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我只是来看一看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6774  |  更新时间:2022-07-02 23:19:27 全文阅读

门口设有检测身份的阵法,只有拥有学府令牌的人才能自由出入。

祖小一在观察了一会儿后,得出了一个结论。检测阵法发出白光的应该是外府的学生,蓝光的应该会是内府的学生,至于黑光的应该就是老师了。

他在经过阵法的时候居然冒出来的是白光,这就让他有点儿奇怪了,难道九公主说的话没起作用?

进入学府后是一条宽敞的大路,道路两边绿树成荫,花草相伴。

大路两侧有数条岔道,而在每一个分叉口都有着指路的标牌,这给他提供了不少方便。

学府里面和外面的差距还是蛮大的,最起码这里面要比外面干净整洁的多。

“这位学弟是新生吧,你的心还听到的嘛,这都开学四天了你才来!不过没问题,谁让我们这儿自由呢!”

祖小一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回头一看,是一个笑容可掬的胖子。小眼睛眨巴不停,到处乱瞟,一看就别有心思。

“你是?”对于突然搭话的人,祖小一都有着超乎常人的警惕之心。

胖子咧嘴一笑,说道:“我叫王林,是二年级的学生,看你进来四处张望,就知道你是第一次来这江南学府。怎么样,需不需要我的帮助,我可以免费带你参观一下认认路!”

祖小一有些好奇,这世上还有这么好心的人。

“带路?谢谢,我想应该不需要,这儿不都有路标吗?我可以自己走!”他摇了摇头回绝了胖子。

说完径直离开。

胖子没想到自己的热脸居然贴了冷屁股,顿时有些尴尬,但是他急忙小碎步追了上来。

“这位学弟,不要着急拒绝我嘛,是不是,你初来乍到,可不止熟悉道路这么简单,还有一些常识啊,规矩啊,这些对你以后在这儿的生活可是大有帮助!”

祖小一听到这话,来了一点儿兴趣,这学府内能有什么规矩?

搞得好像不知道就无法在这里存活下去一样!

“哦?看你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说来听听好了!”

王林嘿嘿一笑,手一伸在祖小一的面前摊开。

“你这是什么意思?不会是想让我给你钱吧?”

祖小一停了下来,带着怀疑地目光看着他。

“哎?这位学弟,你很聪明哦!这就是学府内的第一个规矩了,凡是请人办事那一定要付钱才行。哪有白来的消息,是不是!当然了,如果对方是自己的朋友或者是同一个组织的人,并不要这的花销!懂了吧!”

他一脸猥琐地解释道。

“嗯...你说的也算有点儿道理吧!不过我得先问问你要收费多少,再决定要不要去购买你的消息!”

祖小一有些无语,这家伙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我的收费是很便宜的,只要五千金币就能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怎么样,是不是很划算!”

“神马?五千金币,你干脆去抢好了,再见!”祖小一听到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那高调的声音和夸张的神情顿时引来一片注意。

真是敢说,虽然他现在身上有不少钱,但是花五千金币去买一些迟早都会知道的东西,太不划算了!

“哎哎哎!学弟别走啊,我这真不贵了,别人收费上万的都有!”

王林又凑到祖小一的耳边悄悄地说:“其实吧,实话告诉你,这个钱最主要是帮你找靠山的,新人在学府内没有一个靠山的话,无论是学习或者是修炼的话都会受到很多限制的!”

祖小一纳闷了,进来学习还要找靠山,难道会有什么危险不成?

“这是为什么?我不找难道不行?”

王林听后笑眯眯地说道:“想知道为什么?这个消息就值钱了!怎么样,是不是迫切地想知道学府内为什么会有这个规矩呢!那就要你大方一点了!”

说着,他又将他那肥手伸了出来,看上去有些恬不知耻。

祖小一想了想,决定先给他一半,于是拿了两张千元面值的金票和五百个金币出来。

胖子笑呵呵地接过一看,脸色就拉了下来。

“学弟,你这只有一半呐!还少一半呢!”

“我要的消息要在我听了之后觉得有价值才行,至于剩下的一半,完了之后再给你不迟!”

他也不是笨蛋,这胖子万一想糊弄他那不就亏大了。

“好吧!看在没生意的份上这次就让你一步好了。”他将金币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

“学弟你要去什么地方,咱们边走边说吧!”

“我的这块令牌好像出了点问题,我要去那儿解决!”祖小一拿出自己的令牌在他面前晃了晃。

“令牌出问题了?令牌能有啥问题?”王林显然没有想到他会问这样的问题。不是震惊,而是一般没人会在意这种小事!

学府发下来的令牌只有两个作用,一是证明自己的身份,二是在学府内行走的凭证,没别的用处。

“我刚刚走过大门的时候,它亮起的是白光,应该是蓝光才对!”

