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五十章 请你们吃饭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6341  |  更新时间:2022-07-26 23:42:52 全文阅读

新的任务牌很快就被送了过来,后面赶来看热闹的人又来了不少,加上在此期间陆陆续续过来的,最后试炼台旁边的狐狸差不多得有一千多个!

人一多这场面就变得有些混乱了起来,而且其中还有不少妖君级别的,所以他们根本就不在意青鸾的呵斥声。

他们又没有闹事,难不成这青鸾族的强者还敢为这点小事情教训他们这么多人不成?

人多了说话的底气也就硬了起来!

甚至有些桀骜不驯,脾气非常臭的和青鸾的同辈们产生了轻微的肢体冲突。

青鸾的几个妖王在劝说,但是没用,消停没一会儿又开始了,他们根本就不怕。有的胆子肥的更是妖王展开了口水战,虽然不至于侮辱他们,但是也把他们气得够呛!

这也得亏这是这里,这要是在白虎的领地内,早就不知道给扇了多少个嘴巴子了,他们可不会惯着这群狐狸。

这就充分地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脾气好也不完全是优点,缺点就是容易被人轻视,而这其中做的最过分的就是九尾狐族的人!

先不说这些小辈,就是九尾狐族的长辈也时常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言传身教,上梁不正下梁歪!

所以这下就轮到场内的两位妖皇发话了,她们俩也是被这么多的狐狸吵得不耐烦了。

两人先是将其中说话声音最大,吵得最凶,态度最恶劣的六个狐狸狠狠揍了一顿,然后派人将他们扔出了自己的领地,最后又吩咐下去禁止后面赶来的狐狸再踏进他们的领地内!

这一招杀鸡儆猴的效果非常好,过来看戏的狐狸们顿时变得非常老实起来,一个个各自找地方做好,当一个安安静静地观众。

没有人敢对妖皇说三道四!

留在这儿的人不禁对那六个被打成猪头的家伙开始怜悯起来,他们这一顿打想来是白挨了,就算回去告状,他们的长辈也不会过来找回场子。

无论哪个王族,妖皇的威严都是不容挑衅的!

....

涂山兴拿到任务牌后看了看,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然后就是一阵狂喜。

他从地上一跃而起,双脚一跺,直接冲上了试炼台。

“祖小一,原来你不过是小妖境界,看来你刚刚打败青丘午一定是用了什么强行提升实力的办法吧!”

“立刻上台来,让我好好教训你一顿,让你知道九尾狐一族的尊严是不容践踏的,给我滚上来!”他嚣张至极地发出吼叫。

而在下面的祖小一还在和云霜语说这话,好像根本就没把他的豪情壮语放在眼里。

“那只来报信的小侍女为什么让我们一定要迎战呢?这青鸾的领地这么大,随便找个安静的地方呆着不理他们不就好了,这样我们还能好好修炼一番,或者还能好好谋划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

他发出疑问,因为他想了一会儿后觉得这种战斗的意义其实并不是很大。

“我觉得有可能是青鸾和我狐族之间达成了协议吧!要不然就是陵寰前辈和青鸾的高层说了什么,也许这是让我们呆在这儿的条件,更多的我就不是太了解了!”

云霜语觉得祖小一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总感觉自己不应战又不行,或许是为了狐族的面子吧!

总不能让青鸾觉得自己所庇护之人是一个胆小鬼,连同族小辈的挑战都不敢答应。

“好了好了,你去吧,那个臭小子都在上面喊半天了!”云霜语轻推了一下他的肩膀。

“好吧!”

无奈地祖小一再次飞上试炼台,只是这一次他决定慢慢打,最好能一直拖到青鸾将这些家伙赶出去的时间,任务牌不消失,他也就不用那么麻烦地一直换对手了。

“你磨磨唧唧地在干什么,难道想认输?在我的手下岂会让你有认输的机会?我还等着把你们带回去,完成任务拿到奖励呢!看招!”

说着,涂山兴一声长啸。

不做过多废话,身形暴起,妖气疯狂倾泻。双手变成阴寒狐爪,掏向祖小一的心窝,空中发出一道刺耳的摩擦声。

幻术也在同时展开,只见他双眼内迸发出浓郁的粉色光芒,一道迷幻之景瞬间将祖小一包裹,扰乱神识,迷惑心智,袅袅红雾在空中飘散似要让他沉沦其中。

一个充满情欲气息的舞池出现,上面挂着丝绸纱帐,里面有漫及腰身的清澈泉水,水面撒着无数花瓣,香气扑鼻。

无数婀娜多次的美女在池内翩翩起舞,她们衣着暴露,面带红润·之色,媚眼动人,跳动着诱人的舞姿,抖动着那让人欲·火不止的身躯。

伴乐奏响,整个幻境穷奢极欲,宛如帝王的后宫!

