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八十二章 引祸
作者:封天缘  |  字数:6069  |  更新时间:2020-07-04 22:20:10 全文阅读

苏明楼,鹤月间。

随着时间不断逼近午时,钱江的脑门上也开始出汗,用衣服做扇子,让自己不那么热,缓解焦虑,不断喝着茶水。

“不会真不来吧?”钱江心里不断打鼓。

叩叩叩。

包间门被敲响,钱江惊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把茶杯放在桌面上,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正襟危坐,清了清嗓子,确保自己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然后道:“谁啊?”

门外传来小厮的声音:“客人,你的朋友来了。”

听到小厮说朋友来了,钱江心中一喜,双眉上挑,暗道:“真的来了,我就说这样的诱惑不可能有人能抵挡。”

收敛表情,面带微笑,钱江道:“好,请我的朋友进来吧。”

包间门被拉开,孙才兴派来的将军也穿着与钱江相仿的衣服,带着两个亲兵走了进来。

从他们的动作,钱江就看出来他们就是徐军的人,军人的气质丝毫不做掩藏。

钱江也不戳破,毕竟他这次是为了谈生意。

指了指对面的座椅,钱江道:“贵客驾临,有失远迎,请坐。”

徐国将军坐了下来道:“昨日阁下说有十万斤白米,仅售五千两白银,不知这批白米卖出去了吗?”

钱江给将军斟了一杯茶道:“昨日与贵客的手下做了沟通,约好了今日在此处详谈,自然是抱有极大的诚意,怎么会卖出去呢。”

徐国将军感觉这么说话别扭的紧,又听钱江说专程等待今日的合作会谈,笑道:“阁下果然有诚意,今日我也是带着诚意来的,不过我们这么称呼对方总有些生疏,我叫乐绪,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对方报了名号,钱江也只能报上自己的名号道:“乐老兄好,在下田振。”

不知道对方用的真名假名,但是自己毕竟是秦国将军,在徐军中必然有备案,钱江自然不会报上自己的真名,而是用了自己在粮店中用过的假名。

知道了钱江的名字,乐绪称呼起来也方便多了,从怀中取出五千两的徐国银票放在桌上道:“田老弟,大家都是生意人,我也不会拐弯抹角,那十万斤白米我要了,不止那十万斤,我还想要更多的白米,有多少要多少,就按这个价格收。”

钱江看了一眼五千两的银票,心中一阵激动,但是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表情道:“乐老兄就这么把五千两的银票给我,不怕我就这么带着钱消失?”

乐绪把银票推到钱江面前道:“我想田老弟不会为了区区五千两放弃更多的钱吧。”

钱江哈哈大笑道:“乐老兄果然是爽快人,好,这五千两我就收下了,用完了饭,我带乐老兄去取那一万斤预付的白米,如果老兄人手不够,小弟自当点备人手,奉上府门。”

乐绪看钱江根本没去碰那五千两银票,心里对钱江更加放心,取出制定好的协议道:“田老弟也是爽快人,但是咱们做生意总归也要讲规矩,签下这份协议,收下银票,咱们再吃饭。”

钱江接过协议看了看,确认没有问题,让手下呈上笔墨,签下了名字。

递还给乐绪一份协议,收起银票和协议,钱江道:“好,协议已成,这便上菜?”

乐绪看了看协议上钱江的签名,脸上笑意更浓,将协议好生叠好收起,乐绪道:“好,上菜。”

钱江把小厮招呼过来道:“可以上菜了。”

如此顺利地完成会谈,取得五千两银票,钱江心里此刻那叫一个美,精神头也回来了,亢奋的很。

乐绪也没想到,三言两语间这笔生意就这么顺利谈成了,没有任何阻力,没有思考,就这么直接成了,心里也是高兴得很。

就这样,两人在席间推杯换盏,直喝得有些飘飘然,两人才结束了酒席,出了苏明楼,往钱江准备好的库房走去。

远远地,范哲就看到钱江跟一个人勾肩搭背的走过来,这个人以前没见过,但是他身后的两个人身上那明显的军人气质表明了钱江的计划已经成功。

回到屋里,范哲向沈从容汇报道:“秦帅,钱将军计划已成,对方人来了。”

沈从容听到范哲的汇报之后,心中一喜,拍了一下桌子道:“好!这个钱江,这次真有他的,通知白忍,准备带人送粮去徐营。”

