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千秋悲歌 > 正文
第一章缘起缘灭缘终尽,花开花落花归尘一)
作者:浮华落沉  |  字数:5420  |  更新时间:2020-08-29 10:17:17 全文阅读

“听说了么?今天所有正道门派围攻雁山岭。”一旁扫地的小厮看了看头顶飞过的雁群对着旁边的人说道。

 “啊!怎么了嘛?”一旁坐着的看客们纷纷询问道。

 “你们还不知道吧?雁山岭是魔头寂离的住处!这不,被逮着了吧!所有名门正派集体前去讨伐!”小二一边扫着地一边侃侃而谈。

 “这寂离是犯了什么大错啊!让天下人不容?”其中一人询问道。

 “嗨!你还不知道吧?你新来的吧?我告诉你啊,这寂离可谓是无恶不作!其人阴险狡诈,诡计多端,十恶不赦!”旁边一人插嘴道,说话时面目狰狞,唾沫横飞,周围人默默地撤了几步,只留其一人在那里臭骂寂离。

  旁边人一听满脸疑惑:“你这也没说他做了啥坏事啊?”

  “他做了最大的坏事就是,心太软,太好,太相信人,放过了太多人,原谅了太多事。他低估了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的贪婪。”坐在角落里一个头带着斗笠的男子说道。

  “这位仁兄,慎言啊!”一旁的老板看到,连忙止住。

  男子脱下斗笠,放在桌面上,露出一张苍白无比的脸。更其吓人的是那道脸上的刀疤,和紫色的异瞳。

  “是魔族!”周围人脸色一惊,急忙往外逃。更有胜者,直接破窗而跑。

  看着眼前的这些人,异瞳男人嗤笑了一声:“果然,你们这些人类都是些庸人!罢了,结账。”说完扔下一锭银子便拿上斗笠悄然而出。

  “天碎星河风破歌,衣沾春水路在何?我今日便去看看那些名门正派的嘴脸。哈哈哈!”

  人走无痕,烟消弭散。

  “那个家伙是谁?好大的口气啊!”众人缓过神来,其中一人不由问道。

  “他可是魔族的皇子,今日前来,估计也是因为寂离的原因吧,他们似乎关系很好。”其中一人端起面前的茶喝了一口,定了定神,好一会儿才说道。

  “这个寂离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勾结魔族!今日不除,以后后患无穷呐!”

  “对啊对啊。”众人一听,纷纷点头称是。

  “诶诶诶,你干嘛去?”其中一人回头一看,看到刚才还在扫地的小厮此时已经丢下扫把往外面跑去。连忙叫住。

  被叫住的小厮停了下来,呵呵一笑道:“这么大的场面,你们就不想看看嘛?反正我是很想看看的。”说完便飞似的消失在视线中。

  “这小二有点功夫的呀!”众人频频点头。

  忽然有人反应过来,叫道:“那我们还在这里待着干什么,这么大场面行走江湖头一遭,不看后悔啊!”

  “哦,对对对!”所有人一哄而散。连店长都不管自己的小店,也跟了出去。

  …

  雁山岭,一个洞府内。

  “寂兄,现在外面情况很不乐观,所以名门正派都已到山脚下了,你。。已经走不掉了。贫道觉得”

  说话的人身穿水墨衣、头戴一片毡巾的,生得风流韵致,乍看是个才子。也是个道士。

  “小道士,谢谢你帮我做了这么多,没必要了,我知道他们想要的是什么。”

  说话的男子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却并没有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有的只有漠视一切的傲然。只有对这冰棺才会流露出一丝温柔。

  此时的他轻轻抚摸着冰棺,里面躺着一个女子。

  女子虽未醒,却有着倾国倾城的美貌,肤色如凝脂。一头长发均匀披散在身后,很显然被悉心照料着。

  女子身旁放了一朵紫红色的花,神秘且充满着生命力。

  小道士定睛一看:“九幽曼陀罗!传说中的复生之物!你是想。。难怪了那些人要不停的追杀你。原来是为了这个。人心的贪婪是永无止境的,更何况是天下第一的奇珍呢。活死人,肉白骨的功效,我也是在孤本中看到过。没想到你居然有。。”

  “我欠她的太多了,我一定要救活她,哪怕天道崩塌,身死道消!”寂离坚毅的脸上流露出了些许温柔和疲惫。

  “可是,这样你死了,难道她就一定会活下去了吗?”小道士一听十分激动,连忙制止道。

  “所以啊,小道士,我才需要你的帮忙。”寂离微微一笑。

  小道士眉头一皱,疑惑道:“你不会是想!”

