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崩陷的世界 > 正文
第一章 救护车和新生
作者:一点微雨  |  字数:4405  |  更新时间:2020-07-08 15:28:09 全文阅读

第一章

  嘀都嘀都嘀都

  黑暗的小巷,追逐的脚步声,当一切豁然开朗,迎面的利光是最后的画面。

  陈柒光猛然惊起,惊魂未定的摸了摸后脖颈,那种锋利切开肉体的痛处似乎隐隐还在,摸到冰凉光滑的皮肤才自嘲的笑了笑。

  “原来是做梦。”

  幽蓝的手机光照在陈启光有点苍白的脸上,他看了下时间。

   4月15日,05:00

  虽然时间还很早,但是陈柒光却毫无继续睡意,刚刚梦里面发生的一切都让他有点惊魂未定,那梦境太过真实了一点,在梦里他一直在被什么追,是什么呢?陈柒光仔细回想,只是隐隐约约记得在梦里某个细长的东西,穿透了他的脖颈,温热的感觉传来,随之而来的是无穷的冰冷,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死了一样。

  死了一样?

  陈柒光摇了摇头,企图把脑海里的想法甩开,开玩笑,一个即将18岁的高三准毕业生,连人生都还没有正式开始呢,想什么死?

  陈柒光一个翻身从床上坐起,睡不着索性就不睡了,他简单洗漱完就出门了。

  四月份,五点多的清晨还是冷清了点,天也还是蒙蒙亮,只有一些零零散散晨练的老年人,西宜市的空气还是很清新的,冰冰凉凉的感觉让有点头脑昏沉的陈启光精神一振。

  突然,一种奇妙的感觉出现在他心头,下意识的反手一抓,一扭。

  “哎哟,疼疼疼疼。”

  熟悉的声音传来,陈柒光手不由得一松,逃出“魔爪”的楚先惊讶的看着陈柒光说道:“小七,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这一手了,刚刚我叫你你是不是故意装作没听到?”

  反应过来的陈柒光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不好意思,我刚刚真没听到你叫我,你手没事吧。”

  闻言楚先扭了扭手腕,说道:“啧啧啧,认识十几年了,第一次知道你手劲还挺大的,刚刚想什么这么入神?”

  “这不是去学校嘛,还能想什么事?”陈柒光随意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去学校?”楚先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但是你走的这条路不是去学校的啊。”

  陈柒光闻言心头一震,抬头看了看四周,确实,这不是去学校的路,刚刚走神的时候他情不自禁的就往这个方向走了,仿佛心底里有什么声音告诉他要走这里,但是回过神来的他却并不知道这条路有什么需要在意的。

  “我说你小子心里肯定有事,刚刚那魂不守舍的样子,可惜我没拍下来,要是发给涂然看到他保准要笑死。”说到这里,楚先仿佛恍然大悟一样的表情看着陈柒光说道,“哦,我知道了,一个青春期少年,还有什么事情能让他魂不守舍徒自走错路了都不知道?”

  说着说着,楚先还特地在“青春期”加重了语气。

  “去去去,你才思春了呢。”陈柒光没好气的瞥了楚先一眼,“话说,你今天怎么起来的这么早?”

  确实,按道理来说这个时候楚先应该还在家里睡觉来着,平时他都是不打铃不到学校,踩着铃声进来的那种,在楚先看来,早起是不可能的,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早起的,能多花一分钟睡懒觉,就绝不多用半秒钟思考起床的事情。

  而且吧,楚先还是那种只需要上课听听讲,平时写写作业,考试就能出好成绩的那种别人家的孩子,陈柒光早些年最不喜欢的就是楚先了,任谁一天到晚被父母提谁谁谁谁,说你要向谁谁谁谁学习,都不会对那个谁谁谁有好感。

  但是实际相处下来,陈柒光却发现楚先意外的没什么“优等生”架子,后来又一起打过架,喝过酒,成了“闺中密友”,还是蜜里调油的那种。

  就拿楚先的话调侃。

  “如果你是女孩子我们就算的上是青梅竹马了。”

  当然,青梅竹马什么的陈柒光是绝对不认的,除非楚先是女.......呸,就算楚先是女的也不可能。

  陈柒光赶紧把心里恶心的想法甩开。

  “你看看我眼睛,昨晚我一晚上没睡好,现在只怕连黑眼圈都有了。”楚先努力的睁大眼睛说道。

  话说,黑眼圈需要把眼睛睁大吗?陈柒光都懒得吐槽了。

  他装模作样地看了看,然后发出一声叹息。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很难看?”楚先顿时紧张了。