“是。”范哲去通知扮作运粮队人员的白忍准备运粮去了。

屋中的沈从容靠坐在椅子上,脸上的笑意掩盖不住,这徐军,真有意思。

钱江一路引着乐绪到了准备好的地点,指着一排排的运粮车道:“乐老兄你看,这些全都是白米,一共一万斤,一分不少。”

说着钱江解开一个袋子,伸手抓了一把米出来让乐绪看清楚。

乐绪看到眼前的白米,笑的眼睛都看不到了,拍着钱江的肩膀道:“好!不过田老弟你这运粮队得借老兄一用啊,不然还真不好带回去。”

正中下怀,钱江大手一挥,豪气干云地说道:“没有问题,包送货上门。”

钱江看向白忍,招手道:“孙队长,招呼上运粮队的兄弟们,押着粮车,跟乐老兄走一趟。”

听钱江随口给自己安了个孙队长的身份,白忍也只能忍着,点头道:“是,大掌柜你就放心吧。”

向乐绪行了一礼,钱江道:“乐掌柜,就劳烦你的兄弟们引路了。”

乐绪道:“那是当然,跟我走吧。”

说完,乐绪对钱江一抱拳道:“田老弟,后会有期,别忘了我们的协议。”

钱江拍了拍乐绪的肩膀道:“那是自然,乐老兄只管放心。”

一番客套之下,乐绪终于带着白忍他们离开了。

看着乐绪的背影转过街角,钱江脸上的笑容一敛,没有半分醉意,长出一口气道:“真难伺候,兄长弟短的。”

摇了摇头,钱江转进宅中,往主屋方向去了。

进到主屋,钱江把协议和银票掏了出来道:“秦帅,幸不辱命。”

沈从容接过协议和银票,看了看协议上的内容笑道:“好,好啊,你这次可立了大功了,功劳簿上一定有你大大的一笔。”

钱江嘿嘿一笑道:“他们来人之前我还忐忑得很,没想到啊,他们真的来了,而且谈的那叫一个顺畅。”

沈从容把银票推了回来道:“白忍将军他们出发了?”

钱江坐了下来,倒了一杯茶,洗去口中的酒味道:“嗯,出发了,徐军肯定想不到,他们会自己引狼入室。”

沈从容瞪了钱江一眼道:“我们可不是狼,要不是他们想要越过云梦山攻打我们,我们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钱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打了自己两巴掌道:“你看我这嘴,该打。”

沈从容道:“行了,别臭贫了,带上这五千两的银票下去先休息吧,明天去找个钱庄换了,应对你之前定下的那桩买卖,剩下的给范哲,他可是全城搜刮,才弄出来一万斤白米。”

钱江嘿嘿一笑,把银票揣了起来,下去休息去了。

白忍带着一众军士,扮作运粮队跟着乐绪与徐军的运粮队会合,然后往城外进发。

这么一合并,白忍才知道为什么以前他们在城里看不到大宗运粮人马集体出城了,徐军把运粮队分别打散,分成了数十只运粮队伍,确保不会引人瞩目,过关时也是悄悄展示令牌,用以迅速出关。

白忍的运粮队也被打散,混编在徐军的运粮队伍中,分次出城,而白忍则是跟着徐军的运粮队伍从西门出去,绕道往徐军营地而去。

这样的行军路线自然是为了迷惑间客暗桩用的,白忍心中暗赞高明,可惜自己已经混在了他们队伍之中。

白忍在心中记下了这条行军路线,发现这条路与那批山匪的路线相隔不远,心中有了打算。

一直来到徐军营地,非常顺利地探查清了对方营内的各项布局,而且进入营地之后徐军内部的严峻形势才彻底展露在白忍面前。

松垮的布防,高涨的战意,营内殴斗,种种问题都被白忍看在眼中。

乐绪对白忍道:“不要乱看,这里的事情也不要到处说,虽然我和你们掌柜现在有生意合作,但是我们随时都可以换合作伙伴。”

白忍低下头并不说话,表现出一副软弱样子,用默认的方式表示自己会的。

乐绪满意地点点头,指挥着白忍他们将白米放进粮仓,然后安排人马送白忍他们回到边镇。

说是送,实际上自然也是一种监视,避免白忍他们泄露营地的事情。

在徐军的监视下,白忍他们一路上非常安生,甚至连眼睛都没斜着看过一眼,顺利回到了边镇。

进入边镇,徐军也都散去了,白忍他们为防万一,依旧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动作,回到了之前准备的仓库,一直待到晚上宵禁之后,才翻墙来到范哲的宅院。

