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跨城转战,途中经历
作者:冰封一四  |  字数:3121  |  更新时间:2022-06-07 22:33:27 全文阅读

隔了一天的上午,一座名叫千松市的传送枢纽中,张凯和文德走了出来。

  千松市所属的烨城,与张凯所在的宁安城相连,他的这次任务,也算是跨城委托。

  因为环境的影响,各个主城间人口流失的问题不算很大,所以也就导致了各个主城都有自己所属的一种氛围,或可以说是民风。

  从传送枢纽出来后,从没有出过当地主城的张凯,难免有些好奇的来回四处打量。

  与宁安城东原市相比,这座名叫千松市给张凯的感觉很是新奇,新奇之余,也有些许的熟悉感。

  千松市是一座建立在山上的城市,听名字就知道,这里松树很多,环境氛围与张凯记忆中的山城有一拼,区别就是,这里路边全是高大的松树。

  他们出来的传送枢纽地处高处,放眼望去,整个千松市尽收眼底,一片翠绿,绝对不止一千颗。

  就这样兜兜转转,换乘着各种路线的传送交通,这期间,张凯也将千松市的人文地貌感受了个差不多。

  最后出了传送枢纽后,经过传送交通的换乘,他们到了千松市的某个地方。

  这一路上,张凯的好奇心得到了非常大的满足,到了地方之后,他才反应过来,疑惑的看向文德。

  “文德,你绕路了吧?”

  “是的,反正我们时间也充足,这不见张老板对这边的环境好奇的很么,我就挑了一条最能体现这座城市风格的路线,是稍微绕了点路,但与收获比,却不值一提。”文德笑着答复道。

  “我说呢,真不愧是能给向所长当助手的你,除了工作上的事儿,其他方面如此看来也不弱,真是有条不紊。”张凯发自内心地夸赞道。

  闻听张凯此言,文德腼腆的挠了挠头,“哪里,张老板太过谬赞了,与张老板相比,我还是差得很远。”

  “可别这么说,我哪有什么可以说得出口的地方。”

  “这就是张老板的谦虚之处了,张老板不止为人低调,处事也周全,遇见各种事情张老板都处变不惊,让人不自觉的就想要信任,而且,如此年纪就能和导师成为忘年交,与张老板相比,我哪里还拿得出手,简直是云泥之别。”

  文德一边真心的称赞着,就像是在说非常正常的事情一样,一边用那蕴含强烈崇拜的眼光注视着张凯,其眼中的崇拜感,仿佛要透过眼神迸发出来一样。

  张凯:…

  被文德如此夸赞,虽然他从向战处知晓了文德的问题,但还是难免有些老脸羞红,老脸羞红之余,心情不可避免地愉悦了起来。

  瞧,这就是文德的可怕之处。

  冷静冷静,张凯你要冷静,千万不要被别人三言两语弄昏了头,这种心态要不得,要不得。

  “能和张老板有这么一次共同行事的体验,我可要把握好机会,好好的学习一下张老板的行事风格,要不然,也太过浪费这次机会了。”文德怕力度还不够,又补充了一句。

  那说的,简直就像是要将张凯当做人生灯塔一样。

  那崇拜的眼神,张凯觉得,跟看着领袖也没什么区别。

  “那个啥,咱抓紧时间,抓紧时间,别让人家等久了,文德,你可别说了,再说咱就要迟到了,赶紧带路,赶紧带路。”

  张凯生怕文德再说出什么让他老脸羞红的话来,赶忙打断了文德所说,推搡着他向前面走去。

  再说下去,张凯可就真扛不住了,能让他做出如此行为,文德还真是一号人物。

  等进到这家研究所里面后,张凯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登记完,来到了实验室,这一路上,他们也不是没有遇到各种研究员。

  这些研究员看到文德之后,目光分成了好几种。

  一种是急忙低下头,装作有急事一样,急匆匆的低头从他们面前走过,那样子,就像是事情到了危急万分的时候。

  这种一看就知道是聪明人,且吃不消文德的目光。

  另一种就是他们看到文德之后,笑着和文德点点头,然后目不斜视的从旁走过,等走过张凯和文德之后,转过头来对着张凯露出那种自作多福,或者幸灾乐祸的目光。

  这种一看就知道他们在文德手里吃过亏。

  一路上,张凯就没遇见过有不认识文德的,属实排面的很。

  等到了实验室的某个区域后,文德去联系人,张凯便在休息区等待,没过多一会儿,文德便回来了,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对张凯说道。

  “张老板,我们要稍微等一会儿,张组长他们现在正在开会,一会儿就完事儿。”

