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五章 难以接受的事实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5348  |  更新时间:2022-06-07 09:23:43 全文阅读

来福客栈,二楼最里边的六号房内。

虚空裂开了一个小口子,祖小一探头探脑的向外张望了一下,然后又缩了回去。

“前辈,那个人真的走了?”

“当然,”

“真悬呐!差点就被发现了”

他拍了拍胸膛,心有余悸的撕开裂缝钻了出来。

要不是葬天塔能隔绝一切痕迹,他这儿会怕是已经被那追来的男人给找到了。

“什么人啊,这么厉害!”

他感受到那人身上涌动着如大海般深不可测的力量,比云霜语还要强!

真是见了鬼了,又跟他有关?

天色已暗,不适宜继续赶路,祖小一只能留在这儿休息一晚。

他坐在床上,看着帷幔上的血迹,心神回到塔中,受伤的云霜语正躺在第一层。

他摸着自己的脸和身上的伤口处,带着疑惑问道:“前辈,为什么我刚刚受的伤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自动复原了?难道是因为这座塔的原因?”

“不完全是,还记得我说过虚无体吗?想来应该是这个体质的变态能力,连我也只是听过它的传说,并未真正见过,你自己去好好体会。”

“虚无体,这么牛逼!”

“...”

祖小一看着衣衫破烂,大片春光外露的云霜语,一只手毫无顾忌地放在她那光滑的小腹,灵力覆盖其身体的每个角落。

“前辈,您不是说我把她体内的葬天之力收回来之后,她就会醒的吗,这都老半天了,她连脸皮都没抬一下。”

“把她弄出去,塔对所有的外来者都会有强烈的压制,并且出了肉身,她的灵魂也受收了重创,没那么容易恢复过来。”

“哦!”

心神一动,云霜语就出现在了床上。

“灵魂受创,那她要是一直恢复不过来,岂不成了植物人,那我还怎么让她带我去那什么祖地?”

“嘿嘿,前辈,要不然您出个主意帮帮我,教我怎么把她弄醒。”

他厚着脸皮朝她拱了拱手!

“这个很简单,我这儿有一门秘法,名为轮回转生术,专修灵魂不灭。”

“此法包罗万象,神鬼莫测,治疗这种小伤轻而易举。”

“不过也有副作用,每一次转生都会有魂飞魄散的危险,怎么样,要不要!”

“魂飞魄散?”

轻飘飘的一句话,祖小一听了直接傻眼,这也太恐怖了!

这个代价是不是太大了点,他要仔细考虑一下。

他有救人的心,即便是为了一个不太熟的敌人,但要是一不小心把自己送走了,那可就亏大了。

“轮回转生术乃是天地间最顶尖的秘术,你所认为的缺点只不过是因为你的境界和实力达不到修炼此术的要求。”

“男人就要果断一点,你怎么跟个娘们似的磨磨唧唧,我告诉你,葬天塔不是当你每次遇到危险都会出手帮你,你不多学几门武功增强自己的实力,迟早玩完!”

声音的主人见到祖小一这副不争气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天下豪杰英雄辈出,怎么偏偏就是这个家伙能拥有葬天塔!

没野心,没魄力,还没大志气!

哎!

也不等祖小一同意,秘术直接没入了他的脑海。

这波是强行喂食!

“啊!前辈,你这是作甚?等一下!”

祖小一有些慌乱,他还没准备好,连忙叫停,但是来不及了。

脑海中不断传来轰隆轰隆的声响,秘术符文在他那灵魂深处散射出无数符文,光芒相互连接,奇异的力量在孕育,一片深邃的微型星空缓慢诞生。

一个通体透亮的神武小人出现在星空之间,庞大的魂力如同风暴一样席卷整个星空,点点星光闪烁不停。

“嘭!”

祖小一的感知直接突破了极限,开始向身外蔓延。

这客栈中的所有人尽在眼底,思绪还在不断延伸,直至覆盖方圆五百里地才停止。

范围内的一切生命,他们的肌肉,骨骼,体内血液的流动,灵力运转的情况,,全部都毫无秘密的出现在他的眼中。

塔内神秘人看到祖小一的变化,也感到十分吃惊,这秘术在这小子的身上似乎发生了不一样的变化。

威力更强了!

