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一剑天鸣 > 正文
第三章 剑境突破
作者:猫飞虎  |  字数:5133  |  更新时间:2022-06-14 09:25:05 全文阅读

李源鸣见小火不知回去修炼还是歇息,可自己没有一丝睡意。

也许是今日终于把瞬随影移悟透了,内心过于兴奋;也许是小火今日说的如何与人相处,如何独立生存,无法入睡,盘腿端坐在火堆旁,只听见那燃烧的生柴劈哩啪啦时不时炸响着,而这小子在沉思中。

“义父在出谷前也特意把与人交往注意事项尽情告知,无非是想让我出去更快更好的与外面世界的人交流,不要吃亏,他们都是为我好,还是觉得这十几年的做事说话方式也挺好的呀,为什么了改变自己去融入别人的环境?”

“义父常提起,心境是武者最薄弱的地方,要击败敌人就要先击碎他的心境,让自己不费一刀一剑就可以打败他;而我是一名武者,更是一名剑修,剑者如烙铁,千锤百炼不屈于心,要像剑一样坚硬挺拔,保持言出必行,剑在人在;剑未动,心先动;心未动,剑已动;剑动心动,剑心合一,无坚不摧。”

由深思进入顿悟,此时身躯发生着如剑似剑的变化,浑身产生一道道轻微的剑气不断在躯壳内四处窜动,不时又往外窜动,又不断由外往内,如此反复循环,一道道剑气随着身上的剑势越来越磅礴变得越明显,而端坐顿悟的他浑然不知,身上衣衫也被剑气切割成洞,变条状,再变成碎片,最后全变成一无所有。

“砰”的一声,压在剑势境的那道屏障,被无形的剑气摧毁,此时浑身气势更加让人不寒而厉,那剑气、剑势让远在三十来丈的妖兽,不由得纷纷后退,心存忌惮,这二脚兽在搞什么鬼?

而在灵兽袋里修炼的小火听到那声巨响和外面不断有剑气撞击着灵兽袋,时刻想要刺穿。

“这小子不歇息,在搞什么鬼?”突的出现在空中的她也被震惊了,这家伙竟然坐着突破到剑心境,上午被他砍了二剑,不得不回去恢复,又见到突破气势这么壮观,这傻小子看来确实是个修炼天才,为了防止意外,恢复原形,站在十丈外为他护法。

而李源鸣还是处于顿悟中,经过半个时辰的突破后,那浑身剑气慢慢消失,那剑势了随之变弱。

“刚则易断,柔则无成。作为剑者,要刚柔并进才能生存长久,要懂得变通,要懂得适应,不管如何变化,保持初心不改,即是剑心也是武道之魂。”

此刻状态竟然持续了三个时辰,让小火也不得不在那守护三个时辰,如果妖兽把这小子生吞了,他也没有感觉,暗道:“这臭小子,竟敢让本凰替你护法,以后要找回利息才行,否则,嗯……”

李源鸣慢慢的醒了,伸了个懒腰,感觉这一觉睡得真舒服,擦了擦眼睛,前面有一只红火大鸟,不对是那小鸟,难道这她还想揍我?

“哎,你这么早起来,把身躯变成得这么大,搞什么鬼?”

“小子,你不记得发生什么了吗?”恢复小小身躯的小火诧异的问道。

“发生什么事情了?”他摸了摸耳朵反问道。

“你没有感觉到身上的变化?”她有点想揍这家伙了,竟然在那里装疯卖傻。

“哎,奇怪了,我一觉醒来竟然突破了剑心境了?”李源鸣在那里好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挥舞着手道。

“你是不是想死呀,这样无人替你护法就突破,幸好本凰察觉,否则你被妖兽叼走了。”她气不打一处出,这小子竟然不知道刚才那是多危险,如果出去再这样,一个玄黄境武者都可杀死他。

“那多谢小火了。”

“还有你那副臭皮囊好难看,赶紧穿好衣衫,等下杀妖兽炼丹。”小火一副嫌弃的转过头去道。

“啊。”

回神来的李源鸣赶紧用手捂住那重点,然后从戒指里拿了衣衫穿起来,暗道:“这是只鸟,怕什么,看了也吃不了亏。”

“那你呢?”

