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是谁在造谣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6790  |  更新时间:2022-06-28 22:51:57 全文阅读

祖小一离开遗址之后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他回到苍岚城之后才从他人的口中得知在边陲之地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黑龙皇朝设下埋伏意图狙击天璇三人,取得遗址中的宝物,结果狙击之人却被反杀大半,纯纯偷鸡不成蚀把米!

两天后,琐事处理完毕他回到了纳海楼。

云霜语的桌前摆放着《万化血灵典》和血菩提。

她一脸的惊讶之色,她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真的能将两样东西全带回来,这可以算得上是血煞宗最难得到的宝物之一了!

仅是外面的宝物就让那么多人争的你死我活,她很好奇祖小一是用什么方式得到这两个东西的。

“既然你都带了回来,那我也不会食言,等过一阵子,我挑个合适的日子自然会带你去!不过你最好做好准备,人类去了哪儿和寻死没什么差别!”

“尽快吧!其他的就不用你担心了,我自有分寸!”祖小一说道。

“不过你别忘了,你还有我一个承诺没有完成!”她手捧脸颊,眉毛挑了挑。

“嗯,我知道!”

这时,云月儿咋咋呼呼的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娘,祖哥哥,大事不好了!”

“你干什么这么慌慌张张的?”

云霜语一声轻喝,这丫头一点礼仪也没有,也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

不过云月儿显然没有在意这些事情,她径直来到祖小一的跟前说道:“祖哥哥,皇朝的九公主还有天璇姑娘要来,有人传话说她们要见你!”

“什么?”

云霜语一惊,神色变得有些紧张,瞬间起身问道:“她们还有多久到?”

这可不是小事,这两人可不能怠慢!

一个身份尊贵,一个实力高绝,谁能得罪的起?

而且这两人的到来也意味着会有高手在暗中保护,一旦让他们发现自己的身份,那可就不妙了!

“他们还有多久到?”

“估计在半个时辰左右吧!是一个说话尖尖细细的男人来通知的,听说她们现在还在城主府里面!”

云月儿没有紧张,她倒是感觉很兴奋,皇朝的公主和大名鼎鼎的皇朝第一人要来这里,那一定会非常热闹!

“你先告诉下面那些管事,让他们把整个纳海楼打扫干净点,然后在门口贴出告示,说我纳海楼要关闭半日!”

“对了,交代完之后立刻回到我这儿来!”

云霜语急匆匆地说完后就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她要在那些人来之前做好万全的准备,她们母女俩不能露馅。

“哦!”云月儿也离开了。

祖小一本想去江南学府里看看,但是现在看来可能要过一会儿再去了。

他在椅子上躺了下来。

听说秦时雪去了七曜学府,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外府学生,但是也足以骄傲了,秋石城秦家应该也会因此得到不少赏赐吧!这回可风光了!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传来。

“进来!”他回了声。

“你怎么来了?”祖小一看着进门的孔令杰,有些意外。

“你没出去?”他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祖小一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呢,这不等会儿公主和天璇姑娘要来吗?我在这儿等着迎接他们呢!”

“外面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孔令杰正色道:“从血煞宗回来的人在暗地里造谣,说你是血煞宗的余孽,利用两大皇朝的人夺取曾经的宗门至宝!”

“啊?”

祖小一哑然失笑。

“这么离谱?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谁想出来的?造谣也不造个像样点的!有人会信吗?”

他摇着头,有些无语。

“如果只是一个两个人说,那自然没人相信,但是现在有很多人都在传,这就让大家不得不信了?”

孔令杰在果盘里拿出一个苹果咬了两口,继续说道:“你打开阵法救了四峰上那些被困的人不假吧?还有当时在大家逃出血煞宗时,血喰曾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质问你在哪儿,这就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了?”

“怕是除了盗取宝物,也没有别的理由可以让曾经一宗之主如此愤怒了!”

祖小一乐了,能说出这些话的人脑回路绝对很奇特!

要是告诉他们真相,那还不得惊掉他们大牙?

