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三十二章 樊城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31  |  更新时间:2020-05-29 20:00:01 全文阅读

沈从容走到台前道:“诸位,此次失踪案震动朝野,我奉命查察,发现这背后乃是妖孽作乱,幸得上天宠幸,官员得力,我们在灵兽和镇守大人的帮助下,破获此案,将所有村民找回,今日,除了给大家一个交代外,也是要论功行赏的日子。”

在靳裕说出“从容先生”的时候,村民们心中就已经有了一种猜想。而沈从容走到台前并说出那番话后,村民们心中的猜想得到了证实。

“从容先生”就是那个名动天下的沈从容,大秦未来的钦天监监正。

她的出现代表着朝廷对于此事的重视程度,这让村民们从心里感到激动。而且她已经宣布了此案告破,霎时间,感激的情绪弥漫在村民们的心底,一些村民的眼中已经泛起了泪花。庆幸自己生在大秦,庆幸大秦有这样一个好监正。

有人发自内心的喊出了“万岁”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情绪,随着第一声“万岁”的呼喊,校场上顿时响彻了“万岁”的呼喊。

沈从容并没有制止他们,而是等他们自己停下后,才继续讲话。

对这次妖乱的具体情况和破获过程进行了详细的阐述后,就到了真正论功行赏的时候了。

“牧连镇镇守靳裕,在妖乱发生后尽忠职守,查案仔细,对此案进行了详细的调查记录,在抓获妖孽的过程中更是身先士卒,赏金一千,绢一百;牧连镇三班衙役在抓获妖孽的行动中作战勇猛,没有放走一个妖孽,赏俸三月,赐宴犒赏;灵兽朱心玟,协助击杀首恶刘祜,找回失踪村民,载于牧连镇县志,建祠供奉,其他的赏赐待我回报朝廷再做考量。”沈从容宣布对于所有破案有功人员的奖赏,每一个被点到名字的人员都会在台前谢赏,也是为了让村民们记住他们。

在宣布完赏赐后,村民们对这些人都表示了祝贺,然后便期待地看向沈从容,因为今晚最主要的内容就是将自己家失踪的人带回去。

看着村民们期待的眼神,沈从容笑道:“所有失踪的村民经过详细的检查,均无大碍,少停由镇守主持,进行登记销案,就可以带他们回家了,但是他们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妖血的侵染,之后还要用药调养,包括所有在青阳居及胡怡园用过餐食的人员也要用药,保证没有意外,至于药材,从明日辰初起去镇守府领取即可,约半月后还有符卫前来复查,届时由他们判定是否还需用药。”

“谢大人,吾皇万岁!”场中村民们集体行礼感谢道。

沈从容受了这一礼,同时示意靳裕将剩下的事情处理好,便带着封牧歌和朱心玟离开了校场。

出了校场,沈从容并没有直接回镇守府,而是向着胡怡园方向走着。

觉察出沈从容的目的地后,朱心玟疑惑道:“还去胡怡园做什么呢?”

“还有些东西想要看看。”沈从容回道。

朱心玟虽然不知道还有什么好查的,但是也不敢多问,乖乖的闭上了嘴跟着沈从容往胡怡园走去。

走到胡怡园的时候,时辰已经接近了亥初。被查封的胡怡园此刻不像以前一般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甚至都没有多少人走这条巷子了。

揭下封条,封牧歌推开大门率先走了进去,取出火折子照明,寻找着大堂里的灯台。

“我知道哪里有灯笼,我去拿来,调查起来方便一些。”朱心玟知道他们只是人,还是需要灯火来照明的。

沈从容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封牧歌点亮了大堂的灯台,从地上扶起一张凳子放在沈从容的身边,让沈从容可以坐着歇息一会儿。

朱心玟撇了撇嘴,自行去找灯笼去了。

借着灯光,沈从容环顾着大堂的情形,上次来胡怡园是在楼上的折花室,并没有在下面仔细看过大堂。

此刻的大堂已经是一片狼藉,桌椅倒落在地,一些已经散了,大堂中央的舞台也垮塌了下去。但是在这一片凌乱中,有一个非常扎眼的东西,那就是舞台上的屏风。

按理说舞台都垮塌了下去,说明大堂中的战斗不可谓不激烈,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屏风却没有一丝损坏,甚至屏风上的山水画都没有一丝破损,仍然立在舞台后,这非常不合理。

“这扇屏风怎么了吗?”朱心玟已经找到了灯笼,看到沈从容看着屏风,不由发问道。

沈从容看了一眼朱心玟道:“你觉得这扇屏风现在的状态正常吗?”

