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罪人之魂 > 接肢卷
第十九章 同生共死
作者:龙宾十二  |  字数:3076  |  更新时间:2022-05-18 09:00:01 全文阅读

短暂的惊讶过后,是深深的警戒。

姚婧后退了一步,目光凝视着王棂:“你究竟是什么人?难道是赤炎铁城的人?是阎魔派你来的么!”

千余年来,二指一直供奉在赤炎铁城之中,以至于就连坠圣火山的岩浆也因为沾染了业火的缘故,变成黑白二色。

姚婧在看到业火的那一刻,瞬间就将王棂和阎魔联系在了一起,那位隐居于火山之中,几乎与火焰同化的魔主,在拥有了二指之后,如今的实力已然深不可测。

倘若王棂和他有所关联,那无疑就是道宗复兴的障碍之一,姚婧必须予以铲除。

“稍安勿躁,我可没有说过我是阎魔的手下。”王棂收起业火,无奈的耸了耸肩。

“那你为什么说是二指的传人?当今世上,二指的传人不就只有阎魔一个?”姚婧的脸上像是附上了一层冰霜。

“阎魔不过就是一个窃取了二指的盗贼而已,自称传人,他也配?”王棂撇了撇嘴。

“不是阎魔,难道是……遮天老人?”

“她竟然敢喊出这个名字,道宗上下,对这个名字应该讳莫如深才是。”王棂双眼眯起,暗暗疑惑。

缓缓点头:“你猜的不错。”

“如此一来,你就更该死了。”

姚婧积蓄已久的杀机顿时爆发了,手上立即弹出一把软剑,她的傀儡身躯经过改造之后,浑身上下都暗藏武器,这把剑打造在她的手臂内部,薄如蝉翼,剑身荡漾着点点星光,乃是以星绸金打造而成,这种金属号称是柔如绸缎,却坚韧似钢,倘若用来杀人,伤口处只会留下一道细线。

在夜幕的包围中,这把剑极不显眼,然而却让王棂的眼皮猛跳,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

他很清楚,眼前这位道宗末代女传人,绝不是一个平平无奇的花瓶,她的实力在道宗之内,起码能排进前十之列。

而实际上,道宗虽然没落,但是底蕴仍在,若不是困在永恒仙域之中,禅教十王的宝座也未必能坐的如此安稳。

姚婧能够排进前十之列,就足以说明她拥有接近十王的实力。

王棂可不想招惹这个满身都是刺的女人,第一时间就举手告饶:“女侠且慢,容我把话说完。”

“还有什么可说的,魔教余孽,人人得而诛之!”姚婧举剑的手臂好似雕塑一般,凝而不动,剑尖直指王棂眉心。

“不不不,遮天老人已死,魔教早就覆灭,我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受业火折磨的可怜人而已。”

王棂无奈,只好开始卖惨。

“可怜?哪里可怜?我看你倒是生龙活虎。”

“哎,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你没有受过业火煎熬,自然不知道那是什么滋味。”

“所以呢?既然业火这么歹毒,你不练不就好了?”

还别说,打感情牌真挺有用的,王棂目测姚婧眼中的杀意至少消减了一半。

他又是叹了一口气:“没有你说的那么容易,业火这东西只要有一天不练,就像是烟瘾犯了,浑身刺挠,戒是戒不掉的。”

“烟瘾,那是什么东西?”

王棂这才想起来,这个世界没有烟草,只有一种类似于五石散的粉末,叫做寒食散。

他连忙解释:“寒食散你知道吗?就是和这个差不多的感觉。”

“原来是个瘾君子。”姚婧目露鄙夷。

“我只是打个比方……”王棂弱弱的说道,不知怎么的,看到姚婧那充满鄙夷的眼神,他的心里竟然莫名有些爽。

“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是想说,我深受业火之苦,也想早日摆脱这个鬼东西,我知道根除业火的法门,那就是找到三指,让它吸收掉我体内的业火,这样我才能恢复正常。”

王棂这次说的倒是心里话,虽然业火可以提升境界,但是这玩意儿埋藏在体内始终是一个定时炸弹。

王棂自问即便不依靠业火,他也能够通关,那又何必依靠遮天老人的余荫呢?