“不用管这些人,说就让他们说呗,能把我怎么样?”祖小一觉得无所谓,难不成还会有人蠢到当街质问他是不是拿了血煞宗的宝藏,说话得有凭有据,要不然只会被人当枪使!

想来应该是在遗址中和他有过纷争的人,想报仇又打不过他,只能通过造谣试图引起公愤,借别人的手帮替自己报仇。

下三滥的手段而已!

孔令杰摇了摇头,说道:“既然有消息传出来那就不是空穴来风,我今天来就是给你提个醒让你注意一点儿。虽然你在血煞宗额遗址中几乎打遍通脉境无敌手,就算是锻骨境也可以抗衡一二,但那些人毕竟只代表着这皇朝的一部分势力而已!”

“其中比他们厉害的人还有!我们苍岚城尤其是在三大学府中,你知道吗,其实这次去参加血煞宗遗址的争夺,有很多人都不愿意去,所以就在暗中将自己的位子给换了下去!”

“为什么?难不成是怕死?”祖小一揶揄道。

“不,他们只是认为魔道宗门被世人所唾弃,抢他们的东西一是不一定能用,二是搞不好还会背上恶名!就像你一样,被人造谣是魔道之人!得不偿失!”

“正道之人都是十分在意自己的名声的!”孔令杰最后强调了一下。

“切,名声再好没实力算个屁?”祖小一翘着二郎腿,扣着鼻子,一脸的无趣。

...

两人又闲聊了两句,祖小一看着他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就问道:“怎么的,你来这儿是不是还有别的事儿啊?”

“找云大当家的?”

孔令杰摇了摇头:“不,我是来觐见公主和天璇姑娘的!准确地来说,我老爹还有其他三个家族的家主以及三大学府的校长和副校长都会来!”

“不是吧,来这么多人?要不要搞这么大的排场?”祖小一张着嘴巴,有些吃惊,这两女的不是来找他的吗?这些人来干什么?凑热闹?

“这都是礼节性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如果有机会得到那二位的赏识,能够前往皇朝都城修行的话,那可是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

“哦,另有所图!”祖小一笑了笑。

能理解!

谁不想一飞冲天,一鸣惊人呢?

...

纳海楼的伙计们正在积极紧张地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贵客。

地面被扫的一尘不染,又被拖的锃亮,最后铺上一层大红毯。

桌子上,窗台边摆的,吊顶下挂的都是华贵的装饰品,角角落落都有着鲜花的地点缀。伙计们都换上了新衣,每一个人都将自己的精神调整到最佳状态!

但就有那么一些不开眼的人不放过任何机会闹事!

一个穿着短袖,手臂上刻着狮纹的壮汉带着五六人,气势凶狠地站在柜台处,大声斥责畏缩在一个伙计身后的小侍女,就连上前劝阻的小管事也被拉到一旁踹了两脚。

退出去的客人们则是在外面看热闹,谁都知道这些人是来找茬的,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出头,因为这些家伙都是金龙大商行的人!

而且这些家伙实力不俗,为首的壮汉更是有着锻骨境二层的实力,剩下的几人也基本上都是通脉境,可以说是金龙大商行绝对的高手。

“对不起?对不起有用吗?我的八宝流云珠就这么被你摔坏了,你知道这个值多少钱吗?一千万,一千万呐!你就算给我打十辈子的工你也赔不起你知道吗?”

“赶紧把你们当家的叫出来,这件事不解决,没完!想关店躲避责任?我告诉你们,门都没有!我要让这西区的所有人都知道你纳海楼就是一个没担当的卵蛋!”

壮汉嗓门洪亮,神情激动,吐沫星子乱飞,整个门前大街都是他的声音。

小侍女被他吓得不断哭泣,根本就不敢多说一句话。

纳海楼的几名大管事和侍卫们都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如此嚣张,实在是让人恨得咬牙切齿。

今天下午又刚好有贵客上门,要是被撞见此等难堪之事,他们纳海楼的颜面何存?

