着鼻子看着他,挥了挥手。

未闻其臭,先听其声,就已经让人感觉很恶心了。

“走走走,要上茅厕就去远一点儿的地方,我警告你不要在桃林中解决,否则我一定废了你!”

“多谢公主!”说完,祖小一就捂着屁股像风一样地跳着跑着离开了。

那姿势别提有多搞笑了!

而阿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脱离公主的魔掌,而自己则是被拖着走进了府内。

眼中含泪,最后更是大呼祖小一救他。

只是这时候他已经听不见了。

暗中观察的两个妖王笑着摇了摇头,在他们眼中祖小一就是一个滑头的小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