“什么?蓝光?我说学弟啊,做人要脚踏实地才行,蓝光那是内府学生的标志,咱们外府的都是白光!”

王林拍了拍祖小一的肩膀,语重心长地教育起他来。

他认为这小子一定是在异想天开,进入内府只有战力榜前十的人才能机会,竞争何其激烈?岂是他想进就进?

“不要好高骛远,据我所知咱们学府这次的招生中并没有能直接进入内府的天才,所以说你还是好好努力吧!总会有机会的!”

“...”

“没有?那你这消息也不灵通啊!我很怀疑你的业务能力!要不然你还是把那钱还给我算了,连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知道!哎!”

祖小一作吃惊状,那不可思议的表情唬得胖子一愣一愣的。

“不可能,真要是有绝对会公布出来!”

突然,王林反应了过来,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你是不是反悔了想找个理由把钱要回去?学弟,不要这么吝啬嘛,是不是,你怎么能不相信我呢?”

他搂着祖小一的肩膀信誓旦旦地说道。

“这样,为了以表诚意,我先告诉你为什么新人需要找个靠山,加入一个团体组织好了!”

“咱们修炼靠的是什么?资源,而且境界越高就需要越多的资源。”

“武器、功法、灵丹、灵药、修炼宝地,还有前辈的指导等等,是不是!”

祖小一点了点头,这句话说的没毛病。他虽然境界低了点,但是战力很强,这都是葬天塔带给他的力量,算是依靠兵器成长了!

见祖小一点头后,王林知道自己可以继续下一步了。

“三大学府内有多少天才,他们所消耗的资源更是难以想象,想要平均到每一个人的身上是不可能的!”

“所以有些强大的天才们就聚集起来,将近乎八成的资源占为己有,专供他们圈子内的人使用,至于其他的的人,最多只能维持生活而已!”

“虽然这种行为近乎强盗,但是学院的老师们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也希望培养出更多的精英。要知道咱们学府比起七曜和盛世来说,差就差在顶尖的天才这一块儿!”

“懂了吧!”

...

两人边走边说,犟不过祖小一的要求,王林带他来到了学府的招生办,透过门缝可以看到里面现在只有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头,翘着腿,一边喝茶一边看书。

王林站在门外对祖小一悄声说道:“这位是招生办的负责人,陈老!脾气非常臭,以前有人托关系来找他想让自己的孩子进入内府的,都被打了出去。我劝你还是不要尝试,免得等会被打的皮开肉绽。作为一个非常有立场的人,陈老可以说是秩序的化身!”

祖小一看着里面那个矮小的老头,不过是区区化血境三层而已,有什么怕的,再说了自己背后有人!

还不是一般的人!

“你就等着好了,闭好你的嘴巴,不要惊掉你的大牙!”

“切,学弟啊,等会我抬你走的时候是要额外收费的!两千金币一次,非常的划算哟。”

万林挤眉弄眼,幸灾乐祸地看着祖小一。

“放心,我是不会给你赚我钱的机会的!”

祖小一潇洒转身,推开门走进屋内,抽过椅子一屁股坐了下去。

“嗯?”

躺在椅子上的陈老听见动静,缓缓移开面前的书本,目光直视祖小一。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没规没矩,谁让你进来的?”

他目光如炬,面色微沉,声音虽然苍老但是却有着难以令人抵抗的威严。

“陈老,我是学府的新学员,今天来是找您有事儿的,因为您发下的令牌有问题!”

老头听闻后将双脚从桌子上放了下来,合上手中的书本放在一旁,端正身体挺直腰杆,一脸的严肃。

“令牌出问题?令牌能出什么问题?难道你将令牌弄坏了?令牌是身份的象征也代表着我江南学府的门面,这次看在你是新生的面子就算了,五百金币换一个新的!”

“如果再有下一次,一万字的检讨书!”

说着他弯下腰从右边最下面的的抽屉拿出了另一个崭新的令牌。

“你叫什么名字?”

老头低着头,单手在令牌上虚点两下,一道光芒射入令牌,就像是一把钥匙打开了令牌内的身份识别阵法。

“你叫什么名字?”

祖小一将自己的令牌放在了老头的面前,说道:“不,陈老,我说的并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我的身份错了,我应该是内府的学生而不是外府的学生,你给我换一个吧!”

啪!

一只满是皱纹的大手直接拍在桌面上发出一声震响,老头猛然起身,化血境的气势顿时爆发开来,桌上的书本纸张纷纷被冲散飘落到空中!

他面带愠怒之色呵斥道:“小子,又是你哪个长辈让你来找我的?我现在明确地告诉你这江南学府的内府不是打个招呼就能进的,谁都不行!”

“趁我现在还没发火紧滚蛋,警告你一句,不要想着投机取巧,在这儿一切凭实力说话!”