讲述完白天的发现,并将众位斥候绘制的徐军所有的运粮路线图展示给众位将军们看,白忍坐在一边,喝着茶水。

徐军的举措完全在沈从容的预料之中,虽然徐军内部分化严重,整体出现了很大的问题,但是在这种事情上,他们必然不会随意处置。

在白忍汇报结束后,沈从容道:“嗯,这些完全在我们的预料之中,白忍将军在接下来的时间内不再方便出城,钱江将军此刻也绝对是徐军的重点关注对象,也不方便出城。伏击徐军运粮部队祸水东引的计划就要看各位将军了,务必要在行动之前制定详细计划,不能出现任何纰漏。”

虽然之前钱江的临时计划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但是这样的计划无法掌控,极容易出现问题,沈从容不希望见到这种情况,不能掌握的未知,很容易出现问题。

何将军分析道:“从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中来看,徐军在城西外有四条运粮路线,每条路线相隔五里,配备信炮,遥相呼应。如果不能瞬间歼灭所有人,那么信炮腾空,势必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甚至引发城内关注,令我们提前暴露。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会非常被动。所以,我们就需要依靠强弩来发起突袭,可是弩机和箭矢如何运送出城就又是大问题了。”

白忍到不认为这是个问题,开口道:“这一点其实并不难,眼下虽然我和钱将军暴露在表面,但是我们其他的间客和各位将军都还在暗处,明日我和钱将军外出走动一番,引动徐军的注意,把他们的目光尽可能集中在我们身上,诸位将军便可携带弩机箭矢借由我们其他的商贾车队出城。”

沈从容点点头道:“没什么问题,不过这样虽然弩机和将士们得以出城,那么又怎么才能将徐军的目光引动到那批山匪身上呢?”

白忍自信道:“这一点就更加简单了,众位将军在劫取了徐军的粮草之后,只消将粮车聚在一处,割破粮袋,沿路留下车辙白米,一路推动到山匪寨边上,徐军想不注意那批山匪都难。”

何将军质疑道:“徐军运粮队出城时间在午正左右,这可是大白天的,我们就这么明目张胆把粮车推到山匪寨边上,真的可行吗?”

这倒的确是个问题,大白天的这么行动,山匪们又不是瞎子,到时他们不碰这批粮食,徐军拿回粮食便就没事了,根本起不到牵制的作用。

白忍却笑道:“何将军所顾虑的自然没有问题,但是从我今天下午在徐营中的所见来看,就算山匪没有将这批粮食拿回寨中,以徐营此刻高涨的战斗气息来看,死了这一批军士,他们必然要打,如果不打,就符合了宋辉的治军之道,他们绝对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出现。”

沈从容道:“话虽如此,但是就这么搞依然不妥,我们的军士们不能暴露在山匪面前。这样,明日安排一队斥候去追踪那批山匪的踪迹,把粮食给我放在他们必经之路上,不要让他们看到我们任何一个人,如果他们能在回去的时候不碰这批粮草,就给我推到他们寨门前。”

沈从容的方案综合了一些,众将军思考了一下道:“是。”

计划已定,沈从容便挥散了众人,休息去了。

翌日,众人依照计划开始行动,白忍和钱江各自率领两个亲兵,在镇上到处转悠,商谈粮草生意,在店内磨磨唧唧半天最后都会以价格不合适推脱掉,孙才兴派来监视他们的人就这么被他们溜着。

而另一边众将军们调集人马分成四路,将弩机和箭矢隐藏起来,从西门出了城,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出城之后,何将军快速安排,派出斥候沿着白忍给出的山匪们的路线图前去探查山匪踪迹,其他人则分别隐匿在山林之中,只等徐军的运粮队到来。

在他们不懈的等待下,徐军的四路运粮队终于出现。

何将军举起弩机,对准配有信炮的运粮队首领,在他们进入射程的时候喊道:“放!”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徐军陷入了短暂的迟滞,就在他们还在思考这是什么声音的时候,夺命的箭矢从林中飞出,刺穿了他们的身体。

领头的人在看到箭矢的时候,便已反应了过来,滚身下马,手摸向信炮,口中喊道:“敌袭!”

但是就在他这一声敌袭喊出来的时候,一半的人马已经倒下,他的信炮还未射出,便被何将军一箭射死,再也无法击发信炮了。

突然的袭击之下,徐军毫无抵抗能力,便被尽数射杀当场。

何将军喊道:“打扫战场,推上粮车跟他们会合!”

