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少爷的剑 > 缘起桃花山庄
第一章 除夕夜论功行赏
作者:无恙公子  |  字数:3282  |  更新时间:2022-09-13 09:29:18 全文阅读

大年除夕夜,冬日的天都黑的特别早。

千家万户已是万家灯火、热气腾腾、喜气洋洋,爆竹声中过大年。

千佛山山脚下的官道上,一匹通体雪白的高头骏马却还在风雪之中驰骋。

骏马之上,一个身材修长、面容俊美的白貂裘少年目光冷峻、唇角僵紫。

虽然天上飘落的细碎雪花不是很大,可那骏马跑得实在太快,骏马和白貂裘少年身上都落满了白雪;

虽然晚风刮得不是很大,可那骏马跑得实在太急,白貂裘少年呼出的气息都瞬间凝结成了水雾。

心是热的,脸却是冷的。

唉!真是个可怜的苦逼人!

奔忙劳苦一整年,连回家过个年都要赶那么急,眼看就快要赶不上,可不得让阿爹啊娘等着急了?可不得让家中俊俏小娘子等心急了?

除夕之夜,西山血手门的千佛山总舵洋溢着特别的喜庆。

大红灯笼高高挂,宴会大厅张灯结彩,杀牛宰羊、美酒飘香。

宴会大厅之中,十大箱白花花的银元宝、二十坛闪着黑色亮光的大酒坛、三十锅煮熟的牛羊肉,堆得小山也似。

看来这又是一个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大秤分金银、逍遥又快活的好日子。

威武彪悍的西山血手门掌门徐一刀,身穿一件暖和的黑貂裘,腰挎宝刀、红光满面。

他一双鹰隼一般的眼睛,扫视着大厅里的一切。

这一年,他过得很开心、活得很舒心、浑身很舒坦。

他的血手掌练已得炉火纯青,一掌可穿透五人;

他的一刀斩也大有长进,一刀可劈开四层铁甲。

更可喜的是,他三刀斩断了江湖风云榜排名第八十八名的夺命剑韩通海的一条手臂;再发三掌血手印,当场轰死了韩通海。

按照江湖规矩,他也成功跻身五年一届的江湖风云榜第八十八名,也算得上是一个榜上有名之人。

这一年,西山血手门在他的率领下,更是生意兴隆、财源广进。

他手下的四大护法、八大舵主个顶个的强。

无往而不利、无索而不取、无攻而不克,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在江湖上的名声那是响当当。

用两个字说就是:好使。

“不怕鬼叫门、就怕血手门”,江湖上的传言那可不是吹的。

这一年,他还亲自到草原走了一趟,漠北、漠南他都逛了个遍。

他还见到了蒙古的蒙哥大汗和蒙古战神忽必烈,喝了几顿大酒,谈下了一桩天大的买卖。

那买卖要是做成了,那可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功劳。

具体来说就是:合伙攻城,里应外合,破城之后,城内的女人、财宝一人一半,那可比拦路抢劫赚得多了。

埋伏做内应,一直都是徐一刀的特长。

好几次,徐一刀一想起这笔买卖,都会不由自主地发笑,睡觉都笑醒了三次。

除夕之夜,血手门各分舵舵主、众头领济济一堂,都换上了崭新的裘皮衣服。

除夕夜聚会,这是西山血手门特有的传统。

血手门各分舵舵主、众头领一年中最开心的就是这一夜,这是一个论功行赏的好日子。

除夕夜的晚风还很冷、但在大门口守门的张老三一点也不觉得冷。

他早早换上了那件一年四季都不舍得穿、洗得干干净净的薄棉袄,看着大门上贴的红色对联他就觉得喜庆。

每一个人进来,他都真诚地弓着腰、咧嘴一笑,“过年好!过年好!”

虽然一张憋屈且沧桑的脸,即使笑起来也不甚好看,但除夕夜各大护法、各分舵舵主、各大小头领进入千佛山总舵大门,都会豪气地甩给他半吊子铜钱。

然后趾高气扬地道:“张老三,拿去打酒喝”。

每接到赏钱,张老三都会开心地咧嘴一笑,露出一嘴大黄牙,深鞠一躬。

“祝您吉祥。”

张老三手中握着沉甸甸半吊子铜钱,就像是握着一把火,又温暖又幸福。

宴已开席,酒已半酣,千佛山宴会来到了最高潮的时候。

十大箱白花花的银元宝全部抬到宴会大厅正中央的高台上。

大厅正中央的高台之上,血手门掌门徐一刀腰挎宝刀,手拿功劳簿。

最亮眼的是,他身后还站着一排衣着暴露、身材火辣、手捧一盘盘银元宝的诱人女奴。

那沉甸甸的银元宝,压得她们连手中的盘子都快端不稳了。

这财、色都丰满的一幕,看得宴会大厅一群痞子流氓、猥琐男人、江湖浪子,那是直淌口水。

血手门掌门徐一刀拿出功劳簿,开始论功行赏。

徐一刀扫了一圈大厅,他清了清嗓子,高声道。

“第四护法鬼刹刘三,一人独力灭河北大刀帮,斩杀三十二人。”

“赏银五千八百两,外加一等女奴一个。”

一个头发蓬松、身材魁梧的大汉猛然起身,哈哈笑着,大步走向徐一刀。

他从一名女奴手中接过一大盘银元宝,向徐掌门行了个九十度鞠躬大礼。

随后一把拉住那名神情慌张、脸色惨白、而又不失娇艳的女奴趾高气扬地便往回走。

一边走还一边不忘得意地坏笑,恬不知耻地高声道。

“各位兄弟,实在不好意思啦,刘某人先拔头筹了。”

人群中瞬间爆发出一阵山呼海啸欢呼声和羡慕声。

“禽兽,别太嚣张!”

