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生命交易所 > 正文
情命(13)
作者:高傲  |  字数:3774  |  更新时间:2020-06-04 15:39:04 全文阅读

门吱吱地打开,屋子里除了空洞还是空洞,只见一道灯光突然照亮了整个房间,那应该是舞台的那种闪光灯,光线所及就是舞台。灯光下站着一个穿着白色和服带着能剧面具,手拿日本武士刀的男人,剑的冷峭在白色的灯光下更显出一份寒意,白色的和服上画着的是飞鸟与鹤,唯一和这种氛围不匹配的是他的头发,火红的像是只炸了毛的鸡,只不过他的头发很长,足够与希拉的“白发三千丈”相提并论。

只见那个男人挥舞着刀鞘,在灯光下无声的劈砍着,一段又一段行云流水的操作,一会他使用的是至尊剑道大师宫本武藏失传的“二天一流”,一会又变成了日本歌舞伎的剑术表演。

但无论是什么,从他的臂膀到他的刀锋都始终充满着戾气,带着桀骜不驯。他的刀挥舞的很有劲道,带着武士的孤傲美感。在他的剑术表演到了尾声的时候,那个男人腾空一起,对着面前的那一节竹子进行了强力的一次冲砍,刀锋挥舞的太快,萨麦尔和希拉也仅仅看到了刀的残影,待那个人双脚着地,他身后的那节竹子才爆发出了“砰——”的断裂声。剑入刀鞘,男人摘下了他的面具,回过头来。他的双眼似乎藏着一团火,在这么凄冷的舞台环境下,他的眼睛却始终带着灵动之气,虽然颜值足够绝美,但身形却十分瘦削,就像一根竹竿一样,孤傲地屹立在这个世间。

“你来了!”那个男子开口冷漠地说,转身看着这两位不速之客,他和萨麦尔说话这就像是老朋友寒暄一样,越老越没有情面。

但当他看到萨麦尔旁边的希拉的时候,刚才的那种孤傲瞬间荡然无存了,他如此谄媚地走到希拉旁边,单膝下跪,双手抓过希拉的右手,谄媚的抚摸着,然后动情的一吻,嘴唇下流地一撇,充满着倜傥之气。

“如此美妙的双手,应该也只有你才配吧!你好,我的女王殿下,我叫黑石诚,来自日本。”

希拉微微一惊,自己是法国的女王这件事在当今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啊!这个日本人怎么会知道的?她看了一眼萨麦尔,一准是这个混蛋说的,哎!自己就不该把自己的身份说出去,照这样的话,估计很快所有人都会知道了。

“你怎么知道我曾经是皇后的?萨麦尔告诉你的?”出于好奇,她还是求证了一下。

“告诉我什么?”黑石诚也被她这一问所懵住了,这个女人纠结自己的用词干什么!

一旁的萨麦尔很显然明白了刚才尴尬地境况,他咳咳了一声,揉了揉内眼角,点了希拉一句,“他不知道你的事!”

希拉也明白了,这个“女王殿下”的称呼估计是这个风骚的日本人对所有好看的女人的统称。好看的女性,管她是白种人还是黄种人,欧洲人还是亚洲人呢?统一可以跪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不过话又说回来,希拉的脑袋里又升起了一个疑问:我们为什么要穿上和服啊?而且更诡异的是这么一个僻静的村庄里,怎么会有一个这样的日本男人?日本!她忽然又想起了在交易所里萨麦尔对她说的话:“老板去东京了。”

难道这一切都有联系?女人的第六感这样提醒着她。很显然,自己可能已经上了萨麦尔的贼船了!

萨麦尔开了灯,屋内的陈设一下子进入了希拉的眼睛中。一瞬间,希拉恍惚地以为自己处在是江户时代的日本,这里的陈设几乎与那个时代完美契合,一旁桌子上放着荞麦面和鳗鱼饭,墙壁上挂着一幅美丽的《富士山的樱花》。但远远不止这么简单,希拉向右一看,竟然是一个……一个温泉,一个由众多大个鹅卵石围成的温泉,此时它还散发着微微热蒸汽。

“接下来这个故事会花费很长的时间,希拉。你可以选择要不要听?”萨麦尔说。

他解开了刚穿上的和服,将它放在一边,一步一步地走到这个温泉里,双臂软软地搭在青色鹅卵石上,惬意地仰起头,闭上了眼睛。

“来吧,一起泡温泉啊!”黑石诚也引诱着希拉,他才不在乎什么故事呢!他可能仅仅想看看某位女士的身材而已。

希拉沉稳地拉开腰带,双手放下,看着自己的和服丝滑地从肩上滑下,露出自己曼妙的身材,白皙的皮肤在灯光下显得更加白嫩,露出法国人独特的身体魅力,这或许就是浪漫主义吧?黑石诚在温泉里直勾勾地看着她,一眼也不想挪开,仿佛错过一点都是罪过。

希拉高挑地走到温泉那里,一点一点沉进去。不得不说,泡温泉是真的舒服,全身的毛孔都像是被打开了一样,所有的杂念都仿佛要一同散去了!

而且这个骚包的黑石诚还在上面撒上了各种花的花瓣,有玫瑰、樱花、菊花,等等。日本人这种苦中作乐的能力还真不低呢!即使常年地震,但还是敢在火山旁边耐心地泡温泉。这或许就是那个叫鲁思·本尼迪克特在那本《菊与刀》中所描写的一样吧!