同样的场景在其他地方也同时上演,四路运粮队被秦军摧枯拉朽般摧毁。半个时辰后,所有的粮车全都聚集在了一起。

何将军打量了一下周围的人马,竟无一人伤亡,找到其他统领道:“斥候回来了吗?”

就在何将军这句话刚刚出口的时候,斥候们回来了。

“何将军,山匪们的路径已经查明,他们此刻正在十五里外劫掠一个商队,如无意外,一个时辰后他们就可以回到寨外二十里处。”斥候汇报着自己的发现。

何将军道:“好!推上粮车,走。”

厚重的粮车在地上压出道道车辙,向着既定的方向走去。

将粮车停放在山匪们的必经之路上,何将军他们隐藏在了一边,等待着山匪们的到来。

果然,在斥候预估的时间内,山匪们唱着不知名的歌曲到了。

“二当家你看,前面有粮车!”一个山匪看到粮车后大喊着向领头的报告。

二当家吐掉嘴里的狗尾巴草打了那个山匪一巴掌道:“老子看见了,大惊小怪的。”

走近粮车,二当家划开一个粮袋,大量白米流了出来,山匪们又是一阵惊叹:“居然是白米!”

二当家收起手上的刀,抓起一把白米在手里摩擦着,眯着眼道:“这么多的白米,是谁停在这里的?怎么不见一个守卫?”

山匪道:“二当家考虑这么多干嘛?这白花花的白米,可比那些黍子和糠好吃多了,没人守卫不是更好?我们全都推回去!”

二当家想了想也是,自己本来就是山匪,想这么多干嘛?把手上的白米扔在地上,啐了一口道:“也是,来人啊,推上这些白米,我们走!”

山匪们嗷呜着推起白米往匪寨去了。

看到山匪们推走那些白米,何将军露出笑容,带着军士们回到了城中。

徐军营地中,乐绪在营门口焦急的转着圈,其他的运粮队都回来了,怎么还少了四支队伍呢?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一直等了一个多时辰,还是没见到那四支队伍的踪迹,乐绪猜他们八成已经出事了,便往孙才兴的营帐走去。

看着眼前一脸焦急的乐绪,孙才兴呵斥道:“你怎么做的将军?一点礼数都不懂,成何体统?”

乐绪苦着脸道:“孙先生,实在是有紧急之事禀报啊,咱们派出去的运粮队,有四支队伍不见踪迹,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啊。”

“什么?”孙才兴一拍桌子站起身怒道:“什么人敢如此大胆,竟敢劫夺我们的粮车,去,带着大军去给我查!我要知道是谁做的!”

乐绪等的就是这句话,这下又要立功了,一脸悲愤的行礼道:“是,末将这就去彻查。”

乐绪走了之后,孙才兴越想越气,踢翻了面前的桌案,哪还有半分儒士之风?

山匪寨中,二当家用一个竹筒舀满了白米,指挥着手下将白米入了库,找到大当家道:“大哥,你猜我今天下山,打到了什么好东西?”

看着一脸神秘笑容的二当家,大当家哼道:“能有什么好东西?难道打到了白米不成?”

二当家把竹筒递到大当家面前道:“大哥神机妙算,就是白米。”

看到竹筒里的白米,大当家坐正了身体,捏起一些放在嘴里嚼了嚼,确认是白米,抬眼看着二当家道:“真是白米?劫了多少?”

二当家伸出右手,竖起两根手指,示意大当家猜一猜。

大当家又躺在椅子上道:“两袋啊,我还以为多少呢。”

“不对,大哥再猜。”二当家脸上笑意更浓。

大当家看着二当家道:“两车?”

二当家又摇了摇头。

大当家重新坐正了身体道:“二弟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到底多少。”

二当家道:“不多,也就二十多辆大车。”

“多少?”大当家一脸震惊,盯着二当家。

二当家道:“二十多辆大车啊,大哥莫要如此惊讶,我已经让小的们入库了,你随我来一看便知。”

大当家站起身来道:“走,带我去看看。”

来到库房,大当家看着刚刚入库的二十辆装满白米的大车,走上去掂了掂上面的粮袋道:“这二十辆车,怕是有一万斤白米?”

二当家道:“不知道,应该有吧。”

大当家又看了一眼粮车,然后盯着二当家道:“二弟,你老实跟我说,这粮车你从哪劫来的,有没有活口?”

二当家挠了挠头道:“大哥,实不相瞒,这粮车,是我捡来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