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三十九章 周途安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11  |  更新时间:2020-06-03 20:00:01 全文阅读

卖艺人的额头处汩汩的流着鲜血,他紧盯着韩渠的长剑,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却已经说不出来了。

张开嘴,大量的毒液喷射而出,卖艺人的临死反扑,也与寻常蛇蟒无异。

但是此刻的韩渠已经来不及躲开了,面对向自己冲来的毒液,韩渠只能是看向了沈从容,向沈从容求助。

其实不必他求助,沈从容也不会让他死在大秦的地界。

不待沈从容说话,封牧歌便冲过去将韩渠带了回来,毒液落在空处,发出一阵嗤嗤的声音,同时升腾起一阵烟雾。

在烟雾的笼罩下,三人的视线被短暂遮掩,只听到一声倒地的声音,应该是卖艺人倒地发出来的。

韩渠道:“虺鳞在他身上。”

沈从容与封牧歌对视了一眼,封牧歌扶着韩渠坐在地上,让韩渠自己先喘口气,然后便一起冲进了烟雾之中。

挥散眼前的烟雾,封牧歌看到周途安正站在卖艺人的身边,将剑交到左手,右手一晃,三把飞刀出现在手上,向着周途安丢了过去。

感知到有东西向自己飞来,周途安抬头一看,便看到了飞刀和封牧歌。

探手将飞刀全部接下,向下一甩,三把飞刀将卖艺人的尸体钉在了地上。

周途安笑着道:“不必如此,我没什么恶意,本来是要带他走的,可是他偏要找死,那就把他给你们好了。”

说完,周途安转身便想要离开。

“说走就走,周大厨是不是把这里当做自己的洞府了。”沈从容迎着周途安走了过来。

周途安道:“欸,先生这是哪里话,我当然不敢把这里当做是自己的洞府,这里可是大秦的樊城啊。”

“不过,若是先生想让这里变成我的洞府的话,我也不敢不要啊。”周途安话锋一转,颇有些威胁的意味。

封牧歌检查了一下卖艺人的身上,对沈从容说道:“先生,虺鳞不见了。”

沈从容看着周途安道:“交出来吧。”

周途安一副不知情的样子,耸了耸肩道:“交什么,如果说这个家伙身上有什么东西是你们要找的,你们在他身上搜就是了。”

“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不打扰先生了,告辞。”周途安仿佛没有争斗的意思,只想要快速离开。

沈从容让开了道路道:“既然如此,那周大厨先走吧。”

周途安拱手道:“那就多谢先生了。”

说完,周途安便往前走去。

在周途安刚刚走过沈从容的时候,封牧歌的长剑便到了,这一剑直取周途安后心。

周途安脚下一用力,飞身而起,在空中翻了个身落在地上道:“先生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让途安走了吗?”

沈从容道:“走当然可以走,不过我只让周途安走,没让虺鳞也走。”

周途安皱着眉头道:“我已经说过了,先生要是在那个家伙身上有什么想找的,搜便是了,途安身上并没有先生想要的。”

嗡——

利刃破空声传来,一段剑刃划破了周途安的衣服,扎在了地面上,发出一阵剑吟之声。

从周途安的衣服破洞处,一片鳞片掉了下来,正是虺鳞。

周途安深吸了一口气,很不开心,将虺鳞重新收了起来,转身看向韩渠道:“活着不好吗?”

韩渠喘着粗气,将长剑收了起来,没有说话。

沈从容对周途安说道:“好了,周大厨,把虺鳞交出来,我可以让你离开。”

周途安看着沈从容,脸上依旧挂着笑容道:“先生这是何必呢,很快我们就不会再出现在秦境,我们也不会再见面,何必非要如此难堪呢?”

“把虺鳞留下。”沈从容表示并没有什么好商量的。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周途安见没什么好说的了,也不再说什么,双腿微屈,一跃而起十数丈之高,向着城门方向跑去。

