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通灵画师 > 镇魂篇
第一百三十一章 封建迷信
作者:林希  |  字数:9063  |  更新时间:2020-12-12 18:16:40 全文阅读

“为了,镇压她的灵魂。”

镇压灵魂。

听到这个解释的陈旭和旁边的警员顿时懵了。

镇压灵魂?

前面还在交代各种谋杀细节,后面突然来一个镇压灵魂?

“什么意思?”陈旭当即询问。

朱晓东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你相信人是有灵魂的吗?”

陈旭闻言皱了皱眉。

旁边的警员立马敲敲桌子,喝道,

“朱晓东,问你什么你就老实说什么,别故弄玄虚,整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

作为公务人员,自然首先要是一个无神论者,生长在红旗之下,怎么可能忍受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人死了就是死了,扯什么封建迷信,灵魂鬼魂,都是扯淡。

“别想用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作为你推脱罪证的借口!”

他们身后就挂着一面国旗,国旗之下,自当实事求是。

朱晓东也没在意警员的态度,只是笑了笑,

“呵,也是,说了你们也不会信。你们不信没关系,我信就行了。”

朱晓东的双眼逐渐涣散,像是沉浸在了某种飘飞的思绪之中,

“我相信人死后会有灵魂,我相信有来生......”

“我这一生过得并不顺遂,所以我一直都想要改变自己的处境,很不幸地,这有点难。”

“小时候,父母离异,家里又穷,那个爹一离婚就把我们娘儿俩扔一边不管,自己快活去了,我和我妈生活在狭窄逼仄的地下室里。”

“你们在地下室住过吗?没有吧。我来告诉你们,地下室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夏天闷热,那时候是没有空调的,白天想法子降温,太热了就一盆冷水当头浇下去。刚开始确实很舒服很爽快,可随着水汽蒸发,一身湿漉漉,又热又闷又潮,汗水和湿气交织在一起,都分不清到底是汗水还是水汽。”

“尤其是到了夜里,每天晚上都被热醒,没办法,太热了,只能搬去外边儿睡。”

“可是外面蚊虫又多,我家又住地下室,外边的蚊子多得不得了,一边热,一边被蚊子叮得浑身发痒。”

“睡一会儿,醒一会儿,一夜夜都是折磨。”

“等夏天过去了,秋天会好一些。”

“可一到冬天,又是磨人的季节。”

“白天稍好一些,但也只是稍好一些而已。”

“到了夜里,那个风冷冽得简直要沁入骨子里。”

“家里穷,买不起棉被,我妈去医院垃圾桶蹲了好些天,才捡来一床旧被子......”

“每到晚上不得不关上门,地下室逼仄又不通风,南方没暖气,也不敢烧炭取暖,生怕什么时候就直接死在梦里,只能硬抗。”

“现在总有些人可惜榕城这边冬天见不着雪,要是每个冬天冷得经常下雪,可能我早冻死了,所以我从来不喜欢冬天。”

“家里没钱穿不起好的,也吃不起好的,能吃饱就不错了,一个月也就能吃上一回肉,那是我每个月最期待的事情。”

“那时候真的很羡慕那些城里孩子,羡慕那些有钱人家里的孩子,每天都能吃上肉,物质条件那么好。”

“我就想着,凭什么别人能够过上那么好的日子,我就不行?”

“我真的很不服气,我真的很嫉妒。”

“我就在想,是不是我投错了胎?”

“这个想法一出现就像是野火燎原一样,在我心里越来越强烈。”

“是啊,肯定是我投错了胎,不然的话,还能是什么原因呢?”

“我真的很讨厌我父母要把我生在这么穷苦的家里。”

“我就在想,是不是人可以有下辈子。如果有的话,我想要下辈子投个好胎,不用再为钱苦恼。”

“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不停地在我脑子里出现,但我又有点怕死,不敢乱来。”

“我妈平时要干活养活我们两个,也没空管我。我就自个玩,毕竟不干活就要饿死,哪有空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我不爱学习,从小成绩就差。”

“我觉得学习没什么用,就算学再好,我家里也没钱供我上大学,还不如早点出去上班挣钱,所以我读完职校后就出社会自己闯荡了。”

“原本我打算读完初中就不读了的,可我妈硬是逼着我去读完职校,没办法,我就去了。”

“刚开始闯荡社会的时候我也满怀信心,憧憬自己的未来能比之前好一些。”

“既然前半生那么悲惨,那我后半辈子总要不那么悲惨,我只是想要过得快活一些,谁不想呢?对吧。”