  作为一个学霸,高冷才是他要的属性,黑眼圈很影响人设的好不,楚先对自己的形象可是很在意的。

  十七八岁,正是臭美的年纪,不只是女孩子有,男孩子也喜欢对着镜子整自己的发型。

  “我好像看到了一坨眼屎。”

  “真的吗?”楚先大吃一惊,刚想去揉眼睛,却看见陈柒光那忍着笑意的脸。

  “卧槽,小七你敢骗我,今天我就把你偷看......”说着说着楚先猛然一顿,眉头紧锁,仔细思考起来。

  偷看?偷看什么?

  虽然楚先的话才说了一半,但是作为他的闺中......啊呸,多年来的朋友怎么会猜不出他后面想说的话是什么。

  只是,他陈柒光行得正坐得端,什么时候偷看过什么了,要看,他也是正大光明的看!

  “我和你说你别污蔑我。”陈启光不屑的说道。

  “等下,总觉得好像遗漏了什么。”楚先认真回想,他记忆力可不差,要不然也不会成为别人家的孩子。

  而且刚刚那种想说出什么的感觉不是骗人的,也不是顺口,就好像是真的发生过了什么事被自己知道了,但是却完全想不起来这件事件的另一当事人,这种感觉从未有过,他对自己的记忆力一向很自信的。

  “算了。”想了半天也没什么结果,楚先放弃了,心想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嘀都嘀都嘀都,陈柒光和楚先站在路边看着救护车远去。

  “这是我今天看到的第三辆救护车了。西宜市虽然说大不大,但是也不算小吧,这是哪个地方发生了事故么,怎么这么多救护车?”楚先的感叹引起了陈柒光的注意。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醒来的时候也隐隐约约听见了救护车开走的声音。

  “这是西宜市中心医院的救护车。”陈柒光看到了车上的字,说道。

  “如果是重大灾情的话,应该不会只有市中心的救护车。”楚先说道。

  “希望不会。”陈柒光沉重地说道。

  刚刚过去的救护车让两人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走过一个十字路口,眼前豁然开朗。

  一栋六层高的商务楼矗立在市中心,围绕着这栋楼的商务中心边缘都拉起了隔离带,隔离带里面停满了救护车,外围还站一些警察,商务楼门口还站着两排穿着有别于警察的人,手中还拿着枪,没有人怀疑这些枪的真实性。

  “特警。”楚先说道。

  由于环境的原因,楚先的声音很低,让人心头沉重了几分。

  陈柒光还看见一些医护人员从里面抬出一个个担架,担架上面还有个布袋,由于某些原因,其中一个袋子没有拉紧,担架的一头撞在门上,一只只有三根手指的手从袋子里滑了出来。

  血淋淋的手臂到处都是伤口,好像是被什么生物啃噬过一样。

  这两名医护人员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扛拖着担架上了车,下来的时候,袋子已经不见,两名医护人员再一次进入了商务楼。

  这一幕给陈柒光带来了极大的精神冲击,他怔怔地看着眼前的这栋商务楼,以往的灯红酒绿在这一刻都仿佛成了灰色,那漆黑的大楼里面好像藏着一头怪兽,吞噬一切进入其中的生命。

  突然,陈柒光感觉汗毛直立,一种被什么东西窥视的感觉油然而起,这种感觉十分强烈,强烈到让他后脖颈隐隐发痛。

  疼痛的地方......和昨晚梦到被利器穿过的地方一样!

  他猛然回头,身后只有一架宏伟的立交跨江大桥,茫茫水气升腾而起,什么都没有。

  “怎么了?”楚先问道。

  陈柒光摸了摸脖子说道:“没什么,应该是我看错了吧,走吧,我们去学校。”

  看错了,但是那种感觉不会错,就像是被猎食者盯住的感觉,自己随时都会失去生命一样。

  让人不寒而栗。

  明亮的阳光驱散了身上的寒意,终于来到教室的两人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虽然时间还早,但是一些感觉到高考紧迫的同学都已经在教室学习了,以前一直觉得时间还有很多,不懂的东西可以慢慢学,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高考的紧迫感却不紧不慢的压迫在所有人心头。

  刚拿出文具,准备翻开书好好复习,却听到隔壁同学的讨论声。

  “昨晚我家附近一直有救护车响,不会是发生了什么重大伤亡事故吧?”