“九天玄刹,煌煌天威,八部惊雷,驱妖镇邪,去。”沈从容手上捏诀,念动咒语,引动天雷劈向周途安,将已经跃出百丈之远的周途安逼了回来。

被天雷逼回来的周途安看到是沈从容在施展咒法,便向着沈从容冲了过去,如果不能打断沈从容的作法,那今天还真是不好走。

但是封牧歌又怎能让周途安如愿,剑锋直指周途安而去。

封牧歌的动作很快,周途安没有办法在接触到沈从容前躲开封牧歌的剑,只好后撤。

逼退了周途安,封牧歌选择继续追击,剑锋不离周途安的咽喉和胸膛。

周途安退了出去之后,面对封牧歌的追击并没有选择继续躲避。

只见周途安跃向空中躲开封牧歌的剑锋,落在封牧歌的身后,双掌向封牧歌推去。

封牧歌止住前冲的身形,回身斩去,就要将周途安的双掌斩断。

周途安双掌变换动作,夹住了封牧歌的长剑。

封牧歌见长剑被制,一脚踢向周途安的肋下,想要迫使周途安放开长剑。

但周途安向前进了一步,用胳膊夹住了封牧歌的腿。一时间,封牧歌的剑和一条腿全被周途安制住了。

封牧歌用周途安的身体借力,另一只脚踢向了周途安的太阳穴处。

周途安见势不妙,松开了封牧歌向后退去。

一时脱了禁锢,但是也没了落脚点,封牧歌就要摔落在地,周途安也看准了实际冲了回来想要将封牧歌完全控制住。

轰咔——

一道天雷轰击在周途安的前进路线上,止住了周途安的行动,而封牧歌也趁着这个时间稳住了身形。

周途安侧眼看了看沈从容,知道有她在,就会有时不时地天雷落下,这样下去,自己就处在绝对的被动下。但是若要去动她,还有一个封牧歌在一旁虎视眈眈,怎么才能让他们投鼠忌器呢?周途安思索着接下来应该如何应对。

突然,周途安看到了在地上的那截剑刃,眼前顿时一亮:“对啊,还有个重伤的呢。”

周途安打定了主意,再次向沈从容冲去,迫使封牧歌回防。

果然,面对周途安的进攻,封牧歌没有其他的选择。

周途安双掌直冲沈从容,封牧歌赶到沈从容身边,长剑横斩,让周途安停止攻击。

周途安为了不被封牧歌斩下双掌,只能收回,脚下用力一蹬,一跃而起,双脚先后向封牧歌踢去。

封牧歌后撤一步躲过周途安这两脚,但是周途安这一个翻身回来又是一脚直冲封牧歌而来,封牧歌只好收剑格挡。周途安双脚踢在剑身上,从剑身上借力向着韩渠的方向冲去。

“不好,他向着韩渠去了。”封牧歌向沈从容提醒道。

沈从容催动天雷,向着韩渠方向劈去,想要逼退周途安。

但是周途安的口中突然发出一阵蛙鸣之声,正是下午在太守府中曾使用过的魔音。

在蛙鸣声的震荡下,封牧歌止住了营救韩渠的身形,沈从容的天雷有了短暂的停顿,短短的时间内,周途安冲到了韩渠的身边。

韩渠再次取出长剑想要做一个拼死的搏斗,但是突然发现之前被斩断还留在自己体内的那条蛇尾尖突然动了起来,仿佛重新活过来了一般。

在周途安的蛙鸣声中,一条蛇从韩渠的体内长出,将韩渠锁缚了起来,蛇头张大似要咬下一般。

韩渠被制,沈从容只得停下了施法,看着周途安道:“放了他,我让你走,包括那片鳞。”

周途安笑道:“早这么不就好了吗,何必如此,还害得这位伤势又重了一些。”

“少说废话,放了他,你走。”沈从容并不想与周途安多说什么。

周途安道:“我若是就这么放了他那岂不是让我重回危险,这样吧,我先走,一刻之后我会让这条蛇离开他,如果你们有什么妄动,他就没命了,当然,如果你们想要提前动手的话,这蛇的尾巴一动,他也就死了。”

沈从容深呼吸了一下,抚平心中的愤怒道:“自然,不过你要怎么保证你走了之后他一定能活。”

周途安道:“我是很守信用的,而且你们这个时候除了相信我还有什么其他的选择吗?”

“好,就按你说的做,你走吧。”沈从容知道己方确实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

“多谢先生,有缘再见。”周途安拱手行了一礼,现出蟒蛇之身从地下离开了。

在周途安离开一刻之后,那条蛇果然离开了韩渠的身体。离开了韩渠的身体后,那条蛇还想顺着之前周途安的地道离开,不待沈从容发令,封牧歌便一剑斩了那条蛇。

另一边的周途安感觉到那条蛇死了之后,撇了撇嘴继续赶着路。

又让虺鳞当着自己的面被妖孽抢走,还让韩国来使受了重伤,沈从容的心情更加糟糕。

走到韩渠面前,沈从容发现韩渠已然是昏死过去了,对封牧歌道:“带上他回太守府吧,短时间是没办法出发了。”

封牧歌点了点头抱起韩渠跟着沈从容往太守府走去,天上隐有雷声,不知道是沈从容的怒火还是真的要下雨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