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秦都妖乱
第四十五章 惑心符的秘密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34  |  更新时间:2020-09-03 22:56:03 全文阅读

结束了外面的行动,两人一路疾驰,回到钦天监。

“通知监正,我们在午狱。”沈从容下了马,把缰绳递给守门的符卫道。

刚一踏进午狱,沈从容二人便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压在身上,灵力运转迟滞,整体如同未接受蟒山传承时一般。

走到内部,将两个玉碟囚笼取出放在桌上,沈从容发现其中的惑心符同样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其上的金光甚至都隐现裂痕。

但是清气锁却依旧在正常运转,没有一点被禁制压迫的迹象。

“这清气还真是奇特,在午狱的禁制下,居然仍能完好运行。”沈从容不禁道。

封牧歌也觉得神奇:“看起来这清气当真是神奇,岂不是说身负清气的人可以自由进出午狱?”

沈从容道:“应该是吧,还好这次发现了这个问题,不然以后真有修清气的人被抓进来,怕是就给他走了。”

两人正觉得清气奇特之时,沈武慈带着午狱牌到了。

“还好当年留有可以抵消禁制的午狱牌,不然我还真不想到这里来。”进到内室,沈武慈一边说着,一边将另外两块午狱牌放到桌上。

拿起午狱牌,沈从容和封牧歌感到身上一轻,灵力运转再无迟滞。

看着桌上的两块玉碟和其中的惑心符,沈武慈道:“这就是惑心符?怎么我看上面的金光有些裂痕?”

沈从容道:“是的,这裂痕是我进午狱之后才有的,想来应该是午狱的禁制压迫导致的吧。”

听到是禁制压迫让惑心符出现裂痕,沈武慈摸了摸下巴道:“既然禁制会对惑心符产生压迫,那为什么这玉碟没事?”

沈从容道:“不知道,可能是因为清气穿行包裹的原因吧。”

“清气可以不受午狱禁制压迫吗?”沈武慈也觉得有些惊奇,清气难修,传承也少,从来没关押过修清气的人,也不知道清气居然可以物事午狱禁制压迫。

但是沈武慈又觉得有些不太对:“这惑心符被封锁在玉碟之上,也是被清气包裹,为什么它就有裂痕了呢?”

摇摇头,沈从容道:“所以说不知道啊,不过既然清气不受影响,而惑心符承受不来这样的压制,是不是可以带去乾狱或者坤狱,将这金光压散,看看惑心符到底是什么样的?”

沈武慈沉吟了一下道:“倒也可以,先去乾狱试试吧,我去取乾狱牌。”

可以省一份力,自然要省,现在缺的就是时间。打定了主意,沈武慈便去取乾狱牌了。

很快,沈武慈便带着乾坤两狱的狱牌回来了。

“要是这金光抗得过乾狱禁制,就去坤狱。”举了举手上装着狱牌的盒子,沈武慈说道。

“好。”应了一声,沈从容收起玉碟,从盒子中取出乾狱牌,往乾狱走去。

为了防止意外,只是三人进了内室,将内室中看守的符卫屏退了出去。

在符卫完全撤出去后,落下了乾狱的断龙石,保证乾狱的密闭,即使出现意外,惑心符也出不了乾狱之后,沈从容才将两块玉碟取了出来。

果不其然,在刚刚取出玉碟之后,只听得两声炸响,玉碟登时被禁制压碎,清气四溢,惑心符也逃了出来。

不过惑心符并没能支撑多久,在禁制的重压下,惑心符表面的金光开始出现大量裂痕,眼看便要崩碎。

感知到危险的惑心符在监室之中到处乱窜,想要离开,但是禁制实在太过强大,只是几个呼吸之间,金光便完全碎裂,散落了下来。

没了金光庇护,惑心符无法保持飞行,从空中飘落。

在玉碟炸裂时,沈从容他们第一时间祭出法宝护卫己身,用双臂挡在身前,避免被玉碟碎片炸伤。

当碎片的冲击过后,沈从容便看到了正在飘落的惑心符,见其金光外壳已碎,紧走两步,调动四溢的清气去抓取惑心符。

就在清气将要裹上惑心符时,异变陡升!

只见已经碎裂的金光外壳重新聚合在一起,裹住惑心符,发起了临死反扑。

在禁制的重压下,金光外壳被碾成金粉,让惑心符如同流星一般飞来。

许是感觉到了沈从容和封牧歌过于强大,难以突破,两道惑心符全部选择了沈武慈。

虽然沈从容意识到了惑心符的目标,但是惑心符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根本来不及回转,只能喊道:“叔父,小心!”