“我没什么本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但生活和我想象的确实挺不一样。”

“那些工作我都不太喜欢,就只能一个个换,做烦了做腻了就换,反正工资差的也不多。”

“我喜欢去酒吧夜店喝酒,酒精能暂时麻痹穷苦生活带来的烦恼。”

“甚至运气好的话,还能遇到一些女人。”

“我是个正常男人,只要是个正常男人,谁不会喜欢呢?对吧。”

“那些酒吧套路我都很清楚,所以我也不缺女人。”

“后来,在商场上班的时候,遇到了杨俪萍。”

“不得不承认,她确实很好看,而且性子跟酒吧夜店里那些女人完全不一样。”

“我心动了。”

“所以我立刻下定决定追求她。”

“后来,你们也知道,我得手了。”

“原本我还以为像她这种家庭条件好的正经人家,是不会看上我这种,没想到她还偏偏就吃我这一口,可能这就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吧。”

“她家里挺有钱的,就连她的工资都是我的两倍。”

“性子迷人,又有钱,谁不心动呢?”

“之后我们就结婚了。”

“刚开始她确实挺不错的,想着改变自己融入我的生活。”

“但是,男人嘛,你也知道,很好色,而且还喜新厌旧。”

“所以玩腻了我就想着偶尔出去尝尝鲜,这都很正常对吧?”

“虽然我很欣赏她,但是她太过了,妄想着占有我的一切,我就挺烦的。”

“之后搬去闽侯那个出租屋,我们俩的争端就越来越多,她总是拿着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来和我争吵,无理取闹。”

“我都和她结婚了,她还想怎么样?”

“但没办法,她老是要和我吵和我闹,我就烦了,我妈都没她这么叨叨。”

“我越来越烦她。”

“眼前我有多喜欢她,现在就又多讨厌她。”

“有一天,我实在被烦的不行,就突发奇想地,要不,把她杀了吧。”

“说干就干吧。”

“但是我又没什么经验。”

“于是,我就在网上买了那些书,自学。”

“那些书我都还放在储物间,你们去找的话,都还在那,就在我之前用来养宠物的屋子里。”

“说到养宠物,我就很烦她爱养那些猫猫狗狗,又脏又吵,所以之后我就让她把那些猫狗都送走了。”

“我自己用那件屋子养我自己的宠物。”

“蛇啊、蝎子啊、蜥蜴啊之类的,养这些才有意思。”

“你知道它们都是吃老鼠的吧?所以我又养了好些老鼠。每次看见它们进食的时候,我就觉得很有趣。”

“嗯,我刚才说到哪来着?”

“哦,买书。”

“把书买来以后,我就晚上自己慢慢看,慢慢学,你别说还挺有用,冰柜藏尸就是我在书里学的。”

“学会了之后,我就想了那个计划,怂恿她把工作辞了,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她杀了之后,没人会怀疑她已经死了。”

“我许给她的承诺是带她去旅行,然后我也确实带她去了,也算说到做到对吧?”

“但没想到回来那天就因为一些小问题,她又揪着不放,跟我发脾气。”

“我发现她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我就庆幸啊,还好她就要死了。”

“而且,我不仅要她死,还要她连下辈子都没有。”

“我在......在网上学到了一种让人死后还永世不得超生的法子,就是用棺材钉钉在后脑勺,这样子,被钉者的灵魂就会永远被钉在身躯里,永远无法解脱。”

“于是我就按照计划,把她杀了。”

“接着又用网上买来的棺材钉,钉入她的后脑勺。”

“你别说,那东西还挺不好用的,钉了好几次,都没找准位置。最后钉出好大的孔才钉进去。”

“人的后脑勺果然是最硬的。”

“唉,说了这么多,好累啊,有水吗?”

朱晓东自顾自地说着,丝毫不在意眼前两位警察脸上沉重的神色。

见两个警察丝毫没有给他递水的意思,朱晓东显得很从容。

“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我回来的其实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所以我妈劝我自首的时候我就来了。”

“死就死吧,反正我快活日子也过够了。”

“出去旅游了这么一两个月,也玩够了。”

说完以后,朱晓东往后一靠,等着接下来的程序。

听完这些话,陈旭眉头紧锁,缓了好一会儿,才说,

“你相信有人死后有灵魂?”