“禽兽,太猛啦!好样的!”

“真想上去一刀杀了他,把银元宝和女奴窃为己有。”

估计这是不少人内心的龌龊想法。

对于这样的有趣气氛,徐一刀一向是很支持的,这样才能激发大家的战心、战力。

徐一刀笑了笑,故意调侃道。

“你们要是不服气啊,明年就把鬼刹刘三比下去。”

“我看他也是太嚣张了。”

徐一刀一句话,说得众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鬼刹刘三确实太嚣张了。

徐一刀继续论功行赏。

“第二、第三护法黑白无常兄弟,双刀灭江西威远镖局,斩杀威远镖局满门四十六人。”

“赏每人六千八百两,外加一等女奴两个。”

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双胞兄弟,一人着白衣服、一人着黑衣服,扭着身子一起走向徐掌门。

黑白无常兄弟每人都接过一大盘银元宝,顺手就递给旁边的两个女奴。

两人突然抽风一般,很默契地跳起一段滑稽却又张扬的魔鬼夜行舞蹈。仿佛就是在索命抓鬼,乐得众人一片哈哈大笑。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这黑白无常两活宝兄弟,做什么都一起。

吃饭一起,睡觉一起,杀人一起,放火一起,就连玩女人也都在一起,实在是绝了。

看着那瑟瑟发抖的两名娇嫩女奴,很多人都小声嘀咕。

“唉!那俩女奴,今晚怕是要惨了。”

怜香惜玉之情油然而生,却是谁也不敢打趣起哄。

看来这黑白无常兄弟可千万惹不得。

徐一刀又调侃了一句,“有谁不服黑白无常兄弟啊?”

众人心里自然都不服,可谁也不愿当这出头鸟,谁愿意去惹那鬼都怕的人呢?

徐一刀哈哈一笑,他那可亲可敬、可喜可贺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第一护法修罗阎王罗云超,一战灭淮南兴盛盐帮,斩杀三十七人。”

“赏八千八百两,外加女奴一个。”

一个凶神恶煞、脸上大块刀疤的大汉起身走向徐一刀,巨大的脚步踏得地板咚咚作响。

修罗阎王罗云超一只手接过沉甸甸的一大盘银元宝,一把拉过旁边那名哑然失色胸口起伏不定的女奴,轻轻用力就把女奴举过头点。

哈哈大笑着就往下走。

“真是活阎罗!”

“真是病态罗!”

......

在一片喝彩声中,大部分人都摇摇头,都心生悲天悯人之情。

“唉!落在这病态罗手里,这女娃今晚过后,怕是活不了了。”

叹息怜惜之声不可谓不大啊。

四大护法赏完、剩下的是八大舵主。

一样的大盘银元宝,一样的性感女奴,一样的欢呼雀跃,把整个宴会大厅的高潮掀起一轮又一轮,差点把顶都给掀了。

.......

每个被念到名字上台的人,捧着银元宝、拉着女奴走回来的时候,都抬头挺胸、趾高气扬、神气不得。

都会引起台下一阵喝彩声、欢呼声。

哪些没有被念到名字的人,那是一个猫抓狗挠、心痒难耐,羡慕嫉妒得不行。

他们都暗暗下定决心,明年一定好好干、绝不再心慈手软、一定狠狠-干几票大的,捧得银子和女奴归。

论功行赏之后,所有的箱子都空了、女奴也不剩了。

徐一刀合上功劳簿,举起满满一碗酒,高声笑道。

“兄弟们,好好干,明年争取到台上来。”

“我徐一刀保证,绝不会亏待你们。”

“干杯!”

“干!干!干!”

众人共同举杯、齐干一碗酒。

宴会又继续开始,依旧是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狗行千里吃屎,狼行千里吃肉。

西山血手门就是那千里吃肉的狼。

西山血手门近年来横行江湖、手段残忍、无恶不作、所向披靡。

徐一刀看中的镖局、盐帮、水陆码头、钱庄当铺、赌场妓院等赚大钱的东西,都有他的一帮好兄弟为他一一抢来。

哪些被血手门杀害之人,除了受刀剑之伤折磨,每个人胸前都有一个大大的五指血手印,都是被血手掌震碎五脏六腑而死的,可怖至极。

一生大醉能几回,

何不豪饮到天明?

再凶恶的人也有真情流露的时候。

每年除夕夜的千佛山,血手门满门都要豪饮到天明,不醉不休、不倒不休。

守门的张老三也能分到了一壶酒、一块肉,那是一大块又肥又嫩又软的手抓羊。

寒风中,张老三正喝着火辣的烈酒、吃着满嘴油的手抓羊。

突然,他看见,风雪中走来一名身材挺拔、浑身精悍的俊美少年。

一身白貂裘,一把长鞘剑,

步履矫健、顶风冒雪、缓缓行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