“本凰看你杀兽,刚才为你护法太累了,只能看热闹。”

“好吃懒做,好像是说你呀。”

“啧啧,小子,皮痒了?”

“咳,咳,我从小怕火。”

“本凰给你个建议,先别急着提升修为境界,你先把心境提升与稳固,再把每个境界修为重新打牢基础,争取发挥出更大潜力。”

“你的意见非常好,昨日在重新悟透瞬随影移时,就察觉到我的根基有点浮,而每个境界感觉都有提升的可能性,缺少点什么,经这剑心境突破之后,才发现是心境问题。”

“小子,孺子可教也。”小火对这傻小子,另眼相看了。

小火在空中根据妖兽气息指引了李源鸣行走方向,见到单独奔走的妖兽,就让他上去拼杀。

刚转过一山梁,见到一只五阶五重的妖虎兽在捕食野猪,刚把五阶四重的妖猪给咬死,自身也累得够呛,正想美美的饱食一餐,突然嗅到有生人气息,而那不速之客竟然朝它奔来,弹指间就距离他五丈处停下,笔直的站着看向它,好像自己和他认识一样。

这妖虎也不是个省油的主,暗道:“妈的,你这人类竟然这样看着本虎,本虎何时遭受到这样无视过。

顿时,大吼一声,一个饿虎扑食,原地弹跳而起,在空中形成一道完美的抛物线朝着五丈远处的李源鸣扑来。

往右一闪‘怒天一拔’一剑朝着妖虎挥去。

只见妖虎前掌朝着挥来的剑拍去,只听见“啪”的一声,剑身被拍飞开,蹬蹬蹬的退后几步。

妖虎也被剑上的力量震飞开来,它不相信的看着这只有玄阶三重实力的二条腿行走的人类。

随后来个‘黑虎掏心’,只见那比莆扇大的虎爪向着这人类胸口抓来,那爪影如同叠浪般‘呼,呼,呼一层又一层。

‘飞花落叶’这小子一声大吼,只见那剑随着‘咻,咻,咻……’声响破开妖虎的左右虎爪。

妖虎见使出七成妖力的虎掌,竟然没能把这人伤着,自己的虎爪反而被剑气割出七八道伤痕,爪心流着鲜红的虎血。

妖虎怒了,绝对的怒了,低吼一声,后腿站立起来,形同人似般挥舞着双掌使出浑身解数向着这人类拍来,只见他身处在掌影之中,好似无路可退。

‘满天剑影’迎着掌影刺去,“啪啪啪”的声响起的之时伴随着‘刺啦’割破肉的声音。

随着声响停止后,只见一人站立在地上,一兽飞出后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虎身没有一块好的地方,妖虎浑身被剑击伤或割伤,流出鲜红的虎血,犹如一只血虎。

李源鸣前胸衣服衫被虎抓成了条形状,胸脯上留着几道白色爪痕,但没有伤着筋骨。

二话不说,一剑结束妖虎,破胸开膛取出虎妖内丹。刚才那只五阶四重妖猪也被他开膛取出内丹装进储物戒指。

盘旋在空中的小火,开口道:“小子,不错呀。”

但望着他胸口那条条衣衫,又道;“幸好你的炼体已经达到洗髓境,要不然今晚本凰就要吃你的席了。”

朝着她撇了撇嘴,道:“你站着说话不腰疼。”

“小子,本凰是为你好呀,别不识好人心。”

“你先把那只妖虎的尸体收好,那妖虎浑身是宝呀,然后我和你说说关于你刚才使出那三剑有那些不足。”

“你使的第一招叫什么?”小火问道。

第一招“怒天一拔”

第二招“飞花落叶。”

第三招“满天剑影。”