祖小一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是谁让我来的吗?我劝你还是先听一听的好!虽然有时候守规矩是件好事,但是有的时候就显得有些迂腐不通人情了!”

“滚!”

这一声咆哮包含愤怒,几乎将附近所有的老师和学生都吸引了过来,大家都在猜测这又是哪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家伙在作死!

“这小子谁啊?居然惹得陈老这么生气!”

“我不知,我也是才来!”

“那个胖子,赶紧从墙上下来!你是不是认识这个学生?”

“...”

“嘿嘿,一面之缘,我不是很清楚!”

“....”

整个房子都在震动,外面偷看的王林被这突如其来的气势直接震飞砸进身后的墙壁,在来人后不得不尴尬的跳了下来躲在后面。

屋内,音波阵阵将墙壁撕裂开一道道的缝隙,顶上的水晶吊灯不断摇晃,哗哗作响,仿佛下一刻便会坠落,

空气中弥漫着灰尘,数张桌椅直接碎成好几截!

陈老一手指着门口,气的眉毛直跳。

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居然还有这么不开眼的的小家伙,竟然拿话威胁自己?

祖小一看到这老头这么冲动且顽固,有些无语!

说他尽职尽责吧,确实不错!可以说是做的非常好,严守纪律和道德底线,为人师表堪称模范!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这就很容易得罪人了!

说句不好听的,这老头如此实力混到现在就落得个招生办负责人估计肯定和这臭脾气有大大的关联!

“哎!陈老不要生气嘛!或许你应该好好看一看我的令牌,也许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哦!到时候再赶我走也不迟,是吧。万一你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信息就不好了!”

祖小一面带笑容再一次开口强调。

陈老看见这个依旧坐在自己面前的小子,有些惊讶,在面对他如此强大的压力下神情还能如此淡然,难道某某个低调的绝世天才?

他看着祖小一说道:“好,既然你屡教不改,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来历。到时候别怪我下手无情,把你吊在潜修楼前示众三日,并且告示整个外府的学生!”

说着,灵力在手指缠绕点在了令牌上,顿时白光外放,祖小一三个字冒了出来,下面还有着他的修为和来历,当然这些都是虚的。

老头那愤怒的表情在看到这三个字后就僵住了,他知道这个名字。

那可是校长亲自来打过招呼并且再三强调要注意的人,昨日又传下了消息,通知了所有学府各个部门的管理,将他破格升为内府弟子,并且只要他有任何需求就一定要满足!

只因为这是九公主下达的旨意!

很惊人!

这个消息没有传开也是不想闹出太大的轰动,要不然一定会学生或者是一些外人在后面捣鬼。

要是一般的人还好说,但是这种有皇室成员在背后撑腰的家伙,他是惹不起的,就连江南学府也惹不起!

这不是他能说话的主儿!

就算他内心十分看不起这种靠关系进入内府的人,但是这一次他是真的没有能力去插手。

空气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他叹气一声,手中光芒闪过,一块崭新的内府令牌出现在手中!

椭圆形,通体呈现漂亮的紫色,像是由玉石所铸,周围一圈用淡青色的颜料润色成渐变纹理。

正面有着“江南”二字,后边则是一朵红绿色的莲花,握手有冰凉的感觉,这似乎有静心凝神的功效!

外府的令牌简直和它没得比,就是一个方形铁疙瘩。

...

外面的人看着这一幕都惊呆了,尤其是呆在人群后面的王林,现在已经挤到了前面,瞪着那双小眼睛趴着门缝盯着那块发着紫光的令牌,直呼不可能!

一众人私下议论纷纷,既包括祖小一的来历也包括陈老的举动。

“天哪!”

一些老师都不敢相信一向公正无私的陈老居然会给一个不知名的新人内府的令牌,铁面无情的背后也有徇私的一天?

有内幕!

暗中交易,真是龌龊,果然是人都不能免俗!

一时间,陈老刚正不阿的伟大形象在众人面前急速下降,真是一招错毁终生!

...

“好了,拿了之后赶紧滚,老夫最看不起你这种走后门进入内府的人。皇室的命令我不能不遵守,但是这并不妨碍老夫鄙视你!走走走!”

说着,他就一脸嫌弃地走过来推攘这祖小一,要将他赶出去。

谁知祖小一不仅没有走,反而站在原地拍着他的肩膀说道:“陈老,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事出必有因,说不定我进入这内府会给这江南学院带来不一样的发展,看事情不能只看一面嘛!”

“哈哈,是不是!那我就告辞了,多谢!”

他将令牌收起后,笑着走了出去。

结果发现门外多了一圈围观的人,而且全部安静地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他,这倒是把他吓了一跳。

胖子王林面带兴奋,这件事传出去绝对会引起学府的轩然大波。

“学弟啊,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教教我,我也想进内府!我可以给你钱,说吧,你想要多少直接开口,就算我去卖也一定能给你赚来!”