书中说:日本人生性极其好斗而又非常温和;黩武而又爱美;倨傲自尊而又彬彬有礼;顽梗不化而又柔弱善变;驯服而又不愿受人摆布;忠贞而又易于叛变;勇敢而又怯懦;保守而又十分欢迎新的生活方式。

这毫无疑问是全世界最矛盾的民族,但黑石诚又显得不一样,他很擅长法国式的浪漫,而不是日本式的那种变态。

三个人依在光滑的鹅卵石上,时光停滞在这氲氤的热蒸汽中,一个中国人,一个法国人,一个俄国人,话还没聊几句,就组团泡了一次温泉,黑石诚在泡温泉之前还特意打开了朝天窗,此时已是深夜了,天空中的星星铺满了整个天空,带着迷离和禅意飞进每个人的眼眸之中,希拉仰起头,想着自己被侮辱的那天深夜,她无力地看着天空,漆黑的夜空中没有一颗繁星。

过了一会儿,萨麦尔开口了。这个故事来自历史的尽头,人类的末端,岁月的角落,万物的终结。

人类的战争从2100年开始打响的,几乎所有国家,所有种族都被卷入这场战争中,这一仗,打了接近五百年,动用了除核原子弹之外所有的战争资源,而结果也是最深刻地,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被消灭殆尽,众多国家也是千疮百孔,伤痕累累,人类科学再一次被战争拉了刹车,这场战役史称“零点之役”。

公元3020年,在一次科学大会中,年迈的学者皮诺•劳恩正式展出了第一台时光机,它被叫做“时代者”,意为划时代的机器。并且当众进行了演示:他自己进入这个机器里面,经过自己在里面的操作,在大约五分钟时候他出来了,神奇的是他变成了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这令整个科学界发生了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地震,人们进一步发现那个从时光机里出来的这个小伙子,继承了皮诺•劳恩的所有记忆和知识,而且与年轻时候的皮诺•劳恩完全就是一模一样,这根本就是皮诺•劳恩啊!

无数人不敢相信眼前的事情,但这就是事实,一瞬间,所有关于时间的理论被打破了,什么时间旅行行不通啊!时间根本无法操纵啊!全都烟消云散了。各国又开始为了争抢而拥兵相见。

那时的世界格局很复杂,军队已经脱离了国家,开始整合;全世界的军队头领还成立了军队同盟,这使得战争彻底被废止了,但同时,军队同盟的统帅成为了这世界上最高的军阀;而各国为了抵制日益膨胀的军队统帅。成立了世界政府,由他们负责甄选军队同盟的统帅,进而控制日益强大的军队势力。

由于“时代者”还存在不确定的危险因素,因此军方和世界政府对它采取了最严格的监控。

但可笑的是它竟然还是被窃取了,窃取的人是那个时间段里最有钱的人——亚伯拉罕•华利弗。

华利弗是当时的世界首富,但他没有军队,没有权力。因此他以几乎散尽所有资产的方式买通了所有人,悄悄带走了那台“时代者”。而后,无数见不得光的科学家开始对“时代者”进行解析,但他们自始至终都没能研究明白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直到后来华利弗的小儿子才研究明白。

华利弗的小儿子一直被周围人视为“天才”,他是华利弗的第十三个孩子,他学习成绩很好,十二岁就进入了大学,而且很擅长伪装和说谎,对权力有着无限的渴望。

他发现所谓的时光机器其实就是一个被放置在四维空间里的莫比乌斯带,只不过这个莫比乌斯带过于漫长,它就像是一个磁带里的磁条一样,涵盖了整个人类历史的开始到终结,只需要将人置于这个莫比乌斯带上,在四维空间里进行加速,让其超越光速,人们就能完成时间穿越。

而且四维空间的存在让整个莫比乌斯带变得更加完美,它保障了原有时空秩序的合理性,这就好比你从书架中抽出一本书,再放上另一本书,只要有人占据这个位置即可,这样就会让人们变得像失明一样,他们会对“另一本书”说原来的台词,做原来的动作,就像是事先编程好得一样,根本就不会发现有什么不同,即使他们面对的是另一个根本完全不一样的面孔或者身体。

希拉听完,感受到了来自最深处的恐惧,温泉的热水也不能温热她的身体,这种冰冷是从心底散发出来的。这世界从此变成了一个机器,过去的历史变成了可以随时改写的代码,而真正懂得这个原理的只有一个人,那个华利弗的小儿子——路西法,他变成了唯一的操纵者。

故事还没有完……

但很快事情败露,华利弗被军队逮捕,人们决定销毁了那台时光机,并且一并杀掉了年轻的皮诺•劳恩。对于一个事物的抹杀,就应该斩草除根才对。但他们还是遗漏了一条“小鱼”,那个已经对于时空穿越全知全晓的路西法。

路西法也从那之后为了遁逃跌入了尘埃中,他的其他家人全都被逮捕。为了逃脱追捕,他想办法伪造了一场火灾,烧毁了他那位于市中心的家。从此原来的路西法就死在了火海之中,在社会最底层开始了谋生,他一直在努力复原原来的时光机,可是制作这个是需要许多昂贵的材料的,有些元素不仅价值连城,而且还不对外出售。因此为了获得材料,获得最强力的支持,他找到了黑石村正,这个全日本黑白通吃的黑石家族的家长。

当科学一旦发生质的飞跃的时候,所有人都会眼红,黑石村正立刻对这个计划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于是他派自己的儿子黑石元一和路西法一起工作,并且要求路西法把所有理论都教给自己的儿子。

就在时光机器重新复原的那天清晨,黑石村正来到了实验室,决定亲眼看着路西法在那里操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