祖小收回思绪,感知能力覆盖了床上的云霜语,瞬间面色通红,两行鼻血如箭一般喷出。

成熟女人的傲人身体也太让人把持不住了!

擦了擦鼻血,冷静了一下,祖小一问道:“前辈,我现在是否有能力出手救这个女人了?”

“嗯,勉强可以,先将你脑海中的神识化身招出来!”

......

一整夜的时间,他终归是将云霜语的灵魂创伤治愈完毕。轮回转生术果然逆天,居然连被震碎的一小部分灵魂都能挽救回来!

清晨,祖小一留下一张字条就离开了客栈,他从这个女人的记忆中知晓了一切,包括她的来历,身世以及她来此的原因。

皆是为了自保,一个可怜的女人而已!

她的记忆深处有一层十分坚固的妖族大能的封印,不过祖小一也没有深究。

他走了,还买了一匹价格十分昂贵的汗血马,当然这钱都算在了云霜语的头上!

房间内,余烟袅袅,窗户微掩,阳光照在床沿。

睫毛微动,云霜语缓缓睁开了双眼,有些迷茫。

昏迷前的记忆缓缓涌现,她猛地坐起身,看了看自己损失的右臂,这才相信那恐怖的攻击是真的!

怎么可能,那个少年到底是什么人?连族内圣物都无法抵挡突然出现的力量!

她的头有点痛。

掀开被子,走到床边,推开窗户。

微风吹过,鸟儿叽叽喳喳在屋顶盘旋,下面是神色匆匆的行人。

那一刻,她真真切切感觉到了死亡的降临!现在感觉就是在做梦一样,不真切。

余光扫过,一边的桌子上,被茶杯压住的纸条引起了她的注意。

拿起一看,十分潦草的字!

“云大当家,下手真狠啊!不仅小气,而且心胸狭窄。不过我已经知道你来找我的原因,还有你的一些别的小秘密!你的顾忌,能理解,这事儿就算了。”

“本来你必死无疑,但我大发慈悲决定救你一命。不要再有什么歪心思,下一次你就没这么好运了,我不会跟别人说你的事情,你大可放心!”

“我们会再见面的!”

“另附:衣服是客栈老板娘给你换的,我什么都没看到,还有临走时把账结一下,我买了一匹马!”

白色妖火从玉掌中蹿起,将纸条烧了个干净!

脸上飞过红晕,云霜语的心情有些复杂,不知道是该愤怒还是该庆幸。

最后一声轻叹!

......

祖小一过了龙王桥,又骑马疾行了两天,终于看到了秋石城。

骑马踏入北门,在城内的老酒坊买了两瓶好酒,一只烧鸡,又在点心铺买了两盒桃花酥和梨花酥,然后兴致冲冲地骑着马穿过南门直奔村子。

这次大难不死,又出来一周了,牛老头肯定没好话,先堵住他的嘴再说。

祖小一在村口拴好马,提着东西,刚进去就被在村口说话的村长和老李头发现,给拦了下来。

两人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村长在惊吓之余,不小心把胡子都薅下一节。

他说:“小一,你没死?”

老李头也是上前捏了捏他的脸,摸了摸他的头,疑神疑鬼地开口道:“应该不是死人复活了!”

“你跑哪儿去了?你不在的这几天出大事了!”

祖小一一脸的疑惑:“村长,李爷爷,我当然没死,你们咋滴了?出什么事了?”

两人对视一眼,村长摇了摇头,掏出腰上的烟枪抽了两口。

“你爷爷,牛老头三天前去世了!”老李头沉默了一下,说道。

“什么?怎么可能?”

祖小一的表情凝固了,他第一反应就是两个老人在开玩笑!

