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73章 飞渡
作者:采诗  |  字数:2028  |  更新时间:2021-12-08 16:20:21 全文阅读

矮树林人头攒动,想必是鱼书传递音讯,虞西陲和江月婵各自带人前来,倒是不见华胥甲士。

江月婵开口道:“姜获麟,你真是好心机,知晓鱼书叫不动你华胥武卒。”

姜获麟有些忌惮负剑少女,本能退避,辩解道:“我只是个小人物,连个伍长都算不上,哪里指挥得动华胥甲士。”

“华胥人,一向虚伪,”江月婵评论一句,继续说道,“谁不知华胥军神有个更胜一筹的儿子,十五岁时便驱马入莽原,射杀狄人三百。”

虞西陲微微诧异,眼前华胥少年,嘴皮子不简单,人更不简单。

“我这么厉害?”姜获麟故意卖傻。

“你们华胥人,一个虚伪,一个是祸害。”江月婵鄙夷一句,并不待见姜获麟,更不待见子修。

姜获麟摸摸鼻子缓解尴尬,道:“我们华胥与自由之城是友邦,该和和气气才是。”

夜色将近。

斥候回来禀报:“有人泅渡。”

“来了,”子修心神一颤,问道,“我不懂战事,就不擅作主张了,各位说说该怎么办?”

江月婵拔剑道:“杀了就是。”

姜获麟倒是一言不发,显然不想掺和进夏人内战。

虞西陲则表态:“子修,你是大统领,你做主。”

江月婵语气不善,道:“这两个华胥人摆明要看戏,好坐收渔利。”

姜获麟急忙解释道:“月婵姑娘,话不能这么说,这好歹是你们夏人内战,我华胥要是掺和,倒是不讨好。毕竟要是你们夏人送几块土地当作谢礼,我们却之不恭啊。”

江月婵冷哼一声,与斥候赶去岸边。

虞西陲也跟随而去。

姜获麟等两位走远,询问道:“帝子,怎么说?”

“夏人的事,我们外人操什么心?”子修坐在矮树林中,显然置之事外,不打断插手战事。

姜获麟讪笑道:“不如帝子下令,我去调遣甲士过来,到时候夏人必定得感激我华胥,这份功劳,记在帝子头上。”

“不必了,”子修否定这个打算,直言道,“还是不要插手好。”

姜获麟点头,道:“也有道理,帝子识破那位南执戈的打算,夏人已经感激不尽。”

子修问道:“姜获麟,你猜她二人会如何应付?”

姜获麟沉吟片刻,道:“那位南执戈派人泅渡,自然是想在这边系上飞绳,将那些泅渡者杀了,不就挫败了那位南执戈的打算?”

“说真心话。”子修显然对这个答案不算满意。

姜获麟重新斟酌措辞,说道:“我不知晓诸越飞绳的厉害,想必那位南执戈会先派遣善水性的武卒先行渡河,掩护其余人飞渡。

动手早了,只会打草惊蛇;迟了,对面泅渡者、飞渡者联袂出击,未必挡得住。

所以,该让对面泅渡者渡河一半,飞渡者渡河一半,占据地利,凭七千人足够对抗数万人。”

子修点头认可,道:“你姜获麟,打小就聪明。”

姜获麟苦笑道:“帝子,我要是聪明,那也该当帝子啊。”

子修笑道:“你祖父当年,比起其余三位帝子分毫不差,照样摄政华胥。”

姜获麟有意撇开话题,问道:“帝子,要不要只会她们一声?”

“不必了,”子修摇头,置身事外,说道,“虞西陲随我姑姑学兵法,自然不会意气用事;自由之城那位嘛,毕竟是江侯的女儿。”

不久,羊羞回来禀报:“大统领,对方派遣数百武卒泅渡,在岸边系上飞绳。”

姜获麟惊诧道:“乖乖,上百条飞绳,长度至少得有三十丈,他们哪来的绳子?”

羊羞也好奇,这飞绳当真撑得住人?

子修解释道:“听说诸越多雨炎热,草木旺盛胜过别处,其中藤蔓,粗如手臂,最长的能有百丈。你们说,能不能当作飞绳?”

姜获麟趁机奉承道:“我记起来了,帝子不是也带回一株藤苗,如今已有三丈长。”

羊羞一脸困惑,显然不全信。

子修说起一个例子,道:“鸳鸯池光植诸越花草,其中便有一颗从诸越移植过来的藤蔓,形如虬龙,名虬龙藤。虬龙藤上捆缚一个摇篮,天子少康时常乘坐摇篮,自由滑动,如同飞行。我带回华胥那颗藤苗,就是在鸳鸯池偷……拿的。”

姜获麟一脸期待道:“那过几年我也能享受一把天子待遇了。”

“别想了,虬龙藤长得慢,鸳鸯池那颗虬龙藤,耗费五百劳役移植,”子修咂咂嘴,道,“姜获麟,不如你也泅渡过河,混进赵季禅的队伍里,享受一把?”

姜获麟缩回脖子,摇头不迭,道:“保护帝子是我的责任,寸步不能离身。”

忽然,火把齐齐照亮夜空,某位女将喝一声:“杀!”

羊羞一脸凝重,转身跑去,不忘嘱咐道:“大统领,你注意安全。”

借着火把微光,俨然可以看见江面有数道飞绳连接两岸,每一根飞绳上,有武卒飞渡。

姜获麟打趣道:“真像绳上的蚂蚱,往火坑里跳。”

征南军武卒或泅渡,或飞渡,抵达对岸,还未来得及稳住阵型,便遭遇掩杀。

子修目光悲悯,纵然在书上见过战场血腥场面,真正见识,也只有一回。

是虞人獠猎夏山,猎杀夏人残兵。

这是第二回。

姜获麟留意到身边人悲悯神态,倒是不以为意,说道:“帝子,我们华胥一贯奉行以战止战。我祖父曾说过,战争不是解决纷争的唯一办法,但又是最公平有效的办法。”

“嗯,”子修比鼻音回答,又重新坐回地上,道,“今晚,注定无眠。”

姜获麟与子修对坐,不觉被矮树枝丫剐蹭到手臂,疼得龇牙咧嘴好一阵,才说道:“帝子识破那位南执戈的阴谋,夏人已经感激不尽。既然那位南执戈敢回来,先挫败他的锐气,再同他讲道理。以理服人最好不过;若是他不识相,只好以力服人。两个结果,都算好,那位夏娴和东郭五弦,都该感激不尽。之后夏汭武家和烈山严家回夏邑,自然能主持局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