要不是鉴于云大当家的教诲,除非她亲自开口,否则不能对客人动用武力的话,他们早就上去把这群流氓给打出去了,

“雷彪,你那不过是一个八色光珠,最多不过几千金币,少在那儿装模作样。这些金币你爱要就要,不要就滚。这里不是你们金龙大商行,什么便宜货都收,什么假冒货都卖,如果你继续这样胡搅蛮缠的话,就不要怪我们把你请出去了!”

一名身穿红袍的男人直接将一袋金币扔在他的面前,冷声道。

他名叫江政,是一名专业的鉴宝师,也是一名大管事。

这碎落在地的珠子他一眼就认出绝对不是珍宝八宝流云珠,不过是一点造假的把戏而已,这雷彪能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住他!

“八色光珠?放你娘的狗屁!老子这可是祖传的!”雷彪勃然大怒,猛地一拍柜台,直接将柜台劈的四分五裂。

轰的一声震响将一楼的其他人都吓了一跳。

“放肆!”

两边的侍卫当即出手,他们不能容雷彪继续胡闹下去!

“等一下!”

这时,二楼的楼梯口传来了一道声音,祖小一和孔令杰走了下来,他们就算是在顶层也听到了纳海楼外面的喧闹声。

“祖公子,孔少爷!”

江政看到两人后顿时心中有了主意,要是这两人能出手帮忙,这个无赖定然不敢再继续纠缠。

“什么事儿这么吵?”孔令杰问。

江政回道:“是这样的...”。

“嗯,我知道了!”孔令杰点了点头。

这种小事,不用云霜语在场,他也能解决。

下人有顾虑,他可没顾虑。毕竟孔家是纳海楼的商业发展的支持者,自然有资格处理一些有损纳海楼声誉的事情。

他来到壮汉的面前,瞟了眼后面的几个狗腿子,说道:“金龙大商行的?劝你不要在这里闹事,尤其是现在,要不然你吃不了兜着走!”

雷彪听后咧嘴一笑,伸出一根手指在孔令杰的肩膀上戳了戳,不屑地说道:“小子,你算哪根葱?不要在这里碍大爷的眼!除非你是专门过来对我进行赔偿的?不是的话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还想逞英雄,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在他的眼中,只有通脉境五层的孔令杰确实不够看!

然而还没孔令杰说话,祖小一就开口了:“你跟他废什么话,能动手解决的事情非要浪费口舌!”

说着,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他直接抽出黑剑,一剑向雷彪的脑袋砍了过去。

黑剑更重了,差不多得有二十万斤了。

“小子,你敢动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纳海楼这可是自找的,店大欺客,就不得不让你们长长记性了!”雷彪冷笑,他还真不怕打架。

伸手拦住一旁的几人,然后左腿一步向前跨出,右手成拳,猛地向祖小一的脸砸去。灵力成虎,呼啸而过。

嘭!

灵力爆散,雷彪直接被打退数步,拳上有血液流出。

他震惊了!

祖小一身躯向前迅速跟上,趁他病要他命!祖龙之力在体内流动,手臂泛着金光,一拳直接打向雷彪的心口。

强大的威势让雷彪感到心惊!

这是哪儿来的小子,怎么力量如此之强?立刻双臂并拢挡在身前,浑厚的灵力在体外形成一道防护屏障。

又是一声轰鸣炸响!

他的瞳孔急剧收缩,护体灵力竟直接被贯穿,双臂中传来一声轻响。

咔嚓!

他的手臂折了!这怎么可能,疼痛让他的脑门不断冒汗。

祖小一的拳上燃起火焰,威力再次暴增数十倍,雷彪直接被打飞出纳海楼。

后面的几名狗腿子都惊呆了,这谁啊,这么猛!

顿时,他们全部冲了上来,嚎叫着要替他们的老大报仇!

