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三十七章 气运大阵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09  |  更新时间:2020-06-02 20:00:01 全文阅读

看着眼前房屋的废墟,沈从容的目光中有着一丝恼火,大秦未来的钦天监监正出手,居然让妖孽当面带走了鳞片。这件事情如果传了出去,大秦颜面何存,自己颜面何存?

不过韩渠还在旁边,沈从容并不好直接表现出来。扭过头微笑着对韩渠说道:“接下来的调查可能不太适合来使陪同,天色也已渐晚,来使先回馆驿歇息如何?”

韩渠也知道沈从容的意思,知道眼下的调查自己是参与不进去了,拱手道:“那就不多叨扰了,玄贞观也有探查之术,若是有所需,尽可找我,我也想看看这妖孽到底是什么样的,竟能如此凶悍。”

韩渠也给了个台阶,毕竟这次事件自己也参与进来了,传出去谁都不好过。

将柏文唤了过来,沈从容道:“送来使回馆驿。”

“是,来使跟我来。”

将韩渠带出府门后,柏文本想让小厮带韩渠回馆驿的,但是韩渠拒绝道:“眼下天色渐晚,折腾了这么久,也该用膳了,就不必陪同了,正好在城里寻些吃食,转转夜市,说不定还能偶遇夺走蛇鳞的妖孽。”

韩渠既然表示拒绝,柏文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让韩渠自行离开,自己则回去找沈从容了。

回到会客室所在的小院,看着一地的狼藉,柏文问道:“是不是让军士们来清理一下?”

沈从容点了点头道:“清理一下吧,带路去气运大阵的位置。”

柏文吩咐小厮去找军士们清理会客室,便引着沈从容二人向气运大阵所处的位置走去。

在放置气运大阵阵枢的门外,沈从容闭目感受了一下气运的流动,发现其中有些许阻滞,而且略显稀薄。

睁开双眼,沈从容已经猜到了气运大阵中发生的事情,说道:“进去吧。”

进到屋内,当中一张大案,其上有樊城及方圆六百里的沙盘图,图上金光覆盖,蒸腾的金色雾气,流转在其上。金光之上还有一道光柱,金色雾气穿梭其中。光柱之上有一金盘,那就是气运大阵阵枢了,在金色雾气的冲击下,散发出夺目的金芒,投射着法阵图形,护卫着气运大阵。

沈从容看了一眼气运大阵道:“牧歌,将沙盘移开。”

封牧歌点点头,将大案推开,没有了大案,金光顿时照射在地面之上,而且在大案不再接受金光照射之时,沙盘上所绘之地天空顿时暗了一分。

这样的变化并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但是对于修炼有成的人来说,却是非常明显的变化。

韩渠抬头看了看天空,心道:“居然敢让气运短暂不再笼罩,看来十分自信啊。”

平谷县李府,李鲧看着黯淡了一分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太守府中,在封牧歌将大案移开后,在气运金光的照射下,案下的地面上,一个大洞显露出来。

沈从容轻轻跺脚,洞口附近的地砖被震开,露出了其中的玉石,不过因为受到气运金光的直射,玉石已然是碎裂了。

看着洞中的碎玉,沈从容冷哼一声,手上捏诀,点在地面之上。但见大洞瞬间便重新被填塞上,地面也隐泛金光,显然是用了指地成钢之术的。

“推回去吧。”做完了这些后,沈从容转身出了屋门。

柏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就要离开,但也不好多问,只得跟着一起出了屋门。

在封牧歌出来之后,柏文重新上锁,收起钥匙,走到沈从容身后问道:“先生可是有什么发现?”

沈从容道:“妖孽窃我大秦气运养鳞,那片鳞很可能不是背鳞,而是它的命鳞。”

听到妖孽窃夺了大秦气运用来养鳞,而鳞片却是自己带回来的,柏文请罪道:“这都怪下官,为妖孽利用,损失我大秦气运。”

沈从容瞥了一眼柏文,叹道:“太守也是无心之过,我想若是太守知晓妖孽意图,也是不敢将鳞片如此随意处置的,眼下重要的是将这片鳞追回来,若是让妖孽将鳞片上的气运炼化,那就不好对付了。”

柏文请缨道:“全听先生吩咐,但有所需,柏文万死莫辞。”

沈从容道:“身为一方太守,莫要乱言,去准备晚膳吧,等他们将会客室清理出来再做查探。”

“是。”柏文退了下去。

柏文离开后,沈从容看着放置气运大阵的屋子向封牧歌问道:“牧歌,你怎么看?”