他又看向村长,只见村长点了点头,表情带着苦涩。

没有接着问,祖小一狂奔回家。

铺子并没有开张,他的心顿时沉入了谷底。

拉开铁门,里面静悄悄的,冶炼台一片冰凉,炉火内没有一丝温度,工具被整整齐齐地放在架子上。

角落里还有未打造完成的铁器。

往里走,常年放在柳树下的躺椅被搬了回来放在墙边,原本应该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饭桌都覆盖上了一层灰尘。

抬头看去,一张黑白色的画像挂在墙壁上,下方的供桌上摆放着祭品,熄灭的香烛还有那熟悉的酒葫芦。

祖小一呆住了,伸手抚摸着画像,胸膛剧烈起伏着,眼泪无声流下。

他不相信,他才离开这个家没几天,牛老头怎么会突然去世?

村长和老李头就站在铺子外,他们的心中也很不是滋味,都认识一辈子了,没想到年纪最小的老牛居然最先走。

“村长,爷爷一向身体很好,怎么会突然去世?”祖小一背对着两个老人,问。

“哎......”

“钱虎那小子来找你的那天,你没回来,等了两天,老牛他也着急了,于是就去千里商铺要人,怎知对方蛮不讲理,把他打了回来!”

“你妹妹执意要去找钱虎报仇,结果也受了不轻的伤,幸亏当时有白鹿学院的教师在场,才没有将事态扩大。”

村长在墙上磕了磕手中的烟枪,接着说道:“他们俩决定请求城主府出手帮忙,结果城主府并未理会,反而将此事通知了钱发财。”

“钱家两父子都是一个德行,他们为了彻底解决这个麻烦,就派了不少高手暗中将老牛打的不省人事,虽然村里请了最好的医生,但最终还是...无力回天!”

祖小一默默地听着,拳头紧攥,丝丝鲜血从指缝中流下。

又是钱虎!

他转过身,问:“那我妹妹现在在什么地方?”

“被钱家的人带走了!”

“哼,找死!”

没有人知道他内心的杀意已经快压制不住了。

两个老人眼前一花,祖小一瞬间就冲了出去。

“小子,你不要冲动,从长计议啊!老李,快快,喊上村子里面的几个好手,带上家伙赶紧跟过去!”

村长在后面大喊。

祖小一飞身上马,挥动缰绳,大喝一声:“驾!”

...

钱家的大宅院内,琴音阵阵,几个狐朋狗友欢聚一堂,正中间,钱虎正在和两个小娘子嬉戏。

“喝!”

“来!怕你不成!”

“钱大爷,听说您前两天又得了个漂亮姑娘,今儿怎么没去找她,奴家可是独自在家等您好几天了,都无聊死了!”

一个身穿抹胸黄衫,衣着暴露的女人娇滴滴诉说着,言语中带着三分醋意,两分哀怨!

“是呀,难道是那个漂亮姑娘不对钱大爷您的口味儿,那就别去管她了,还是咱们姐妹俩服侍您好了!嘻嘻。”

另一个女子舞动着曼妙的身躯不断往钱虎身上蹭。

“啪!”

钱虎淫·荡的笑着,大手狠狠拍在女子那圆润的屁股上。

“呀!”

“哈哈哈,此言差矣,那个小贱人脾气太倔,现在还不对我的口味,等我再调教调教她几天,到时候她自然会臣服在我的胯下!”

“到时候咱们来个一龙戏三凤!”

“讨厌!”

...

钱家地牢中,一个双手双脚被铁链牢牢捆住的女子衣不蔽体侧躺在冰冷的地面,披散着头发,浑身皆是软鞭的伤痕。

她正是祖小一的妹妹叶梦。

此刻的她气息微弱,面容憔悴,显然是受尽折磨,也不知钱虎用了什么方法,让她修为尽失,犹如一个废人。

“哥,我相信你不会死,我可能要先走一步了,等不了你了。”

“你一定要替我报仇,替爷爷报仇!”

“照顾好自己,我们来世再见!”喃喃细语从嘴中传出,她的眼神中露出一丝决绝的神色。

叶梦下定决心,就算是死也不会让钱虎这个畜生玷污自己的清白之身。

此刻,不远处那燃烧的火盆成了她眼中唯一的亮光!

...