“涂山兴这家伙的幻欲之术修炼的还有点儿东西,这家伙看来没少身临其境的感受,啧啧啧!”

“那小子危险喽,这幻术除非意志异常坚定,要不就是神识非常强大之人才能摆脱。这小子就是个小妖,没救了!”

“就是,你看你看,这小子都不动了!”

“青丘午那个家伙也不知道天天干什么,连幻术也不好好修炼,要不不早就拿下他了?”

....

下方观看的九尾狐们纷纷开始小声交谈起来,话里话外都在为自己的血脉感到自豪,毕竟这幻术在他们心中那可是一项大神通!

围观的青鸾嗯也同样有着这般想法,现在看祖小一痴痴傻傻的样子,明显就是中了幻术之后的表现,如果不能清醒过来,必输无疑!

唯有一些妖王境以上才会发现一点端倪,不是表面那么简单,这小子有点假!

云霜语倒不是很担心,祖小一虽然没有经历过幻术的攻击,但是却能抵抗住她的魅惑,那可比这小小的幻境强多了!

但是这个不能不重视起来,如果是族内的高手施展的话,那可就完全不一样了,天地之别!

看着眼神迷茫,脸上露出痴傻笑容,彻底迷失在自己幻境中的祖小一,涂山兴的脸上露出了得逞的奸笑。

他的幻术就是为了针对男人而修炼的,为了增强幻术的现实感,他可是下了血本。不仅花了很长时间在族内的幻塔内修炼,而且还找了很多女人陪同修炼,这每次都要花出去接近上千的灵晶!

怎么可能没效果?

“死吧,祖小一!”

眼看自己的利爪就要刺进他的胸膛,令他没有意料到的事情发生了。这家伙的身体居然扭了一下,走到了旁边,攻击直接落空。

“怎么回事儿?怎么可能失误?”

涂山兴有些困惑,明明已经被自己的神识锁定了才对,这闪避的时机也太巧了,刚刚好?

没关系,不就是失误吗?再来!

冷哼一声,右手握起,一记重拳挥出,朝着祖小一的后脑勺打去。

妖力汇聚,白光闪耀,一道妖狐幻影出现在拳上,张开大口咬了过去。三只狐尾唰的一下全部伸出缠绕在他的身躯上,让他动弹不得。

这下绝对不会再出现刚刚那种低级错误。

他感觉自己的拳风已经触及到祖小一的脑袋了,得手了!

“哈哈哈!九圣灵珠,你是我的了!”

涂山兴开始激动狂吼,拳中的力量再次加大,得意忘形下丝毫没有意识到这力量已经到了能够威胁生命安全的地步了!

就连天上的裁判老头也不禁皱起了眉头,这个九尾狐的小子太张扬了!

他并不能看出祖小一此时的状态,所以在犹豫着要不要出手制止一下,万一这小子被打伤或者打死了,那陵寰前辈那儿可就不好交代了!

正当他准备出手的时候,一道声音传入脑海,那捏印的手又松开了。

轰!

一声巨响,力量轰击在祖小一的脑袋上,然后又延伸至后方的小山上发出猛烈的震动,无数碎石掉落。

“哈哈哈,小子,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

随即他四周挥了挥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就像是在炫耀自己的胜利!

然后看向天空上的青鸾老头,开口说道:“前辈,我已经胜利了,为何还不宣布?”

涂山兴一脸自得的质问。

老头看了他一眼,单手一指,冷声开口说道:“瞪大你的眼珠看清楚,你打到什么上了,谁告诉你赢了,你自己封的?”

听见此话,涂山兴的脸色顿时一僵,转过头看向那烟尘四起之处,里面模糊地好像是个大石头的轮廓。

心头一凉,这怎么可能,刚刚那触感明显已经打到了才对,如何逃脱的?不可能,一定是障眼法!

他不相信,有幻术加身,这小子怎么可能在没有被自己发现的情况下挣脱束缚。

沉下脸,随即利爪连连挥出,妖力凝聚成一道道数米长利刃向前方轰去。

试炼台上不断轰隆声响。

下面的众人看的是一脸的莫名其妙,他们都在奇怪,这涂山兴到底在打什么?祖小一不是站在他的后方的树枝上吗?

“行了,别打了,眼神不好就算了,连神识也不行,你学什么人家上来比试,还想打败我得到九圣灵珠,你这辈子怕是都没机会了!”

后方的祖小一终于开口了,满满地嘲讽。

“什么?”

涂山兴猛然回头,迅速后撤,四处跳跃最后站在了山峰之上。

看着祖小一毫发未伤的模样,沉声问道:“你是如何摆脱我的幻术又是如何那瞬间挣开束缚躲避攻击的?”

