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汉末小粮官 > 第一卷 不一样的三国
第三章 耕读传家
作者:大饺子  |  字数:3142  |  更新时间:2022-04-14 10:53:07 全文阅读

郭嘉知道曹操多疑,以为他事先将谋划交付王垕献上。他也不紧张,哈哈一笑,从腰间解下一个玲珑透露的酒壶,美美的饮了一口。

一旁的许褚不由得吞了口唾沫。

曹军缺粮,曹操更是早就下了禁止民间酿酒的命令,少数酒水都是专为祭祀准备。曹操本人就十分爱酒,却也已经一年没有尝过酒味。而郭嘉却能随身带着一个酒壶,可见曹操对他的宽容和信任。

“王垕此人我虽知晓却从未深交,且他的谋划还是与我有所不同。我是希望由都护将军(曹洪)连夜假扮主公败走吸引张郃注意,再由主公带少数精兵偷偷返击官渡。他的计策与我细节不同,总归是殊归同途。且王垕似乎颇有急智,属下恭贺主公收获一名新的随军参赞。”

曹操认可郭嘉的说辞,他整日都在大帐中随从参赞军务,哪有机会去找王垕这个小粮官面授机宜。再说曹操本人也对王垕刚刚的表现十分满意,平时交流也只感觉他做事踏实,万没想到还能有如此谋划。

“奉孝,你觉得我军应何时反攻?用哪一种谋划更好?”

郭嘉又抿了一口酒,斩钉截铁的道:“就在此时,就在此刻。现在天色将暗未暗,正是出兵反击的好机会。而张郃的部队连战连捷,看似士气旺盛,却早已是强弩之末。

至于用哪一种谋划,嘿嘿,我的办法更稳妥,王垕的主意更激进。其实还有第三种办法,就是主公连夜带兵返回许都,留下都护将军死守便是。我们这些谋臣只是出主意的,一切都应该由主公自断。”

郭嘉又神秘一笑:“再说主公不是已经有决断了吗?还问我做什么。”

曹操一捋长须,也笑了起来。

“不错,我确有决断。但奉孝,还有个小问题,我本想用王垕的人头提振士气后今夜再趁机反击官渡,现在王垕颇有才华,如果死在这种事上有些可惜,如之奈何?”

郭嘉又笑道:“此事易也,军中粮官又不止王垕一人。他是典农中郎将(任/峻)最亲近的一个粮官,典农中郎将乱军中失去踪迹其他粮官才多以他为首。既然这个‘首’不能动,就将那些手脚随便砍掉几个,假称是他们联合起来蒙蔽了王垕。”

曹操称善,命史涣去督办此事。

另一边,王垕暂时没有了性命之忧后开始审视自身。

回,肯定是回不去了,再怎么遗憾也没用,王垕心中虽有不满,却也不知该往哪个方向骂娘,最多也就多在心底喊几声FUC。

但喊的再多也是无用。作为经受过各种网文、电视剧、电影、小视频洗礼的新青年,王垕当然也幻想过如果他遇到穿越会怎样怎样,是当皇帝还是当大官,到底要娶几个老婆,有几个情人,收几个小弟。但现实中这种事真的落在自己头上,可不是那么容易能接受的。

王垕只是简单了回忆了一下东汉末年的食物味道和日常居住的一些相关事宜就已经觉得受不了了。

但说句公道话,王垕作为一个粮官在军中待遇完全不能算差,至少吃得饱穿得暖还没有太多危险。

王垕家族理论上也是耕读传家,作为一个粮官他是识字的,数学肯定也不错,光这两条就把他从贫苦大众那个阶层摘了出去。

王垕的家乡位于许都附近,遭受战乱较少,不过也就是相对较少,他一家人的遭遇很能说明生于这个时代的人是多么的难过。

王垕的老子死于黄巾之乱,那时王垕才刚三岁。他还有三位兄长,老哥仨一个死于吕布之乱,一个参军作为小军官死在了征袁术,还有一个则是古代卫生条件不好,得急病而死。

所以说他之前乱喊自己是家里的独苗也没错,至于没娶媳妇也是真的。

早年老母亲倒是给他说过几家姑娘,但每次都是在即将完婚的时候,好好的姑娘就会出事,不是突发急病死了,就是不知被哪蹦出来的山贼给劫走了,最后实在没有人家再愿意将自家闺女嫁给王垕这个天煞孤星,导致王垕都快二十岁,竟还没有正式的妻子。