朱心玟想了一下道:“你是说,在这么激烈的战斗后,这扇屏风不应该还立在这里?”

“当然,这不合理,或者说你能解释它为什么还立在这里?”沈从容反问道。

朱心玟摇了摇头道:“我没有办法解释,不过既然怀疑它有问题,上前看看不就知道了。”

说着,朱心玟将灯笼放在一边,走上了舞台。

伸手推了推屏风,屏风连一丝晃动都没有,朱心玟轻咦了一声,用力一推,但从屏风处传来一股很大的力道,将朱心玟推了开来。

“奇怪,这什么情况?”朱心玟有些不理解。

沈从容也走上了舞台,摸了摸屏风道:“这应该是一个法宝。”

“法宝?”朱心玟看着屏风,有点不相信,但是刚才从屏风处传来的力量让她没有过多怀疑。

沈从容上下打量了一下屏风道:“没错,不过从你刚才的表现和今天除妖时没有受到多大的阻挠来看,这应该是是个防御性的法宝,或者说他们不知道这是个法宝。”

朱心玟道:“应该是不知道吧,不然也不至于把法宝摆在堂中做个屏风了。”

“也可能是故意让人放松警惕的呢?”沈从容说着话,手却在屏风上来回摸索着,寻找着将屏风取下来的方法,突然,她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地方:“这可能不是个屏风。”

“不是屏风?”朱心玟有些懵了。

沈从容退后几步道:“这是个夹层的屏风,外面是屏风的样子,里面应该才是法宝,牧歌,小心些。”

封牧歌点点头,取出一把短刃,没有用任何灵力,小心地在屏风上切割着。

屏风上的山水画在短刃面前没有任何阻挡的作用,直接被划开,将整幅山水画取下,屏风内隐藏的法宝展现在三人面前,是一面九龙壁。

沈从容看着九龙壁,用手触摸了一下道:“是石制的,这样一面石刻九龙壁,难怪屏风可以屹立不倒,走吧,再看看其他的地方。”

“不取下来吗?”朱心玟看沈从容这就要走,问道。

沈从容道:“不急,这里没有别人,不会丢了的,先看看其他的地方。”

在沈从容三人离开大堂后,九龙壁中央的龙珠转动了两下,一道黑烟飘了出来,快速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对胡怡园进行了全面的检查后,沈从容并没有发现其他的异常,便取下了九龙壁收在了储物法宝内离开了胡怡园。

回到镇守府的房间内,只剩下了沈从容和封牧歌二人,沈从容疑惑道:“除了九龙壁居然没有其他任何异常,难道是我想多了,刘祜并没有在镇上留其他的后手?”

封牧歌道:“会不会他留的后手就是九龙壁,但是没来得及用呢?”

沈从容道:“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半月后符卫就到了,就算他有后手没被查到,到时也翻不出什么风浪,而且他的真身极有可能就在蟒山,事不宜迟,明日一早我们就出发去樊城。”

翌日,沈从容将祛除妖血的药方交给了靳裕,叮嘱了用药量和次数,便出发去樊城了。

乘龙马一路急行,当日午初便赶到了樊城。

将身份文书交给守城的士兵,士兵一看文书上的名字,大吃一惊便准备行礼,沈从容将文书取了回来制止了他的动作,表示自己不想招人注目。

士兵读懂了沈从容的意思,道:“没有问题,过去吧。”

牵着龙马走进樊城,沈从容还是决定先考察一下樊城的情况,就在路上慢慢走着,查看着吏治情况。

走了几条街后,突然前面传来一阵阵喝彩声。顺着声音看过去,之间一堆人围在那边,应该是有人在卖艺。

沈从容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准备从另一边离开,这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嘿,装神弄鬼的,这也叫法术?”

“法术?”沈从容停下了脚步,街头卖艺的人怎么会法术,而且如果是法术,敢这么揭穿的人一定是会法术的,不然没有底气这样说话。

“有点意思,去看看。”沈从容转身向人群那边走过去,想看看是怎样的一场闹剧。

因为人群围得很严实,沈从容就没有往里面挤,而是翻身上马,借着龙马的高度看向场中。

中间是一个年轻公子和一个光着膀子的人,想来卖艺人就是那个光着膀子的了,至于那个年轻公子,应该就是那个发出质疑的人了。

“果然很有意思。”沈从容已经认出了这个年轻公子是谁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