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一凡有条龙 > 第一卷:入世
第1章:毛骨悚然
作者:士兵乙  |  字数:3139  |  更新时间:2020-04-20 12:08:42 全文阅读

“110吗?”

“您好,甘宁110,请讲。”

“杀人呐!你们快点来啊……到处都是血,甘老师死了……汪梅快不行了,快点啊,救人呐……”

甘宁市110指挥中心接到一起报警电话,电话那头吵杂得很,接线员听不大清楚,只隐约听见谁死了,谁又快不行了,心里一惊,却要保持沉着冷静:“您别着急,换一个安静地方,详细说明出事地点,伤者情况。”

一片吵杂声过去,听筒里传来另一个男人的声音:“这里是甘家庄……甘平镇甘家庄二组六巷老街86号福平饭庄,就在北山脚下饭店,一男一女被砍伤,男的已经没有呼吸,女的也快不行了,还有个六岁男孩满身都是血……”

甘宁镇派出所,三辆警车呼啸而出,在夜色下飞驰。

镇中心医院,两辆救护车几乎在同一时间收到消息,迅速开往甘家庄。

警方第一时间抵达现场,一位位警员全副武装飞奔下车,一位中年男人从饭店门口迎了上来,“我是甘家保,原甘平乡民兵队长,我报的警。”

一位老警员敬了一礼,说道:“我是市刑警支队吴长安,现在情况怎么样?”

“人在里边,凶手已经控制起来,本村人,家就在隔壁,受害人也是本村人,男的被捅了三刀,估计不行了,女的身中两刀,一刀在胸口,还有呼吸……”

吴长安一挥手,两列全副武装的警员快速进入饭店。

“你在这里等着,救护车马上就到。”吴长安说罢也进入饭店,入眼一个大院子,尽头是一栋二层小楼,右手边一间户外大棚,大棚底下十来张圆桌,一群人闹哄哄围着,警员正从几位年轻人手中将一位浑身酒气的男人接管控制。不远处血泊中躺着一男一女两人,男的已经没有动静了,女的靠在男的身边还在抽搐。

“老乡配合一下,都站到旁边去,救护车马上就到,不要挡在路中间耽误救人。”

说话间,救护车警笛由远而近,在甘家保指引下直接开进饭店大院,车刚停下,几位医护人员抬着担架下来,人群已经让开道路,医护人员迅速上前施救,男的抢救无效宣告死亡,女的情况危急。

这时,一位年轻女护士问了一句:“还有一个六岁男孩呢?”

甘家保说:“小孩没事,浑身血都是他爸妈的,就是吓着了。”

儿童问题无小事,护士又哪里敢怠慢,“我是问你人呢?不管他有没有受伤,人在哪呢?”

甘家保连连点头,冲着小楼方向喊道:“小帅,快把一凡带过来。”

“爸,我在这儿。”声音却是从院门口方向传出,就见一个十岁上下的男孩怯生生从人群里挤出来。

甘家保愣了一下,顿时大惊,“人呢?一凡呢?不是让你带着他吗?”

“我……我……我怕,是笑笑带一凡出门,我看见一凡往山上跑,笑笑在后边追……我也不知道现在……在……在哪里。”

人群忽然传出一阵哗然,不明所以的护士还待埋怨甘家保放着这许多大人不用,让一个小孩照看受惊孩童,却忽然听得众人惊呼,再一看甘家保脸色大变,也是变了脸色。

“上山了……”甘家保喃喃低语,恍然醒悟过来,上去给了自家孩子一巴掌,也不管孩子捂着屁股哇哇哭,“快,庄里男人都跟我上山找人,女人煮姜汤水送上山!”

人群一窝蜂冲了出去,留下那护士目瞪口呆。

“先把伤员送去医院,留下一辆救护车待命,小张小王将犯罪嫌疑人带回支队,其他人跟我上山。”

吴长安在甘宁市刑警队任职,老家却是甘平镇本地人,今晚他正好带队在镇里派出所处理另一件案子,接到派出所所长电话,他立刻带领队员们赶过来。

他了解甘家庄这处农家乐汇聚的旅游区状况,旁边这座山虽不高,山顶却危险得很,特别是入夜之后,一桥相连的孤岛会有雾气飘过来,雾气冰寒刺骨,哪怕在大夏天也是如此。成年人都受不了,不要说是幼年孩童。

“一凡……”

“笑笑……”

人群在山道上飞奔,跑在前头的除了甘家保之外,已经全是刑警队队员,吴长安跑在最前。

山……不高。

山石铺就的路径也算齐整。

不到二十分钟,众人便登上临近山顶的一处山坡,上山路径就修到这里,而从这个山坡过去,经过一道缓坡便是那山顶平地。

没等甘家保招呼,跑在最前的吴长安已经主动停了下来,倒不全是因为小女孩就在他身前,还因为不远处浓雾。

凝而不散,风吹如水般流淌。

现在是盛夏季节,尽管已是夜间,室外温度也有二十五六度。然而在这里,只是靠近雾气外围,便已感到阵阵寒意。

很冷……非同一般的由内而外的阴寒,哪怕登山途中满身汗,却在这一刻浑身寒毛都炸了起来。

“笑笑!”