封牧歌道:“气运大阵之中承载我大秦的气运,力量非凡,妖孽并不能直接利用,肯定需要先靠他人来布置一个转化阵法,将小部分气运借由那些玉石传递出去,所以,太守府内一定有妖孽的安排。”

沈从容盯着屋门,想了很久,问道:“找到转化阵法了吗?”

封牧歌摇了摇头道:“没有。”

“先生,晚膳已经备好了,可以用膳了。”柏文站在院门处喊道。

沈从容回头看了一眼柏文道:“走吧,先用膳。”

晚膳时,柏文吃的比中午时还要多,沈从容并没有多说什么。用过了晚膳,擦手漱口,沈从容道:“走吧,看看会客室清理的如何了。”

到了会客室,军士们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众多蛇尸堆砌在一旁,会客室的地面重新露了出来,不过那些大洞的位置已经被碎砖石什么的填住了,还没有挖开。

看到沈从容等人过来,领头的军官跑过来道:“先生,太守大人,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不过那些大洞还没挖开,可能还需要一两个时辰。”

沈从容道:“这就够了,下去用膳吧。”

军官一听,稍微愣了一下,但既然沈从容发话了,也不敢违逆,招呼着军士们离开了小院。

在军士们离开后,沈从容原地打坐,右手捏了个诀道:“牧歌,沙盘,桃枝。”

封牧歌手上一转,取出一个沙盘,沙盘上放了一根长桃枝,将沙盘放到沈从容左手中,然后在沈从容身边用玉石布了一个小阵法。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封牧歌对沈从容点了点头,便与柏文一起立在一旁,看着沈从容作法。

“腾腾气运,寻妖锁踪,去!”

沈从容手上一动,但见玉石亮起,一丝气运从气运大阵被引了过来,绕过沙盘上的桃枝,再到沈从容的手指上,随着沈从容手指一挥,冲进了只剩下地板的会客室中,从那些洞中钻了进去,寻找着洞穴的尽头。

在气运进入洞穴中后,桃枝被分割成了四段,这代表其中有四条岔路。随着气运的移动,桃枝在沙盘上画着一条条线,其中一条线指向气运大阵阵枢方向,很快便停了下来,因为那条岔路已经被沈从容堵上了。还有一条线直指库房,在库房位置停了下来。

剩下的两条线,其中一条七拐八拐指向了馆驿方向,另一条则向着城外冲去,不过还未至城门,桃枝便轰然炸开。

看着沙盘上的表现,沈从容嗤笑道:“逃吧,我看你能跑出去多少。”

手上法诀变换,将气运调了回来,沈从容收了法术起身道:“有一个跑出城了,但是还有一个指向了馆驿方向,牧歌与我去探查馆驿,太守大人稍晚一些带人将这些蛇尸焚毁,明日开始全城搜索处理蛇窝,以免城内生变。”

收起沙盘,沈从容和封牧歌向着馆驿方向赶去,柏文则去准备销毁蛇尸所用的东西了。

另一边,韩渠用过了晚膳,在街上稍微转了转,打了壶酒,便往馆驿方向走着。

拐进了馆驿前的一条街,韩渠发现街上有些许诡异,此刻并不是多深的夜,这条街上除了自己,竟再看不到行人。

前后打量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情况,韩渠将酒壶用左手提着,右手则缩进了袖子中,缓步向前走着。

前进的过程中,韩渠的目光不断在左右扫视着,提防着可能出现的任何问题。

一阵微风拂过,卷起一些被折下的落叶,从韩渠的脚边飞过。韩渠停下脚步,低头看了看落叶,发现自己的衣服下摆被撕裂了一条缝。

挑了挑眉头,韩渠深呼吸了一下,右手已经握住了剑柄,只等发现敌人的瞬间,便可发动。

“道人,是你在找我吗?”一个声音从前面的树上传了出来。

韩渠看向树上,并没有发现目标。

“我在这里。”声音从面前二十步外传来。

韩渠转回目光,看向来人,借着月光,韩渠看清了来人的模样,然后便笑出声来道:“是你啊,你怎么还没走,而且还跑到我面前,难道真的不想活了?”

原来来人就是那个白天跟韩渠起过冲突的卖艺人,不过这卖艺人与白天却是有些不一样,显得阴恻恻的。

卖艺人听到韩渠的话后,以为自己找对人了,做出了攻击姿势道:“看来就是你在找我了,不过谁死谁活,可不一定呢。”

韩渠看着卖艺人说话时吐出来犹如蛇信的舌头,收起了笑容道:“蛇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