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执神之手 > 正文
第六十四章、箭海往事
作者:老烟是条虫  |  字数:2796  |  更新时间:2022-06-17 16:16:39 全文阅读

风晓振奋精神,向墙上细看而去。

这是一段忏悔的文字,这也是一个远古的故事。

这段文字的主人,曾是一名御龙使,他跟随一名统帅,在龙元帝国的极西之地,与大沙漠一带的霸主狂沙族争战。

这一场大战,非常惨烈,双方上百万大军,在大漠与山岭交叉地带,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

这御龙使当时还很年青,只算是一名小小的将官,御龙使属于空中机动部队,负责侦查和执行特殊任务。

沙怒大军骁勇异常,特别是在风沙乱起的大漠之中更是无敌的存在。

龙元大军虽是兵多将广,又是甲坚器利,在中原一带还所向无敌。

但一进入沙漠地带,就失了地利,重甲利器反成累赘,形势急速逆转,在狂沙族面前他们只像刚学打架的小孩,只有被宰的份。

战局一久,死伤惨重,这令不少龙元国将士都心生退意。

这御龙使在一次侦查任务中,他的队伍遭遇敌军袭击,除了他自己侥幸逃脱之外,其他战友全军覆灭。

他虽逃脱,但已身受重伤,在逃跑路上,他晕迷掉入一处迷雾环绕的神秘地带,最后被那地方的一位异人相救。

那异人是神秘地带的首领,且是一位女子。

也是前世冤孽,那异人女子一看到他,就受上了他,并且在照顾他的时候,爱意愈来愈深。

这御龙使伤好之后,异人女子对他已是情根深种,她将御龙使带入神秘地带一处特别的山谷之中。

那异人女子说,那是可改变世人命运的地方,只要她在山谷中施法,就能让他脱离凡夫俗子的命运,这样,他们就能长相厮守直到永远。

这人进入那山谷之后,是否改变命运不得而知,但他却发现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大秘密。

这个大秘密,可以让龙元国大军在这场大战中转被动为主动,并会夺取全面的胜利。

他得了这个秘密,瞬时大为心动,若有此大功,以后封将拜侯指日可待。

有了权势,世间繁华享之不尽,何必要在此陪着这女子一个人厮守一生呢?

这御龙使动了这心思,就与那异人女子虚与逶迤,只暗中打听清楚进出那神秘地带的道路。

后来,他借故离开,再后来,他带本国大队人马至此,以此间的一些神秘力量影响了战局。

那异人女子终于明白心上人不过是利用她,她伤心之余,并未驱赶大军,只是躲在山谷之中,以泪洗面哀叹自己的不幸。

后来沙怒大军连连失利,也动了疑心,于是多番打探,也打听到了这神秘地带所在。

沙怒大军暗中纠集一支奇兵,由知情人带路,在一天晚上,突袭了这神秘地带。

这场突袭,在星月无光的夜里,在漫天大雾之中进行。

突袭来得好是突然,而且异常猛烈。

沙怒族的突袭手段,天下闻名。

狂风骤雨的进攻之中,漫头箭雨的袭击之下,龙元国大军还有重甲盾牌护身,但那异人女子的部族却是布衣凡人。

这些凡人怎堪箭弩之利,很快就丧生箭雨血海之中。

那地方遍地生有一种奇怪的石头,如同利箭朝空,像是随时要飞向天际一般,听那异人女子说,这些石头被称为箭石。

最后,箭石周围,尸体成山,血海成河。

那异人女子耽于情事自伤已久,不料累族人皆被牵连致死,她虽隐藏至深,但族人身亡下她也有所感应。

她终于从情感的旋涡中走了出来,但见族人皆已惨死,一时震怒异常,只身从箭雨血海中走来。

一股莫大的威能罩住交战的双方,令双方都暂时停了手。

异人女子身发异光,走到这御龙使面前,冷冷说道:“此间之事,皆因你族而起,我要屠尽此间生灵,灭了你的部族,为我族人陪葬。”