他搂着祖小一的肩膀,一副好兄弟模样,那小表情就跟花开了一样灿烂。

“你就别想了,这只能算我天赋异禀,别人学不来的!哈哈!”

话音刚落,站在人群中的一个长得帅气,头发遮了半张脸的小伙就开口了,带着酸溜溜的语气说道:“有什么得意的,又不是靠实力争取来的,走后门进的内府迟早要被踢出来!”

“就是,你叫什么名字,就连战力榜上不了,有什么资格进内府?也好意思在这儿嬉笑!”又一个女子开口了,嗓音尖细,长着一副刻薄脸,眼中尽是对祖小一的厌恶之色。

“小子,我劝你不要太得意,这一届的新生根本就没人有这个实力进入内府,你想投机取巧走后台?你将会成为大家的公敌,等着吧,有你好瞧的!”

“他都能进内府,那咱们要是将他打败的话岂不是更有资格?”

“说的对!”

...

外面一时间吵了起来,有人更是跑出去想将这个消息立刻散布出去。

每一年,外府只有在年末考核上,战力榜上前十名的强者才能进入内府修行,每个人都在激烈的竞争。

这才刚刚走一批,他们是多么的不容易,终于熬出头了!

苦苦坚持一年,时刻激励自己不被人打败才能得到这个机会,而现在居然有人这么轻松就得到了进入内府的资格。

这怎么能不让人气愤!

....

很快,新生走后门进入内府的消息不胫而走!

外府的学生之间直接轰动了,他们不服要找祖小一挑战。而内府的学生中也发出了声音,要好好教训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可是让人奇怪的是,学府的高层并没有任何解释的苗头也没有要进行劝阻的样子,似乎在默许这种行为。

在某些别有用心之人的造谣下,祖小一的往事也被翻了出来,事态愈演愈烈,他很快就成了众矢之的。

可惜,这些都是一天之后的事情了!

...

祖小一看着这些对自己充满敌意的学生和老师,甚至有些口放厥词出言侮辱,眼神顿时冷了下来。

在这里的很多是城内一些小世家或者是一些小家族的人,前小半辈子都是过得平平安安,没有大灾大难,顶多和周围的圈子发生点摩擦。

在这儿有了靠山之后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他们是不会知道经历过真正苦难折磨的祖小一是有多么的可怕!

所以他直接出手教训这群口无遮拦的家伙,反正他也不担心,反正有九公主给他撑腰。

单手举起,凤凰之火蹿出!

轰!

五指张开,金黄色的烈焰在灵力的倾泻下直接形成了恐怖的流焰瀑布,将这里所有的人都笼罩其中。

霸道的凤凰之力无人可挡,即使这其中有锻骨境的老师,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一样重伤!

前面的房屋直接爆散,所有人都被打飞了出,身上燃烧着不灭的火焰,看上去十分凄惨!

不把他们打个半死,这些碎嘴的家伙是不会长记性的!

陈老想出手阻拦但是来不及。

招生办外面的人全都惊停下震惊地的看着这爆炸,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身旁的王林被这突然的攻击直接吓傻,这家伙胆大包天,竟敢在公共场合动手打架?这可是犯了学府最大的禁忌!

但是更让他惊悚的是,这小子看上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实力为何如此恐怖!

这最起码得有二十人吧,竟不是一招之敌?

祖小一抬起脚步,地面的火焰自动消失在体内。

他冷笑着来到一个女子的身边,掐着她的脖子将她拎了起来,这就是刚刚叫的最凶的人。

她被火焰烧的惨叫不断,此刻更是出气多进气少!

头发直接消失,白皙的脸颊此时一片模糊,身上更是一片焦黑,哪还有少女的靓丽模样。

“既然你想知道我的名字,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好了,我叫祖小一!”

“话想怎么说都以,但是你要承担地起这个后果。不要意图那你身后的人来要压我,没用的!”

“你会后悔的...”

“哼!”

他扔下这个女人,然后又走到路边圆形石墩边上的一个男老师的身边,蹲下身看着他。

“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会杀你,在这所有愚蠢的人中,你是唯一一个对我暴露杀意的人,虽然很轻微,但是我感觉到了!”

“对于敌人,无论是谁,我是不会留手的!”

“安心的去吧!”

祖小一走开,只见那地上的男子胸膛赫然出现了一道贯穿心脏的伤口。

他有些奇怪,这学府中怎么会有人想杀他?

“各位,看来你们并没有打败我的实力,我今天会在这里待一天,有不服的人尽管来找我!”

“但是记住,错过今天下次一想找我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毕竟今天我只是来看看!”

“哈哈哈!”

祖小一挥了挥手,示意后面的像雕像一样凝固的胖子跟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