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临渊之下 > 第一卷:鹊起东洲
第一章:珍珠城榜
作者:三禾木易5  |  字数:3266  |  更新时间:2020-05-02 09:52:04 全文阅读

珍珠城,地处东洲之西,三江汇聚之地,物华天宝,人流鼎沸。

整座城市依山傍水,城门巍峨坚实。千里城墙蜿蜒起伏,山峦绝壁,高耸入云。远远望去,好似一条盘卧的巨龙,蔚为壮观。

城门守卫魏山与栾平还像往常一样,一边打量着川流不息出入城的人流,一边漫不经心的交谈。

“魏兄,听闻初城主家千金小姐最近染了一种怪病,请了城内好多名医诊治,都不见效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也是听说而已,不要外传……三个月前,初小姐一众人等去南麓山历练,准备破入第三境灵动境,不料在万全保护之下突然被一伙蒙面人袭击,听闻领头者还是一个第五境神念境六品以上的高手!“

“神念境六品?恐怕这珍珠城内也不会超过十指之数,怎么会有这样的高手突然对初小姐下手?难道是外城……”

魏山用手悄悄噤声,环顾左右,见没有异样,继续说道,“初小姐破境失败,被暗下毒手,险些丧命,陷入昏迷……初城主闭门谢客三个月,请了城内所有名医,均不见好转,若不是城主灌入真气维持,恐怕小姐早已命丧黄泉……听说好像是中了一种很奇怪的毒……”

栾平若有所思,“怪不得,最近城内突然多了很多巡查卫队,气氛变得紧张怪异,看来城主大人不肯善罢甘休啊……”

“那是自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这口气怎能咽的下?……”

两人交头接耳地正说的热闹,一抬头看见对面的守卫领班午栗正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吓得二人赶紧收拾心思摆正姿势,仔细巡视起过往的人流客商。

“你们两个,机灵些,不要乱嚼舌根。这件事,一方面关乎初小姐的性命,另一方面关乎我珍珠城的脸面,日后切不可胡言乱语!”午栗严声斥道。

“是!午头领”二人异口同声回答。

此时,正值午后。本就闷热干燥的气候,随着不断纷扰的嘈杂声,让人从心底开始有些烦闷。栾平用手遮阳看了看这狠毒的日头,回眸间,目光所及之处突然出现一个黑点。

准确来说,是一个缩小的人影。

这人影是一个约莫十六七岁的少年,一身乞丐装扮,身高近七尺,偏瘦,穿着一袭灰色长袍,凌乱的发髻下,是一张俊秀的脸庞。少年嘴里叼着一节草根,微微翘起的唇角,看起来有些玩世不恭,看似远行而来却毫无半点疲态。

栾平有些许诧异,这少年远远的便让人眼前一亮,虽然装扮邋遢,却无半点讨人嫌的模样。但有些可惜的是,根骨虽然惊奇,却好像是个凡人。

栾平暗自摇了摇头,想到自己那同样年纪却已经是第二境锻骨境三品的侄子,难免有些自豪起来。

正在这时,突然,城内涌出一队人马。人群开始变得更加嘈杂起来。

“让一让!都让一让!”

人未到,声先至,音如钟。领头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策马奔腾,身后紧跟着一众铁甲虎卫。眼尖者一眼便认出,这队人马乃是城主初天啸的贴身侍卫,领头的男子更是半只脚已经踏入第五境神念境的强者,城主初天啸的虎卫统领司无恨。

午栗见状,赶紧疏散人群,魏山与栾平等人也过来维护秩序,让城门口空出一片空地出来。

“司统领,何事让您亲身至此?”午栗向前一步,微微低头抬眼,小心翼翼的问道。

“哎,还不是小姐的事……自从南麓山归来以后,小姐至今昏迷不醒,恐怕再耽搁半月,性命真的堪忧啊……” 男子翻身下马,一脸愁容。

“现在,城主已经别无他法,要在这城门口张贴城榜,看看有没有身负大神通的奇人异士来揭榜,救小姐一命!”

“可是,城主不是已经派人前去琉璃城求援了吗?难道……” 午栗见司无恨眉头紧锁,生生咽下去了后半句话。

“哎……一个多月不见音信,不知道能不能及时赶回来……” 司无恨一边说着一边向身后一招手,一个虎卫托着城榜出现众人眼前。

这份城榜通体呈藏青色,看似平平无奇,实则表面涌动着一层淡淡的银光。午栗神情一动,刚要开口,司无恨已经压低声音说道,“毕竟事关重大,岂能让宵小之辈浪费时间!这上边覆着一层城主的护体神功——银星绕,一般人想要揭下城榜,可不是这么简单,除非神念境三品以上或者三级药师……”

这份城榜很快被张贴在入城口的右侧,不一会便人群聚集。

刚忙完,午栗就招呼着司无恨等人入座,饮茶。

虽是饮茶,但对于半只脚踏入五境的高手来说,人群中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司无恨的耳目。

人越聚越多,本来出入城有序的人流,变得开始拥堵起来。

此时,栾平突然发现,不知何时,那个衔着草根的少年,已经被人群簇拥着来到了城门入口前。但,少年显然没被眼前这一群人所吸引,对于他们挤成一团的举动视若不见。都说人皆有好奇之心,但这少年却有点与众不同,而是缓缓来到魏山栾平两人跟前。

吐掉草根,整理一下邋遢的衣衫,少年双手作揖问道,“两位大人,敢问这就是珍珠城吧?不知道城中离府怎么走?”

