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末当特工 > 第二卷 厄斯计划
第一百二十七章 秘密据点
作者:阿甘先生  |  字数:1991  |  更新时间:2022-09-08 05:25:01 全文阅读

徐淑媛跟随永仇和尚潜踪匿形走街越巷,不一会来到条冷清偏僻的狭窄胡同,房屋低矮破烂,稀稀落落十余户人家,大多紧闭门窗寂无声息,远近不见行人踪迹。

胡同口摆着修鞋摊,一名长着酒糟鼻的矮壮汉子敞怀坐在摊前忙碌生意,瞧见两人过来抬眼斜瞥,与永仇和尚不动声色碰了下眼神,低头自顾缝补手中旧鞋。

永仇和尚微微一笑,拄着拐杖缓步走进胡同,经过两三家门面,前面宅院半敞门口板凳坐着名中年妇女,身著浆洗干净的陈旧蓝衫,体形消瘦面颊枯黄,是街上寻常不过的马路大嫂,手拈针线忙着缝补衣衫钮扣。

听到脚步声中年妇女抬起头,目光在徐淑媛身上转了转,也不询问来历,满脸堆欢道:“高掌柜有空过来啦,老爷子正在房里等着搓麻将,快些请进!”

放下针线活起身推开低矮木门,引着两人走了进去。

木门后面是小小的四合院,院中空地晒了些浆洗衣衫,一只花翎老母鸡领着群圆滚滚的鸡仔追逐觅食,见到外人进来咯咯高声叫唤,警惕地用翅膀护住鸡仔。

院角陡地蹿出只肥大灰猫,护在鸡仔前面冲徐淑媛呲牙咧嘴,似乎不准接近伤害,充满了居家温馨气息。

徐淑媛感觉仿佛回到东宁府自家宅院,俏面不自禁洋溢欢快笑容,蹦蹦跳跳跟在永仇和尚身后。

中年妇女停住脚步,指着右侧柴房向永仇和尚低声道:“大伙都聚在里面,大师请过去。”

冲柴房门口光着膀子低头劈柴的精壮汉子微微点头,不等回话重新走到门口坐下,拿起针线继续缝补钮扣,不时抬眼警惕扫视周围动静。

徐淑媛见柴房狭窄简陋,门口堆满劈好的干柴,暗想搓麻将怎会设在如此狭隘所在。

正自诧异,精壮汉子放下斧头迎将过来,目光在徐淑媛身上转了转,面孔微微一红,顾不得满身都是汗水,忙拿起破旧外衫披上,与永仇和尚轻声嘀咕几句,引路走进柴房,伸手搬开两垛干柴,俯身用力掀起块方形木板,露出个圆形地洞,黑乎乎不知通向哪里。

永仇和尚向徐淑媛打个手势,毫不迟疑扑通一声跳将下去,隐约听到咚的一声闷响。

徐淑媛看多侠义小说,最喜的就是猎艳探奇,见地洞黑黝黝甚是怕人,冲精壮汉子抿嘴微笑,不惊反喜跟着跳下。

精壮汉子见徐淑媛冲自己抿嘴微笑,美艳不可方物,英俊面孔不由自主又是涨得通红,怔了片刻回到柴房门口继续闷坐劈柴,披着的外衫不再拿下。

地洞下面是条短短地道,触鼻都是湿闷的泥土气息。

永仇和尚当先领路,引着徐淑媛摸黑走出十来步,前面出现扇木门,门后透出豆大灯光,隐隐传来说话声响。

永仇和尚伸指在门上敲了两下,停了停又敲了三下,嘴里发出咕噜声响。

木门里说话声停止,静了片刻吱呀一声打开,里面是间十尺见方的斗室,墙角堆着三四只麻袋,空气中弥漫番薯、土豆、大白菜等混杂味道,掺着些许食品霉烂气息,原来是冬季储藏菜蔬的地窑。

地窑面积不甚广阔,粗陋板凳上坐着六名男女,服色各异面目不一,都是携带锋利兵刃,正在相互闲谈,见到永仇和尚全都站起身来,目光不约而同落在徐淑媛身上,眸里都现出警惕神色。

站在前头左颊有条狰狞刀疤的粗壮汉子上下打量,沉声问道:“堂主,小姑娘是谁?怎地带到这里?”

永仇和尚介绍道:“她是台湾察言司徐国难佥事的妹子,名叫徐淑媛。老衲在外面碰巧撞见,就把她带了回来。”

转头向徐淑淑媛道:“这些都是玄水堂的伯伯婶婶,快些过来见过。”

说着替她逐一介绍。面目粗豪的是副堂主霹雳刀陈振华,身材矮小的是八臂猿猴刘永贵,面有刀疤的是铁金刚韦德忠,都是玄水堂的精英人物,不一而足。

见眼前都是闻名已久的英雄好汉,徐淑媛心中极是欢喜,赶忙抢过去见礼,大伯大婶叫个不休。

她长相俏美嘴巴又甜,不一会人人都喜欢了她。

铁金刚韦德忠抬眼打量徐淑媛,咧嘴笑道:“原来是徐佥事的妹子,怪不得英气逼人,真是虎兄无犬妹,硬是要得。堂主,外面情形怎样,鞑子搜捕得紧不紧?”

他随口夸了徐淑媛一句,便把话题转到正事,铜铃大眼紧紧盯住永仇和尚。

永仇和尚摇头道:“鞑子搜捕极是严密,老衲在外面转了一圈,见探事还在满城转悠,到处探头探脑窥伺动静。不过修来馆侦缉处探事碰面就相互挑衅打架,瞧模样正在拚命狗咬狗,暂时顾不上理会咱们。”

他戴不惯假发,嘴里说话伸手摘将下来,现出烙了六个戒疤的雪亮光头。

听修来馆侦缉处相互争斗群雄都有些幸灾乐祸,相互议论纷纷赞好。

一名身材娇小的青年女子转了转眼珠,嗤笑道:“修来馆侦缉处本来就相互看不顺眼,听说姚启圣施琅两个鞑子高官眼下明争暗斗,争权夺利,养的狗腿子当然要帮着主子汪汪,这倒便宜了咱们天地会。”

青年女子面目俏美身材苗条,左额不显眼处有道浅浅伤疤破坏形象。

徐淑媛通过介绍晓得她叫陈二娘,是玄水堂原副堂主赛秦琼尹安国的妻子,尹安国不小心露出形迹被修来馆探事缉捕杀害,陈二娘为夫报仇加入天地会,擅使两柄雪花短刀,七八条汉子近身不得,江湖赠号鸳鸯刀,武艺甚是了得。

韦德忠目光微闪,沉吟道:“堂主,修来馆侦缉处狗咬狗斗得不亦乐乎,必定没心思侦缉玄水堂。啥时候兄弟们再想法子干上一票,杀掉施琅那个狗娘养的汉奸。”

提到刺杀施琅众人都是面目狰狞,目光冷厉如欲喷出熊熊火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