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缉葵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实验
作者:忻城无望  |  字数:1706  |  更新时间:2021-06-15 16:53:31 全文阅读

朱勇看了看眼前的场景,夕阳说的话确实有很大的可能性,不过他实在想不到,这魏远会和零叶有挂钩,如果事情真如夕阳所说,那就表示魏远不但和零叶认识,而且关系定然不一般。

“我们走吧!”夕阳对了朱勇说了声,转身向悦风事务所门外走出。

夕阳觉得零叶既然来过这里了,所以也没必要在寻找什么,不再逗留直接和朱勇离开了。

坐上车后,朱勇问了夕阳一句:“不用派点人过来找找吗?说不定能有什么线索。”

“没必要了!”夕阳摇了摇头,深邃的眼眸看向窗外,七月的夏季,酷暑炎热。夜晚的江北,风拂过脸庞,吹去一天的疲惫。

夕阳坐在车内,望着车窗外的夜景,若有所思的说:“胡教授有和我提过《7.17向日葵食人案》,能说说吗?”

江北的夜景确实很美,看者流连忘返,朱勇开着车,听到夕阳的话,整个人如电击一般,瞬间挺直了腰板。

短短的几天之内发生了这么多事,确实让朱勇一刻也没有停下来过,要不是听夕阳提到《7.17向日葵食人案》,他似乎都快忘却了,前两年惊动江北分局的离奇命案,所谓一语惊醒梦中人,想了想日子,朱勇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因为今年的7月17号马上就要到了,朱勇担心再有命案发生。

朱勇虽然不知道夕阳为什么在这时提到了这案件,不过应该有他的道理,所以面色凝重的直接述说起来前两年所发生的一切。

“前年的7月17号这一天,正值观葵的高峰期,整个观葵天台上站满了人,大概是傍晚6点40样子,江北分局接到了一个匿名报警……”

听到这里,夕阳打断了朱勇说的话,问道:“这个时间段还有这么多人观葵吗?”

“你不是江北人吗?”朱勇听到夕阳问的这话,疑惑的转头看了眼夕阳。

身为江北人,都知道,观葵的最佳黄金时间段是傍晚的6点30到6点40,金灿灿的向日葵海洋,在暮光的照射下,葵地中,流金溢彩,耀眼夺目。天空中,赤红色晚霞,映红了半边天,此刻,远远看望去,天地间仿佛相连在一起,宛如一幅山水画。

“我是淮山人!”夕阳想了想,现在也算是江北分局的一份子,和朱勇接触也有几天了,不管是分局的人还是朱勇,对自己的情况不是很了解,所以觉得有些惭愧。

“淮山人?”听到这三个字朱勇显得十分震惊,并不是以为夕阳是江北人,而是朱勇一直没有听说过有淮山这个地方。

“我们还是先说重点吧!”说这话的时,夕阳看出了朱勇的疑惑,眼神有些逃避,直接是跳过了话题:“报案人是谁?”

“没找到,电话用的是短号,之后怎么联系也联系不上。”朱勇说。

“报警电话说了什么?”

“就说在向日葵地中发现了尸体,让我们赶紧过去。”

接到报警电话后,朱勇等分局的人也是第一时间赶了过去,想到这里,朱勇突然说道:“对了,报案人和第一目击者并不是同一个人。”

不是同一个人?一般来说,报案人不是第一目击者的概率很小,而且一般这种情况下,这第一目击者就有着很大的作案嫌疑。

“第一目击者是谁?”

“是观葵场的一名护工!”

“排除嫌疑了吗?”

“排除了,而且就在去年的7月17号这天,连同另一名受害者死在了观葵地中。”朱勇回忆起当时的画面,依旧历历在目:“死者浑身是血,面目全非,内脏都被掏空了。但奇怪的是尸体周围却没有其它任何血迹。只有尸体头上方的一颗向日葵上有死者的血迹,向日葵弯搭下来,仿佛就是它啃食掉了死者的尸体。”

夕阳从胡教授那了解到了被害者的死状,以及现场的一些怪异情况,所以这些他都是知道,不过一些人物间的关联,对身份情况了解的并不是很清楚。

说到这里,朱勇驾驶着车辆到了分局,刚停好车,就接到了秦俊打来的电话。

“朱张飞,毒物鉴定结果出来了。”

夕阳还想问些什么,不过听到朱勇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后,就没在多问什么,边跑进分局边对着朱勇说:“回头再说吧!”

分局解刨室内,秦俊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一只透明的玻璃箱子,里面除了有着一只活蹦乱跳小白鼠,还躺着另外两只已死去的白鼠。

门被打开后,夕阳和朱勇跑了进来。

“怎么样?”朱勇来到秦俊身旁,一幅很迫切的样子。

“嘘…别一天天的这么急,看完!”秦俊撇了眼身旁的朱勇,做了个小声的手势。他们俩是大学同学,同一所警校毕业,关系一直很好,不然刚才电话里的这一声朱张飞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叫的。

夕阳走进解刨室时,就发现了玻璃箱中的小白鼠,他自然知道秦俊在做什么实验,所以也没出声,盯着玻璃箱中的小白鼠看了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