  “没事,正常情况,”张凯点头回应了文德,表示自己知晓,然后问道:“那个人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

  张凯一边问着文德,一边向休息区某个区域示意着,那里正坐着一个年轻人,从神情上来看,像是到了自己家一样,其行为也大大咧咧的很。

  这点倒是没啥奇怪的,人家放松那是人家的事儿,也许这个研究所跟他有渊源,或是习惯了,并不值得张凯好奇。

  可不同的是,无聊的张凯观察了一会儿发现了奇怪的情况,

  从周围休息的研究人员看向这个年轻人的各种眼光中,张凯找到了奇怪的点。

  这些眼光中习以为常的很少,大部分的,要不就是带着一丝怜悯的神色,要不就是有种看向冤大头的目光。

  怜悯的神色倒是好理解,也许不外乎是经历或是其他方面的原因,可张凯看了一会儿,有些疑惑这种看冤大头的目光是怎么回事。

  正好赶上文德回来,张凯正是好奇心强的时候,所以有此问。

  “嗯?是宏逸啊,在背后我不好说什么,嗯,只能说他挺大方的。”

  张凯:…

  听着文德所说,张凯心里有了猜测。

  毕竟大方和别人看冤大头的目光,能产生的联想并不多。

  正巧这时,文德口中这位叫做宏逸的男子看到了文德,眼神一亮,笑着走了过来。

  “哈,这不是文德哥么,真是有一段时间不见了。”

  “宏逸也是,有段时间未见,你还是这么洒脱,真让人羡慕,我什么时候能像你一样就好了。”文德略带崇拜的看着眼前的人。

  “那文德哥说笑了,别人看咱什么眼神咱也知道,可当不得文德哥口中的说辞。”

  许是跟文德关系好,张凯看到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伤感,转瞬即逝。

  坐下后,两个人稍微聊了几句,这位男子好奇地看向张凯,“文德哥不给介绍一下吗?这位是?”

  “这位是张老板,在我们那里,可是很让人崇拜的一个人物。”文德介绍道。

  “哦,是么?”

  看着这位男子看向自己那探寻的目光,张凯心里有所猜测。

  他应该也知道文德的毛病。

  “文德你呀,真是会给人脸上添花,”张凯苦笑道,转而看向男子,“我叫张凯,一家不知名饲育屋的老板而已,当不得文德的称赞。”

  三人聊了一会儿,张凯从聊天的只言片语中,捕捉到了一些消息。

  这个人叫梁宏逸,是个普通人,不是召唤师,他的父亲好像挺有势力,再加上与这个研究所的某位研究组长关系好,便将他以志愿者的身份,插入到了那位研究组长的课题中。

  那位研究组长研究的,应该就是有关普通人和召唤师方面的课题。

  当然这一切都是张凯根据他们口中所说的一些旁枝末节所产生的猜测,并不是确定性的,他总不能直接问吧。

  而接触了一会儿后,张凯发现梁宏逸这个人…

  怎么说呢?

  他给人的感觉是那种大大咧咧,不拘小节,不在意一时的收获或付出之人,但是张凯发现,他隐藏在这种对外表现的性格下,好像是一种沉稳且有些自卑的性格。

  想想都能知道,在这里工作的,除了看大门的那些安保人员外,剩下的研究员,哪个不是召唤师?那个不是饲育使出身?

  就算他有个很有实力的父亲,但又如何管得了悠悠众口。

  不过张凯倒是觉得没什么,也不会用哪种有色眼光看人,毕竟他没来这里之前,已经当了三十多年的普通人。

  张凯所展现出来的谈吐以及眼神,让梁宏逸不自觉地对张凯多了些许善意。

  三人在周围异样的眼光中聊了一会儿,文德看了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便告知了两人一声,去里面看一下那位研究组长是否结束了会议。

  在文德离开后,张凯看着梁宏逸好奇道:“宏逸你是如何与文德相识的,说句有些严重点的话,我感觉,你只有在与文德交谈的时候,才会有那么一丝真诚的感觉。”

  “嘛,这就是我的秘密了,有机会,有机会的话,再和张老板聊聊这方面的事。”梁宏逸有些不愿意交浅言深,随意的应付了过去。

  张凯见此,也就没有过多询问,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家常,不一会儿文德便露头招呼道:“张老板,这边会议结束了。”

  张凯听到文德的声音,对着梁宏逸点点头,便起身朝着文德走去。

  梁宏毅看着张凯的背影,想到刚才张凯的那个问题,在心里感慨道。

  真诚么…也许吧。

  毕竟只有文德大哥,才不会用那种异样的眼光看他。

  不过现在又多了一个,感觉…还不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