朱晓东点了点头,

“相信。”

“你相信有下辈子?”陈旭又问。

“相信,不相信的话,我怎么可能熬过那些苦日子。”朱晓东回答得很平静。

“你觉得你会有下辈子?”陈旭再问。

“相信。”

“即便有来生,你凭什么认为像你这样的人,会有资格有下辈子?”

陈旭定定地看着朱晓东,

“你也配?”

听到这话的朱晓东顿时从背靠椅子的状态坐直了身子,他直愣愣地看着陈旭,半张着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始终一个字都没说出口。

他眼神闪烁着,表情越来越愕然,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整个人如同泄了气的气球,摊在椅子上。

......

林凡店里,客人依旧如同珍稀物种一般,难得一见。

孟玥柔被林凡早早的安排下班,她带着自己的行李迷迷糊糊地回了自己的出租屋。

至今她还是没搞明白为什么自己始终不记得这些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着始终摸不着头脑的孟玥柔带着疑惑离开,林凡也是很无奈。

孟玥柔的阴体随着她的灵魂复苏,也同样展现出了属于阴体的本质。

说白了就是,孟玥柔的易撞鬼体质回来了。

为了防止她被脏东西盯上,林凡直接掩盖去了她灵魂逸散而出的气息。

原本林凡是做不到这一步的,但是从旗山之行蜕变后,林凡又变强了。

他的灵魂强度再次蜕变,且获得了更加玄妙的知识传承和力量运用技巧,就比如暂时封印孟玥柔阴体的气息。

原本最好的方法是让孟玥柔住在店里,以林凡阴差的气息掩去她阴体的气息。

但如今她的灵魂苏醒,自我意志掌控了身体,林凡就不好再让她跟自己住一块了。

孤男寡女的,不太方便。

林凡坐在沙发上看书,马候同样坐在老位置,今天刘思澈仍旧没来。

昨晚上林凡看出了马候的不对劲,马候今天还没有跟林凡坦诚,仍旧该干嘛干嘛,却是没有一点儿不好意思。

他看林凡的眼神倒是突然很坦诚,不再像昨天晚上一样,鬼鬼祟祟的,一看就心里有鬼。

马候不说,林凡也没主动挑破。

“凡哥,你看新闻了吗?”马候突然问道。

“什么新闻?”林凡今天没怎么看手机。

“冰柜藏尸案。”

“嗯?”

马候随即将新闻里看见的告诉了林凡。

现如今有什么突发事件,依靠着网络能够在瞬间在全世界传播,那些记者的鼻子比什么都灵,尤其是这种离奇的命案,总能在互联网上引爆舆论。

听完以后林凡直皱眉头。

然后他想到了陈旭。

有这种案子他应该会接手的吧?

也是够倒霉,之前那么多事,这才过了多久,又遇到了。

“案发地点就在另一边。”

马候指了指对面的老街区,

“昨天我还奇怪怎么停了那么久电,没想到今天早上就发现出事了。也得亏停了那么久电,否则的话,天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现那个可怜人。”

确实,如果不是天气炎热加上停电那么久,再加上那一片老街区,各种巧合凑在一起,尸体才被发现。

否则的话要等到尸体发现,得等到什么时候?

“凡哥,你说,人真的可以倒霉到那种地步吗?”马候特意提了一下老王。

“那个报案人?”

“对啊,之前两起恶劣的杀人案他是报案人,今天他又这么巧合地发现了这起命案。”马候边说边摇头,嘴里不停地啧啧出声。

“算命这种事,不应该是你的专业吗?”林凡反问。

“啊这......”

马候愣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他的运气真是令我汗颜,即便是我师父也从来没见过这种人,不然的话,他早和我说起过了。”

云游江湖的那些年里,除了亲身经历,马候的师父给他讲述了更多离奇古怪的事物,就连阴差这种神奇的存在都是从他师父那里听来的。

“确实令人震惊。”除了震惊,林凡也不知道用什么形容那个倒霉蛋,接二连三地发现命案尸体,正常人遇到一次估计都吓得够呛,他倒好,三次。

就像是阴体复苏的孟玥柔,容易被脏东西盯上,而他确是容易遇到死人。

离谱。

林凡摇了摇头。

“要不是每次的案子都有嫌疑犯落网,我都要怀疑是不是他有问题了。”马候也表示很离谱。

紧接着,他又皱了皱眉,

“嘶......凡哥,你说,他还会不会......”后面的话马候没说下去。

但林凡懂了。

马候想说,那个人会不会还遇到这种事。

毕竟,有一有二有三在先,后面会不会还有,谁都不敢说。

“这......”林凡也语塞了。

他也不知道。

“唉时也命也,这一切都是命啊。”马候感叹道。

“确实。”一个人在一生之中会遭遇什么,谁都说不准。

“很多时候,我们都是身不由己。”马候意有所指。

“嗯。”林凡看着马候。

看着林凡平静的眼神,马候长叹了一口气。

“凡哥,我有一件事要和你坦白。”