  “嗯,只有你们道家的功法才能让若雨忘却一切,好好活下去。这是我欠她的。”寂离笑着说道。

  小道士闻言低头思索不再说话。寂离也不去打扰他,只是坐在冰棺旁,凝望着冰棺中的绝世美人。

  一盏茶的功夫后。

  小道士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将其放入寂离手中。

  “寂兄执意如此,我知道无法劝阻与你,但是希望,这块玉佩你放在身上,关键时候,可以保你性命。”

  寂离拿着玉佩,感受到玉佩其中的灵力波动。眉头一皱道:“此物颇为不凡,给我着实没有必要,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小道士一把将寂离的手推了回去,语气极其严肃:“如果你不想等她醒过来为你伤心难过的话最好待着它,相信我,此物可保你性命!”

  寂离见拗不过他,便只好作罢,将玉佩收到胸口处存放。

  “谢了,小道士。”

  小道士微微一笑,拱手道:“如此,贫道便先走了。”

  小道士掏出拂尘,望了一眼冰棺,念了一句咒语,便化为一缕青烟散去。

  “这道家的奇门遁甲之术甚是奇妙啊。”寂离目光一闪。

  “到时间了,走吧,今日此间事了,如果我还活着,我们便逍遥快活去,江湖琐事,再于我没任何瓜葛。”说罢,便待着冰棺走出洞府。

  雁山岭脚下,群雄汇集。

  “今日有我等在场,就算这寂离有三头六臂,也别想飞出我们的五指山!”为首的一人对这其他几人说道。

  “别得意的太早,寂离可没有那么好对付。这么多年,折损在他手上的人命怕已经是个天数了。”另一个人眯着眼,翘首仰望着山顶,回道。

  “今日有我五大家族在,还有藏剑山庄,佛山寺等各路英雄好汉在,还怕抓不到人是嘛。”说话的人面目狰狞,凶神恶煞,面露凶光。

  周围人见到此情景,全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生怕此人一怒,就把自己砍了,他那柄龙鳞宝刀可是兵器谱前五十的宝物,见血封喉,据说黄侯在结丹期就凭借这把宝刀一路杀上了人榜。可谓是不凡。

  “口气是挺大的。但也不知道是哪个人被寂离斩了双臂,如果不是有天材地宝帮助恢复你的双臂,你现在也不过是个口气略大的人棍而已。”旁边一个坐在轿子里的妇人丝毫不顾及的嘲笑道。

  “哼!我看你是看上了寂离了吧!也对,你这老女人,如狼似虎的,肯定需要男人,要不要我来满足你一下啊!哈哈哈!”黄侯大笑道。

  “放肆!”

  声音未落,黄侯就感觉到了杀机,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一把剑已经架在了黄侯的脖子上,黄侯艰难的斜眼向后方撇去。

  “别动!”脖子上的剑用力了几分,血液渗透出来。

  “黄侯,我劝你别动,我属下的脾气可不大好。”轿子里的妇女笑着从轿子里走了出来,众人不惊倒吸一口凉气。

  美!太美了!魅惑众生的容貌,婀娜的身姿,脸上的一瞥一笑都牵动着男人的心。

  黄侯咽了口口水,眼睛直愣愣的盯着眼前的妖艳妇女。

  妇人早已习惯众人的目光,眉眼一挑,语气挑逗道:“你们这帮酒囊饭袋有什么用,也就只有寂离这样的盖世英雄才配得上我!你们?还不行。”随后便扭着身子来到黄候面前。

  “虽是个男人,但太糙了,不懂得体贴女人。你啊,不及寂离的万分之一。”妇人摸了摸黄候的脸,嗤笑道。

  黄候怒从心中起,拔刀而起,便要像妇人斩去。“魏珠玉!你个贱人!”