“交给你了!”祖小一走了出去。

孔令杰直接拔剑,凌厉地剑气疯狂肆虐,冰河出现,剑势瞬间压下,空气中弥漫着肃杀的气息。

一人直接吐血飞出,剩下三人被逼得后退数步。

“你是孔家的人?”其中一人终于醒悟。

“不错,我就是孔令杰!”剑指三人,纵然对面都是通脉境六七层的家伙,他也没有丝毫的畏惧。

三人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没想到孔家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在这里!

...

外面大街上,纳海楼前被人群围成了一个圈。

雷彪从地上缓缓爬起,上身衣衫被拳风撕破,头发披散。脸上没有了刚刚的嚣张,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凝重。

“你是何人?”他沉声问道。

纳海楼之所以不敢动手的原因,其一就是因为他是金龙大商行的人,打了他就相当于直接将两大商会的矛盾和争斗摆在了明处。

这对于现在势弱的纳海楼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我叫祖小一!”

“祖小一?原来就是你!”雷彪的眼中闪过一丝精芒。

“血煞宗的余孽,魔道妖人,人人恨不将你除之而后快,居然敢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世人的眼中!”

“而这纳海楼居然还敢包庇你,一定也是一处藏污纳垢之处!看来它离倒闭的日子也不远了!”

他看向四周的人们,大声地对祖小一和纳海楼进行爆料。

“各位,你们可能不知道眼前这个小子的来历,他可是百年前臭名昭著,为祸大陆的血煞宗的余孽!前几日,血煞宗的遗址被发掘,这小子为了夺得其中的宝物,利用其中的陷阱阵法坑害了无数正道修士。”

“他不是我苍岚城的人,而是南方秋石城的人。五年前,一个跑商的家族,上下几十人,全部命丧其剑下!无一人生还!”

“实乃罪大恶极!今天我雷彪就要为民除害,杀了你这个魔头!”

他高举双手,义正词严地宣誓。

围观的群众听到血煞宗一脸的茫然,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他们都没听过这个宗门。

但是当听到秋石城的时候,顿时一片哗然,他们其中一些人或多或少听说过五年前在秋石城发生的惨案!

于是,周围开始传出一阵议论之声。

“血煞宗你听过吗?”

“我没有,不过我听说过秋石城几年前确实有过一宗灭门惨案!”

“这个我也知道,我老舅家在那边,听他说过好像是个姓钱的人家,做生意的吧。”

“听说当时整个家族被杀的血流成河,冤魂不散,现在都成了鬼宅了!”

“咦~”

“如此心狠手辣丧心病狂,看不出来啊!真的是他干的?”

“难道真的是魔道余孽?”

...

听到众人的议论,雷彪的脸上露出了奸计得逞的笑容。

祖小一眉头紧皱,当年钱家被灭带来的恶劣影响没想到现在还有!

他自己倒是不会在意这些流言蜚语,但要是牵扯到纳海楼就有些过意不去了。

他剑指雷彪,说道:“如果你想利用舆论来对付我,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所做一切皆无愧于心,要不然我也不会光明正大的站在这里!”

雷彪冷笑:“那你就是承认了,魔道妖人,受死吧!”

全身灵力轰然爆发,上衣被彻底撕裂,壮硕的肌肉出现在众人眼前。

他掏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根盘在腰上的铁鞭,在空中挥舞发出阵阵尖啸声。“啪”的一下甩向地面,大片石砖直接化成碎片,留下一道深深痕迹。

铁鞭向着祖小一猛地甩了过来,不断变化,且角度刁钻,就像正在捕食的灵蛇摇曳着自己的身躯。

这时,祖小一扭头看向远处的天空,他的神识感应到有一群强者的气息正在靠近。

“战斗时还有空分神,小子,去见阎王吧,等你死了,你的宝物都是我的!哈哈哈!”

祖小一躲过鞭击后,雷彪双腿发力,直接冲到近前,伸手插向他的喉咙,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你就是典型的蠢货,先不说我到底有没有你们穿来穿去的宝物,就是有,你们也不可能拿到!”