“你说。”

“我......我养了一只小鬼。”马候满脸惭愧地看着林凡。

林凡恍然,原来是养了小鬼。

他知道林凡是阴差,而阴差的本职就是送亡魂入阴间,马候养小鬼的行为无疑违背了阴差的规则。

所以他很担心被林凡发现。

“然后呢?”林凡淡淡地问道。

意思就是让马候自己说清楚。

“我当时被除恶灵报仇蒙了心,却也自知仅凭我个人的能力无法短时间内除掉恶灵,甚至可能这辈子都修炼不到那个境界,所以就想着以一些旁门左道的法子,增加自己的筹码。哪怕到时候拼命,也要尽可能地重创那个恶灵。因为曾经听师父提起过那些旁门左道,所以我就去抓了一只孤魂野鬼养在身边,想要自己鼓捣着,看看能不能给自己增加一些底牌。”

“但没想到,刚搬到这就遇到了凡哥你,之后莫名其妙地就把那个恶灵给除掉了,我师父的仇也得报了。同样的我养在身边的那个小鬼我也就没来得及处理。”

“之前担心被你发现,然后迁怒于我,所以就没敢告诉你,想着能瞒一天是一天。”

“昨天和凡哥你说起旁门左道之后,我就想起了自己这件破事还没处理完,心里害怕所以就,就......”

“回去以后我想了很久,最后决定今天晚上过来和你坦白,再瞒下去的话,我心难安。”

“这件事都是我的错,按个要打要骂要惩罚我,都是我应得的,我没有丝毫怨言,只是希望凡哥在处理那个小鬼的时候,能够稍微给它一个机会。”

马候说完以后低着头,一副认命的样子。

“你为什么不自己处理?”林凡问道。

“啊?我、我之前劝过它入阴间轮回,可它不听啊,那小鬼顽劣得很。”

“你为什么不强行把它打入阴间?”林凡不相信马候做不到。

“它虽然是孤魂野鬼却也不曾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如何能把它强行超度入阴间,只能规劝它放下执念,自行消散,可它不愿意。如果我强行超度,它肯定会反抗,到时候起了争端,我怕伤了它灵魂,甚至逼得它产生怨念,化为恶鬼。这样的事情,我马候不能做。虽然我原本就不该留它在身边......”

林凡点了点头,

“也算你有良心,我没看错人。不管怎么样,既然现在我知道了,也就不能熟视无睹,送它入阴间是最合适的法子,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你不能做到不伤它而送它入阴间,我可以,你去把它带来吧,下面的事,我来做。”

“嗯,凡哥,我这就去。”马候也没矫情,直接走出了门。

林凡坐在沙发上等着,拿出手机,收到一条微信消息,是陈旭发来的。

“什么时候休息?”

“想喝酒?”林凡问道。

“迟点过去,吃点东西。”陈旭回复。

“行,等你。”林凡放下手机。

虽然没问,但林凡知道他最近肯定很忙。

既然他想吃东西,那再简单不过了,反正林凡也没什么别的事,两人也确实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

不久,出门而去的马候复回,手里搬着一个纸人。

纸人妆容夸张诡异,看着就晦气。

马候进门以后将纸人放在大厅地板上。

看着地上平平无奇毫无异象的纸人,林凡挑了挑眉。

好像感知不到?

然后他看见了纸人身上贴着的明黄符箓。

林凡点了点头,不愧是道家符箓,贴上以后在他的普通感知下,竟然丝毫察觉不到阴魂气息。

紧接着,马候将纸人身上贴着的符箓撕下。

一股阴魂气息顿时出现在林凡感知之中,就在那个纸人身上。

同时在他的视线之中,一个约莫六七岁的孩童就这么趴在纸人身上,瑟瑟发抖地看着林凡。

没有开启灵瞳林凡就直接看见了它,很显然,两次蜕变之后,林凡力量增长了许多。

同样的,诚如马候所言,它确实是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否则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浑身阴气缭绕却没有一丝的怨念。

