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理不清剪还乱
作者:雪山飞机  |  字数:3041  |  更新时间:2022-07-20 17:52:52 全文阅读

“狗官,安敢如此?”

燕军白虎营营将周富贵,于睢宁县县衙大堂之中,紧握腰间长刀,看着睢宁县县令吴天贵怒问道。

一众白虎营将士也是怒目圆睁,紧握兵刃,只等周富贵一声令下,便将吴天贵等一干人剁为肉泥。

“啊?大将...军,何...出此言啊?”堂中风云突变,气氛忽然变得紧张之极,燕军诸人大有下手砍杀的架势,顿时将吴天贵吓得魂不附体的,居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磕头如捣蒜,一边磕头一边问道。

“本将非滥杀无辜之人,但并非就不杀人。”周富贵握刀看着吴天贵森然说了一句后问道:“我来问你,常平仓的钱、粮哪里去了?”

所谓常平仓,就是为了储粮备荒以供应官需民食而设置的粮仓,为朝廷所置,是一种仓储。其目的就是平抑、稳定粮价及赈济灾民。

常平仓源于战国时李悝在魏所行的平籴仓,即朝廷于丰年购进粮食储存,以免谷贱伤农,歉年卖出所储粮食以稳定粮价。

常平仓可理解为储备钱、粮,以备不时之需。

因此无论睢宁县如何偏僻,如何穷,常平仓中总会有些钱、粮的,就算是睢宁县无法补齐,夏朝廷也会补些钱、粮进来的。

可现在睢宁县常平仓的粟米不足十石,还是发了霉的,钱只有数吊,那么常平仓的钱粮去了哪里?周富贵是越想越气,已经有了杀人之心了。

要知道这点钱粮,可不够白虎营的三千将士饱餐一顿的。

“大将军,冤枉啊,这兵荒马乱的,粮食连年歉收,仓中何来钱、粮啊?早已用尽了,大将军实在想要,下官去城中筹集便是。”吴天贵脸露极度委屈、伤心之色,大声狡辩道。

“放屁!”周富贵闻言大怒,懒得再跟他废话了,于是转头问向潘见鬼、布固德道:“吴县令家中有多少人啊?”

吴天贵的狡辩,周富贵如何肯信?他在戏弄小儿吗?

吴天贵的穿着、用具等,及后室中的各种金银古玩等,还有就是他能轻轻松松的摆上这上百桌的酒宴,这一切就表明了吴天贵绝非一名心系百姓的清官,而是一名贪官,是一名亏了国库而中饱私囊的贪官。

此时他又想借机盘剥百姓,还想把这恶名加在周富贵等人的头上,可谓是阴险之极。

周富贵又岂能中他的圈套?

“吴县令家中之人可不少呢。”潘见鬼抹了一把嘴上的酒渍后答道:“一百七十余号人,有母有妻妾有子有孙,还有三个孙女呢,长得还俊得紧呢,嘿嘿,营主,末将与布固德这老小子已命人将她们软禁在了后院。”

“噗!”一旁正在喝酒的布固德一口酒水便喷了出来,推了潘见鬼一把后怒道:“我三十不到,还没娶亲呢,就成老小子了?你个死老鬼...营主,吴县令这三个孙女,确实美得很呢。”

一众白虎营将士闻言均笑了起来,并且笑得极为猥琐,包括周富贵。

白虎营大都是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而白虎营攻取睢宁县之后,不是周富贵约束他们,他们早就四处淫掠了,可就这么憋着,长此以往的,谁也受不了,包括周富贵,憋狠了,无论周富贵军令如何严厉,也无法压住的。

看来得想点法子解决这方面的事情了,可他们解决了,周富贵如何解决?难道左右互搏之术...

一般的庸脂俗粉,周富贵是瞧不上的。

“好家伙,这么多人?”周富贵随后看着吴天贵冷冷的问道:“吴县令,你还有何话可说?”

瞧吴天贵的模样,他再怎么能生,也生不出一百七十余号人的,那么除了他的亲人之外,就是奴仆、婢女、门房、马夫等人了。

在这个偏僻的小县城里,能有如此之多的奴仆、婢女、门房、马夫等的,不是贪官又是什么?

“我...下官愿献出所有家财,请大将军饶命!”吴天贵是个要钱不要命的主儿,可此刻周富贵以他全家性命相胁,甚至还要淫辱他的三个孙女,这就容不得吴天贵再狡辩或隐藏什么了,只有忍痛割肉,换取全家人的安全。

“这就对咯...”周富贵闻言终于转怒为喜道:“吴县令,快快请起吧,你我八百年前为一家人呢,本将又何必为难你?我等兄弟前来贵地,不过是求一口吃食,兄弟们吃饱了,自然相安无事,可兄弟们饿着肚子...那本将就不敢保证他们将干出什么事了。”

周富贵软硬兼施的,不禁令吴天贵是浑身如筛糠般的乱抖,不知是气的,还是被吓的,亦或是肉痛。

...............