“你的第一剑招,势不足,也就是说拔剑之时的怒气不足,即剑势和剑在出鞘时散发的剑气不足。导致你出剑后没有一招致敌。”

“第二招,存在过于柔弱无力,使剑者出剑时要快、准、狠。”

“第三招,你只使出花招式,没有突出剑剑致命。

“剑者出剑必杀敌,用剑不是舞花枪,更不是表演,剑心合一,剑在人在,剑者无退路,只有勇往直前,这是剑者之根本。”

“好了,你自己慢慢反思下,二刻钟后,继续杀兽。”

李源鸣没有反驳小火的指点,反而认为小火的观点是正确的,自己之前只知表皮,不知深髓;没有和人面对面的进行生死决斗,无法理解实战与教学的区别。

盘腿坐下,对自己学剑以来的反省。

“第一境界:剑形——指使剑者在学剑时要有招有式,有模有样,打牢根基,如同竹子长大前的根须,扎得越深越远根基越扎实。”

“第二境界:剑明——指使剑者在掌握已有基础上,知道剑的变化由来与临场应敌变化之策。”

“第三境界:剑势——指使剑者在对敌上散发出剑的磅礴气势,在气势上强于敌,使敌心生怯战。”

“第四境界:剑心——指使剑者在剑道上要保持剑出无悔,剑心通透,剑随心走,心剑合一。”

“诸葛放前辈是无望南域的剑宗老宗主,他活了几千年,来到天风谷后他的这《剑指九式》都舍不得丢弃,二百年前,他在谷主指点下才参透第九式,说明这本剑谱绝对是他毕生心血所在。”

“当时为了向我示范这第一招威力,在天风谷外,一头六阶妖兽被这一招打得满地都是碎肉碎骨,足见这招的威力。”

“第一招对使用者起点比较高,达到剑势后才能悟出相应精粹。我突破剑心后,虽然说是越阶杀兽,第一次使用这招对妖兽效果来看非常不足,说明我的境界还是有水分,没有达到剑心通明实际成效,没有达到想像中要的效果。”

第一招我要在剑鞘中蓄势,把出剑后的变化在剑鞘中就要用心融入剑中,达到剑心合一,争取把剑的威力发挥到极致……想着不由得原地拔剑一斩,一遍一遍的试着,然后再接着第二招,第三招……

“第四招:一剑无悔,第五招:剑出无痕,在剑心境参悟使用。”

“后四招:一念生死、一问苍生、向天借剑、一剑指天”

“先把前三招吃透了,再慢慢学习第四和第五招,贪多嚼不烂。一步一个脚印才是真。”

反思完后,站立起身,对着小火道:“你先帮我指引和我差不多境界的妖兽,论证相应效果后,再逐渐往高等级妖兽挑战。”

“好,那本凰先帮你指引五阶三重以内的妖兽。”

正当李源鸣在与五阶六重的妖兽生死对练正欢时,突然从妖兽背后 洞穴中又窜了一只五阶八重的妖兽,这是捅了妖兽窝了,这可是超过自己修为五个小境界的妖兽,一只还好说,二只那可是险像环生呀。

决定与二只妖兽周旋历练,不能让二只妖兽靠近,要把它们分开并拉开距离,这样在瞬随影移的帮助下,可以有一战之势。

不敢藏私,火力全开,一剑刺退一妖兽,再用步法闪躲另一只妖兽,妖兽的心比较纯真,只想咬死对方,用尽全力去对待每一掌,每一爪,这对于自己来说,更是想要的,历练那肯定要付出鲜血,在生死之间成长,这种成长无疑是最快的,最能提升临场应变能力与抓住万分之一的机会反击来达到刺杀效果。