不过王垕仔细回忆前任留下的记忆,发现他作为一个汉末的小地主至少不是处男,趁着战乱早早收了两房小妾,连庶生子都有了一个。

这可能也是原任唯一比王垕强的地方。王垕穿越前直到大学毕业上了两年班都还是处男,连女孩子手都没牵过的那种。

王垕家中还有老母主持,有一个十七岁的妹妹待字闺中。额…妹妹嫁不出去可能也和王垕过于命硬有一点点小关系。

王垕家中还有千几百亩地和十几名奴仆,在本庄也是数得上的豪右。比如王延年就是本庄一同来参军的良家子,论关系和王垕还是远亲。只是家中地少,人口又多,想要糊口还是要租赁王垕家的地,从关系上天然就低了一大头。

总体来说王垕的生活水平上虽然比不上王公贵族,但在这个世界中排名也是靠前的。再加上王垕家学十分少见的重视数学,参军后颇得主官任/峻信任,说是前途无量也无不可。

但别忘了,王垕现在有了现代人的灵魂,可不觉得“前任”的生活有多好,和现代一比再好的古代都是渣渣啊。

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网络,连空调、冰箱、洗衣机甚至连电灯都没有的世界有什么好的!

哦,对了,上厕所还没有手纸!

除非真能混成高等级勋贵,出则千呼百应,入则妻妾成群,否则这一趟穿越就算是白来。

想了半天,王垕终于立下了穿越后的第一个志愿:“既然来到这个世界,就不能像前任一般过猪狗的生活,我也要锦衣华车,也要高门府邸,也要在史书中留下我的名号。”

王垕觉得这个志向一点都不难。虽然官渡之战曹操似乎输了,但只要历史变化不太大,小心一点不出差错,大不了先抱曹操、曹丕,再抱司马老贼,他一个现代人在汉末混个大官应该是不难。

志是立了,可生活还要继续。

被关起来也半天了,这饭什么时候来啊?

王垕揉了揉肚子,脑中回忆以前陷入军法官手中的那些兵丁都是什么待遇。仔细想了半天他终于想到似乎犯了军法落入军法官手中就只有砍头一条路,也就没有什么待遇可言,更不要说管饭了。

这…

冷汗一下子就又从王垕额头流下,不会这么倒霉吧?他可是曹操亲自吩咐要看管起来的啊。

史涣呢?你丫不会给我忘了吧?

突然,一个人掀起帐门走了进来。由于关押王垕的营帐比较昏暗,帐门又对着夕阳的方向,王垕一时看不清来者样貌,竟还以为来人是要来了解自己,捂着眼睛后退大喊:“别,别杀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半的孩子,曹公还找我有事呢。”

“大人,是我啊。”

王垕听着声音熟悉,再加上帐门重新落下,他这才一点点的看清来人是王延年。

王垕的第一反应就是王延年也被抓了,心道曹老贼难道要斩草除根。

王延年捧着一个陶罐:“大人,史将军派人找我来给大人送些吃的。”

王垕眼珠一转,史涣挺会做人啊,知道他对曹老板还有用,还寻了亲兵来伺候他,看来难关真的过去了。

“咳,我其实还不太饿,不过你来都来了,我就吃一点吧。”

王延年将陶罐放在地上,又从怀里拿出一个木碗和一双筷子:“我做了大人最爱的汤饼,大人趁热快吃吧。”

王垕有些感动,随便拉过些干草坐到地上,捧着木碗大口吃了起来。

王延年手艺一般,但王垕着实饿了,一罐汤饼不一会就吃的七七八八。

王垕一抹嘴:“延年,你过来时可看到大帐方向都有什么人?”

王延年收拾餐具随口道:“还能有什么人?都是些眼熟的将军,于将军、乐将军、徐将军还有张将军,哦,史将军和韩将军也在。”

王延年说的随意,王垕却愣住了。

作为这段时间负责军粮分配的粮官,王垕和各营主官也算混了个眼熟,除了曹操的亲随史涣、韩浩,王延年口中所谓的于将军、乐将军、徐将军、张将军正是于禁、乐进、徐晃、张辽。只要再加上连续痛揍曹洪的张郃,他们五人就组成了在后世大名鼎鼎的曹军组合——五子良将。

————我是分割线————

三国小知识:五子良将之所以是一个组合只因为他们在陈寿的《三国志》中同处一个传记,叫做《张乐于张徐传》。而之所以将五人并列做传主要是因为他们都曾经担任过曹魏的前后左右四大将军。

实际上五个人之间的关系颇为微妙,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友爱和睦。五人确实有像威震逍遥津那种配合绝佳的战役,但也有相互之间扯后腿,还得让曹老板派人过去调停几人关系的腌臜时刻。

另外本着左右护法是三个人,四大魔王有五个,七星聚义得找八个人,十长侍其实是十二个人的常识,在曹魏前期曾经担任过前后左右四大将军的非曹氏夏侯氏将领其实还有一个人,他也将是本书中前期的一个重要人物。

具体他究竟是谁,咱们写到了再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