  身后黑衣人一看,连忙横刀,作势要砍去,却发现砍在身上毫无反应,紧接着被一道罡气震飞出去。黑衣人倒飞出去,身死不明。

  黄候不由大笑道:“没想到吧,我的护体罡气已经练到刀剑不入,就凭你那些手下,给你当当面首还行,砍我?”说罢,便朝着魏珠玉走去,每走一步,气势便要强几份,走过的地上留下了一排排脚印,已经没入了地面。来到魏珠玉面前,捏起魏珠玉的脸,一脸无耻像道:“你信不信我将你扒光了当着众人面玩,玩完了再丢到人群里去让我小弟玩,玩不死就丢到山里去,让发情的野兽也爽一爽?”

  “咻!”正当黄候伸手脱她衣服的时候,树林里一把飞剑袭来,黄候暗道不好,作势向后倒去,才勉强躲过了飞剑。

  “是谁!是谁敢偷袭老子!”黄候大骂道。

  只见从树林里走出来一个人,头顶着斗笠,披着蓑衣,腰间别挎着一个酒壶。

  “害!这么多大老爷们欺负个女人?过分了吧?”斗笠男子取下酒壶抿了一口。

  “我当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暗算我,没想到连你也来了。嗜酒如命的你,也会对奇珍感兴趣吗?”黄侯盯着斗笠男子,手却悄悄的放在了刀柄上,时刻警惕着对方。

  “我呢,是对这什么奇珍没什么想法的,毕竟那玩意儿又酿不了酒,要来也没意思,不过,寂离请我一壶酒,这个酒情,得还。”男子又抿了口酒,眼神迷离。

  黄侯摸了摸刀柄,然后阴沉地说道:“ 看来你是打算帮助寂离,与我们作对了?”

  “酒逢知己千杯少,何况他敬我酒,我承他情,今日有难,我自然得来帮忙!”斗笠男子摇了摇脑袋,将自己的刀插在了地上,整个人倚靠在刀上,勉强稳住了身体。

  “就凭你这个路都站不稳的酒鬼!”黄侯身后一人一听,拔剑跳起,一剑刺向斗笠男子。

  斗笠男子也不曾看他,只是身形一转,换了个方向继续喝酒,让那人扑了个空。

  “我喝酒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打扰我。明白吗!”

  那人却不听劝阻,扑空后,转身又是一剑。这一次,斗笠男子没有躲,只见狂风大作,地上的树叶被吹起,齐刷刷的射向了男子,转瞬间,男子化作血舞,消散在天地间。

  众人皆是一惊,不曾见其动手,好端端的一个人就这么没了。

  “仇老三如今的修为只怕是已经到达了合体期大乘了吧!”一旁的魏玉珠一脸惊讶。

  黄候也是暗自侥幸,没有直接冲上去,要不然只怕是一个下场。在当今世界修为分化为炼气期,筑基期,结丹期,元婴期,出窍期,合体期,渡劫期,半步仙人。黄候是出窍期中旬,魏珠玉则是元婴期,在仇老三这合体期面前简直就是蜉蝣撼大树,异想天开了。

  一旁观望的众人则都是暗暗惊讶。没想到无父无母,整体与酒过日子的臭乞丐会是一个合体期的大能。

  “记好了,我说过了,寂离与我有赠酒之恩,这个情我得还,我可以不杀人,但你们何时见过不不咬人的猛兽了?”仇老三双眼微咪,合体期大乘的气势迸发而出,一下扫退众人。

  “当然了,如果有人想要暗中偷袭的话,别怪我手下无情!”仇老三瞥了一眼身后的树干,若无其事的说道。

  “仇老三,不错啊,别人都没有察觉到我,居然被你发现了。”出来的人正是前不久刚从酒馆离开的魔族皇子东皇太阿。

  仇老三摇了摇头抱拳笑道:“你不用对我阿谀奉承,我知道你,东皇太阿,我听寂离提起过你,很强,如果不是你自己暴露气息,我恐怕也找不到你。魔族影藏气息的功法吗?很强。”

  东皇太阿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寂离是我朋友,如今有难,我自然得来帮忙了。不过你不怕我魔族吗?说起来,我们魔族一直都是众矢之的啊,所有人看到我们要么害怕的逃跑,要么就是不管不顾就砍。你这态度倒是让我很好奇啊。”东皇太阿也是学着仇老三的样子抱拳回敬。

  “魔族也是人啊,为什么要害怕呢,更何况,魔族只是因为功法不同,修炼方式不同,却也不曾有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你们的排挤只是因为有些人的害怕而已,害怕你们的强大,会威胁到他们。说实话,你的到来,会给寂离带来不小的麻烦啊。”仇老三仰头大灌一口酒壶里的酒,对着东皇太阿说道。

  东皇太阿笑了笑,对着仇老三深鞠一躬。“世人皆说我们魔族伤天害理,罪恶滔天,对我魔族喊打喊杀,如今先生冒着天下之大不讳说出了那一席话,为我魔族证明,先生大义!”

