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末当特工 > 第二卷 厄斯计划
第一百零九章 一见钟情
作者:阿甘先生  |  字数:2207  |  更新时间:2022-08-21 05:51:01 全文阅读

东游西荡又逛了会集市,施世轩肚皮不知不觉已填得老饱,刚想跟着香客进入城隍庙游逛,顺便为老爹敬祝香,忽地瞧见高瘦书生坐在家凉皮摊前,摆样子的象牙折扇斜插腰间,伸出筷子挟起宽长凉皮,就着辣椒油吃得赫赫有声,乐得眉开眼笑,悠然自得一派天真浪漫。

施世轩呆呆望着高瘦书生,见她面皮白净神态自然,两道柳叶眉又弯又细,小嘴红嘟嘟涂满辣椒油,时不时伸出鲜红舌头舔䑛几下,发出银铃也似的爽朗娇笑,丝毫不忸怩作态矫揉造作,与平常京师见惯装模作样的大家小姐绝不类同,仿佛梦中曾在哪里见过。

心中微有异样感觉,不由自主走将过去,在高瘦书生旁边找了个座位坐下,高声道:“老板来碗凉皮,碗里多加几勺辣椒油。”

他刚才听出高瘦书生是南京口音,话里故意带上几分秦淮方言,果见高瘦书生停下筷子,晶亮眼珠滴溜溜向自己瞧来,忙冲她点头微笑。

高瘦书生不晓得施世轩早认出自己女扮男装,也是微笑点头,大口吞咽凉皮,含糊问道:“相公可是来自南京?”

施世轩赶忙答道:“小生姓施,名世轩,表字汉和,祖籍南京秦淮,现住在京师,随同家人到漳州办事,有幸遇到兄台,真是三生有缘。”说着拱手行礼。

高瘦书生听到姓施面色微沉,听施世轩长长说出一大串,禁不住又是一呆,掩口笑道:“我们陌路相逢,素不相识,又不是查户口,哪用得着哆里哆嗦讲一大堆。”

放下筷子,晶亮眸子转了转,向施世轩拱手道:“小生姓刘,名雪梅,表字叔云,祖籍南京江宁,现住——也是南京江宁,素闻漳州人文昌盛,风景优美,特地前来游学,有幸能与相公同桌,确是三生有缘。”

她故意模仿施世轩口气酸里酸气说话,觉得极其有趣,不禁捂嘴咯咯娇笑,笑声宛若珠滚玉盘,极是清脆悦耳,忘了掩饰女孩嗓音。

听到刘雪梅的银铃笑声,施世轩不知怎地心脏砰砰急跳,面孔不由自主滚烫起来,暗骂自己不争气,身为侦缉处统领统辖众多探事居然怕了名娇俏少女。

这时老板端上凉皮,满满都是通红的辣椒油,瞧上去甚是辣眼。刘雪梅吐吐舌头,琼鼻微皱,笑嘻嘻道:“想不到你小孩家居然不怕辣,小生可着实吃不消。”

晶亮目光不错眼盯住施世轩,嘴角兀自噙着微笑,瞧他如何吃下满碗辣椒油。

施世轩平素不太喜欢吃辣,只是在刘雪梅面前要逞英雄,强忍着吃了几根凉皮,只觉入喉辛辣,刺激得差点反胃吐将出来,勉强瞪眼咽将下去,眼里已经溢满泪水,忍不住连声咳嗽,赶忙取出手帕揩抹。

刘雪梅笑得打跌,轻嗔道:“不会吃辣就不要强充好汉。”

冲老板高声道:“快些换碗不太辣的过来。”

瞧着几乎没动筷的凉皮,老板面有难色,呐呐欲语。

刘雪梅瞧破老板心思,横了一眼道:“三碗凉皮都算我账上,尽管端来就是。”

施世轩忙道:“哪用兄台破费,自当小弟请客。”

顿了顿,道:“不瞒兄台,算命先生说我今日必要破财,看来应该着落在兄台身上。”

他生性沉稳,施世纶常笑他十五岁年纪五十岁性格,从来不晓得嘻笑取乐,在刘雪梅面前却极为放松,居然懂得开起玩笑。

老板见有利可图,连声答应快步走开。

刘雪梅咯咯娇笑,宛若梅花绽放清香袭人,转了转眼珠,跑到灶边提过陶制瓦罐,倒了一大碗凉白开递给施世轩道:“喝碗开水压压辣味。”

施世轩连声感谢,接过凉白开咕噜噜大口喝了下去,只觉入口清甜,爽口无比,不晓得是凉白开滋味还是刘雪梅温润体香。

两人坐在桌边说话谈笑,都觉相见恨晚话语投缘,不一会就称兄道弟热络起来。

施世轩听刘雪梅言语处处以老大自居,不服气道:“你年纪轻轻,不可能大过我,还是以我为兄。”

刘雪梅眼波流转,嘻笑问道:“敢问兄台贵庚?”

施世轩见她目光狡狯,知是不怀好意,沉吟答道:“小生年方十五,八月初八生日。”

刘雪梅咦了一声,诧道:“八月初八,你的生日怎么跟我的一样?”

忽地想起什么,玉颈慢慢现出羞红,渐渐向俏脸延伸上去。

见刘雪梅现出女儿羞态,施世轩禁不住意乱情迷,脱口道:“三生修得同桌缘,同日出生又得修上几生?”

话刚出口就觉不妥,似乎对着姑娘故意言语调笑。他从小得施琅精心培养,也是大有见识人物,对京城里那些名门闺秀从来都不假辞色,不知怎地见到刘雪梅就意乱情迷,说话宛若刚出道没见过女色的稚嫩后生。

刘雪梅俏面红晕更甚,眼波流转当作没听到,得意笑道:“小生年方十六,还是要以我为兄,施贤弟。”

施贤弟三字叫得极为响亮。施世轩随口应了声,问道:“敢问刘兄什么时辰出生?”

刘雪梅警惕道:“你问这个干什么,莫非要施符降暗地咒我。”

听到符降施世轩呆了一呆,摇头笑道:“小弟哪敢有如此恶毒心思。只是想与刘兄比比谁先出生。”不等刘雪梅开口,自行说道:“小弟是巳时二刻生辰。”

刘雪梅道:“我是午时一刻,比你略迟了些。”

施世轩目中现出得意,哈哈笑道:“实不相瞒,大哥也是十六岁,出生比你早上几刻,因此要以我为兄,刘贤弟。”

刘雪梅怔了怔,似乎想起什么,俏面渐渐现出晕红,突地把桌子用力一拍,怒道:“不准你比我早出生,一定要以我为兄。”

施世轩摊手笑道:“阿妈定要巳时二刻生我,我有啥法子。反正你天生注定比我小,刘贤弟。”

刘雪梅被他一口一声贤弟叫得浑身不自在,鼓着嘴坐在桌边不说话。

老板笑嘻嘻送上热气腾腾的凉皮,顺手想把放多辣椒油的凉皮端下云,刘雪梅阻止道:“不要端走,这碗凉皮也得吃下去。”

施世轩目瞪口呆道:“不会吧,两碗凉皮我怎么吃得下。”

刘雪梅板脸斜视道:“谁让你故意骗我,大哥罚你把两碗凉皮都吃掉。”

言语发狠,嘴角却是不由自主现出顽皮笑意。

施世轩面现苦色,刚想开口说话,忽见街上密集人群鸡飞狗跳,潮水般向两旁闪开,禁不住站起诧异张望,不晓得发生了什么意外变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