“哎哟,玉奴吃的好饱,撑死我了...”

入夜之后,睢宁县县衙一间精致的厢房之中,小玉奴躺在床上,摸着胀鼓鼓的小肚子,不停的“痛苦”呻吟着。

“活该!你这小妮子,就知道贪嘴!”周富贵笑骂一句后,一边替她揉着肚子,一边问道:“还胀吗?”

如此之多的美味还有如此之多好玩的物件,而小玉奴又是个五岁小女孩,如何能够控制自己?是拼命山吃海喝的,最后不是周富贵强行制止了她,真是怀疑她也许会被撑爆了肚子...

“嘻嘻,好多了。”小玉奴一边享受着周富贵的挼搓,一边嘻嘻笑道:“好好吃吖,明天玉奴还想吃呢,嗯,还有那些好玩的。”

周富贵闻言简直是无语了。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这刚刚好些就惦记着明天了?

“行啊,哥哥明日叫人给你包上一大包带走,肯定够你吃上十天半月了。”周富贵边笑边摇头道。

小玉奴还小,而周富贵又不放心,因此就不避男女之嫌,两人共居一室了。

“啊?好吖,好吖!”小玉奴闻言拍手欢笑道:“玉奴就知道,大哥哥是天底下对我最好的人。”

“我...你...”周富贵闻言顿时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几乎就是哑口无言了。

“玉奴...”周富贵痛苦挣扎半响后,才问道:“你恨我吗?”

“嗯?为什么要恨你吖?”小玉奴闻言感到异常奇怪,斜着小脑袋看着周富贵,奶声奶气的说道:“大哥哥是天底下最好的人呢。”

“哎,玉奴,你忘了你的父母了吗?”周富贵闻言盯着小玉奴叹道:“你不恨逼死你父母的人吗?比如...胡贼?”

广陵郡城破,小玉奴的父母为了免于胡虏的羞辱,自尽而亡,而在广陵郡之战中,周富贵可是率领白虎营第一个攻进城池的,因此周富贵与此事脱不了干系,可以说小玉奴的父母也是被周富贵逼死的。

周富贵也是胡虏中的一员。

而周富贵收留小玉奴,决心将她养大成人,一方面是因为小玉奴身世可怜,另一方面就是由于周富贵对小玉奴怀有深深的愧疚之心。

“我...我...哇...爹爹...娘亲...”周富贵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一下子就勾起了小玉奴心中恐怖、伤心的回忆,顿时就放声大哭起来。

其实对于父母为何要自尽,父亲当时为何要提着刀想杀自己,小玉奴还太小,是一知半解、懵懵懂懂的,不是很清楚。大人们经常挂在嘴边的“胡虏、胡贼”,并恨之入骨,但此前小玉奴并没见过什么胡虏、胡贼的。

小玉奴见到的第一个胡虏、胡贼大概就是周富贵吧...

可是当时小玉奴的父母自尽的恐怖及伤心,却令小玉奴终身难忘,并经常在梦中被惊醒。

周富贵收留小玉奴之后,并悉心照顾,才使她害怕、伤心的心情稍减,当日恐怖、伤心的情形才在她的心目中慢慢消散,可此刻周富贵却又提起此事...

“我...是哥哥不对...玉奴,你别哭了好吗?啪!”小玉奴放声大哭,顿使周富贵慌了手脚,劝了两句后,在自己脸上狠狠的抽上了一记。

小玉奴还小,哪里知道此事的复杂?周富贵真是后悔提及此事,提及她压在心底的恐怖伤心事。

其实周富贵是想向她解释的,可仍是因为小玉奴太小,周富贵又如何能够解释清楚呢?

只怕是越解释越复杂,理不清剪还乱,今后惟加倍对她好,悉心照顾她,才能让她逐渐忘却心中的伤痛,周富贵心中暗道。

“大哥哥...?”小玉奴抽泣的看着周富贵,不明白周富贵为何要自己打自己。

“哦,没什么,有个蚊子...”周富贵胡乱解释一句后,微笑着说道:“玉奴,想听故事吗?很好听的故事哦。”

周富贵为了让小玉奴不再去想这些恐怖伤心事,就打算用分心大法了。

“想...想吖...”周富贵的分心大法果然立竿见影,小玉奴闻言顿时哭声稍歇,抽抽噎噎的问道:“什么故事吖?”

“什么故事?”周富贵笑着将小玉奴抱在怀里后说道:“哥哥肚中的故事可多呢,玉奴想听什么,哥哥就讲什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