那异人女子话一说完,又释放一种莫大的威能,瞬间让龙元国大军的坚甲重盾,都变得如同纸糊一般脆弱。

漫天箭石飞起,化作无数利箭,和狂沙族的箭一起,向龙元国大军射去。

眼看大军都要丧身在这莫大的威能下,那军中统帅也看出端倪,当下暗许重诺,并让这御龙使上前求情。

这御龙使也是鬼迷心窍,赶紧上前跪下,一时痛哭流涕,只请求那异人女子原谅。

异人女子也是耳软,听他一番深情告白,又被他哭得心软,就停下手来。

不过更大的阴谋也在此时诞生,那军中统帅,虽比不上异人女子,但毕竟也是高人,他已看出了这异人女子的缺点,只要这异人一停手,他就可以展开他的手段。

最后,在这阴谋手段的施展之下,异人女子被奸计戳害。

异人女子将要陨落时,她一把抓过这御龙使,举起手就要将他杀死。

这御龙使又苦苦哀求,异人女子最终还是没忍心痛下杀手,她放了手,就对这御龙使说道:

此地名为箭海奇地,本来深处与世隔绝的大海深处,乃是耗尽他族心血构建的上古奇城。

她的部族集合全族之力汇聚于她一身,她才以莫大异能将海岛连奇城一起移至这大陆之上,本想以此为基础建起一座了不起的城市,进而建立一个伟大的国家。

不想城移未久,他的臣民力量也未恢复,大国更是未成,全族就被利箭屠戮一尽,应了这城名中的那个“箭”字。

既然箭海城因箭而起名,也因箭而灭城,那她就以箭之名,一直诅咒此间征战的将士及后裔,终生承受难以想像的痛苦,令他们永远活在血咒之下。

异人女子说完,身体化作一道光芒,钻入地下,终不可寻。

后来龙元国大军得了神秘之地的许多秘密,最终取得战役的胜利,一举消灭了沙怒大军,垫定了在大沙漠交界一带的统治地位,也让龙元西部边境达成了最终的和平。

但自此以后,因这诅咒的缘故,参与此战的战士,都被一股奇异的能量腐蚀,整日活在痛苦之中,他们的家族后裔也日渐凋零,并且也受到莫名痛苦的折磨。

众人虽延请名医诊治,名医也诊不出病因来。

过了很久,众人终于相信,这一切都是那异人女子诅咒的缘故。

这就是从此纠缠那方人很久的血咒。

后来,有人发现,离箭海秘地越远,诅咒的影响就越小。

这御龙使本已成就大功,慢慢官至极高,但为了活命,他下定决心,远迁至这数万里外的东方,才幸得苟活下来。

不过他肉体痛苦虽有减轻,但还是常常被噩梦纠缠。

随着时间过去,他心里的痛苦有增无减,他本修为极高,但觉终难善局,又感大限将致,正在仿徨无计时,却发现了一处特别的所在,就是这晦暗深渊。

他于是到此,忏悔前尘往事。

忏悔到此,已是结束,末尾有署名。

风晓看到署名,不由惊得跳了起来,署名三字:颜子龙。

这颜子龙不是别人,正是箭波书院的功勋院长,书院前那尊硕大雕像就是他。

传说中,他一身修为惊天动地,他是书院开创者,也是箭泊城的创立者。

怪不得箭泊城与箭海城名字如此之像,只因他一直不忘箭海二字,但又不敢直取其名,只取了一个箭字,再用了一个泊字,不知这泊又作何意?

这书院叫天泊书院,好像又是从箭泊城名字而来,不知又作何解?

此事过了这么多年,不知颜子龙是死是活,就算死了,只怕他遗留下的势力也大得可怕。

如此显赫权势的名人,他的丑闻秘密为自己所知,实不知是祸是福?

怪不得老螃蟹不敢直接前来探寻这秘密,反而竭力抛开和自己的关系,让自己“无意”中来探寻这秘密。

但老螃蟹为何知道此间有这秘密,莫非他来过这里?

又或者,那几十道石门上的悔言,曾有一道是他所留,他只短暂来过此间,看到了这些文字,只是匆匆一瞥,没有记住而已。

不管这缘由为何,从这篇文字看来,这箭海城地名中虽有个海字,现在却不是在海中,而是在与海有天渊之别的大沙漠之中。

这差别,真是差之毫厘,谬以万里。

这箭海城大概位置已经为自己所获悉,只要到往龙元大陆极西之地走一遭,到了大沙漠一带,就能找到心心念念的箭海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