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27章 斩青丝
作者:采诗  |  字数:2029  |  更新时间:2021-12-22 14:23:18 全文阅读

翌日,拂晓。

少师羡本想挽留子修多住几日,子修揣摩着他也不是诚心,况且行程紧张,谢绝了少师羡好意。

扈从来回搬运几趟,原来轻舟换成木船,载得满满当当,驶离阳城。

子修本想带两个船夫,老舟子觉得自己被轻视,果断拒绝,表示自己正当年。

好面子。

驶离阳城,木船进入华胥河,往南直下七百里,便是夏汭。

子修正在试穿新皮靴,随口问道:“三爷,你昨儿找谁去了?”

“没找谁,去了间酒肆吃了点酒,”老舟子答完,又俯身低声问道,“这不是给你俩制造机会嘛,怎样?”

子修白老舟子一眼,没回答,老不正经。还能怎样?就是去讨喜,顺便吃了顿酒席。

木船满载,几乎没地落脚,江月婵暗自诽谤,真是个败家子,难怪走水路,要走旱路,起码得两乘马车才拉得动。

诽谤之余,江月婵也好奇子修带这么多货物的意思,莫非是想顺便去夏汭经商?毕竟他早前也随少师盈亏干过商贾行当。

子修穿好皮靴,不得不说甄绣娘的手艺不错,看来把纺织作坊交给她管是个明智的决定。

其实老车夫也和子修说起过,他每回查账,不少店铺都有弄虚作假的成分,包括甄绣娘在阳城开的纺织作坊。不过各个铺子也识趣,造假数目都不敢做大。这种事情,一般数目不大,子修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不料助长了风气。

老舟子倒是瞧不上皮靴,在水上讨生活的人,对蒲草鞋有特殊的偏好,正如在田间刨食得农夫对稻草鞋情有独钟。

另外一双女式皮靴,自然是给江月婵的,江月婵起初还心疼钱,等见到皮靴后挪不开眼,难怪那些商贾为逐利奔波四方,钱可真是个好东西。

心想着反正自己花了钱,就是自己的东西,江月婵脱下崩断一只的草鞋,脚上磨了个血泡。

磨个血泡不是要紧事,在黎明要塞同狄人厮杀过的少女,不在乎这点小伤。戍边的将士别说是血泡,皮肤溃烂、生疮、刀伤箭伤都是常事,她也不能免俗。自由之城的人 ,没几个娇生惯养。

江月婵也没穿皮靴,索性赤脚,让血泡好得快些。她习惯赤足行走,这是儿时养成的习惯,江南的东夷人也好,越人也罢,都没穿鞋的习惯。

赤足行走,与土地肌肤相触,江南人与土地的相处模式,远比任何地方要和谐。他们习惯依赖自然,而不是过度索取。

所以两年前江月婵从草木部落回来后,便提议禁渔。

可惜,江南人过分追求自然与和谐的生存模式,在越人和夏人的刀子和铁蹄下孱弱不堪。

等到自由之城,老城主与一位每年来拜访一回的虞人倾谈后,更是秉承“物尽其用,人尽其才”的原则。

塞北草原也好,塞南平原也罢,就算是流火山地,每一寸土地都要利用到极致。

寸土之地,亦是家园。

江月婵并不厌恶这种与江南完全相悖的生存理念,甚至摒弃过往的理念,灌输新的思想。

这就是自由之城的生存方式。

当同龄女孩在学纺绣时,她对梭子和针线毫不感兴趣,而是拿起三尺长剑,练习刺杀、格斗。

或许是年幼时随祖母学过东夷传统舞蹈的缘故,又或许是田园牧歌的江南人与生俱来的舞蹈天性,她的步伐优美如同舞者。

这并非她所愿望,优雅的舞者,只配去宫室为帝王献媚。她的一位年长姐姐,年少时便被迫离家,在夏邑鸳鸯行宫里载歌载舞。

总角年纪,正是女儿意识初生时,她挥剑斩断满头青丝,缠着养父学剑。她保持着赤足的习惯,并非保持优雅舞步,而是让脚掌生茧,变得坚韧。

绝非优雅的舞者,也绝非娇柔的绣娘,而是持剑的将军。

事实也如此,十三岁时她便去黎明要塞戍守,感受北狄的野蛮和野心。她第一次面对北狄人时并未流露出怯懦,让一众老兵刮目相看。

甚至,她不顾养父的嘱咐,持剑杀出要塞,与兵士并肩作战。

自由、平等、弱者、家园,都是战斗的理由。

少执戈,绝非高贵头衔,如同华胥帝子,所到之处人人献媚,而是一次次冲锋陷阵换来的认可,用伤疤和战功换来的荣耀。

从前年起,她没有再斩断青丝,始终保持着齐肩,不至于短,也不至于长。

恰好,如同永不离身的剑,长三尺整,恰好。

不斩断青丝,是老城主的意思,毕竟快到及笄年纪。如果说江望舒教会了她成长为一个合格的战士,那么老城主则补充了难得的温情。二人以祖孙相处,他用老人的智慧,灌输江月婵除了战斗之外的知识,这些学问远比那间学堂的先生李汪伦教授的要有用。

不止当一个合格的战士,合格的将军,还要当一个合格的领袖。

另外,还有当一个合格的女人。这一点,她并未遵循。

偏偏江南人的身份让她从初长成之时便成为少年追逐的对象,陷阵杀伐又为她增添别致的魅力——一种寻常女子难企及的美感,胜过烂俗的妩媚。

被视为自由之城年青一代军中翘楚,未来有望接替江侯的龙且尚且被拒之千里之外,其余人自然有自知之明,无意间将她渲染为可望不可即的尤物。

越是如此,越是动人。

在阳城历练那位华胥帝子少师羡曾慕名而来,他懂得取巧,拿经商和接人当堂皇理由;他懂得借势,托少师弘农和姬采诗试探口风。

可惜,这些不算拙劣的伎俩失算了,江月婵对华胥人,尤其是贵族有天生的厌恶,除了儿时经历,更多则是因为老城主的遭遇。

谁家女儿不思春?她送别姬采诗时,也曾想过应邀赶在春临节前去华胥,看看那颗与华胥同岁的衍媒神木下,或许还能有一场不必多深情的邂逅。

不切实际,这不是她的命。

江月婵毅然挥剑斩断青丝,神采奕奕。

有幸江南斩青丝,无悔塞北将白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