马候眼睛湿漉漉的,涂上了某些不知名的液体,开了天眼。

他双手攥在身前,老老实实地站在一旁不发一言,因为接下来就没他什么事了,他只是希望林凡能够稍微手下留情。

小鬼一动不动地趴在纸人身上,在林凡自然散发的阴差气息下,丝毫不敢动弹。

虽然小鬼顽劣,可顽劣也是分场合的,很明显在这种情况下,它怂了。

像是被家长训斥的孩子,老老实实地等待着做错事后大人的惩罚。

况且,它本来就只是孩子。

“你愿不愿意去阴间?”林凡问地很直接。

小鬼呆呆地看着林凡,极为细微地摇了一下头,然后就不敢摇头了。

“为什么?”林凡再问。

对于这种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阴魂,林凡耐心还是比较好的。

“......”小鬼。

“该劝的他都劝过你了,我也就不多说什么。阴阳殊途,这阳间总归不是你的安身之处,进入阴间,你还有机会轮回。今天既然让我知道了,就不可能再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林凡说道。

小鬼转头看了一眼马候,很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很好,那事不宜迟,早入阴间,早入轮回,希望你来生有一个完整的人生。”

话音刚落,林凡眼中闪过一丝黑色雾气。

“......”马候。

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能这么顺利。

一股阴风在店里刮起,吹得纸人来回抖动,趴在纸人身上的小鬼顿时漂浮起来。

它惊奇地看着自己的魂体不受控制地漂浮。

紧接着,它的魂体越来越淡,越来越淡。

在最后消失的一瞬间,它转头看向了马候。

马候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

但他的眼神里满含真挚的祝愿。

希望你来生幸福安康......

随着小鬼消失不见,大厅里的阴风散去,几张明黄的纸钱飘落在地上。

“凡哥,我......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马候还是很内疚,内疚自己对林凡的欺瞒。

林凡摆了摆手,示意马候不用再说了。

“唉......”马候以为林凡生气了,低着头。

紧接着,林凡说了一句,

“下不为例。”

“嗯?”马候把头抬起,满脸惊讶,“嗯!”

“那冥币你收起来。”林凡指着地上那几张冥币。

“好。”马候弯腰拾起,递给林凡。

“给你的。”

“啊?不好吧凡哥。”平时蹭吃蹭喝就算了,连冥币都蹭那就不太好了。

“我还有不少。”林凡表示自己不在意这一点点。

“那行,谢谢凡哥!”马候将冥币藏进袖子里。

“这东西带回去,等等留下来一起吃个夜宵,迟点有个朋友会过来。”林凡指着地上的纸人说道。

“好嘞!”马候很开心。

他立马搬着纸人出门而去。

林凡没有生他的气,马候心里轻松无比,迈着愉快的步伐走过马路。

我凡哥可太好了!

经历了人世间的风风雨雨,马候深知人生百态,人情冷暖。

自从师父去世之后,再也没有人对他这么好过了。

马候不由得从心底里对林凡敬佩和感激,同时也发誓要好好报答林凡的恩情。

解决完了这件事情,林凡放下书,走向了冰柜。

里面有不少菜,都是今天孟玥柔刚去采购的。

之前小倩附体孟玥柔的时候,她可不会替孟玥柔和林凡干这些事情,所以一度导致店里断粮,林凡不得不吃了好久外卖。

当然,之前事情那么多,他也没时间有这闲情逸致亲自下厨。

不过今晚上陈旭要吃,那林凡肯定会亲自下厨的。

马候放下纸人,回到店里,看见林凡在冰柜前取菜,眼睛一亮。

“凡哥要亲自下厨吗?”

“嗯。”

“那我可有口福了,嘿嘿!”

“等着吧。”

“好嘞!”

马候满足地坐在位置上等着。

认识林凡这么久,他还没吃过林凡做的菜。

阴差做的菜!

这人间有几个人有这口福?

这是莫大的荣幸!

马候觉得自己运气很好。

“嘿嘿!”

马候心情愉快地刷着手机,然后他刷到一则新闻。

冰柜藏尸案的最新消息。

犯罪嫌疑人自首了!

“嗯?”

点进去一看,新闻字数不多。

“冰柜藏尸案犯罪嫌疑人已自首,系死者丈夫朱某,案件已在后续审讯之中。”

马候摇了摇头,

“唉。”

......

凌晨十二点左右,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林凡店门口。

一身刑警队制服的陈旭下了车,径直走进店里。

他一进门就看见了坐在门口位置的马候。

“嗯?”

这个点了还有外人?