“呵呵!”

祖小一淡笑一声,说道:“我不想跟你解释,你能拿我怎么样,赶紧把你的会的功夫都使一遍,否则到时候别说我没给你机会,我都没出手!”

说着他举起自己的双手晃了晃。

“混账,你在藐视我吗?看来我不动点真格的是不行了!”

说着,涂山兴大怒,伸手掏出了自己的武器。一双圆弧形的刀刃,刃口有着两道弯曲的放血槽,内侧有着可以转动的圆形握把,中间有着铁链相连。

妖气包裹全身,气势冲天而起,半妖形态!

“我就不信你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躲过去!”

他一声怒吼,抓住半月双刃狠劈了过去,一道霸道的数十丈刀芒破灭沿途的一切障碍。

“这就是你的真格儿?也不过如此嘛!有没有更厉害的?不过你会用武器!这倒是让我挺惊讶!”

在他的潜意识中,认为像涂山兴这种弱小的妖兽应该都是用自己的爪子,牙齿进行攻击才对。

涂山兴吼道:“愚蠢之徒,不要拿我们祖地内的人和外面那些不入流的妖兽混为一谈!”

嘣!

祖小一脚下的石盘被劈成八瓣。

“哪里走!”

轰!

战斗在持续,两人在这高空的试炼台上你来我往,拳脚相加,空气爆响,残影频现,整个试炼台的障碍物都免不了被波及,有的如磐石般屹立不动,有的就像豆腐块一样被轻易打碎。

祖小一一手灵力成剑,与那刀刃相碰不断发出铿锵之音,另一手幻化成凤爪不断打出,威势收敛,神火仅仅覆盖掌心,上面有一条条的金色细纹像是掌纹一般,层层堆叠。

他在想着是不是可以趁这个与人对战的机会修炼一下那凤凰的凤凰印!

不过现在只能单纯地将神火的力量不断凝聚于掌中,不断压缩形成一道道的神火纹络,最后以神识模仿记忆中的凤凰印,操控纹路化为“凤凰”两个古字!

这两个古字拥有大道加持的威力,就算他现在不能领悟大道,但只要轰击出,便会有毁天灭地之威!

这是一个不断尝试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随时会发生失败。

以至于现在手心都是一片乌黑,有的地方皮肉翻卷,无数细微血管如同岩浆裂缝般遍布,这都是压缩神火失败后被灼伤的痕迹!

神火湮灭产生的力量太恐怖了,若非他有祖龙身和虚无体在硬抗,大半个身子都会被焚灭。一

边战斗一边修炼凤凰印,只能说天下也仅此他一人而已,太儿戏了!

而对面的涂山兴就是想破脑袋也不会猜到他在想什么,居然在拿他当陪练?

因为现在他的手已经被那凤凰印的力量震得裂开,鲜血不断流淌,而且刀刃上满是乌黑的爪印和细密的缺口。

在全力一击数次被挡下后,他的内心已经产生了严重地怀疑。

这小子怎么回事儿,力量竟如此惊人?

而且与他久战,居然没有疲态?

这真的是小妖?

他有点好像上当了的感觉,任务不对劲!

但是目前来说这点儿困难还不能让他退缩,即便打的很累。他在找机会,幻术在不断酝酿中,只要祖小一有破绽就立刻让他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对先前幻术未中的情况,涂山兴他自己也小小地总结了一下,很有可能是在祖小一有防备的情况下,距离过远,幻术有延迟。

只要近距离展开,一定没问题!。

身后三条狐尾白光闪耀,灵活万变,配合手中双刃展开密不透风的攻势!

....

这略显怪异的战斗让不少人再次起了疑心,这祖小一什么情况,说是劣势吧,这么久都没有输,说是优势吧,一直都没有反打的机会。

慢慢地开始有狐狸感到无聊起来,不断抱怨。

这都已经打了多长时间了,怕是有一个多时辰了吧,怎么还没结束,他们还等着上场呢!

“不对劲啊,这小子是不是在拖时间啊!”有人大喊了一句,将其他人的注意力给拉了回来。

....

天色渐暗,已经有很多青鸾离开了,他们可不想浪费时间在这儿等。

祖小一什么招式力量也没展现出来,他们本来想还想看看这个能被留在族内的家伙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例如开头出现的展翅凤凰!

结果屁都看到。

云霜语从开始祖小一那拖延性的防御和浅尝辄止的攻击就看出他的意思了,目前来说这确实能算上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这些人来的太突然了,她并没有想到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

这时,在她的身后,虚空一阵晃动,一个小女孩悄悄出现,只有两位青鸾族的妖皇感觉到了她,向这边笑了笑。

小女孩拉了拉云霜语的衣袖。

“嗯?你是?”