祖小一淡淡一笑,身前出现一道火焰之墙,将两人隔开。

金黄色的火焰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雷彪的右手刚一接触就被火苗缠上,灵力被炼化吸收,钻心的疼痛从手掌传来,血肉直接消失,就连骨头也被烧的漆黑!

“什么?”

心中大骇,急忙止住身形,猛地后退。

眼看这火焰不断向自己的全身蔓延,他急忙调动全身的灵力,想扑灭火焰,但是无济于事,眼看危急关头,心一横,直接一指点在右臂,将右臂给扯了下来。

血液顿时喷涌而出,但是立刻被止住了。

地面上的断臂最终被火焰燃烧殆尽,连灰都不剩!

“混蛋,你这是什么火,居然敢暗算于我,我杀了你!”雷彪双目通红,怒发冲冠,失去一臂对他来说是多么大的损失!

不仅战力会大打折扣,就连日后寻欢作乐也少了大大的乐趣!

这时,东边天空出现一片阴影,云层之间传来阵阵尖锐的嘶鸣,转眼便来到众人头顶。

三只体型庞大,妖气冲天的巨鹰自高空缓缓降落,围观的众人纷纷四散离去,纳海楼前瞬间的空地瞬间被清场,只剩下这两人留在原地。

数道人影出现在地面上。

“这是...四大家族的家主,还有...三大学府的校长!”

“哇,他们怎么都来了!”

“前面那两个女子是谁啊,这么漂亮,居然能站在他们的前面!”

...

天璇带着九公主走到祖小一的面前,美眸转动看向对面的雷彪,轻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又是什么人?”

“哦!一个来闹事的人而已!不用在意!”他拍了拍袖子上的灰尘说道。

“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进去说吧!”

“行!”

...

对面的雷彪看到这么多大人物来了,顿时心中一喜,连忙跑到陈家家主陈亮面前开始诉苦。

“陈家主,您来的正好,还有各位前辈,你们一定要为民除害啊!这个祖小一隐瞒血煞宗余孽的身份混入苍岚城中,害死无数同胞。还有这纳海楼竟然知情不报,窝藏魔头,实属罪恶滔天!”

“我提议杀了祖小一以儆效尤,关了纳海楼已证廉明之风!”

他双膝跪下,以头抢地,态度十分诚恳。

陈亮听后,脸都绿了,他知道公主和天璇姑娘就是来找祖小一的,这么栽赃岂不是找死?

“雷彪,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位祖公子是你口中的血煞宗余孽。人头猪脑,还敢在这儿闹事,赶紧给我滚!”

雷彪抬起头,有些不知所措,“这这这...”

天璇听到后转过身,神色冷冽,看向雷彪问道:“余孽?哪里来的余孽?血煞宗的人时至今日已经全部死亡,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在造谣?”

九公主也看着四大家族的家主,说道:“皇朝内决不允许有魔道的存在,如果有立刻倾全力消灭,但如果有人想借此噱头引起动·乱,宁可错杀一万也不要放不过一个!”

“是!”

几人顿时眼皮直跳,冷汗直流,低头应道。

“我...我...”

雷彪结巴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既然几位家主和三位校长都不知情,那看来是有人故意散播谣言了。”

“璇姐姐,这种人还是杀了吧!”

九公主嗓音十分动听,但是在雷彪的耳中就像是死亡的序曲!

“不,你不能杀我,我知道...”

嘭!

他的脑袋直接爆开。

陈亮出手了!

“回禀公主,这雷彪乃是苍岚城中金龙大商行的打手,平常都不干一些正事。既然有此谣言,那他必定是其中一人。东区乃是我陈家所在,待我回去后必定彻查!”

“我等也是!”其余三大家主纷纷站出。

“嗯,你们知道就好!”

“璇姐姐,咱们进去吧!喂,那边那个叫祖小一的,跟我们来吧!”

....

待众人进入纳海楼之后,围观之人再次议论纷纷,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至于雷彪的尸体,很快就被巡逻的士兵给拉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