  仇老三摇了摇手中喝完的酒壶,一脸肉疼道:“居然又喝完了,唉”

  “先生喜欢喝酒,在下这里有一壶上好的龙沉醉,倘若先生不嫌弃,在下便讲究送给先生了,也算是报答先生的那一席话了。”东皇太阿从腰间取出一壶酒,刚拿出来,香味便飘了出来。味道香醇浑厚。众人闻到了香味不经咽了咽口水。

  忽然一阵风吹过,东皇太阿手中的酒便消失了,正当众人诧异的时候,背后全传来砸吧嘴的声音。

  “啧啧,香,好酒,香啊,真香啊!东皇小子这酒很贵吧?你送我了?不会要回去吧,我可是喝了的。”仇老三抱紧酒壶问道。

  “龙沉醉是我家乡的酒,前辈要是喜欢,此间事了,可以来我魔都,我也可以尽一下地主之谊。”

  “酒管够吗?”

  “管够,要多少有多少!”

  “那就好那就好,哈哈,真好,寂离的朋友就是我朋友,以后我罩着你了。”仇老三一把搂住东皇太阿的肩膀笑道。

  “仇老三!你适可而止!他可是魔族,你不帮我们对付寂离也就算了,怎么现在还想要保住这个魔族吗?”黄候怒道。

  面对黄候的质问,仇老三则是掏了掏耳朵,一脸不屑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质问我?我仇老三无父无母,了无牵挂,烂命一条,却也是敢于天地斗的,你这种欺软怕硬的家伙怎么敢在我面前叫嚣的?也不怕我把你灭了?”

  “你给我死!”黄候怒吼道。手持着宝刀作势砍去,刀划过空中,发出一阵呼啸声,如山间猛虎一般像仇老三扑去。

  “嘭!”

  发出一声巨响,周围碎石炸裂开来,飞向四处,围观的人,修为不行的,直接被震飞了出去。修为好的贼是如同魏玉珠等人则还勉强的站在一旁,但却无法靠近。

  “你虽然修为高,但是太托大了,居然站着硬接我的刀,难道你不知道我能越级斩杀对手可都是靠了这把刀。”待尘埃散去,黄候对着眼前的大坑大笑道。、

  “什么,黄候居然赢了?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黄候本来实力就不弱,外加一把龙鳞宝刀,实力直逼合体境,打的赢也不是不可能啊。”

  东皇太阿怪异的看着这帮人,心想:“不愧是一家的,脑子都不好使。”嘴上却说:“你们睁大眼睛看好了,在足够强劲的实力面前,任何东西都是虚无。”

  不出东皇太阿所料,地下放出一阵笑声。

  “哈哈,不错不错,刚才说你垃圾是我不对,不过嘛,我并不打算收回这句话。”仇老三说着从地下蹦了出来,掸了掸身上的泥土。嘴里碎碎念道:“哎呀,衣服都脏了。”

  众人看到仇老三不停的埋怨弄脏他的衣服,再看到他的模样确实忍俊不禁,滑稽十足。但有一人笑不出来,那人就是黄候,刚刚他自以为自己已经赢了,还在那里大肆叫嚣,结果人家只是弄脏了点衣服,一点事都没有,这让他不敢相信,二话不说,又是一刀砍去,这一刀用上了刀劲,顿时间,地上划过一道长虹,地面裂开了一挑巨大的缝隙,如同巨蛇一般蜿蜒。众人看到这一刀也是暗自乍舌。

浮华落沉
作者的话

新人上路,小学三年级开始看小说,那时候还是那种厚厚的书,如今都十多年书龄了吧,以前也想过自己写,但是一直没时间,如今我想要朝着自己的兴趣靠近一些,文章也学会有些小白文,我会努力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