而且这个装扮倒是有些不同寻常。

大褂长衫。

而且,好瘦。

肤色黝黑,皮肤粗糙,经历过不少风吹日晒。

看见自己走进来以后先是愣了一会儿,随后眼神恢复平静,似乎是个有故事的人。

是小凡的朋友?没听他提起过。

陈旭只是瞟了一眼,就职业病发作似的分析了起来。

马候则见他进来以后,先是愣了一会,然后就猜到他是谁了。

凡哥的朋友。

居然又是个警察同志。

上次抓抢劫犯的时候来的警官也认识凡哥,现在又是一个。

凡哥认识的警察真多。

紧接着他就对陈旭大嘴一咧,笑了笑。

见此,陈旭也笑着对马候点了点头。

接着,林凡端着一大碗出锅的热菜走了出来。

“来了?”

“来了。”

很随意的问候。

碗筷已经摆放好,陈旭自觉入座。

“对面的邻居。”林凡介绍了一下马候。

“我朋友。”林凡又介绍了一下陈旭。

“你好,警官,我叫马候。”马候站起来伸出双手。

“你好,陈旭。”陈旭和他握了握手。

“坐吧,别客气。”林凡说道。

“好嘞!凡哥。”

“嗯。”

三人入座。

这是林凡第一次介绍新朋友给陈旭,以前他只有陈旭一个朋友。

“知道交新朋友了,很不错,小凡。”陈旭很欣慰。

林凡看了他一眼,“吃你的。”

“哈哈,好。”

“凡哥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马候拍着胸脯说道。

陈旭看了一眼林凡 ,见他并没有反驳的意思,心下更是确定。

他知道林凡的脾气,懂得林凡不可能随便介绍一个酒肉朋友给自己认识,晓得林凡也不可能有什么酒肉朋友,介绍了,就说明是林凡认同的人。

“小凡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陈旭举杯。

要工作的话,他是不会喝酒的,但案子审讯结束以后,上头直接给他放了一个假,把后续收尾工作交给了其他人。

所以他才想着来林凡这蹭蹭吃喝。

“旭哥为人民服务辛苦了。”马候举杯回敬。

“应该的。”

一杯酒下肚,陈旭将目光转移到了桌上这一大碗水煮活鱼身上,

“好久没吃你做的这个了。”

“尝尝吧,我也很久没做了。”林凡说道。

“我还是第一次吃到凡哥做的菜呢!”马候表示很荣幸。

鱼肉鲜嫩又爽口,入口即化,带着汤汁的麻辣,

“嗯,是这个味道。”

“嗯!真香!”

两人表示很赞。

三人边吃边喝边聊。

“今天那个案子不是你负责吗?”林凡随意问道。

马候看着两人,他大概猜到了林凡说的案子是什么了。

“是我负责。”陈旭咽下嘴里的鱼片。

“那你还喝酒?”林凡有些疑惑,这可不是陈旭风格。

“审完了,上头直接放我的假,收尾部分交接给其他人了。”

“你上司对你还不错。”

“破了那么多案子,早就让我去休息了,一直没去。今天又连续忙了十多个小时,期间就啃了个面包。”陈旭随意的说着,仿佛不过就是家常便饭。

林凡点了点头,这确实是他的风格,如果不是他上司让他休息,恐怕到现在他都还没吃饭。

马候安静地听着,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不愧是凡哥的朋友,就是如此地尽职尽责。

“多吃点。”林凡说道。

“我可不会跟你客气。”

“嗯,案子怎么样了?”

虽然新闻有一直在报道,但肯定没内部那么快得到消息,具体案情还得等之后的警方通报。

所以外界也是两眼一抹黑,只有些零零碎碎的信息。

“挑些能说的。”林凡接着说道。

毕竟还有个刚认识的马候,也不好让陈旭说过多内部消息。

“嗯,罪犯就是受害人丈夫都知道吧。”

林凡点了点头,马候刚才和他说了。

马候则识趣地没有插嘴,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说话,他懂得。

“这男的丧心病狂,从小家庭条件不好,心理不健康。好高骛远,贪图享受。当初追求受害者花了不少心思,后来腻了就开始偷腥,嫌人家唠叨心生杀意......”

陈旭简短地将缘由说了出来,

“然后他买书自学作案手法,寻了机会就把人杀了,藏尸冰柜......”

林凡和马候听得直皱眉头。

又是一个畜生。

“不仅如此,他还封建迷信。”陈旭继续说道。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