听到三指两个字,姚婧眼中的杀意再度浓烈:“你是想打三指的主意?那我劝你最好死了这条心吧,三指事关重大,绝不是你这种魔教余孽能够染指的。”

“又来了,我早说过了,我不是魔教余孽。”

“只要你身上带有业火,你就是魔教余孽。”

“那我若是告诉你,只有业火才是打开三指的钥匙呢?”王棂终于抛出了这个重磅炸弹。

“你说什么?”姚婧俨然有些愣住了,她从未往这方面想过。

“你应该见过三指,在你印象中,三指是不是始终紧握,从未有过松开的时候?”

“确……确实如此。”

“那就对了,只有将业火度入进去,才能重新激活三指,你们才有可能将其炼化。”

“你的意思是,业火才是炼化三指的关键?”

王棂一拍手:“正是!”

“所以你是想让我带你去永恒仙域?”

王棂点头:“没错,只要将我带进永恒仙域,让三指吸收我体内的业火,届时你们就能炼化三指,获得遮天老人的全部修为。而我也就能够摆脱业火,重获新生,这对你对我,都是一件好事。”

“虽然我必须承认,你说的有些道理,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我不能冒着引狼入室的风险,让你接近三指。”

王棂微微一叹:“这样么?我还以为你真的立下决心,要复兴道宗,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啊!”

姚婧皱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想让你知道,天下任何事情都有风险,更何况是重振一个宗门?而你现在却连这一点风险都不敢尝试,又如何能成事?有时候为了达成自己的目标,必须要与野兽为伍,与恶魔同行,牺牲他人,甚至牺牲自己,只有这样不择手段,才有一丝成功的可能。”

姚婧有些动摇了,她很清楚王棂嘴里说的都是一些歪门邪道,但偏偏又觉得很有道理。

她在外流浪的这段时间,见惯了虚伪的掠夺和杀戮,她深知禅教的势力已经漫延到何种程度,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天下之大,莫非佛土。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复兴道宗,谈何容易?

她有时候甚至会想,就这样安稳的待在永恒仙域反而是最好的选择,至少宗门可以一直传承下去。

道宗若要想要重新在这片大陆上崛起,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但是现在,王棂却将一条捷径摆在了她的面前,这无疑是值得一试的一条捷径,只要能炼化三指,得到遮天老人的修为,禅教十王又有何惧,甚至就连阎浮神树也能扳倒。

只是她暂时还不能肯定王棂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毕竟一个人能一上来就说要帮你完成大业,那十有八九就是别有居心。

姚婧一路漂泊,也算是见惯了世态炎凉,又怎会轻信于人?

但王棂此时已经相当于是救命稻草一般的存在,尤其在不确定绝阴天宫的那位仙尊是否复活的情况下,她实在是没有别的选择了。

终于,在久久的沉思之后,她终于松口。

“要我相信你可以,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与我同生共死。”

王棂还以为是什么霸王条款呢,原来是这个啊,如果能结成道侣,那自然是同生共死,荣辱与共了,这点毋庸置疑啊。

王棂满口答应下来:“那是自然,只要我王棂能活着一日,就一定会护女侠周全。”

王棂毫不犹豫的样子让姚婧心里有些感动,但嘴上却道:“你别答应的太早,我说的同生共死,指的可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我会在你身上画下一道同命符,一旦你对三指表现出任何企图,或者有任何危害道宗的迹象,我就会立即发动符咒,到时候哪怕你是大罗金仙,也会瞬间殒命。”

“同命符?那你呢?”

姚婧缓缓的道:“既然你是由我带进永恒仙域的,我自然也要为这一决定担负全责,你放心,在你殒命的同时,我会一同死去,一死以谢宗门的诸位师尊。”

“我去,够狠的啊……这是连自己都算计好了吗?”

王棂后背发凉的同时,又对她那副冷酷的模样十分欣赏。

“怎么办,要答应她么?答应了她之后,就等于是小命掌握在她的手里了,到时候就不能再打三指的主意了,那可是遮天老人的一身修为啊,说实话还挺让人心动的……”

要说王棂对这个三指完全没想法,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有些迟疑。

姚婧自然看出了他的犹豫,冷冷说道:“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也不介意现在就下杀手。”

王棂吞了吞口水,他知道这女人绝对说得出做得到,心里暗道悲催,原本是想套路别人,没想到却把自个儿给赔进去了啊。

“哎,罢了,都是自家媳妇儿,有什么赔不赔的,不就是个三指吗?就当是彩礼了。”

作为一个大老爷们,王棂的决定无疑十分霸气,毕竟他在玩游戏的时候,就没有依靠过任何外挂,都是自己一路刷怪刷上去的。

三指的诱惑虽大,但没了它,王棂自问也依旧能够通关。

这是一个魂系玩家应该有的自信。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