  “嘿,我还以为就我们家附近听到了呢,原来你们那也有。”

  “你们两个的家距离挺远的吧,会不会是什么地方发生事故了?”

  这时一位同学神秘的说道:“你们还不知道吧,今天早上我路过商务区的时候,看到那边的百货大楼下面停满了救护车,什么二医院四医院的各个区的医院都有救护车停在楼下,楼下还站着好多特警呢。”

  “四医院?那不是精神病院吗?怎么精神病院也参与其中了。”

  “网上还有消息说是商务楼里面有人带的危险化学物品发生了泄露,里面的人一个都没活着出来。”

  化学物品泄露?

  陈柒光怎么都无法把“化学物品泄露”和那被啃的只剩三根手指的手臂联想起来,难道是某种致幻药剂?

  磕多了连自己都咬?

  “别想这么多了,和我们没关系,别忘记我们马上就快高考了。”

  仿佛是印证这位同学的话。

  叮铃铃铃,上课铃声响起,议论纷纷的教室渐渐恢复往日的平静,只有笔划过纸张的声音。

  随着上课铃声的响起,班主任踩点一样出现在门口。

  啪啪啪啪

  在学海里畅游的同学们茫然地抬起头看向拍掌地班主任。

  “今天我们班上要多一位新同学,希望大家好好相处。”

  大家目光像门口移去,一位穿着短裙模样靓丽身材高挑的女孩子站在一边,白皙的大腿晃的人心猿意马。

  “咳咳咳,”发现了大家的目光,班主任意有所指地说道:“现在大家最重要的是学习,别把心思放在不该放的地方,到了大学想怎么着就怎么着,蓝月,过来做个自我介绍。”

  随着女孩走近,陈柒光心中徒然升起一股异样感。

  “啧啧啧,这个女孩真漂亮,就是太冷了。”旁边的楚先评头论足说道。

  可不是吗?这个名叫蓝月的女孩子是真的漂亮,标准的瓜子脸,眼睛大大的,看起来就很萌,只是眸子太冷了,没有一丝感情。皮肤光滑白皙,腿虽然纤细,但是却富有肉感,唯一的缺点就是太冷了,浑身透露出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

  女孩走上讲台,冷冷地吐出两个字:“蓝月。”

  大家等着,期待她能说出点兴趣爱好之类的,结果她什么都没说,和班上同学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瞪上了。

  现场气氛为之一迷。

  “这个,蓝月同学啊,自我介绍也说说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吧。”班主任适时在一边解围,“只是个名字大家怎么能很好的记住你?”

  “喜欢的不喜欢的?”女孩微微歪着脑袋想了想,这一瞬间的呆萌把刚刚的高冷破坏的一干二净。

  “看......看书吧,厌恶的没有。”

  陈柒光很明显的感觉出了女孩语气中的停顿,他敢保证,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喜欢看书绝对是个借口来着。

  说完兴趣爱好的女孩歪头看了一眼站一边的班主任,会说话的眼睛很明显透露出一个问题,接下来怎么办。

  “希望大家以后好好相处。”班主任一指陈柒光身边的空位,说道:“你以后就坐那吧。”

  女孩应了一声,又恢复刚进来时的冷漠模样,仿佛刚才的可爱都是幻觉。

  随着女孩走近,陈柒光心中那种异样感越来越强烈,看着女孩坐下,他终于问了一个问题。

  “请问我们认识吗?”

  话说出口想收回来就来不及了,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很蠢的问题。

  女孩也完全没想到陈柒光会这么问,收拾的动作微微一顿,看了他一眼,说道:“不认识。”

  意识到自己闹了个笑话的陈柒光讷讷摸了摸头。

  这一幕完全被死党涂然看在眼里,他毫不掩饰哈哈大笑了两声。

  他一边笑一边拍着陈柒光的肩膀,一边说道:“小七,这都0202年了,你怎么还在用这么老的套路。”

  陈柒光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唉,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你说。”

  涂然露出一副你不用解释我什么都懂的表情,嘿嘿笑了两声。

  陈柒光见解释不清楚,也干脆闭口不谈了,他知道这种情况下任何的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不过随着蓝月坐下,一种别扭的感觉升起,这时,他发现了另外一件令人惊恐的事,他向涂然提出了一个疑问。

  “你记得我身边原来坐的是谁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