仗着这‘瞬随影移’绝妙步法,如果没有这步法,他的战斗力只能和五阶五重内的妖兽拼杀,绝对达不到和五阶八重妖兽作生死历练的场面。

所以在面对更高级的妖兽之时,包括剑术,炼体,步法,心境都能发挥到淋漓尽致,高级别战斗中更能磨炼自己的综合战斗能力。

就这样在生死之间较量后,在承受五阶八重妖兽的一爪之时一剑结束它的性命,接着六重的妖兽就构不成威胁了。

历练与实战还是要分开的,心里对小火的话一直记住,对敌人用一剑的,决不用第二剑,因为在生死较量中不知道在第二剑发出之时会发生什么事情。

就这样,第四招“一剑无悔”也顺利的修炼至小成,在对妖兽使用时,才知道威力是前三招无法比拟的,因为有着无畏的剑心,永往前的剑势,让妖兽都心生怯战,更别说此剑招的威力了。

相对义父教的“一剑击杀”领悟还是很欠缺,感觉总是少了点什么,可能跟自己的境界和阅历有关系;现在施展的威力比那“一剑无悔”高出一大截,也是自己的武技秘密。

“一剑无痕”更是打破脑袋都想不明白,出剑能快到没有痕迹??这由得对这招产生疑惑,出剑速度要最快外还要点什么?

想不通就不要想,历练历练就要把最透彻的招式把它磨合至发挥到最大威力,低于五阶三重修为的妖兽基本上会被秒杀。

在同级别与妖兽中战斗中,反思时间越来越少,基本上是一剑即重伤妖兽甚至直接秒杀。

与高过二三级别的妖兽也基本上是一剑重伤,再一剑收命。

在与更高级别的五阶八重以上的妖兽拼杀时,用到‘瞬随影移’步法,在险象环生中求生存与出剑击杀妖兽。

期间,有时遇到高级别妖兽召唤同伴或兽群后,一人一凰在山间林中拼命的逃命,逃到安全之地后,相视一笑,然后累得趴地不起。

……

在这山脉中过去了二个多月以来,李源鸣把前面三剑运用到剑心合一境界,再加上一些新悟,让前四招的威力又有着显著提升。

在阵法的运用上,那境界也提升到大成,能把五阶巅峰妖兽困住。

李源鸣的相应修为得到深耕细作,每个境界那是实打实。

但与妖兽实战那是生与死较量,但是总体来说妖兽内心单纯就是想要用实力弄死这人类,不掺杂其它歪门邪道之术,这是李源鸣好防御妖兽之处。

与高级妖兽生死撕杀,受伤那是家常便饭,也知道自身肉身在防御上存在那些不足,在不断锤炼中,现在身体可以抗得住五阶巅峰妖兽伤害,换个说法就是天阶巅峰武者也无法伤害到这具肉身。

就这样在这山脉里,和小火杀兽收获的内丹经过采集药草,进行炼妖兽丹,足足装满了好几个储物袋,再把储物袋装进储物戒指,占满了大半个储物戒指才罢休。

李源鸣和小火相处也应了那句老话:日久生情。

呵呵,这不男女之间那种情愫,而是朋友之间,生死伙伴之间那种正常友谊,从之前那种你看不惯我,我要弄死你的现象有了巨大的转变。斗嘴跟斗嘴,但是那种真情无痕的伙伴情。

“小子,出去后找到你爹娘后,你如何打算?”

“自然是先好好陪伴爹娘,然后再出去闯江湖。”

“其实有爹娘的滋味很好,本凰非常羡慕你,虽然你还没有找到你爹娘,但是最起码你之前还有几年有爹娘的疼爱。”

“那你爹娘呢?”

“本凰虽然几千岁了,但是相当你们人类幼儿。本凰出生后就没有见爹娘过。”小火有种伤感的情绪产生。

“好了,以后会找到你爹娘的,就像我样,我有信心找到我爹娘。”

“刚才你也说了,你现在年纪相当我们人类的幼儿,我比你大,你可以叫我哥哥,我来疼你。”

“滚,又想占本凰便宜。”

“哈哈,做我妹妹好呀,我可以给你应有的关怀。”

“切,本凰突破六阶后就可以化形了。”

“化形后变成人还是其他?”

“就不告诉你,急死你这小子。”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