她扭头一看,十分惊讶,这个小女孩是谁?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后的?怎么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姐姐,一会儿等结束后,跟我一起吃个晚饭吧!再把那个家伙带上,我觉得他很有意思。”她左手指着祖小一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吃饭?”

云霜语没想到这小姑娘会说出这样的话,平白无故地为啥要喊他们两个去吃饭?这难不成青鸾族中的某个少年天才,想认识他们一下?

她弯下腰,摸着她的头笑着说:“小妹妹,不好意思,我们最近麻烦很多就不去了,晚上回去后我们还要去商量一下接下来要怎么办。等我们解决了麻烦事后再和你吃个饭,好不好?”

不得不说,云霜语哄孩子很有一套。

“哦!”

女孩看上去有些泄气,不过又开口说道:“没关系的,我跟我爹说过了,如果你们有需要的话,他可以帮你们一把,不过前提是那个人要陪我修炼几天!”

云霜语啊了一声。

“祖小一,你为啥要他陪你修炼?”

小女孩摇了摇头,凑到跟前来说道:“这个是秘密,不能说的!”

一股淡淡的清香传来,好像是是世间最美好的味道!一种很上头的感觉,就算是云霜语也不禁有些恍惚。

“嗯....既然是你的小秘密那我就不问了。”

“你叫什么名字呢?你爹爹又是你们族内的哪位前辈?”

小女孩笑道:“这个就不是秘密了,我叫曲心,我爹就是族长!”

“啊!那你不就是青鸾小公主了嘛?”

云霜语捂着小嘴,这次是真的惊讶了,这小女孩竟然是族长的女儿!

太让人惊讶了!

居然连青鸾一族的族长都惊动了,要是有这等人相助,那他们行事可就方便多了。

刚还头疼呢!

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帮了大忙了!

三大王族内,就算是妖尊境界的强者在某种程度上也要尊重并听取族长的意思,这都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

不过族长的女儿为什么会找祖小一陪她修炼呢?

整个青鸾一族高手多的是,妖王妖皇哪一个不比祖小一有资格?要实力有实力,要见识有见识,更重要的是只有本族人才会更了解本族人的修行方法,祖小一他懂个屁,自己都顾不好自己。

“对呀!嘻嘻,我是特意赶过来告诉你们的。因为我爹在跟白虎族的一位前辈在说话,好像气氛挺沉重的,要不然他就会跟我一起来了!”

“白虎,哪位白虎前辈?”云霜语皱着眉头问,不会是他吧?

“我不认识哎,我听我爹说他好像叫监戈!看上去就很凶的样子,我都没仔细看他长什么样。”

“真的是他!”

云霜语激动了起来,没想到他也到这儿来了,是来帮他们的吗?真是想去见见他,好多年了!

看见面前的小女孩在疑惑地看着自己,她稳了稳心神,笑道:“公主,我们这儿一时半会儿估计还结束不了。要不然你先回去吧,我们可以等会自己过去!”

曲心摇了摇脑袋,转过身看着试炼台说道:“没关系,我可以在这里等一会儿。反正最多半个时辰,太阳就要完全下山了,领地封闭后我带你们去吧,因为你们应该不认识要去哪儿吃饭!”

云霜语点了点头。

只见曲心传音给了那台上的裁判老头,老头先是一惊看向这边后点了点头,然后有传音给了祖小一。

正在拖延时间的祖小一露出了笑意,扫了一眼下方,看到了那个站在云霜语旁边朝他挥手的小女孩,眨了眨眼睛!

半个多时辰吗?很简单,就是对面这个狐狸好像撑不住了。

涂山兴抓住小山上凸起的一块岩石,整个身子趴在上面,大口喘着粗气。武器已经被打碎了,他也坚持不下去了,体内的妖力差不多耗尽,就是神识力量也将近枯竭。

在他的疯狂的进攻下,对面的家伙居然连衣服都没破,真是奇耻大辱!

看着胸前的那一记焦黑的掌印差点打碎整个左胸,他现在真想冲进族内的任务堂内大骂到底是哪个混蛋发下的这个任务。

可惜他不敢!

“看上去你好像坚持不下去了?要不要给你时间休息恢复一下,要不然交出任务牌趁早回家?”

祖小一笑着问道。

这是先前涂山兴对他说的话,现在原封不动原路奉还!

涂山兴听到这句极具讽刺意味的话,怒气再次升起,右手一用力直接将那块山上的石头给掰了下来。

这要是放弃了任务牌,他以后在狐族内就抬不起头了,会成为永远的耻笑对象!就连他的家人也会受到连累。

不,他不会放弃的。

一个猛跳,落在了前面的一块残破的石盘上。

“小子,这是你逼我的,今天不拿下你,我誓不回族!”

说罢,一声狂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