甘家保大叫一声,一把将跪坐在地的女孩搂进怀里,女孩浑身冰寒,神志已经不清楚了。

“一凡……跑进雾里……我追不上……他……他跳崖……”女孩断断续续,话没说完晕了过去。

“他二叔,快,笑笑头发全是寒霜,肯定也进雾里了,快把她送下山!”

几名全副武装的警员冲入浓雾中,甘家保在后边喊道:“快进快出,千万不要在雾里多留。”

一会儿,一位位警员从雾中钻了出来,尽管全副武装,却也是一个个脸色苍白。

“报告吴队,雾里彻查,没有见到小孩。”

另一位警员道:“有一道索桥通往对岸,雾气太浓看不清楚,是否过桥寻找?”

“千万不能过桥,会没命的!”吴长安还未开口,甘家保着急道。

“甘同志,麻烦你找几件军大衣来。”

“军大衣也不顶用……”

“我知道,我就是本地人。”吴长安对甘家保点了点头,“但人命关天,有一线希望我们都不能放弃。”

夜空满天星斗,夜风吹拂,风中还带着白日的热度,镇上民众街头纳凉,或轻摇蒲扇,或在风扇前头喝上一口,而带着热度的轻风吹过山崖,却只会让山崖上的众人感到寒冷。

一条大河缓缓流过百米深崖下,绕过一座孤岛,汇入一面大湖。

孤岛就是云集岛,夜色下氤氲浓雾,偶尔传出几声兽吼,除此之外,岛上静默一片,蛙虫之声绝对不会在这座岛上响起,不论白日还是夜间。孤岛以南崖畔,一道铁索桥跨越大河相连甘家庄北山,夜间雾气弥漫过来,笼罩一方地域,寒气森森。

大湖洞明,甘宁市最大的淡水湖泊,洞明湖浩瀚,微波荡漾,湖面轻雾丝丝缕缕,点点灯火游弋其中,正是那夜间打渔的甘家庄渔民。

手机铃声响起,简短对话过后,一艘艘渔船全速返航,都往入湖口岸驶来。

更远的湖面上,一艘水警打捞船高速行驶而来。

索桥南岸,吴长安穿上军大衣,和几位准备过桥的警员一起喝着村民送上山来的姜汤水,戴上厚实口罩,一挥手,亲自带领几位警员钻入雾中。

杂乱的手电光柱渐渐远去,并很快消失在浓雾中。

甘家保神情紧张,双眼一眨不眨盯着前方。

云集岛的神秘不仅仅是常年不散的寒雾,还有狼,但这些他都做过介绍,唯一隐瞒下来岛上有怪物……可能是蛟龙,可能是会飞的恐龙,但具体是什么,他也没有亲眼见过,只是听他被寒雾冻死的父亲描述过。

而他父亲也是听他爷爷描述过,那个时候还没有他……

话说战争时期,云集岛无名,却是一处战略要地,孤岛北面有个渡口,他父亲说两团大战夺取渡口全死光了,太惨,尸体上遍布爪痕咬痕,收尸队甚至都见不到一具完整的尸体。

他爷爷就是收尸队其中一员,也是在那次过后不几年,岛上起了寒雾,而那个时候已经是战争末期,云集岛不再列入战略要地,渡口也废弃不用,他爷爷就是在那段时间偶然见到怪物,许是被吓的,也许是染上寒疾,回来没多久过世了。

但有关那个怪物的描述却从他爷爷那辈传到他这辈,还有他爷爷当年手绘怪物画像留下来。他父亲深信不疑,曾几次上岛查看,就是因为这样染上寒疾不治身亡。

他倒是半信半疑。

不过,那副画像他也当传家宝一样留了下来,就放在他家床铺底下的箱子里。

“嗷呜……”

突然之间,几声清晰的狼嚎从对岸传来,甘家保浑身一紧,挥舞起胳膊大吼大叫起来,一众村民也在这一刻吼叫起来。

云集岛有狼,狼却不会过桥来,也不会离开寒雾范围,这是甘家庄村民几十年来的共识,但现在有人过桥去了,还有狼嚎声清晰传来,村民们不敢进入浓雾,只能张大喉咙大喊大叫,希望能吓退群狼。

“砰……砰!砰!”

三声枪响,狼嚎声远去,沉重的脚步声接踵而回。

“有没有人受伤?”

随着甘家保询问,吴长安和几位警员从寒雾里钻了出来,军大衣覆盖一层薄霜,一个个浑身哆嗦着,连路都走不稳。

吴长安手上还拿着枪,哆哆嗦嗦放回枪套,只来得及摆摆手,一头栽倒在地。

“快救人!”

士兵乙
作者的话

时隔三月,新书上传,求票先不提,感觉还成求个收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