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罪人之魂 > 接肢卷
第四章 我要成神
作者:龙宾十二  |  字数:3079  |  更新时间:2022-05-10 23:12:42 全文阅读

“你在偷笑什么?”陈坤皱眉问道。

王棂一惊,暗骂自己沉不住气,随口奉承了一句:“没有,我只是高兴,大人终于醒了,我从心底里感到高兴。”

陈坤白了他一眼,似乎对他的奉承并不感冒。

拍拍屁股从石棺里站起来,打了打哈欠,顺带还伸了个懒腰。

突然他意识到自己半身赤裸,连忙将白布捆在了腰间。

“好家伙,真就一贫如洗呗?不过这身材还是可以的……”

他站着欣赏了一下自己,不禁大为满意:“不错不错,要身高有身高,要肌肉有肌肉,而且最重要的是,要本钱有本钱。简直破费特!”

王棂听了这话,心中大受挫折。

这幅身躯原本应该是属于他的。

王棂有些不甘心,不,是很不甘心。

凭什么别人都是正常开局,自己却要背负什么狗屁罪人系统。

王棂花了五百多个小时才将游戏通关,知道这个游戏一共有八个结局,玩家只要不作死,基本上都能成为阎浮之主。

但是他却已经失去成为阎浮之主的资格了,身为二指传人的他注定要继承业火,在系统的指引下一步步烧毁整个世界。

这就是等待着他的结局。

也是属于他的命运。

突然他愣了一下:“谁说身负业火就一定要灭世?我是玩游戏玩傻了吗?亏我还是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现代人,竟然相信宿命论?”

他茅塞顿开:“没错,既然游戏有八种结局,那为什么我就不能开创出第九种结局?我命由我不由天!”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坚定了起来。

陈坤左看右看,突然皱眉:“奇怪?”

“奇怪什么?”

陈坤呆呆的坐在那里,隔了好一会儿才问:“系统呢?穿越之后不是应该有系统吗?怎么没有?”

王棂心中一突,嘴上却假装疑惑的问道:“什么系统?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没事,我不是在问你。”陈坤也不指望能从王棂这里得到答案,只是喃喃自语,“怪事,穿越却没有系统,这和小说里写的不一样啊,没有系统岂不是意味着我要被虐的体无完肤?”

王棂拼命忍住笑,他很想这样回答:“对不起,因为你穿越的太晚,所以系统已经被我捷足先登了。”

却看到陈坤立即躺了下来,嘴里嚷嚷着:“没意思,没有系统那还有什么可玩的,我还是不出去了,就在这里躺平算了。”

一听这话,王棂可就急了,他是无事一身轻,躺多久都不要紧,但是王棂要紧啊,他的任务可是有时限的!

他可不想死在这种鬼地方,哪怕不能成为阎浮之主,好歹也要找到回原来世界的方法!

王棂现在已经隐约能猜到召唤他的人是谁,不是阎浮神树,而是二指,如果他想穿越回原来的世界的话,就必须先找到二指。

但是二指供奉在遍布岩浆的炎炽铁城之中,凭王棂现在的实力是绝对无法到达那里的。

所以在此之前他必须提升实力,不管是罪业也好,业火也罢,只要是能够提升实力的东西,他都要利用起来。

王棂清了清嗓子道:“行走大人难道就不想成为阎浮之主吗?”

“想啊,当然想,但是我游戏里都还没通关,现实就更别想了。”

“行走大人不必担心,我会在一旁辅助你的。”王棂只好将姿态放低。

“辅助我?得了吧,你连个白面具都干不过,还辅助我呢?”

白面具?

王棂愣了一下,外头好像确实有一个叫白面具樊雷的NPC,但是好端端的,你为什么要攻击NPC呢?

这不纯纯的作死吗?

“敢问行走大人与这个白面具有什么过节?”

陈坤低低的说了一句:“他骂我菜,我这人最恨别人说我菜了。他区区一个NPC,竟然如此嘴贱,我不知道别人忍得了忍不了,反正我是忍不了。”

原来是因为这个,王棂差点没笑出声。

他试探的问道:“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我们可以避开白面具?”

“不行!士可杀不可辱,他骂我菜,我誓杀此贼!”

啧啧,自尊心还挺强。

真要说起来的话,他都已经穿越了,跟白面具那也算是前世恩怨了,没必要还耿耿于怀吧?

王棂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实在是太禁不起挫折了,动不动就躺平。

怎么才能把他骗出去呢?

“大人难道不渴望力量吗?既然不甘受辱,那为何不去提升自己的力量?”