沈武慈刚刚放下手臂,便听到了沈从容呼喊,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事情,便看到两道金光冲到了自己面前。

就在惑心符将要进入沈武慈体内的时候,封牧歌探手抓在沈武慈肩上,往后一拉,让沈武慈脱离了惑心符的进攻,但是同时也将自己暴露在了惑心符下。

只来得及张开一道灵力盾,封牧歌阻拦着惑心符的进攻。

还好有乾狱牌,封牧歌没有受到压制,灵力盾有效的阻挡了惑心符的这次进攻,在付出了全部金光作为代价之后,惑心符才撞破了灵力盾,一道惑心符钻进了封牧歌体内。

而第二道还没来得及进去,便被沈从容追上,以清气困锁了起来。

惑心符入体,封牧歌瞬间便感觉到了其强横之处。

惑心符沿着经脉快速穿梭,吞噬着经脉中的灵力,很快便在表面形成了新的金光护盾,只是瞬间,便钻进了丹田气海,疯狂吸收着灵力。

将第一道惑心符困锁起来之后,沈从容急道:“牧歌你怎么样?”

封牧歌道:“在丹田中,正在汲取灵力!”

有了目标点,沈从容即刻下手,引动清气,透入到封牧歌的丹田气海,寻找着惑心符。

配合着沈从容的动作,封牧歌不断提供给惑心符灵力,放松着惑心符的警惕。

果然,有了大量的灵力吞食,惑心符丧失了警惕心,贪婪的吸收着灵力,金光护盾都已经重新生成,包裹住了符纸本体。

就在这时,沈从容也操控着清气找到了惑心符,为了不生二事,沈从容直接动手,大量清气涌入,将惑心符封锁了起来。

一切都很顺利,惑心符被清气牢笼直接锁死,没有任何可活动的空间,金光护盾也在不断的消磨之中。

不给惑心符冲击牢笼的时间和机会,沈从容直接向外一拉,将惑心符取了出来。

离开封牧歌的身体,惑心符直面乾狱禁制,金光护盾再度碎裂,大量金粉散落在清气牢笼中,将惑心符盖了起来。

松了口气,封牧歌道:“好险,还好先生反应及时。”

沈从容打了封牧歌一下道:“刚才为什么不带着叔父往后撤,要是惑心符取不出来,你可要怎么办?”

封牧歌挠挠头道:“当时太紧急了,下意识就张开了灵力护盾,不过还好先生掌握了清气运用,惑心符也处在虚弱。”

沈武慈走了上来道:“也怪我,没做好准备。”

互相揽着责任,让气氛有些不太好。

为了缓解气氛,封牧歌指着从自己体内取出来的惑心符道:“对了先生,这道惑心符,我好像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沈从容看了一眼道:“有什么奇怪的感觉?”

封牧歌道:“我觉得,这道惑心符好像是我的。”

“嗯?你的?什么意思?”沈从容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封牧歌道:“就是,我跟这道惑心符中间好像有什么联系,我觉得,我可以操控这道惑心符。”

从这道惑心符进入丹田时,封牧歌便有这种感觉了,当时他还以为时错觉,可能是惑心符将要寄生的迹象。但是取出来之后,这道惑心符金光护盾尽碎,符体受损,还有这种感觉,就很是奇怪了。

明白了封牧歌的意思后,沈从容有些不太相信的道:“你说这道惑心符现在你可以操控?”

封牧歌点头道:“应该可以,我不太确定,只是有这种感觉。”

将清气牢笼扩大一些,给惑心符一定的活动空间,沈从容将惑心符伸到封牧歌面前道:“你试一试。”

封牧歌伸出手指,以操控法宝的方式尝试催动惑心符。

只见在封牧歌的催动之下,惑心符缓缓飘起,飞到了清气牢笼顶部。

刚一接触,惑心符上蒸腾起一阵气体,其上薄薄的一层金粉被磨灭,惑心符又重新掉了下来。

在金粉被磨灭的时候,封牧歌感觉到自己瞬间失去了对惑心符的掌控,而随着惑心符重新落回金粉上,又和惑心符建立起了联系。

从他的感知中,惑心符向他传递了一个信息:“符体受损,需要灵力修补。”

原本沈从容还以为封牧歌是在说笑,结果没想到封牧歌真的能操控这一道惑心符,顿时瞪大了双眼道:“这,居然是真的!”

“刚才你是怎么操控它的,能操控多久,为什么又掉下去了?”沈从容连珠炮般发问。

她感觉的到,自己很可能发现了关于惑心符的一个秘密,而这个秘密可以让自己将被种下惑心符的人拯救出来,甚至于将这些惑心符变成可以由自己操控的惑心符,进行一些出乎意料的行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