千里商铺。

“祖小一,狗胆包天,你竟然敢残害我钱家的无辜百姓,家主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看着无人可挡,仿佛杀神一般的祖小一,商铺的小掌柜色厉内荏的威胁道。

他不明白,这才过去几天,这个小子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不仅能够修行,还拥有着一身可怕的战力。

没办法了,店里所有动手的侍卫都被杀了,就连三个聚气一层的打手也难逃一死。

下人更是早就逃的一干二净,现在硕大的店铺内只剩他们两个人。

想要求得生存,只能先暂时拖延时间。

祖小一一手提着黑剑,一手将肩上的断刃拔出。身上到处都是血迹,既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

仇恨在此刻完全占据了他的内心,就算是受伤也感受不到丝毫的痛楚。

“告诉我钱虎在哪儿,否则你只有死路一条!”他面色冰冷,步步逼近,剑尖之上不断有血珠落下。

杀气几乎凝成了实质,小掌柜的冷汗直冒,双腿在不听使唤打着摆子。

“你别得意,钱家还有高手正在赶来的路上,你要是现在离开还来的及!”他神色惊慌,连连后退,一个踉跄,直接瘫坐在地。

“钱家人都该死!既然这里没有那我就亲自去他家里找!”

祖小一一剑挥下毫不留情,掌柜的头颅飞起,鲜血喷涌而出。

此处横尸遍野,令人作呕,寥寥几个围观之人更是吓得晕死过去。

这还没完,祖小一直接在屋内直接点了一把火,他要将这儿烧的干干净净。

他骑上大马,直奔钱府。

而此时,正在陆家谈生意的钱发财和正在喝花酒的钱虎也收到了商铺出事的消息。

“陆家主,在下有些急事,至于剩下的一些细节我们改日再谈,告辞!”

“好,慢走不送!”

说完,钱发财就带着手下急急忙忙地离开了。

陆临海向一旁招了招手,吩咐道:“跟过去看看!”

“是!”

钱家宅院内,钱虎直接砸碎了手中的酒杯,将女人都赶了出去。

他怒吼着:“好胆!妈的,那个小王八蛋居然没死,哥几个,抄家伙,看我这次不把他的头给拧下来!”

“宰了他!”

“哦哦!”

一群人手拿武器,气势汹汹的刚打开大门就看见骑马赶来的祖小一。

“祖小一!老子正好要去找你呢!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投!小的们给我上!”

祖小一见到钱虎后,双目变得通红,一声怒吼:“混蛋,我妹妹在哪儿?把她给我交出来!”

接着一掌拍在马背,直接飞身冲入人群。

聚气境的修为爆发,手中的黑剑缠绕着灵力在不断收割着一条又一条的生命,这些没有修为的狗腿子片刻不到就成了剑下亡魂。

剩下两人眼见自己打不过,果断的退到钱虎身后。

“大哥,这小子邪门儿啊,他什么时候能修行了,还这么厉害!”说话的是黑鹰,脸上带着惊悸之色,若不是因为速度快刚刚他也难逃身死的下场。

此时的钱虎也看出来了,脸色阴沉如水,旁边不断有人来报。

今日的祖小一和几日前的祖小一完全不像是同一个人,那身上散发的气息之强就算是比起他自己也是毫不逊色。

祖小一持剑立于众尸身之间,指着钱虎横眉怒道:“好一个没有人性畜生,竟然暗中勾结城主府杀害我爷爷,又差人掳走我妹妹,今天我祖小一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受死!”

说完,就朝着钱虎冲了过去。

远处,村长带着村民们也赶了过来,见此情景,他高声呼喊:“小一,快快停手,使不得啊!城内杀人那可是重罪啊!快快快!”

他催促着后面的村民加快脚步。

钱发财得到消息先是去商铺看了一眼,顿时暴跳如雷,吐血三升差点没气晕过去,那里已经被熊熊烈火所包围,多年的积累在顷刻间化为乌有!

另一边城主府的执法部队在接到消息后也在朝这边集结,带队的乃是统领万千楼。

秋石城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出现过如此恶徒了,他信心十足必将祖小一拿下!

一时间,平静的秋石城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