“力量?”陈坤沉思片刻:“我记得这游戏玩到最后,会有一条支线是复兴道宗,这个身体是叫罗酆六天对吧?道教诸天每一个都是神仙级别的人物,那是不是表示以后我也能成神?”

“这是当然的。”王棂顺着他的话说下去。

“我去,那还当什么阎浮之主啊,直接成神不是更刺激?”

陈坤端坐起来,双手击掌:“很好,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要成神!”

“大人这是同意出发了吗?”

陈坤点头:“是的,不过在此之前,你不觉得我缺了什么东西么?”

“什么?”

“武器啊,武器!没有武器怎么战斗,空手打吗?”

陈坤坐在石棺的边缘,翘起二郎腿,以一种不耐烦的口吻说道。

原来是因为这个啊,那还不好办?

王棂拿起蜡烛,看了一眼满地的陪葬品,武器那是绝对不缺的。

王棂借着烛光默默搜索,突然眼角一亮,墙边有道光芒闪过,过去一看,却是一把青铜剑。

王棂捡了起来,发现剑柄吞口虽然锈迹斑斑,但剑锋却依旧清可鉴人,看上去倒也像模像样。

“先用这个对付一下吧。”王棂瞄了一眼上面的信息。

【青铜古剑,古代士兵所用长剑,无战技。】

【物理攻击80,致命一击110】

“攻击力竟然比短刀还低。”王棂不禁摇头。

转身递给陈坤,卑微的说道:“大人你看这把青铜剑如何?”

陈坤拿住剑柄挥舞了两下:“嚯,还挺沉。看上去很有年代感嘛,要是穿越回去,估计能卖不少钱。好吧,先收着吧。”

他现在的等级和王棂一样,都是1级,力量和普通人相差无几,连一把青铜剑都拿的吃力。

不过王棂也不指望他在战斗中能帮到什么忙,只要别妨碍自己的计划就可以了。

看着他心满意足的样子,王棂不禁催了一句:“请问现在可以出门了吗?”

陈坤斜眼看了看他:“怎么你好像比我还急的样子?”

“是我表现的太明显了吗?”王棂心头一突,随即憨笑:“我不急,当然不急,大人准备充分才好上路。”

他特意将“上路”两个字稍稍加了重音。

不过陈坤神经实在是太大条了,没有听出王棂话里的另一层含义。

他打量了王棂几眼,再次开口,却是提了一个男默女泪的要求:“把你的衣服脱下来。”

“什么?”王棂诧异。

“让你脱衣服,没听懂吗?难道你要我这未来的阎浮之主,一丝不挂的出去和野怪战斗吗?”

陈坤指了指自己的身体,全身上下就只有一块毛巾般大的白布裹住隐私,画风十分尴尬,尴尬到稍微走动一步,都会让人长针眼的地步。

“地上应该还有……”

王棂目光扫视了一下地面,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满地的陪葬品中,还真就找不到可以蔽体的衣物,唯一的一件金缕玉衣也因为金丝断裂,碎成了一枚枚玉片。

王棂此刻已经有些郁闷了,明明在游戏中,每位玩家都是衣不蔽体的出门,那会儿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怎么到了现在,就开始讲究起来了?

不过王棂可不想再继续陪他磨蹭,这货比王棂遇到的所有姑娘都要磨叽。

不就是脱吗?我脱就是了!

王棂一鼓作气,将自己脱得只剩一条短裤。

“你这样瞪着我做什么,像是要吃了我似的?能把衣服借给未来的阎浮之主,是你的荣幸。”陈坤大大咧咧的接过衣物。

是啊,太荣幸了,就当是做了一件好事,让你等会儿死的体面一点。

王棂恶狠狠的想着。

他现在已经开始后悔,后悔刚才没有一刀解决了这货,否则自己现在也不至于落得如此被动的局面。

陈坤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一边穿,一边欣赏自己的古装扮相。

不过他穿衣服的水平实在是令人不敢恭维,就连胸前的扣子也扣错了好几处。

好不容易穿好了衣服,他又拿起青铜剑比划了起来,摆了几个中二的姿势,全然不管旁边还站着个人,喊了一句:“剑来!”

“他是真把这当成游戏了是吗?太羞耻了……”

王棂很想扶额,但很可惜,他不能,他必须表现的毕恭毕敬,不漏破绽。

终于,他耍完了剑,用一个自以为很帅的动作将剑收起,淡淡的说了一句:“那就走吧。”

听到这话,王棂总算落下胸口的一块大石。

他上前一步,抢在前头,打开墓室门的机括。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想当阎浮之主呢?”陈坤怪异的看了他一眼。

王棂心中默默的道:“说出来吓死你,我不是阎浮之主,而是反派大魔头……的传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