此时,听到声音,魏山才回过头来,看着眼前一脸人畜无害的少年有些纳闷,“栾平,此人是谁?”

不待栾平作答,少年已经抢先回道,“大人,在下叫墨阳。不知这是不是珍珠城,大人可知城中离府怎么走?”

“嗬,不识字吗?”魏山用嘴一驽,“看看城门上的大字,不是珍珠城,难道还是翡翠城?”

栾平拍了拍魏山的肩膀,“何必和一个乞丐少年一般见识……”转头又对少年说道,“这里是珍珠城,你说的离府可是离人贤,离大人的府邸?”

少年点点头,“正是!”

“进去吧!离府在城北!别在这碍事!”

少年微微一皱眉头,小声嘀咕道“果然如老头子所说,和山上不太一样呐!城大欺客,居然连城门守卫都是第三境灵动境七品……” 随后释怀笑了笑,转身准备离去。

少年虽然声音微小,但却逃不过司无恨的耳朵。

“等一等!”司无恨慢慢放下茶盏,抬眼打量着偌大城门中唯一没被城榜吸引的少年。

“你叫墨阳?” 司无恨一看之下更加惊奇,居然是一个不会丁点武功的凡人,更别提通玄入境!这样一个少年,居然能看透魏山和栾平的灵动境七品?

司无恨站起身来,进一步上前仔细打量少年,却无半点异样,虽然根骨惊奇,但却不是修士。难道是药师?

司无恨正踌躇间,突然城门外远处传来一阵急促声。

再仔细一看,司无恨有些激动起来,“阮公子来了!看来小姐有救了!”说完,不再搭理少年。

少年落得清净,也正懒得回答,一脸正色的看着远方,心念道,“原来是救兵回来了!” 心念至此,转身从耳后又拿出一节草根叼在嘴中,不再关注,继续赶路。

这一队人马由一身白衣俊俏男子带领,追星赶月一般,入城门也不作停留,尘扬四起,却无人敢阻。

“难道是琉璃城城主大公子,阮经枫?”

“珍珠、翡翠、琉璃三城,除了阮经枫有谁还配得上一声‘阮公子’?”

司无恨心头一宽,面由心生,眉头舒展开来,翻身上马,紧跟其后。

“阮公子,等等司某……”

话尚未言尽,阮经枫已然策马入城。

司无恨刚刚上马,突然前方一声勒紧马环的急促声响彻天际。“吁!”

也许是阮经枫急切了些,也许是城门内此时空旷无人,来人并无全神贯注,阮经枫的马撞到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

阮经枫端坐马上目测少年,尚未开口,随从便大骂起来,“你想死吗!走路不看着点!惊扰了阮公子事小,耽误了阮公子的大事,你拿命也赔偿不起!”

少年面带愠色,“居然恶人先告状?你们的马撞了我,连赔个礼道个歉都不会吗?这珍珠城还有没有王法了?”

“小哥息怒,我们也是赶着救人,多有得罪了!” 说完,阮经枫微微一抱拳,从身上摸出一袋灵玉,扔给坐在地上的少年,“走的匆忙,没带那么多,这里有一百枚灵玉,还望此事就此作罢,多多海涵!”

原本也没有多大的事,对方赔个礼道个歉,少年也不打算再追究。但是,阮经枫这居高临下的姿态和语气,让少年有些不太舒服。

“救人,救什么人?城主的千金大小姐吗?就凭你身边的这位二级八品药师?”

少年一边拍打着身上的灰尘,一边很自然的将灵玉收入怀中,一边斜眼说道。

此时,司无恨早已赶到,摸清事情的来龙去脉,突然又听到少年不合常理的言辞,有些吃惊的问道,“小子,刚才看你就有些古怪,凭你也能看看透二级八品药师?你究竟是什么人?”

少年一边继续拍打,一边没好气的说道,“好歹你也仔细看看,这位仁兄腰间的药师徽章都快闪瞎我的眼了,再大一点都能遮阳避雨了!”

“哈哈哈……”不知何时,这边已经聚焦了一大批人,众人听到此话哄笑起来。

“小、小鬼,你、你、你休……得猖猖……狂,你可知这二级八品药师是何等身份?” 司无恨身边的阴柔男子,羞得面红耳赤,竟然有些结巴起来。

少年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既不是通玄入境的修士,也不是几级药师,不就是救个人吗,这有何难?”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