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山村埋尸
作者:下狸巴人  |  字数:2090  |  更新时间:2021-02-24 19:15:19 全文阅读

月明星稀,一座低矮的小坡上,男人非常费力的拖着行李袋。步履维艰后,总算是到了一处稀松的土壤旁。随后挖开,将行李袋扔进去,掩埋。

  此时已经是午夜十二点,远处安静的村庄正在沉睡。

  

“什么时候?”简洁的工作室内,一个壮实的像豪猪的男人质问。

  “啧~~这得带走多少线索啊!”陈瑞端着一杯咖啡,看着窗外的大雨感慨。

  “我说,我是来要房租的。抓紧时间,给就给,不给我要扔东西了!”豪猪一样的男人叫孙思锐,是陈瑞的房东的儿子。

  “不如我与房东聊聊。”陈瑞放下手中的咖啡。

  “诶!别!谁知道你用了什么迷魂记,我妈每次都被你忽悠。这回可不行,我亲自来!半年的房租,两万四!抓紧时间!”孙思锐毫不客气。

  陈瑞正想说个理由的时候,手机响了。

  “喂?”陈瑞对着孙思锐温怒的脸摆了摆手,“哦?秦警官?什么情况?尸体?诶呀~~~我可不去那种小地方,踩一脚泥。有没有能挣钱的案子?啊!哦!您也别训我了,我这不是缺钱吗?缺德?那不能,我陈瑞能是那种人吗?有钱吗?又没钱!我不去。啥?请我?”随着陈瑞的问句,写字楼的门被敲响了。

  孙思锐在陈瑞的眼神示意下非常不爽的开了门,门外是两个糙汉子。胡子拉渣,一身烟草味。

  “我们来接陈顾问。”个子矮壮一些的马非说道。

  “里面呢!”孙思锐指了指站在巨大落地窗前的陈瑞。

  “陈顾问,跟我走一趟吧!”瘦高的王壮对这个陈顾问全无好感。

  “好。”陈瑞立刻拎着自己的公文包跟着两个警官离开。

  走出了这件不起眼的写字楼,陈瑞顺势坐上一辆大众,一股臭脚丫子味扑面而来。随后,孙思锐也跟着坐了上来。

  “你谁啊?”马非问道。

  “他房东。”

  “只是房东的儿子。”

  “警察办案,闲杂人等不要跟着。”

  “我追房租,不妨碍您忙。”孙思锐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是不要回这房租,自己的零花钱可就没了。

  “没关系,让他跟着。”

  开了大概一个小时,车子停在了破落的村子后。

  人头攒动,四个人下车踩着泥水进了案发现场。

  雨依旧没停,亏的山坡都是石头沙子构成,爬坡不受影响。

  案发现场已经支起了一个简易的帐篷,不少警察在忙着采集线索。

  “秦警官。”

  “你个孙子还知道过来!”响亮的吼声让孙思锐吓了一跳。一个身高八尺,壮如狗熊的人从人群中走出来。

  “您的邀请,怎敢不来。”陈瑞的装逼时刻展现着,不过没等他说完秦生就把他一把薅到了人群中心。

  “咦!”陈瑞只是看了眼行李袋中的尸体就把脸皱起来了,“怎么回事?有人动尸体了?”

  “没有。”一个女警官回答。

  “这个尸体的手是……”陈瑞话没说完,准确的说是不知道怎么说。尸体的双手放在胸前,似乎在捧着一个东西。

  “我们把行李袋剪开的时候就这样了。”还是那个女警。

  “哦……”陈瑞围着尸体走了几圈,问:“怎么发现的?”

  “是年轻的村民发现的。”女警回答。

  “这个天到这儿干嘛?”陈瑞问。

  “据他说是跟隔壁村的女朋友约好见面,结果还没等到女朋友就先发现了行李袋。”

  “那他的眼睛可够尖的啊!”陈瑞感慨。

  仔细观察了尸体好几圈之后,陈瑞起身走向指挥的秦生。

  “秦警官,这不就是简单的谋杀案吗?叫我来干什么?”

  “简单?”秦生心里憋着火。这个陈瑞是三个月前突然找上自己,辅助办案倒也是快准狠,可是对生命的蔑视和对金钱的追逐让他很反感!

  “我的意思是,找线索、验尸、追查,这个案子没什么特别难的。”陈瑞知道秦生对自己的看法。

  “你看这个。”秦生拿出一个证物袋,里面是一个硬币大小的铜币,上面刻着一个人头独角的怪物。

  “又是这枚硬币?”陈瑞好看的眉眼迅速皱成一团。

  “是。”秦生的眉头就没松开过,“现在四月,从三年前到现在,第五起了。”

  “不一样的作案手法,不一样的案发地,不同类型的受害人。这个凶手是不是太诡异了些?”陈瑞自己念叨着,随后惊呼,“小心点,这个包好几万!”

  一个浑身湿透的女警官扭头,轻蔑的看了他一眼,继续忙去了。

  “诶,你这人”

  陈瑞话没说完就被秦生用力拉住,“这个案子要是能破了,我就跟上头申请,让你一个月有点补助。”

  “就那点钱,我连房租都付不起。”陈瑞指了指人群之外探头探脑的孙思锐。孙思锐个子很高,在人群中永远都是焦点。

  “有奖金。”秦生说,“绝对够你付房租。”

  “自由的上班时间。”

  “成!”

  “共享警局内部资料。”

  “警长级别。”

  “成交。”陈瑞微笑着伸出手,再次被秦生忽视。

  陈瑞知道这个秦警官不喜欢自己,索性围着尸体更加仔细的观察起来。

  死者女性,四十至五十岁。尸体呈现蜷缩状,手掌形态似捧着东西。手指粗糙,雨水浸泡有裂纹,常年劳作。手腕上还有一个细细的金镯子,不是劫财。

  陈瑞看着周围的泥土,从前天大雨开始到今天,三天时间泥土就被冲刷的干净。作案者故意还是惊慌?附近没有挖泥土的工具,难道说是提前挖好的?

  “嘿,兄弟,没想到你还是顾问啊?”孙思锐的声音突兀的打断了陈瑞的思绪。

  “嗯?”

  “没想到凶杀案都能喊你!”孙思锐看了眼尸体,做呕吐状转过身。

  “要吐出去吐!”刚刚那个女警走过来毫不客气的说,孙思锐连忙点头。

  “我可是侦探!”陈瑞颇为骄傲的语气。

  “好玩不?带我呗!”孙思锐的语气充满惊奇。

  “不行。”陈瑞故意说。

  “房租给你减半,行不!”

  “那行。”陈瑞毫不犹豫,随后拿出手机给房东转了一万二。“不过可说好,你负责说服你妈,并且没有工资。”

  “我是富二代!”孙思锐拍了拍胸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